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2022-04-20 | 中央社

速斬俄羅斯天然氣供應 立陶宛為何敢開第一槍?

12年前,任職立陶宛國營石油與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營運商Klaipedos Nafta的馬西尤利斯接獲一項新任務,這項任務的宏大目標,就是要結束立陶宛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

美國政治新聞機構Politico報導,馬西尤利斯(Rokas Masiulis)接任Klaipedos Nafta負責人後,負責監督立陶宛在波羅的海沿岸啟用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FSRU)。

一艘名為「獨立號」(Independence)的液化天然氣載運船於2014年投入使用,目的是確保即使立陶宛跟俄羅斯的政治關係惡化到不得不關閉東部天然氣供應的程度,立陶宛消費者仍可獲得天然氣供應。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殘暴行為益發明朗,立陶宛政府本月初宣布不再進口「有毒」的俄羅斯天然氣,成為第一個不仰賴俄國供氣的歐洲國家。

馬西尤利斯說:「當我們接手獨立號任務時,我很興奮,但我沒法想像這最後竟成了一項意義如此重大的計畫。」馬西尤利斯後來成為立陶宛能源和運輸部長,目前則是立陶宛輸電系統營運商Litgrid執行長。

減少俄羅斯對西方有利可圖的天然氣供應,是歐洲領導人當前面臨的一大挑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西方國家正在尋求大幅削減克里姆林宮的戰爭經費。

立陶宛總統瑙塞達(Gitanas Nauseda)推文說:「我國在多年前做出的一些決定,讓我們今天可以毫無痛苦地切斷與侵略者的能源關係。如果我們能做到,其他歐洲國家也能做到!」立陶宛還說,他們會停止購買俄羅斯石油。

歐洲工業強國德國是外界特別關注的焦點,德國電力約15%來自天然氣,而德國的天然氣約有一半來自俄羅斯。德國經濟暨能源部長哈柏克(Robert Habeck)表示,德國要到2024年才能擺脫俄羅斯天然氣,這讓烏克蘭官員愈來愈沮喪。

2012年初,總部位於挪威的Hoegh LNG公司宣布拿下立陶宛的大型液化天然氣運輸船合約,並責成韓國現代造船廠開始建造獨立號。造價3.3億美元的獨立號採用許多專業設備,包括中國的再氣化系統和丹麥的對接系統。

獨立號是一個浮動式儲存再氣化裝置,將液化天然氣從運輸船上抽到這個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後,再轉化為氣體以供使用或儲存。

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系統建造速度相對快,大概1至3年就能完工,必須取得的許可也較永久性陸上設施來得少。

重要的是,使用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的國家可選擇供應來源,比如立陶宛的液化天然氣目前主要來自挪威、美國和卡達。

挪威顧問公司Rystad Energy天然氣市場分析師說,對於像立陶宛這樣的小國來說,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是一個優良的解決方案,立陶宛每年消耗大約20億至30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立陶宛去年約有1/4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

至於對德國這種每年消耗900億立方公尺天然氣的大國而言,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仍是可行的部份解決方案。

義大利、荷蘭和愛沙尼亞都在研究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計畫,德國也規劃設置3個這類裝置,如此一來,每年就能輸送270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

除了強化能源安全,獨立號的競爭優勢也讓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將輸往立陶宛的天然氣價格降低約1/5。

馬西尤利斯說:「這創造了政治和經濟雙贏的局面。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