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2-07-19 | 中央社

無懼被當叛國 俄前軍人參戰助烏克蘭守衛家園

烏克蘭首都基輔郊區一處復健中心內,擠滿在前線受傷的軍人,他們的手腳似乎布滿彈片造成的傷口,其中包括卡普魯諾夫,不過替烏克蘭作戰的他其實是個百分之百的俄羅斯人。

卡普魯諾夫(Stepan Kaplunov)兩隻腳在作戰時被炸斷,他躺著的病床附有一台可以移動雙腿的老舊機器。頂著光頭、蓄著鬍的他手上有刺青,與房內其他烏克蘭軍人無異,不同的是他只有俄羅斯公民身分。

卡普魯諾夫出生於莫斯科東北方約150英里的伊文諾弗(Ivanovo),成長於俄國極北,還曾加入俄羅斯軍隊到敘利亞服役,他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展示自己的俄國出生文件。

卡普魯諾夫自稱反對俄國政府,形容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是暴君,但一直到2014年俄國勢力占領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Crimea)和頓巴斯(Donbas)部分地區後,他才覺得有必要採取實際行動。

他透過翻譯告訴CNN:「我當過軍人,希望運用我的技能。我同情烏克蘭,覺得烏克蘭是對的,值得幫助。」

所以他跨過邊界,加入當年許多成員是極端國族主義者和白人至上主義者的「亞速營」(Azov Battalion),原因無關意識型態,而是身為外國戰士加入亞速營最容易,而且他認識裡面的人。

亞速營現已編入烏克蘭正規軍,並試圖與自身的極端主義源頭保持距離,但俄國仍認為亞速營是一群新納粹分子。經由俄占區逃離戰火的平民回報,他們都會被檢查身上是否帶有亞速營或極右國族主義的刺青。

卡普魯諾夫說他兩年後就離開亞速營,調到烏克蘭軍隊其他部隊,但他的左臂上仍有「天生殺手」,德文「勝利或死亡」等口號的刺青,後者與納粹德國有關。他說那是他的「人生格言」,也喜歡其字體和發音。

今年2月,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卡普魯諾夫負責以步槍和火箭炮捍衛基輔東郊一座村莊,一枚砲彈終究擊中了他。卡普魯諾夫回憶,他當時腦震盪非常嚴重,耳朵出血,眼睛還有傷口,所以幾秒後他恢復意識時看不到東西。

他說:「我試著爬走,想用手榴彈炸死自己,才不會被俘虜。」他擔心自己被抓後會遭殺害、虐待或囚禁。

俄國國會本月已通過叛國相關法律,明令俄國公民不得在任何軍事衝突中對抗俄國,否則可能面臨長達20年的徒刑。

卡普魯諾夫公開形容自己是「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但他宣稱從來就沒有抱持新納粹或白人至上主義觀點。在這場戰爭中,俄羅斯放大烏克蘭一小群極右派極端分子,試圖合理化對烏克蘭發起「特殊軍事行動」;烏克蘭官員也經常指控俄國人種族歧視。

卡普魯諾夫決定參戰對抗俄國,讓他失去一些在母國的朋友,但他說有些朋友默默支持他。

俄國政府公報已將卡普魯諾夫列入200多名涉及恐怖主義、極端活動的嫌疑犯,俄國安全單位也造訪他在俄國的雙親,但他認為俄國雖然有點目無法治,還是會尊重某些規範和權利,「所以我的父母不會有問題」。

現在烏克蘭已是卡普魯諾夫的家、他的未來所在,但他沒有烏克蘭護照,也不特別覺得自己是烏克蘭人,他還是個俄國人。

隔壁床的烏克蘭同袍帕奇卡(Vlad Pachka)不覺得這有什麼大問題,帕奇卡說:「雖然他在自己的國家被當成罪犯、傭兵,但我會隨時歡迎他來住我家、來吃飯,因為他在捍衛我的家園。」

卡普魯諾夫知道自己可能永遠回不了俄國,他走路得靠拐杖,手也變形,眼睛還非常畏光,可能還得復健好幾個月。但他說,一旦完全恢復健康,他就會直接回去打仗。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