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3° )
氣象
2022-05-08 | 中央社

千磨萬擊還堅勁 亞速鋼鐵廠烏軍彈盡援絕仍奮戰

儘管補給短缺、截肢手術只能在一個看似要坍塌的診間進行、屍體越堆越多,被困在馬立波亞速鋼鐵廠(Azovstal)的烏克蘭戰士面對俄軍步步進逼,仍在奮力堅守這個最後陣地。

一小股烏軍部隊躲在建於蘇聯時代迷宮般的地下碉堡和巨型鋼鐵廠下方蜿蜒的隧道裡,準備與敵人決戰,他們身邊還有數不清的受傷和死亡戰士。

軍醫狄塔倫柯(Yevgenia Tytarenko)勉強拼湊出最後防守亂象和拚命救助傷兵的細節。她的丈夫和同袍仍被困在鋼鐵廠內。

狄塔倫柯說:「醫院裡許多士兵狀況嚴重。他們受傷卻無藥品可救。食物和水都快用完。」她與仍在亞速鋼鐵廠裡人一直保持著聯繫。

狄塔倫柯與法新社分享一則她同樣擔任醫生的丈夫米哈伊洛(Mykhailo)上週五(6日)傳給她的訊息:「我會堅持到最後。」

幾週來,俄軍一直從陸、海、空猛轟鋼鐵廠,並試圖突破其防禦,雙方在廠內激烈交火。

狄塔倫柯表示,隨著補給減少和俄羅斯人逼近,撤出戰士的可能性看似越來越小,烏軍指揮官們已向親人訣別。

狄塔倫柯說:「指揮官們已向各自的妻子告別。其中一位發訊息告訴妻子:『別哭。無論是死是活,我們都會回家。』」

狄塔倫柯描述亞速鋼鐵廠內一場混亂而複雜的行動,戰士們與俄羅斯人作戰,同時將平民以及犧牲者遺體送往工廠不同區域。

由於沒有冷藏,死者遺體被裝進塑膠袋且正在腐爛,但戰士們仍堅持不讓他們落入俄軍手裡。

狄塔倫柯說:「幾乎去到所有各處,他們都帶著遺體。他們應該被撤離,那些活著的、受傷的和死去的人。」

烏克蘭當局週六(7日)表示,亞速鋼鐵廠剩餘的婦女、兒童和老年人已被撤出,廠裡的戰士未來將如何成了新的問題。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上週五表示正在思考一些「外交選項」來營救烏克蘭士兵,但未提供細節。

不過按狄塔倫柯的說法,對馬立波守軍的家庭而言,這場戰爭已造成毀滅性的損失。

34歲的狄塔倫柯於2月24日逃離馬立波,俄軍於當天入侵烏克蘭並開始砲擊這座靠近邊界的港口城市。

俄軍入侵前兩天,她才剛與丈夫米哈伊洛結婚,馬立波遭到俄軍攻擊,米哈伊洛迫使懷孕的妻子離開。

據喬治亞公民蘇萊曼納許維利(Daviti Suleimanashvili)表示,俄軍攻擊馬立波各地醫院後,他的醫生同僚們留了下來,在重重設防的鋼鐵廠內搭建了一個簡陋的戰地醫院。

與狄塔倫柯的丈夫一樣,蘇萊曼納許維利是亞速軍團(Azov Regiment)成員。曾是極右派民兵組織的亞速軍團,後來成了烏克蘭國民警衛隊的一支部隊,負責領導鋼鐵廠防禦的該部隊戰士,以英勇著稱。

蘇萊曼納許維利說,他在馬立波街頭一場戰鬥中遭戰車開火擊傷後,3月間在廠內醫院接受治療。

正是在那裡,蘇萊曼納許維利的左腿被截肢。在那個缺乏基本衛生設施、醫療設備和供暖系統的戰地醫院,醫生們緊張忙碌,治療了數十名其他傷者。

蘇萊曼納許維利透過電話告訴法新社:「在那裡很難進行任何治療。」「完全不具備任何條件。」

蘇萊曼納許維利說,3架烏克蘭直升機於3月底穿越俄羅斯防空系統,從馬立波撤出少部分人,他是這群幸運者之一。他說,至少有兩次空運傷患的嘗試因俄軍火力阻撓而告失敗。

蘇萊曼納許維利談到其撤離時說:「這是個奇蹟,我只在電影裡看過這種事。」

但是,亞速鋼鐵廠雖有這種種恐怖狀況發生,對一些人來說置身事外也難以忍受。

邦達倫柯(Rolana Bondarenko)表示,在鋼鐵廠內堅守的數百人中,有數十人是她的好朋友和亞速軍團戰友。

亞速軍團於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Crimea)以及烏克蘭東部爆發親俄分子叛亂後成立,加入軍團的首批成員,包括這位54歲婦人和她兒子。

邦達倫柯,她兒子於四月間陣亡後,現在是被轉移到亞速鋼鐵廠裡的眾多遺體之一。

邦達倫柯去年赴德國就醫,她在德國透過電話表示:「他躺在一個黑色袋子裡,在那裡腐爛。不止他,還有數百人。」

但即使失去兒子,邦達倫柯表示她會繼續支持那些反抗俄羅斯人的戰友。

她每天會向鋼鐵廠裡朋友發送文字訊息和輕鬆的表情符號,幫助他們振作起來,他們則反過來試圖讓邦達倫柯不去瞧見他們所面對的艱難,堅稱守軍的戰鬥決心仍然很強。

邦達倫柯說,儘管如此,最近幾週軍隊、平民和傷者間配給的存糧減少,導致亞速鋼鐵廠許多戰士體重減輕了15到20公斤。

她啜泣說道:「我現在想和他們在一起,如果我死在那裡,將會是與我的家人在一起。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