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8° / 16° )
氣象
2024-01-31 | 中央社

搏命報導以哈衝突 加薩記者打1場全球沒看到的仗

對加薩境外的人來說,以哈戰爭中看到的是與己無關的血腥照片和攀升死亡人數;但對記錄這場衝突的當地記者來說,他們面臨的是網路手機斷線,以及一項又一項危及性命的挑戰。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Hamas)去年10月在加薩走廊(Gaza Strip)爆發戰爭。「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今天報導指出,在通訊被封、國際記者遭禁,加薩本地記者又面臨著極端挑戰下,外界實難掌握這場戰爭死亡與毀滅的實際規模。

隨著戰事一天天打下去,愈來愈多加薩記者遠走他鄉、離開工作崗位甚至殉職。對部分當地記者來說,甘冒生命危險採訪加薩戰事似乎毫無意義,在推動世界各地針對這場戰事採取行動上心灰意冷。

加薩記者達杜赫(Ismail al-Dahdouh)這個月就在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發文宣布他將離開新聞崗位,說自己為了記錄這場戰爭「多次死裡逃生,出生入死」,但一個「不知道人性含義的世界」卻毫無遏止戰爭的作為。

自以哈戰爭爆發以來,報導戰事的主力就是加薩當地記者。

紐時報導指出,戰爭迄今至少已奪走76名巴勒斯坦記者性命。總部在美國的非營利機構「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表示,過去16個星期喪生的記者和新聞工作者(包括通譯員、司機和敲事情的代辦者)總數,比1992年以來所有其他衝突的全年死亡人數都來得高。

根據保護記者委員會數據,自去年10月7日以來,在加薩喪生的記者幾乎全數死於以色列空襲,其中38人是在家中、車內或與家人一起喪生。這讓許多巴勒斯坦人認定以色列蓄意鎖定記者,即便保護記者委員會沒有重述這項指控。

替阿拉伯衛星電視台(Al Arabiya)工作的34歲加薩記者哈立迪(Khawla al-Khalidi)說:「以色列害怕巴勒斯坦論述,也怕巴勒斯坦記者。」他說:「他們試圖利用切斷網絡的方式讓我們噤聲。」

以色列軍方則表示以色列「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蓄意針對記者」,並說有關以色列故意切斷通訊網絡粉飾戰爭的指控是「血腥誹謗」。

巴勒斯坦新聞供應社(Palestinian Journalists’ Syndicate)說,根據他們紀錄,至少有25名加薩記者遇害時,身上穿著印有「記者」字樣的背心。巴勒斯坦新聞供應社補充說,部分記者擔心讓親戚身處險境,會刻意與家人分開來睡。

紐時指出,自去年10月7日以來,以色列封鎖了加薩大部分電力,並禁止除少量援助以外的其他物資進入當地。戰爭也破壞或切斷了通訊網絡,導致大多數加薩人幾乎不可能接受外國媒體採訪。

這使得把加薩現況通報給外界的重責,落在加薩記者或自由工作者身上,而年輕自由工作者對外溝通的唯一媒介就只有Instagram(IG)。

26歲的加薩自由攝影記者塔巴什(Amr Tabash)表示,他每次去捕捉空襲後續時都很恐懼,擔心會在受害人之間看到自己的家人。而他在某次襲擊過後,也確實發現自己叔叔和表兄弟罹難。

有些記者選擇遠走他鄉,例如攝影記者阿塞薩(Motaz Azaiza)。因在IG報導戰事而累積不少追隨者的他,已於上週撤至卡達。

阿拉伯衛星電視台的哈立迪則說自己從未考慮離開新聞業,儘管這份工作的難度已高到簡直做不下去,比她過去報導過的戰爭都要糟糕得多。她說,這一次,她無法白天進行報導之後晚上還能回家與家人團聚、沒有熱水洗澡,也幾乎沒有食物。她說,她和家人不得不放棄住處前往避難所。

她說:「我們記者不僅僅在報導新聞,也已經成為新聞的一部分。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