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5° )
氣象
2022-04-04 | 中央社

俄軍撤基輔郊區犯下殘忍暴行 孩童遺體殘缺不全

俄羅斯軍隊數天前撤離烏克蘭首都基輔郊區後,烏國軍民便發現俄軍在當地犯下殘忍暴行,在一間房子的地下室竟藏著18具遺體,有男人、女人和14歲孩童,他們的遺體都殘缺不全。

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報導,基輔(Kyiv)郊外的森林深處,80歲老婦人達比茲(Maria Dabizhe)坐著篩選那些遭丟棄的俄軍口糧包。

俄軍官兵在戰爭開打幾天後就來到當地,達比茲說:「他們來到我的房子,我詢問他們要在這裡做什麼,他們告訴我,『我們只是試圖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當這些俄軍官兵前幾天開始撤退,並一路跟烏克蘭人交戰後,當地民眾才真正瞭解俄軍做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這位老婦的鄰居在一棟整潔的磚房內遭綑綁手腳殺害。烏克蘭的防衛人員指出,他們發現一間房子的地下室躺有18具遺體,有男人、女人和14歲孩童,他們的遺體都殘缺不全。

基輔市郊的布查鎮(Bucha)鎮長費德魯克(Anatoliy Fedoruk)指出,有近300人被埋在當地的亂葬崗。

費德魯克向法新社說,這些受害者中有一位14歲男孩,他更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自己在街上看到至少22具遺體。

這就是俄軍在撤退時留下的事情,他們在行進過程中摧毀一切,地雷更被藏在遍布街頭的屍體。費德魯克表示,因為擔心俄軍設置陷阱,所以沒有收拾這些遺體。

民宅被偷竊一空且遭燒毀,當地剛蓋好的小屋,大門也被破壞敞開,屋子佈滿幾天前烏克蘭軍隊和俄軍交火時留下的彈孔。

在過去幾天烏克蘭軍隊收復的基輔周邊區域,軍民已經熬過好幾週的戰鬥,以及被占領的恐懼。

如今烏克蘭軍方光復基輔東、西、北邊數十個村鎮和郊區,俄國人已退出基輔門戶,退往北側邊界附近區域。但現場沒人慶祝,也沒有喜悅。

因為路上都是地雷,窗戶碎裂,住家被毀,森林裡高聳的松樹樹幹裂出一道道大口子。這裡可能要花數個月或者數年才能再住人。數以千計逃出這些區域的平民已被告知現在還別回來。

53歲國土防衛部隊軍人托洛維克(Sergeiy Torovik)形容:「沒什麼好高興的,只有為死者感到悲哀。俄國軍人比畜生還不如,畜生都不會幹下他們做的事,我們不該俘虜他們當人質,他們必須死、必須被摧毀。」

托洛維克和兒子尤里(Yuri)站在故鄉斯托揚卡鎮(Stoyanka)附近一處檢查哨,這座城鎮就位於基輔郊外。

一個月前參軍時,托洛維克還是個園丁,3天前他幫忙把俄國人趕出基輔,並一路打回自己的家園。

但他現在守護的已是一片廢墟。加油站被炸開、顏色焦黑、結構扭曲,宛如一支巨大的金屬昆蟲。公路上散置著燒毀壞掉的俄國戰車;一旁民車擋風玻璃碎掉還布滿彈孔。其中一台白色雪鐵龍(Citroen)出現一抹黑色,座椅頭枕上插著彈片。

托洛維克表示:「這裡有很多地雷。在人們的家中、後院、路上,到處都是。」他還說,自己兩天前看見一隻狗在啃食地上的女屍。

但最慘的景象還是那個找到18具遺體的地下室。

他說:「我們在那裡發現18具屍體…他們(俄軍)虐待民眾,有些人的耳朵被割掉了,有些人牙齒被拔了,有一些14、16歲的小孩和成人,他們(相關單位)昨天才把屍體運走。」

遲遲攻不下基輔的俄國人一邊撤離,一邊摧毀沿途的一切。如今烏克蘭軍民陸續回報,在基輔郊外公路和林間蜿蜒小路旁,發現四散的人類或動物遺骸。

眼前盡是被夷平的商家,房屋整面牆被炸開,棄置的運兵車和戰車上塞滿從烏克蘭人家裡搶來的冰箱、衣服和玩具。地雷不只放在路上,還藏在屋內、公園、路上躺著的遺體裡。

除雷小組成員戴尼斯(Denys)說:「要清完得花上幾個月時間。」一旁同事插嘴說「要花好幾年」,俄軍把地雷藏得到處都是,有些還是一戰時期的地雷。

一名軍醫站在通往布查的林間道路上,等著通過檢查哨,兩天前他和他的單位才剛協助把區內的俄國人趕跑。這名軍醫說:「我不能說俄國人很懦弱之類的話,他們和我們一樣是戰士。他們在撤退的時候,一部分小隊開槍,另一部分後撤…留下大批屍體,也包含平民。」

他還提到昨天有個朋友遭到埋伏攻擊,換言之,過去幾天烏克蘭雖獲得勝利,這個區域迄今仍稱不上安全。

路上還可看到一台焦黑壞掉的俄國戰車、一台還在冒煙的裝甲運兵車。俄國人撤退或挺進之際,拋棄和丟掉大量裝備,其中很多都已經生鏽、狀態極差,且源於蘇聯時期。他們留下的一切都將用於下階段戰爭。

在基輔郊外一條公路旁,一群烏克蘭國土防衛軍正在拆卸俄國戰車上的裝置。其中一人伊凡(Ivan)抱怨,這台戰車又舊又沒用。他們要把槍拿走,裝在卡車後面。

伊凡表示:「我們會需要它、會一直戰鬥,我們知道,事情還沒結束。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