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快訊

2022-07-27 | 中央社

總統擴權新憲公投過關 突尼西亞恐重返獨裁統治

突尼西亞選舉委員會今天表示,賦予總統薩伊德更多權力的新憲法在公投中獲得選民支持。批評人士擔心,薩伊德擴權後將走向獨裁,與突國2011年來的民主趨勢背道而馳。

路透社報導,昨天舉行的突尼西亞新憲法公投投票率為30.5%,選舉委員會說,有95%的有效選票支持新憲法。杯葛公投的反對派團體指控薩伊德(Kais Saied)發動政變,破壞2011年「阿拉伯之春」起義建立的年輕民主政體,他們指控當局誇大公投數字,並表示依然只承認2014年制定的憲法。

新憲法讓權力回到總統手中,削弱國會職權,對薩伊德的支持者來說,國會已然成為政治爭吵和政府癱瘓的代名詞。

2011年阿拉伯起義的發源地突尼西亞通過新憲法後,未來將會怎樣?

現在發生什麼事?

新憲法賦予總統幾近無限的權力,在最終公投結果公布後,將立即生效。儘管初步結果已於今天晚間公布,但由薩伊德控制的選舉委員會要到8月底才會宣布最終結果。

突尼西亞問題專家查利夫(Youssef Cherif)說,「短期內幾乎不會有什麼變化,因為薩伊德只是把已經存在一年的情況轉變成正式」。

薩伊德去年7月25日解散政府、凍結國會,後來開始以行政命令進行統治,解散國會並控制司法機構。

這個基本上已被剝奪權力的國會將於今年12月舉行選舉。

政治學家雷迪西(Hamadi Redissi)說,在此之前,「薩伊德將比法老,中世紀哈里發(Caliph)或(鄂圖曼帝國)突尼西亞君主(Bey of Tunis)擁有更大權力」。

他說,薩伊德已決心「單方面、非常迅速地向前推進」,留下一個「無力反抗、但無疑會抵制下一次選舉的反對派」。

突尼西亞會成為獨裁政權嗎?

查利夫說:「突尼西亞正朝著削弱國會制、強化總統制的方向發展。」

他說:「這個地區和突尼西亞歷史案例表明,這將導致一個強硬的政權,削弱民主制度」。

雷迪西說:「這就像蒲亭(Vladimir Putin)的俄羅斯一樣,保留一些自由空間…卻又不是真正的民主。」

觀察人士說,儘管有些著名的薩伊德批評者遭到起訴,但就目前而言,突尼西亞的言論自由尚未受到嚴重威脅。

但查利夫表示,未來幾週,抗議者的空間將變得更小。「近幾個月來,維安部隊已經強化,而且他們和軍隊很大程度上仍受到人民歡迎」。

誰能制衡總統?

觀察人士說,目前還不清楚突尼西亞2萬4000個公民社會協會和政黨是否會抵制薩伊德。這些協會和政黨都是2011年人民起義後開放的民主社會產物。

雷迪西說:「截至目前,政治行為者的韌性已被突尼西亞民主制度的脆弱性所抵消」。

查利夫說,有些反對派依然活躍,例如強大的UGTT貿易工會聯合會以及眾多政黨和非政府組織。這些團體今夏之後可能更加直言不諱地批評薩伊德。

假如薩伊德要避免動亂,解決突尼西亞嚴重的經濟危機至關重要。

國際貨幣基金(IMF)與突尼西亞若達成紓困協議,可能迫使突國展開徹底改革,並為人民帶來更多經濟方面的痛苦,而這可能產生政治影響。

雷迪西說:「這會花上一些時間,在挫折感達到頂峰前,或許要耗上一年半。」

反對黨的未來

突尼西亞反對派分裂,許多薩伊德的反對勢力拒絕與總統剋星「伊斯蘭復興運動黨」(Ennahdha)合作。這個政黨過去10年一直主導著突尼西亞的政治。

但查利夫預測,薩伊德支持者的喜悅「很快將得面對經濟現實」,為他的競爭對手提供利基。

然而,雷迪西指出,當局正在制定一項攸關非政府組織、政黨和公民社會的新法律。

薩伊德昨晚上在演講說中告訴支持者,他無意解散各政黨。

但雷迪西說:「這些政黨早已相當脆弱,且處於危機之中。薩伊德將利用資金與組織的嚴厲規定來扼殺他們。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