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2-07-06 | 中央社

烏克蘭鑰匙保管員 守著難民返回家園一線希望

自俄烏戰爭開打以來,烏克蘭37歲的生物學家葉夫根.葉皮提弗羅夫(Yevgen Yelpitiforov)從事園丁工作來維生,如今他在簡歷中又增加一個頭銜-鑰匙保管員。

過去幾個月,葉夫根一直在基輔周圍遭受攻擊的布查鎮(Bucha)和伊爾平(Irpin)穿梭,照料因屋主逃命而留下的房屋和室內植物。他數了數俄國入侵以來朋友託付的房屋鑰匙:總共有19副。

他告訴法新社:「(擺脫俄軍)解放後,許多熟人要我來看看他們的房子是否完好,還有沒有窗戶或門。」

葉夫根會在屋內巡一巡,打開電燈來阻止打劫者,清理破碎玻璃,將物品寄給屋主,或者做一些園藝工作。

隨著他的好名聲傳出,很快的,葉夫根手中的鑰匙也愈來愈多。他說有些人透過郵寄、轉交鄰居、或者直接把鑰匙往門口地墊下塞。

有些鑰匙送來時還會一併附上咖啡和巧克力,聊表謝意,因為葉夫根做的這些事完全是出於好意。

他說:「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一定也會受到來自親友的幫助。這些鑰匙都來自我所認識的人。」

但有時這份工作也非常不容易,要在已斷電好幾週的冰箱和冰櫃清理腐爛食物,真非常人所能為。

他說:「真的是臭到你可能會昏倒。」這就是為什麼他非常感謝有人給了他一個蘇聯時代的防毒面具。

而在已成為俄軍犯罪象徵的布查鎮,葉夫根將車停在一座全新的公寓大樓前,大部分窗戶都被炸毀了。他在一間小公寓內幫一些植物澆水,牆壁上有張俄軍留下的紙條,上頭寫著:「請原諒我們必須闖入。」

另一位也從事鑰匙保管工作的佛曼(Oleksandr Furman),在戰前是電視配音員,如今負責照看朋友留下的6間基輔公寓。

佛曼最不尋常的一個任務,是整理前女友和她的新伴侶在逃離基輔後留下的成人玩具。他笑著說:「她告訴我『我總不能讓我媽媽做吧』。」「我把這些東西藏得很好。」

佛曼說:「我很幸運沒有中彈、被飛彈擊中。」他表示透過幫助別人,覺得自己好像是在「為那些受苦的人盡本分」。

在佛曼的下一站,工人正在為一棟牆壁燒毀的房子蓋上新屋頂,而他停下來照料一株被火焰嚴重燒焦的常綠灌木。

他說:「這讓我想到烏克蘭人民。雖然有一面被燒毀,另一面卻展現成長的力道。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