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4° / 23° )
氣象
2022-04-09 | 中央社

封城阻礙買菜路 防疫模範生上海徘徊及格線邊

封城之下一次次篩檢,以及物流配送失靈,使買不到菜與生活必需品,成了近期不少上海人共同經驗。陸續傳出拿不到物資的社區集體抗議。曾經是防疫模範生,如今在及格線邊徘徊。

原本上海被認為絕不可能封城,而且以小規模、短時間的封控模式更被視為標竿,可望成為往後其他城市常態化防控的參考。然而在守了兩年多,防疫模範生上海引以為傲的防控模式,面對Omicron變種病毒時卻失靈了,令不少人驚訝。

關鍵之一在於Omicron變種病毒傳播速度更快、傳染力更強,而且症狀更輕微,因此當一個病例被發現後,背後的傳播鏈樣貌更加模糊,也無法排除存在大規模感染的可能性。因此,當Omicron變種病毒的疫情逐漸升溫,也使得上海不得不走上封城並且大量、頻繁篩檢的道路。

一名日本企業派駐在上海分公司的員工林小姐(Hayashi)告訴中央社,原本上海的防疫情形有目共睹,甚至在日本本土接連爆發疫情時,不少在日本的朋友跟同事都羨慕她,在上海仍能過上正常的生活。然而,疫情忽然升溫,如今她也已經在家工作將近1個月了。

在下個月即將結束外派任務返回日本,她表示早已買好返回日本的機票,然而目前最擔心的是航班以及出境問題,畢竟在嚴格的防控政策以及大量的核酸檢測之下,浦東機場的航班是否正常起降,是否能順利取得登機規定的核酸檢測證明。

另一名在陸家嘴工作的許姓台灣民眾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2月中從浦東機場入境後,先接受前後21天的隔離,結果解除隔離沒多久,上海疫情加溫,她所住的社區開始採行嚴格的封控管理。

「我這趟回上海,真正自由活動的時間大概只有3天而已。接著就開始封控,然後頻繁的做核酸或抗原檢測。」她苦笑說道。

這並不是一個社區的個案,面對仍然看不見盡頭的上海疫情,「動態清零」仍然是官方秉持的一貫政策,因此近2週以來,一次又一次的核酸檢測或抗原檢測成了上海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嚴格的封控措施與頻繁的篩檢,或許對於上海而言,是現階段應對Omicron變種病毒引發的本土疫情,最好的方式。然而,當時間拉長,物資匱乏、無法送抵家門等問題,成了上海人在疫情之外面臨到的另一個困境與挑戰。

生活物資與食物不足的情形,隨著封城的時間拉長而越來越嚴重。原因之一,便是外省市的物資無法藉由貨運方式進入上海,而在上海本地的運輸網也因為嚴格的封控而一定程度被癱瘓。

原先賴以為生的運輸網因嚴格防控措施而失靈,買菜就得各憑本事。包含中國社群平台上陸續有網友表示缺糧,特別是蔬菜、肉類、雞蛋等食物短缺,定時在生鮮電商平台上搶菜成為了每天的固定工作。

上海市副市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生活物資保障專班負責人陳通7日曾在記者會中表示,為解決保供人力運力不足的問題,允許住在非涉疫社區快遞員進出封控區回到工作崗位。上海正在建立保供白名單,在嚴格落實疫情防控措施的前提之下,將批發市場、配送中心、電商大倉、中央廚房等地點從封控狀況中解封。

在物資緊張的情形之下,與各社區居民關係密切的居委會,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強而有力的居委會,尚可替居民爭取一定維持正常生活的空間;然而,也有一些居委會採取嚴格的管控措施,引發居民的不滿。

以中央社記者居住的社區而言,居委會主動協助居民處理食物與民生必需品的團購事宜,並且制定SOP,包含「團購須向居委會報備」、「需透過可信賴的管道團購」、「居委會人員代收與消毒程序」與「團購訂單被取消後的退款方式」等;也有居住在其他社區的台灣民眾告訴中央社,當地的居委會採取嚴格的管控措施,不允許住戶發起團購,一律由居委會安排。

然而,有能力、有資源的居委會仍然可以為居民提供一定程度的服務,維持生活,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社區都這般幸運。

在社群平台微博與微信上仍可看到一些社區居民不滿居委會發放物資的速度與標準,而集體抗議的影片。

近日,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發文呼籲各級黨員領導幹部挺身而出,「為基層減負、為基層分憂、為基層增能」,然而據香港明報報導,陸續傳出第一線的人員壓力太大而發文訴苦。

報導提及,黃浦區五里橋街道海悅居民區書記馬勝燁以「致海悅居民」發文稱「居民封控這麼久,除了發放一次食材禮包後,啥也沒有,面對居民的責問,該怎麼回答,我們不知道」;浦東新區昌里花園居民區書記吳穎川,日前發表公開信「春天快來了」,信中提到「每天無數個的電話,面對1847戶居民的各種訴求,我們無力承擔和回答,我們也是某個人的孩子、丈夫、妻子或是孩子,我們也是一群平凡人,也有喜怒哀樂,也有底線。」

這樣的情形也顯示在疫情之下,人力不足、物資短缺、封控帶來的壓力,加劇了居民與基層居委會之間的矛盾。而隨著封閉的時間越拉越長,在疫情與食物之外,心理衛生與健康問題,恐怕也將是上海接下來必須面對的挑戰。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