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7° / 16° )
氣象
2022-04-09 | 中央社

曾赴台學中文 法駐星大使讚台灣文化豐富

有著西方人面孔、卻能說著流利中文,他是法國駐新加坡大使阿邦蘇爾,從小就對中華文化感興趣,也對中國文學深深著迷。為此,他曾於90年代赴台學中文,親身體驗台灣豐富文化。

現年56歲的阿邦蘇爾(Marc Abensour)是法國職業外交官,自2017年初擔任法國駐星大使至今。特別的是,有著西方人面孔的他,卻說著一口流利中文,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時,不論是軟性或是俄烏戰事、台海情勢等硬題材,都能以中文應答如流。

「我一直對中國文化有興趣」,阿邦蘇爾憶及,小時候常隨父母親到中國餐廳用餐,當時外公家也掛有一些中國畫作。長大後,他開始閱讀中國文學作品,包括魯迅的著作、沈復的「浮生六記」等書籍。

這些經驗都讓他留下深刻印象,更成為日後學習中文的動力。於是,他在1990年踏上前往台灣學習中文的旅程,一待就是2年。

阿邦蘇爾表示,當時法國政府規定,男生需服一年兵役,也可以選擇到海外為國家工作2年,他選了後者。1990年至1992年間,他被派到台北,在耶穌會底下的中國文化研究所工作,負責協助編輯漢法辭典,在台灣、中國都有出版;在台灣出版的辭典共有8冊。

專訪過程中,他特地展示手邊一本簡體版漢法辭典,裡面內容包羅萬象,從甲骨文、書法、宗教,到中醫、中國古代政治制度等,應有盡有。不僅如此,他還特別詢問記者姓氏,隨後立即翻閱辭典查詢字義,對中文的熱情,由此可見一斑。

回憶學習中文的過程,阿邦蘇爾說,當時為了工作上的需要,也必須與當地同事溝通,每天早上都上一小時的中文課,晚上一有時間就自修,努力精進自己的語言能力。

然而,學習外語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中文也不例外。阿邦蘇爾坦言,過程遇到許多挑戰,其中最大的挑戰是看電視新聞,「覺得很難,因為講的速度太快」,現在雖然大部分能聽懂,但仍有些細節聽不太懂。

他也認為,台灣報紙寫法通常較為文雅且常用成語,外國人如果沒學過成語,就不容易看懂。

不過,辛苦總是有代價,在台灣經歷「進階訓練」後,阿邦蘇爾笑說,後來有機會派駐北京,覺得閱讀中國大陸的報紙相對簡單不少。

除了學習語言,阿邦蘇爾旅居台灣2年期間也親眼見證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他仍記得,當年立法院辯論非常活躍,「可以說是有點亂,挺有意思的」。那時,他也對台灣歷史深感興趣。

「台灣的文化很豐富」,他觀察到,台灣受到許多外來影響,包括中國、日本、美國等;另外,原住民也有自己的文化。

阿邦蘇爾回憶,到台灣工作前,就看過台灣知名導演侯孝賢執導的電影「悲情城市」。「這部電影特別美」,他形容,導演用很聰明的方式描寫台灣歷史,包括敏感的議題,加深他對台灣歷史的了解。

1992年結束在台灣的工作後,阿邦蘇爾接著又到美國哈佛大學深造一年才返回法國,之後通過考試、進入法國外交部工作,曾負責處理法國與中國、台灣、香港及蒙古的關係,隨後陸續派駐北京、美國華府等地,也曾任法國駐北約副代表等職。

阿邦蘇爾離開北京後,鮮少有機會講中文,因此他說,2017年到新加坡赴任後,很開心又可以用中文溝通。而過去在台灣、中國的經驗也對他擔任駐星大使的工作有幫助,能更快適應星國以華人為主的多元環境。

另一方面,俄烏戰事延燒之際,阿邦蘇爾指出,俄羅斯侵犯烏克蘭主權及領土完整的行為,明顯違反國際法基本原則,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停火,讓俄羅斯無條件撤軍。

他強調,歐盟制裁俄羅斯目的是為了促成停火,以利俄、烏雙方進行談判,「制裁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

另外,隨著近年台灣海峽、南海情勢升溫,越來越多歐洲國家派遣軍艦通過台海及穿越南海,包括法國。阿邦蘇爾表示,法國也是一個亞太國家(有部分屬地位於太平洋),派出軍艦在此區域執行任務,「主要目的就是加強航行自由」,但這並非針對任何一個國家,目的是促使「所有國家遵守國際法律」。

他指出,除了法國,包括德國、荷蘭等歐盟國家也有派軍艦到此區域,這是很好的現象,「說明歐盟意識到亞洲地區對歐洲國家的重要性」。法國鼓勵其他歐盟成員國繼續這樣做,法國也會持續派遣海軍到亞太區域執行任務。

儘管阿邦蘇爾成為外交官後,尚未派過台灣,但30多年前結下的緣分,如今仍未劃下休止符。他說,最喜歡台灣的「高級烏龍茶」,3年前曾帶著妻子、孩子赴台旅遊,特地開車到貓空,享用道地的台灣茶;未來有機會的話,還會想再去台灣玩。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