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4° / 24° )
氣象
2022-06-06 | 中央社

想住自己家裡 烏克蘭難民踏上返鄉路

「我要住哪裡?吃什麼?我不會說波蘭語,要怎麼找工作?」烏克蘭駐波蘭盧布林領事館外設有救濟站,在這裡擔任接待工作的娜塔利亞(Natallia)以生澀的英語道出了烏克蘭難民的困境。

娜塔利亞是個23歲的學生,同樣是在2月24日俄軍入侵之後從烏克蘭西部大城利維夫(Lviv)來到波蘭,在盧布林(Lublin)已住了幾個月。她感受到盧布林人民對烏克蘭難民的友好,還有當地市政府的照顧,例如提供免費的大眾交通工具、教育以及醫療服務等。即使如此,她知道大部分流落他鄉的烏克蘭人還是希望回家。

盧布林位在波蘭首都華沙(Warsaw)的東南方,是華沙通往利維夫公路必經的城鎮,人口約34萬。根據聯合國最新數據,俄軍入侵已迫使大約680萬烏克蘭民眾逃到周邊歐洲國家,離烏克蘭邊界不到100公里的盧布林就收容了大約5萬人。

盧布林的主要車站是兩國人民往來的重要門戶,和3個月前相比,進出這個車站的烏克蘭民眾人數仍多,差別在於許多人不是要轉往波蘭或歐洲的其他地方,而是要啟程回家。

帶著一對青少年兒女的歐莎娜(Oksana)就在這裡等著搭車回基輔(Kyiv)的家。她告訴中央社記者,她在開戰前一天離開烏克蘭,3個多月以來已帶著小孩遊走多個歐洲國家,盤纏花了不少,且身心俱疲。

那天是5月26日,俄軍入侵剛過3個月,烏克蘭大部分地區沒有遭到俄軍地面部隊攻擊的威脅,但戰爭結束仍顯得遙遙無期。問她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回家,36歲的歐莎娜回答:「因為我想住在自己家裡。」

她14歲的女兒亞歷珊卓(Aleksandra)厭倦在異鄉生活的日子,她說,就算家園遭到猛烈轟炸,很多滯留外國的朋友也打算在一、兩個月後返鄉,「我們累了,我們不怕了,只想回家」。她說:「烏克蘭會變好的,烏克蘭必勝!」

21歲的索非亞(Sofiya)是另一位等車的旅客。她說:「寄人籬下很辛苦,我想念我的家人,我不想和他們分開。我愛烏克蘭,希望一直住在烏克蘭。」

因為國家遭受軍事入侵,烏克蘭政府為保持抗俄所需的後備兵力,禁止18歲到60歲的男性公民離境,這代表逃到國外避難的幾乎都是老人和婦孺,也代表無數的家庭被迫拆散,親人分隔兩地。

波蘭跟鄰近的斯洛伐克(Slovakia)、羅馬尼亞(Romania)、摩爾多瓦(Moldova)等國都對來自烏克蘭的避難民眾敞開大門,歐盟並要求會員國讓來自烏克蘭的難民有權居住和工作3年,並給予食物、醫療照顧和社會福金。但在有些國家,例如接納超過350萬難民的波蘭,民眾對於大批難民湧入造成的社會負擔開始反彈。

盧布林一家旅館為了支持烏克蘭,聘用幾名烏克蘭籍的員工,但旅館主管在與記者閒談時,對難民享有波蘭的社會福利有些介意。這名主管說:「我們自己國家的人搭公車都要付錢,我們需要繳稅,而他們不用。」

另一方面,有許多在國外沒有親友的烏克蘭難民,只能在體育館等場所或寄宿家庭暫時棲身。他們已經被迫丟下原本的工作、學業和生活,與親人離散,還得面對異鄉複雜的社會氛圍。許多烏克蘭人因此打定主意要回家。

但返鄉後的前途未必平坦,戰火影響了國家經濟,國際觀光客無法前來,許多商店暫時歇業,除了炮火威脅仍在,就業也成為挑戰。索非亞說,她的家鄉利維夫湧入來自基輔、哈爾科夫(Kharkiv)等地的民眾,大家都在競逐就業機會。利維夫位靠近波蘭邊界,遠離烏克蘭遭到戰火肆虐的東部和南部,成為烏克蘭避難民眾在國內的重要棲身之所,開戰以來只有幾次被俄軍以較長程的飛彈攻擊。

根據聯合國統計,到5月24日為止,已有210萬烏克蘭人重返國內。當中有許多人是從盧布林搭上跨國的巴士。從這裡到烏克蘭首都基輔約11小時車程,每日至少3班車。由烏克蘭西邊入境,沿途公路、建築物未見毀損,街燈、車站及超市運作如常。中央社記者搭乘的夜間巴士熟練地閃避以鋼材和輪胎構成的路障,經過一個又一個哨站。

到了基輔外圍,由於烏軍阻止俄軍進犯,自行炸毀多處聯外道路的橋梁,要進出首都的車輛必須繞道。巴士抵達終站時天色已亮,突如其來的大雨把提取行李的乘客全部淋濕,有人在雨中拖著行李,欣喜奔向前來迎接的親友,有人則一臉倦容走向不明的目的地。

烏克蘭戰火仍在持續,首都基輔雖相對平靜許多,偶爾仍會施放代表有空襲或飛彈威脅的警報。要重建家園、重拾正常生活,對許多烏克蘭民眾來說肯定困難重重,但被迫逃離家園的痛苦和月是故鄉明的情緒,不曾遭遇戰火的人恐怕都難以體會。

臨別時,在巴士上同行的一名烏克蘭乘客告訴中央社記者,這樣的處境,她希望其他國家的人民永遠不要經歷。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