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2° )
氣象
2022-04-10 | 中央社

防疫高度政治化 中國極端清零手段沒有盡頭

在中國清零總方針下,地方對於COVID-19疫情的應對愈趨激烈。分析指出,幹部為求政治紅利、防疫績效而不擇手段;除非最高領導層改變心態,否則「中國準備與清零政策再處至少10年」。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於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刊載題為「為什麼習近平不停止清零」一文評論。他在文中指出,上海市向來以精準且有彈性防疫政策聞名,現卻轉採極端措施控制病毒,包括:檢測呈陽性兒童與父母分開、防護人員打死確診者的狗兒,這都是極端清零手段的表現。

黃嚴忠表示,中國過去依靠大規模檢測、積極疫調為大規模疫苗接種爭取時間,確實使感染維持在低水平,但在病毒變種後,這個方式顯得難以應對,尤其今年遇到Omicron時,這種策略顯得更不可行。上海市疫情爆發,官方愈加強調清零政策,這也是出於中國政治一種極為不正常的激勵結構。

黃嚴忠剖析,由於政治權力集中在系統頂端,地方官員在乎前程,急於跟著清零政策,藉以展現他們對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忠誠,對於渴望獲得中央委員會席位的饒富野心者來說,動機愈加強烈。中國防疫政策已經高度政治化,現若以高額社經成本為理由轉向政策,恐將削弱習近平個人領導威信,尤其是在他尋求第3任期的這個時間點。

「由於政治風險如此高,清零政策背後的巨大成本都是次要問題了」,黃嚴忠認為,清零政策在中國是不惜一切代價的作法,除非最高領導層改變清零政策的心態,否則這個政策將會持續存在,引用一位部落客說法,「中國準備與清零政策再處至少10年」。

中國極端、激進清零政策使得封控管理動輒反覆發生,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胡錫進10日在個人專欄發文也問「沒完沒了封城總不是辦法吧」。

胡錫進坦言,中國不太可能出現從嚴格防控中突然宣布「放開」的那一幕,動態清零路線沒有錯,它會隨著醫學手段的進步和防疫經驗的積累不斷延展,以變應變,直到與病毒危害的無限弱化在終點會合,「我們需要的是不斷探索行動」。

他認為,上海和吉林有大範圍感染,死亡和重症卻極少,驗證中國疫苗防重症和死亡的有效性,必須加快疫苗接種,盡量形成疫苗加強針全覆蓋。另外,必須緊急推進國產治療新冠肺炎特效藥的研製和審批上市,依賴輝瑞藥廠不實際。檢測手段要更新、更便捷化,使密集抽查和在家中自檢成為可能。

他強調,繼續嘗試陽性輕症、無症狀和密切接觸者居家隔離,把集中隔離和建方艙醫院占用的大量資源轉化用於監督落實居家隔離;還要加強社會基層動員應對緊急事態的能力。如果重症和死亡病例的個別化成為穩定趨勢,國家調整防疫方式就將獲得寬裕空間。

美國線上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3月22日撰文指出,中國共產黨動用全社會力量執行清零政策,彰顯了「動員」在疫情防控中的核心角色。在中共內部,480萬個黨支部從中央政府延伸到農村,動員對於中共歷史有根本性意義,包括獲得中國內戰中的勝利、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

這篇文章提到,習近平領導下的動員採取任務驅動,地方官員在幹部責任系統下運作,完成既定政策目標以評價績效。只求結果導向的任務驅動,確保各地方都能有統一的成果,這也使各地方有因地制宜的空間,地方政府可以用任何方法,只要防止疫情爆發就對了。

在清零政策動員過程中,地方幹部績效評價只有1個指標,完全看待其有否完成防疫工作目標,這種單一的評價方式,使得地方官員犧牲所有其他職責、忽視其他理性成本應有的衡量,只為了確保防疫管理成功。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