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1°
( 23° / 16° )
氣象
2022-04-02 | 中央社

紐時:俄軍苦戰 源於莫斯科遙頒軍令與戰場脫節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攻擊已超過5週,鑽研這場戰爭的美國官員說,俄國是遠從莫斯科指揮作戰行動,戰場上並沒有中央指揮官發號施令,以致俄軍陷入苦戰。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官員說,這種情況或許可以解釋俄軍面對烏克蘭超乎預期的頑抗時,何以打得如此吃力。

俄軍在烏克蘭欠缺戰場統一指揮,使其陸、海、空部隊的行動互不協調。美國高層官員和獨立分析家指出,這種各自為政的作戰方式出現了後勤補給不佳和士氣低迷等問題,使官兵陣亡人數達到7000至1萬5000名。

這也造成至少7名俄軍將領喪生。俄方將高階軍官派赴前線是為了解決戰術問題,而西方各國軍隊會將這類問題交給下層軍官或高級士官處理。

一名美國高層官員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情報圈一直等候俄軍作戰指揮官浮上檯面,數週以來卻遲遲未見,於是西方官員論定,運籌帷幄的人根本不在戰場上,而是遠在莫斯科,包括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參謀總長吉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甚至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本人。

美國政府官員3月30日引述解密情報指出,蒲亭對於俄軍在烏克蘭遭遇的問題,聽取了幕僚提供的不實訊息。美國官員說,這項情報還顯示蒲亭與蕭依古的關係似乎日益緊繃,而蕭依古曾是蒲亭最信賴的心腹之一。

俄方否認美國這番說法,克里姆林宮昨天指稱,這「完全誤解」了情勢,可能導致「負面後果」。

但美國軍事官員指出,遠從800公里外指揮作戰談何容易,光是距離就可能導致作戰部隊與莫斯科的作戰計畫脫節。俄羅斯並未簡化指揮環節,而是形成了一部軍事機器,無法應對烏軍快速靈活的抵抗。

另一名美國高層官員指出,俄軍所受的訓練是絕不在上級明確指示之前輕舉妄動,而當蒲亭、蕭依古和吉拉西莫夫不斷擬定日益脫離現實的戰略時,戰場上的官兵只感到沮喪。

在這種由最高層指揮的作法下,莫斯科下達命令給戰場上的將領,將領們再轉達給部隊,並要求部隊無論戰場實況如何都須服從指示。

美國退役將軍克拉克(Wesley K. Clark)曾在科索沃戰爭期間擔任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他說,從俄軍犯下的錯誤可以看到問題一一暴露出來。

烏克蘭軍方上週炸毀停泊在烏國南部港口的俄艦「奧斯克號」(Orsk),克拉克指出,在未確保周圍地區安全之前,「誰會瘋狂到讓軍艦進港停泊」?

美國官員表示,俄國計畫當局下令奧斯克號進港而不計潛在危險顯示,無人質疑最高層的決定,基層部隊無權指出戰略上的明顯錯誤。

軍事分析家指出,從莫斯科指揮結構失當開始的一連串複雜狀況,導致多名俄國將領殉職。

曾率美軍於伊拉克、阿富汗作戰的退役將軍裴卓斯(David H. Petraeus)在電郵中表示:「經過侵烏前的多月演習和可能更久的規畫後,本應具備的一貫性組織架構,我卻沒有看到。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