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4° / 21° )
氣象
2022-04-19 | 中央社

俄烏戰爭惡化中國形象 波羅的海專家:台灣的機會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北京對外試圖維持的「中立」形象對莫斯科有利,對俄羅斯的實質協助則從戰爭爆發前即開始。專家指出,在備受俄羅斯威脅的波羅的海國家,這讓中國的形象惡化,卻也為台灣創造機會。

儘管波羅的海國家在政治、經濟和社會層面受莫斯科影響的程度不同,各國視俄羅斯為「利益共同體」的人口組成與多寡也有差異,但整體而言,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一向對俄羅斯的帝國野心有高度警覺,多年來也持續向歐美盟友示警。

不過,隨著俄羅斯經濟和軍工業因為國際制裁面臨龐大壓力,各界日益關注中國在俄烏戰爭可能扮演的角色,包括是否暗助莫斯科。

中國與俄羅斯兩個集權國家近年持續擴大並深化各領域的戰略戰術合作;以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執行長謝琴(Igor Sechin)等人為首的俄羅斯政商統治集團視北京為重要盟友。

另一方面,烏克蘭是北京「一帶一路」倡議重要節點,也是短期內不易取代的原物料、甚至軍事科技來源。

在歐洲聯盟(EU)與中國領袖1日舉行視訊峰會前,外界對北京協助促成俄烏停火有一定程度的期待。不過,會議期間歐中雙方缺乏交集,中方也未就烏克蘭議題給予任何承諾,包括不協助俄方規避國際制裁、不提供俄方軍事支援。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在峰會後數日表示,歐洲最多只能期待中國不會更積極向俄羅斯傾斜,北京目前的態度是「親俄式中立」。

愛沙尼亞外交政策研究所(EFPI)研究員岳斐然(Frank Juris)之前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說,早在戰爭爆發前,中國即參與俄羅斯的資訊戰:再製並散布莫斯科的宣傳說詞。

他舉例,在俄羅斯2月24日全面入侵烏克蘭兩天前,2月22日中國官媒曾出於疏忽、意外在「微博」發布工作指示,說明如何推廣「俄羅斯觀點」、打擊西方以及監控公共資訊言論空間。中國大量傳播、渲染產自俄羅斯的錯假和誤導式訊息,其中一個知名例子是宣稱美國資助烏克蘭研發生化武器。

岳斐然說,中俄都偏好在「灰色地帶」行動;中國有辦法、也很有可能助俄羅斯規避經貿和科技制裁,中國電信巨擘華為就曾提供伊朗類似協助。

至於公開的軍事支援,岳斐然認為可能性很低,但中國可向俄羅斯供應「軍民兩用」零組件和設備,並以「軍民兩用」為藉口,宣稱歐美沒有理由對中國施加二級制裁。

北京至今仍與俄方維持正常經貿活動。部分中國事務專家指出,北京也能以實務上受黨國箝制的民間企業為掩護,對外以「市場行為」包裝,合理化對俄羅斯的支援。

岳斐然說,長期以來,愛沙尼亞討論中國多聚焦在經貿投資議題,但現在更重視的是中國共產黨政權構成的安全威脅。

中俄2017年首度在波羅的海水域聯合軍演。岳斐然說,這件事大幅影響愛沙尼亞對中國的看法。同年,中俄宣布共同建設「冰上絲綢之路」。

俄烏戰爭讓大多數中東歐國家對中共政權有較以往清醒的認識。北京一方面主張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應受尊重,另一方面又稱俄羅斯對烏政策是立基於外界必須試圖理解的複雜歷史因素和正當安全顧慮。

岳斐然指出,這兩個論點明顯互斥;對中東歐國家而言,中國很清楚是在玩兩面手法,並與長期以來在中東歐被視為首要安全威脅的俄羅斯同一陣線。相較之下,台灣支援烏克蘭;戰爭有助各界看清楚,誰才是值得交往的朋友。

立陶宛智庫「東歐研究中心」(EESC)政策分析師白瑞格(Raigirdas Boruta)也說,俄烏戰爭以及北京的「親俄式中立」、支持莫斯科似是而非的對外侵略理由(例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東擴威脅俄羅斯安全)、違背身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應盡的國際安全責任,對中國在立陶宛的形象是一大打擊。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2月底至3月初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約64%立陶宛受訪者對中國的印象為「非常負面或以負面為主」,這樣高的負面指數前所未見,顯然不利立中關係發展。相較之下,台灣譴責俄羅斯、加入對俄國際制裁,這無疑有助提升立陶宛社會對台灣的好感。

他提到,類似情況可見於其他中東歐國家,這可說替台灣創造機會。對立陶宛而言,台灣支持以規則為基礎、而非「強權即公理」的國際秩序,理當是更值得經營長遠關係的對象。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