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2° / 21° )
氣象
2022-04-30 | 中央社

路透:中國借鑑俄烏戰爭 著眼資訊戰及速戰速決

外交人員、學者和分析師認為,俄羅斯因烏克蘭戰爭深陷困境,而中國戰略家正從中汲取教訓,包括在台灣衝突期間反制西方「資訊戰」,以及利用「震懾」迅速制伏台灣部隊。

路透社報導,與中國戰略家有聯繫的兩名學者和4名亞洲及西方外交人員說,中國軍事專家正在私人群組內討論俄烏戰爭,並發表他們對於西方國家介入,以及俄國挫敗的看法。

他們的結論尚未出現在官方軍事期刊或國營媒體上,但俄羅斯沒能迅速打垮烏克蘭軍隊的事實,和若干人士擔心中國未經考驗的部隊表現能有多好,都是群組內熱門話題。

以北京為據點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安全議題研究員趙通說:「許多中國專家正密切關注這場戰爭,彷彿在想像這場衝突若發生在中國與西方世界之間,會如何展開。」

俄國在戰事初期的打法壓制不了烏克蘭軍隊,接著國際社會開始與烏克蘭分享情報、援助軍備,同時在經濟上制裁俄羅斯。

趙通談到中國戰略家的觀察時表示:「中國或許應該考慮一開打就採取更強大、更全面的行動以震懾台灣軍隊,取得大幅優勢。」他說,中國戰略家認為,取得大幅優勢將可「嚇阻敵軍不要介入」。

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學者許瑞麟(Collin Koh)認為,這種打法對中國人民解放軍自身也很不利。

他說:「如果要在(衝突)初期用壓倒性武力『震懾』台灣,恐怕會造成大量平民傷亡。」而這將讓中國很難實質占領,也會激起國際反對聲浪。

他還說:「中國人現已不能再幻想自己會以解放者之姿受到台灣歡迎,還能獲得補給和支援。」

況且,台灣的飛彈武力也優於烏克蘭,能對中國部隊採取先發制人的襲擊,或在被入侵後攻擊中國的設施。

中國國防部和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都未回覆路透社的置評要求。

兩名學者和4名外交人員提到,中國戰略家還關切俄國如何應付西方國家對烏克蘭的間接軍援,畢竟中國犯台時也可能遇到這種情況。

趙通說,中國專家私下主張北京政府必須在資訊戰中提升競爭力,因為資訊戰在俄烏衝突期間讓俄國處境艱難。

除了在經濟上孤立俄國之外,西方國家的外交行動及有關戰區暴行的報導,也都有助於提供援助給烏克蘭,並讓俄國更難找到外部支持。

趙通說,對中國戰略家而言,當前俄烏衝突最大觀戰重點之一,就是西方國家如何「從他們的角度操縱國際輿論,斷然改變國際社會對戰爭的反應」。

有些中國戰略家認為,箝制資訊導致各界對俄國的印象比實際更差。趙通說:「很多人在討論中國必須非常關注此一資訊領域。」

若干分析師提到,早在俄國部隊連續數月在俄烏邊境集結、並於2月底真正入侵之前,烏克蘭方面的活動就已開展。

在新加坡經營戰略顧問公司的尼爾(Alexander Neill)說,在台灣會出現的後勤挑戰比在烏克蘭大得多,要準備這麼大規模的入侵部隊還得不被發現,極為困難。

此外,中國軍方領袖數十年來不僅向俄國尋求武器,還學習結構和指揮理論。

俄國和中國軍隊近年頻頻聯合演習,但這種合作的戰略假設有待檢驗。2012年,中國解放軍採取了類似俄國營級戰術群(BTG)的編制,原本是期望迅速、靈活、自主行動;然而俄國營級戰術群在烏克蘭踢到鐵板,證實極易遭受攻擊。

俄羅斯也一直難以協調數個不同軍區投入烏克蘭戰爭。中國分析師擔心中國犯台也會面臨類似問題,因為這需要南部、東部和北部戰區彼此順利合作,而中國目前的5大戰區於2016年才正式成立。

俄軍在烏克蘭還出現指揮失靈和士氣低落的問題。分析師說,目前不清楚中國軍隊在現代戰爭的表現如何,畢竟他們自1979年中越戰爭之後就沒參與過重大衝突。

尼爾說:「我們都看到了俄軍令人震驚的違紀跡象,這提醒大家,我們對中國軍隊在戰爭壓力下的表現還有很多不明之處。以他們被灌輸的所有政治思想來說,我們根本不清楚他們能展現多大彈性。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