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3° / 22° )
氣象
2022-04-01 | 中央社

中歐關係短期受俄烏戰爭影響 長期端視美國

俄烏戰爭牽動中歐關係,學者王宏仁認為,短期內戰事雖讓歐盟靠向美國,但長期上歐盟仍想維繫中歐關係。而美國未來是否在歐洲事務扮演積極角色,將影響歐盟能否有一致的對中態度。

此外,俄羅斯正在糧食和能源議題上出手,反制歐盟的經濟制裁。學者湯紹成認為,緊繃的歐俄關係,讓歐中關係更顯重要。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歐盟理事會主席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及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分別在今天視訊對話。據歐盟日前公布的議程,俄烏戰爭是重點議題之一。

俄烏戰爭爆發後,中國不願譴責俄羅斯的做法受到歐洲國家非議,外界也關注中歐關係會否再起波瀾。

國立成功大學政治學系教授王宏仁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中國當然希望不要將俄烏衝突和中歐關係掛上鉤,因此北京也希望峰會能在氣候變遷等議題上有所進展。

俄烏戰爭爆發後,歐洲國家和美國態度一致,內部也更加團結。王宏仁認為,短期內歐洲會因戰事靠向美國,但長期來說歐洲畢竟和美國不同,沒有全球霸權的野心和安全關注,會更重視自身利益,因此會希望和中國保持較好的關係。

此外,歐盟內部也有歧異性。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研究員湯紹成指出,與歐盟成員國高度重疊的北約(NATO)雖對烏克蘭局勢態度一致,但歐盟成員國對中國態度不一,較難達成一致意見。以和中國關係較佳的匈牙利為例,匈牙利曾多次藉一票否決,反對歐盟發出譴責中國的聲明。

王宏仁也指,歐盟成員國經濟發展程度不一,東歐、南歐國家會更需要中國的經貿投資,因此產生不同態度。

法、德兩個歐盟強國向來則較強調自主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王宏仁說,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過去曾提倡歐盟建軍,擺脫被美國牽制。

不過,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的新政府能否像前任梅克爾(Angela Merkel)時代一樣獨立自主,則有待觀察。

整體而言,王宏仁認為未來歐盟內部對中國態度不一的情況仍會持續下去,但有個變數,是美國願意在歐洲事務扮演多積極的角色?他認為,美國若願意為經濟發展較差的歐盟國家提供經貿支援,則歐盟可能對中國採取較強硬態度。

另外,湯紹成指出,目前緊繃的歐俄關係,也讓歐中關係更顯重要。

為了反制歐盟的經濟制裁,俄國近期陸續阻止運糧船隻離開黑海,並要求歐盟國家以盧布支付天然氣。湯紹成認為,這讓歐盟的生計陷入危機,若中國可以從中斡旋,或許可解歐洲國家的燃眉之急。但他也坦言,這些問題相當複雜,並非一次峰會可以解決。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