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3° / 22° )
氣象
2022-04-18 | 中央社

經歷3次戰爭 烏克蘭長者處境脆弱成被遺忘的一群

烏克蘭戰事綿延近2個月來,平民死傷和逃亡消息不斷,各項救援工作也如火如荼進行。但援助人員指出,有一群人的處境格外脆弱,且往往遭到遺忘,那就是年長者族群。有長者經歷過3次戰爭。

法新社報導,在烏克蘭中部城市第聶伯羅(Dnipro)一座婦幼醫院倉促改成的難民收容中心,71歲的退休火車列車長李格諾夫(Vladimir Lignov)從烏東工業城阿夫迪夫卡(Avdiivka)逃來,一隻手臂已被炸斷。

李格諾夫回憶道:「那天是3月21日,我到室外抽菸,然後一枚砲彈落下,我沒了手臂。」他現在雖然已經身處相對安全的地方,但仍難以接受發生的事和為何如此,遑論為未來做打算。

李格諾夫遇襲後,先是在靠近持續交戰地點的米爾諾格勒(Myrnorad)當地醫院接受治療。那裡的醫護人員告訴他,應該在一週後回診治療;但第聶伯羅的醫護人員說,他應該3天後返回醫院就診。

李格諾夫表示:「我不懂正在發生的事。或許我乾脆進墳墓比較好。我不想繼續活著。」

在難民中心的走廊,有另一位年長男性拖著蹣跚步伐經過。此時一輛廂型車從烏東載來3名長者,志工小心翼翼將痛苦呻吟的他們移到輪椅上。

這座難民中心目前安置84人,大多是長者。中心的志工主任佛可娃(Olga Volkova)表示:「最難過的是長時間待在地窖的人。」「很多人…在戰前已接受我們幫助,但(戰爭爆發後)他們必須要照顧自己。」

非政府組織(NGO)「國際助殘組織」(Handicap International)烏克蘭分部主任戴西(Federico Dessi)指出,在戰爭時期,長者「通常被遺忘,處境非常脆弱」。他的組織提供設備給第聶伯羅這座難民中心,並且將提供財務援助。

戴西表示,長者難民「與家人斷了聯繫」,「有時無法用電話傳達或表達」,他們在戰時的處境格外脆弱。除了生理健康外,長者通常需要「額外協助,但往往並未獲得提供」。

80歲的俄裔烏克蘭老太太瓦西爾欽科(Aleksandra Vasiltchenko)在烏東城市克拉莫托斯克(Kramatorsk)的自家公寓獨自待了好幾週。俄軍最近才攻擊當地火車站,造成接近60位逃難民眾身亡。

她告訴法新社:「我一直躲在浴室裡,常常在哭。我像被關在自己的公寓裡。」不過她已比其他新抵達第聶伯羅這座難民中心的人幸運,她一到就被孫兒接走。

國際助殘組織引述烏克蘭政府數據估計,自從俄羅斯2月底侵略烏克蘭以來,有1萬3000名烏克蘭長者或身心障礙者來到第聶伯羅和鄰近地區。

當地另一座難民中心也提供從烏東來的長者避難,這裡主要安置從烏克蘭東南部港市馬立波(Mariupol)撤離的民眾。馬立波遭到俄軍圍困和重創。

這座中心的負責人高希柯夫(Konstantin Gorshkov)表示:「即使再開設10處像這樣的地方,也全都會住滿。」他的中心原本約有100位住民,最近又新來30人,包括83歲的潘菲歐洛娃(Yulia Panfiorova)。

潘菲歐洛娃來自烏東城市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這座城市位於俄軍攻打的盧甘斯克州(Lugansk)內。她是一位退休經濟學教授,雖已重聽卻被利西昌斯克的砲擊聲「嚇壞」。有3枚砲彈落在她的住家附近,近到她的窗戶被震裂。

潘菲歐洛娃表示:「這是我經歷過的第3次戰爭。」她指的前兩次分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2014年烏克蘭軍方和親俄分離主義勢力爆發的衝突。

她說:「利西昌斯克1943年從納粹勢力解放,我還記得我們返家時的情況。…我們國家當時被納粹侵略,現在則被一個外國侵略。當時我們國家的自由受到威脅,現在也是。」「我們應該抵抗…但是戰爭是如此駭人。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