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2° )
氣象
快訊

2022-04-06 | 中央社

俄國宣傳反帝反殖民奏效 入侵烏克蘭非洲有支持聲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形象一落千丈,但非洲領袖、反對派人物和具影響力的社會人士卻加強聲援克里姆林宮,凸顯俄國在非洲主打反帝、反殖民所累積的「軟實力」。

法新社報導,泛非洲主義者是最公開力挺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的其中一群人,他們提倡的非洲團結和反帝國主義原則,在冷戰(Cold War)高峰時期蓬勃發展。

具有法國、貝南國籍的泛非主義者塞巴(Kemi Seba)3月初曾說,蒲亭「想恢復自己的國家」,「他的雙手並未沾染奴隸制度和殖民化的鮮血」。

「蒲亭不是我的救世主,但比起西方世界所有的總統,還有非洲所有被西方寡頭支配的該死總統,我更喜歡他。」

烏干達萬年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之子凱內魯加巴中將(Muhoozi Kainerugaba)也熱情支持蒲亭,2月底他曾推文稱:「多數人類(非白人)支持俄國對烏克蘭的立場,蒲亭是對的!」

俄烏危機之初,許多非洲國家都表態支持俄羅斯,或者至少在外交上態度含糊。

聯合國大會(UN General Assembly)3月2日雖高票通過譴責俄國入侵烏克蘭,但在棄權的35國當中,有16國位於非洲,厄利垂亞則是投下反對票,另有8個非洲國家未參與表決。

瑞典馬爾默大學(Malmo University)研究人員塔瓦特(Mahama Tawat)表示:「整體而言,棄權國家不是專制政體,就是在歷史上跟俄國有關的國家,經常是從蘇聯時期就有軍事聯繫。」

非洲對俄國的支持根植於1950、60年代,當年克宮支持反帝、反殖民運動,並協助對抗種族隔離。

南非激進領袖馬萊馬(Julius Malema)3月21日在沙佩韋爾屠殺(Sharpeville massacre,事發於南非少數白人統治時期)週年集會上說:「我們在這裡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美國說:『我們不支持你們,我們支持俄國。』」

「今天,我們想跟俄國說:『謝謝你們在(各界)還不時興關注(我們)時就給予力挺,別懷疑我們給予的支持,俄羅斯,給他們一個教訓,我們需要嶄新的世界秩序,我們受夠了被美國頤指氣使。』」

沙赫爾地區(Sahel,介於撒哈拉沙漠和蘇丹草原之間)也出現挺俄集會。法國是這裡的前殖民勢力和傳統盟友,如今俄國在此擴張影響力,侵蝕法國勢力。

馬利軍政府和中非共和國(CAR)政府已轉而求助數以百計的俄國準軍事部隊給予支持。上週馬利武裝部隊剛接收兩架俄國戰鬥直升機和雷達,用以對抗當地十年來的聖戰分子叛亂。

克宮的「軟實力」還透過社群媒體和其他管道被放大。

塔瓦特分析:「宣傳顛覆秩序的訊息正在YouTube頻道上擴散,它們製造西方和非洲政權之間的分歧,助長俄國利益。」

喀麥隆泛非主義電視頻道「非洲媒體」(Afrique Media)經常找來支持克宮的評論員,包括塞巴在內。「非洲媒體」臉書(Facebook)討論區內就出現以下這類主題:「暗殺蒲亭計畫─西方的限度在哪裡?」

社群媒體上也經常播送假新聞,宣揚俄國入侵烏克蘭的合法性和頌揚俄國軍力。

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IFRI)在去年4月一份報告中寫道,俄國企圖影響外國民意時,採行雙管齊下的作法。

報告寫道:「(俄國)以反穆斯林、反移民、恐外論述來鎖定歐洲閱聽眾,但在鎖定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和穆斯林世界時,則是呼籲去殖民化、終結西方帝國主義。」這句話可說是清楚概括了俄國的對外宣傳手法。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