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30° / 22° )
氣象
2022-04-10 | 中央社

中國惦惦俄羅斯侵略 烏克蘭學者覺醒嗆等著瞧

中國布局一帶一路倡議,烏克蘭曾聲稱,要成為中國投資歐洲的橋樑,不過俄羅斯揮軍入侵中國從未嚴正譴責,烏克蘭智庫學者表示,當地民眾感到失望,並改變對一帶一路的態度,揚言等著瞧。

香港南華早報(SCMP)7日報導,自烏克蘭2017年與北京簽署加入一帶一路倡議(BRI)的協議以來,中國的合約承包商與金融行庫,紛紛挹注可觀的技術和資金援助,拓展這個東歐國家有助於促進經濟發展的基礎建設。

這些項目包括在首都基輔(Kyiv)闢建捷運,在黑海沿岸打造風力發電廠,斥資5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4億元)使南部海港馬立波(Mariupol)改頭換面。當前馬立波慘遭俄軍蹂躪幾乎淪為廢墟。

上述3項受惠於一帶一路倡議的大興土木方案,使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去年雄心勃勃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面承諾,他領導的國家願扮演中國赴歐洲投資的橋樑。

不過根據經濟學家與研究一帶一路倡議的專家學者指出,如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卻使先前談妥的種種蒙上一層陰影。

南華早報的報導說,戰事打亂在烏克蘭敲定的項目推動,因北京當局不願譴責俄羅斯侵略,或者甚至拒絕承認俄國發動攻擊就是入侵,已使基輔當局深感挫折,並導致不少民眾質疑,是否中國仍應是烏克蘭的主要經貿夥伴。

尤其聯合國針對俄烏戰爭的表決,中國不是表態棄權就是相挺俄羅斯,而官方對外發言口徑雖聲稱維持中立,卻放任中國官媒和外交官把俄侵烏歸咎於美國及北約(NATO)。

位於基輔的烏克蘭主要智庫拉祖姆科夫中心(Razumkov Centre)經濟與社會計畫主任尤爾奇申(Vasyl Yurchyshyn)表示,中國的表象中立「實際上」就是支持俄羅斯。

他說,烏克蘭人很「失望」,並說這失望的情緒可能會轉嫁於公眾反對日後的一帶一路倡議協議,「對於這項倡議一開始我們甚表歡迎」,被問到不過日後將如何呢?「我們等著瞧」。

對比尤爾奇申的直言不諱,代表烏克蘭官方的澤倫斯基幕僚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在英國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舉辦的視訊會議中發言則顯得委婉:「我們認為中國是全球最有力的領袖國家之一,在終止這場戰爭方面應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儘管如此,尤爾奇申說,烏克蘭目前處於關鍵時刻,必須「明確辨認烏國的主要夥伴,當然,毫無疑問,當今最值得烏克蘭信賴的就是美國了」。

尤爾奇申坦承,這樣的重大轉變勢必危及烏克蘭與中國的經濟利益往來,包括一帶一路倡議當中坦妥的項目,不過他以2014年俄羅斯併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Crimea)為例,之後烏克隨即加速與歐盟的經貿關係,很快俄羅斯就喪失掉烏克蘭最主要貿易夥伴的地位。

根據烏克蘭當局的統計資料,中國取代俄羅斯成為烏國的主要經貿夥伴,出口大批的玉米、鐵礦等物資,去年的出口總額高達80億美元(約新台幣2315億元)。

當前戰火正熾,烏克蘭的農作物出口銳減,衝擊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的糧食供應,引發非洲與中東等地區缺糧的恐慌。

不過尤爾奇申表示,全球農作物的出口終究會回復,烏克蘭能夠找到中國之外的其他市場,何況未來10年全球糧食需求將持續攀升,「烏克蘭可重新定位市場,尤其是日益活絡的東南亞地區,可望帶來長期獲利」。

中國的外圍官媒環球時報也引述產業界人士指出,中國駐基輔大使館示警後,在烏克蘭營運的大型中國國有企業正擬定應急方案,並著手因應未來的項目可能遭到凍結。

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專研全球基礎建設政策的學者巴農(Michael Bennon)指出,當其他的開發機構沒有好的選項,需要發展融資的國家才會轉向一帶一路倡議投石問路。

巴農預測,俄烏戰後,烏克蘭重建可選擇的合作對象很多,美國也在關注烏克蘭戰後勢必遭逢重創。

而成立之初就是要與一帶一路倡議互別苗頭的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 DFC),即可把握這個近在眼前幫助烏克蘭的機會。

目前為止,中國雖不願與西方國家同聲譴責俄羅斯,但尚未損及中國在其他參與BRI國家之中的地位,不過數據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資深分析師明吉(Matthew Mingey)說,如此卻可能造成其他國家決策者對於中國的BRI採取強硬態度,並更加嚴厲批評一帶一路倡議。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