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6° )
氣象
2021-11-23 | 中央社

阿富汗童婚悲歌 女權團體淚訴:不是婚姻是性侵

塔利班重返政權百日,經濟崩潰、外援驟停,阿富汗當地許多家庭無以為繼只能「嫁」幼女換取聘金。女權團體痛訴「這不是婚姻、是性侵兒童」,甚至傳出最小的童婚受害者為20天大女嬰。

一名失業且負債累累的阿富汗磚窯工人法查(Fazal)說,他面臨一個嚴峻選擇:要不出嫁年幼女兒,要不全家一起餓死。

嫁幼女僅換取短暫溫飽最小受害者20天大

法查在上月獲得3000美元(約新台幣8萬3400元)的聘金,但代價是得將他13歲和15歲的女兒分別嫁給年齡多出一倍的男子,但是等到這筆錢用完了,他就得再嫁出7歲的女兒。

法查在首都喀布爾告訴湯森路透基金會(TRF):「我沒有其他辦法養家糊口和還債。我能怎樣?」「我真心希望我不用讓我的小女兒出嫁。」

女權倡議人士表示,自伊斯蘭組織塔利班8月15日奪取政權百日以來,童婚現象隨貧困加劇而倍增,貧困的父母甚至得先承諾襁褓女嬰未來出嫁,以先拿到聘金。

女權團體預測,童婚問題早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前就很普遍,但未來幾個月內可能會將近翻倍。

知名阿富汗婦女權倡議人士弗洛(Wazhma Frogh)說:「聽到這些事讓我心痛難耐…這不是婚姻。這是性侵兒童。」

弗洛說,她每天都會聽到類似案例,通常都涉及不到10歲大的女童,雖然她不清楚這些小女孩是否會被迫發生性關係。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有可信報導指稱,有家庭甚至承諾出嫁出年僅20天大女嬰,以換取聘金。

2022年97%家庭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童婚恐遽增

根據聯合國各機構,由於乾旱和經濟崩潰,阿富汗即將爆發世上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當冬天來臨,數百萬人將處於飢餓邊緣,到了2022年中,97%的家庭可能生活在貧窮線以下。

由於塔利班突然掌權,海外數十億美元資產遭到凍結,多數國際援助也戛然而止;在此情況下,食品價格飛漲,數百萬人失業或是領不到工資。

愈年幼聘金愈高 還被用來抵債

弗洛說,許多家庭為減少吃飯人口與獲得聘金,每名女兒可拿到500到2000美元(約新台幣1.4萬元至5.6萬元)不等,愈年幼的孩子「價碼」也就更好。

還有些父母以交出女兒來抵債。弗洛舉了一例,一名房東因為房客付不出房租,就帶走他9歲大的女兒。

弗洛說,在阿富汗西北部地區,另有一名男子因為養不起,就把5個孩子留在一所清真寺,其中3名據信未滿13歲的女孩在同一天被嫁掉。

弗洛說:「飢餓導致童婚數大幅增加。人們一無所有,無法養活孩子。」「但這完全非法,在宗教中是不被允許的。」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已啟動一項現金援助計畫,期能減少飢餓和童婚事件,同時與宗教領袖聯繫、阻止涉及未成年女孩的儀式。

在塔利班上台之前,阿富汗女性的最小結婚法定年齡為16歲,低於國際公認的18歲。塔利班目前表示,他們只承認沒有規定最低年齡的伊斯蘭律法,留下詮釋空間。

磚窯工人法查說,他的問題始於經濟危機導致建築工程停工。和其他同事一樣,他取得6個月的預支薪資1000美元(約新台幣2萬7800元)。

然而隨著磚塊的需求枯竭,老闆要求他退還預支款,但法查已花掉這筆金額的大部分來治療生病的妻子。當地居民說,許多其他窯工也被迫出嫁幼女來償還預支款項。

最新的全國數據顯示,阿富汗有28%女孩在18歲前結婚,4%女孩在15歲前結婚。

但弗洛和女權運動人士阿富甘尼(Jamila Afghani)預測,倘若危機持續下去,該國半數女孩可能還不到18歲就會被迫結婚。

踏入婚姻的年幼女孩更容易遭受婚內性侵、家暴、剝削和危險的妊娠併發症。阿富甘尼說:「這徹底毀了她們的生活,威脅及她們的心理、情感、身體和性健康。」「這些女孩經常被當作僕人和奴隸對待。」

她表示,一名9歲女孩差點以538美元(約新台幣1.5萬元)代價嫁給一名30多歲男子,幸好維權人士出手阻止。

學校關閉女孩無處去 外援挹注刻不容緩

人權專家表示,塔利班關閉女子高中的作法也促使父母把女兒嫁出去。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巴爾(Heather Barr)已與阿富汗婦女合作超過6年,他表示童婚兩大風險因子就是貧窮與缺乏教育管道。

許多捐助者希望利用援助作為籌碼,以確保塔利班維護女孩和婦女的權利。

但巴爾表示,挽救生命的援助刻不容緩,延誤捐贈將讓更多家庭陷入貧困、更多女孩面臨童婚風險,她說:「你讓婦女餓死,對維護女權毫無助益。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