臺北市
26°
( 29° / 25° )
氣象
2021-04-20 | 中央社

美仇恨亞裔事件頻傳 「黃哨子」助示警盼促進融合

張秀蘭(Hsiu-Lan Chang,譯音)和她在波士頓地區的朋友最近有如驚弓之鳥,因為疫情導致仇恨事件頻傳,前總統川普的言論,更助長了偏見與刻板印象。

70歲的她不久前在超市被一名男子惡意碰撞多次,還有人高呼她可能帶有病毒,把她當成瘟神、避之唯恐不及。「黃哨子」運動的誕生,對她、以及同為亞裔美人的友人而言,不啻為一種救贖。

曾在金融業當主管的張秀蘭說:「這是很棒的點子,這像是呼救、也有象徵意涵。黃色雖然帶有黃種人的負面含意,但黃色也是代表危險、要小心、警示燈的顏色。正是這種簡單性打動了我。」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CMP )報導,在麻州「愛國者節」(Patriots' Day)這天,「黃哨子」運動正式啟動。3名亞裔美國人看到不少人遭到言語與身體攻擊深感不安,上月決定做點什麼,「黃哨子」就是他們腦力激盪的產物。

最近歸化美國籍的鍾里恩(Li-En Chong,譯音)最先建議捐胡椒噴霧來助人一臂之力,但考古學家徐心眉(Agnes Hsu-Tang)說,那樣可能會製造法律問題,而且老人家手會抖,或許無法好好運用胡椒噴霧。

接著他們想到個人警報器,但由於需要電池,並未採用。

徐心眉於是想到了她在沙漠進行考古挖掘時都會攜帶的哨子。哨子可以示警、讓人提高注意力,不僅不會受到語言障礙影響,甚至還能當成受苦者的標誌。

接著他們繼續腦力激盪,決定製作手環繩繫上的口哨,而不採用掛繩,因為掛繩搞不好會被攻擊者用來勒人。

徐心眉表示:「這真的是我們自動自發做的事,我們都看到了報紙,卻無能為力,這讓人非常沮喪。」

後來徐心眉的夫婿唐騮千(Oscar Tang)也參與討論,他建議使用黃色,以讓人聯想長期以來的仇外象徵「黃禍」之說;此外,他也提出了「我們歸屬」(we belong)這個口號。

唐騮千表示:「亞裔一直以來的課題,就是我們總被當成外人。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外國人,我覺得自己非常美國人。」

「我們大多數人都有歸屬感,覺得我們屬於這裡。除了原住民,沒人原本就來自這裡。我們都融入了這個國家,不管是以什麼形式。」

目前為止,「黃哨子」運動透過數十個與亞裔社群相關的社運組織、長者食物銀行、醫療照護等組織與集會免費發放了1萬個黃哨子,另還訂購了2萬5000個。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