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4° / 23° )
氣象
2022-04-19 | 中央社

中國家庭負債攀升 社會恐慌蔓延

由於北京當局實施嚴格防疫管制與下重手整頓若干產業重創經濟,導致家庭負債攀升,減薪和裁員的恐慌在社會蔓延,原本生活優渥的中產階級也陷入困境。

香港南華早報今天報導,像是現年40歲在廣州某家顧問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的麥艾利(音譯,Eli Mai),雖然有份體面的工作而且名下還有兩棟房產,卻因佣金被砍、收入減半,現今每月薪資僅1萬人民幣(約新台幣4萬5000元),可是他的家庭債務已膨脹至令人咋舌的350萬元。

麥艾利每個月要償還2萬5000元,他和當老師的妻子兩人月薪資總合卻低於這個數字,情急之下短短6個月就白了頭,日夜都在擔心受怕怎麼還貸款,也想過乾脆把房子賣了,如今景氣不好也找不到買家接手。

他說:「我奮鬥了10多年才擠身富裕的中產階級,如今我卻面臨與中產階級沾不上邊的危機。」

報導說,固然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與防疫管制及全球通膨飆漲是造成中國家庭負債陡升的原因,不過北京當局去年針對房地產、網路與補教業實施鐵腕整頓,也是造成家庭負債日益沉重的關鍵。

位於浙江省的杭州是中國網路科技與電子商務產業的重鎮,雷多馬(音譯,Tomas Lei)也是大家眼中公認的富裕科技新貴及中產階級代表,但是過去一年,中國當局對科技大廠的打壓,雷多馬和他的同事仍難以因應。

加上景氣差,北京當局的鐵腕整頓導致大規模裁員、減薪與人事凍結,雷多馬說,減薪與丟飯碗的恐慌持續蔓延,但其他產業的薪資更低,更無法負擔他每月高達3萬元的房貸及車貸。

而且科技業不若往昔興盛,也影響杭州的房地產行情,雷多馬說,估計西湖區的房市,由每平方公尺6萬人民幣降至去年的5萬。

根據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今年2月公布的一份季度報告,在中國,負債對收入占比的家庭負債率,已由2000年不到5%攀升至去年底的62.2%,超越德國與鄰國日本。

這份由中國政府智庫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曉晶與經濟學者劉磊(音譯,Liu Lei)共同撰寫的報告指出:「家庭負債率驟增將影響財政體系的穩定,2008年爆發的全球金融風暴,主要關鍵即因家庭債台高築,而在中國,家庭負債的風險與房地產市場、收入成長和財富分配關係密切。」

兩位學者另指出,雖然總體風險似乎還能控制,不過對於若干手頭沒有現金可支用的家庭,可說是非常棘手的難題,低收入的勞工、自營商與外來移工尤其難抵疫情的衝擊,而且這些弱勢族群收入不穩定,可能會導致整體家庭負債承受更大壓力。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