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2024-03-25 | 中央社

印尼清共屠殺紀錄片上映 盼直面歷史還流亡人士公道

印尼1965年發生清共大屠殺,軍方鎮壓大批共產黨員,導致當時許多印尼人流亡海外。印尼導演蘿拉走訪12個城市,記錄至今仍住在海外的流亡人士,拍攝成紀錄片「流亡」在印尼上映,盼印尼政府面對歷史真相,推動轉型正義。

蘿拉(Lola Amaria)執導的紀錄片「流亡」(Eksil)聚焦流亡海外的印尼人,這些人在1965年至1966年間,因被指為印尼共產黨(PKI)黨員或建國總統蘇卡諾(Sukarno)的支持者,被迫留在海外成為流亡人士,在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長達32年的獨裁統治期間困在海外,無法回到印尼。

今年46歲的導演蘿拉也是印尼家喻戶曉的電影演員,她長年關注歷史及社會正義,特別是對於1965年發生的清共大屠殺以及印尼社會至今對共產主義的恐懼感到憂心,因此希望能透過鏡頭記錄下海外印尼流亡人士的真實故事,還原當年清共屠殺事件。

蘿拉從2013年開始花了約2年的時間研究歷史,並籌措拍攝經費及招募人員,2015年才開始拍攝工作,直至2022年才完成剪輯,並在今年上映影片。

蘿拉向中央社記者說:「我們上學的時候,只能從來自政府單方面的敘述了解(1965年清共屠殺事件),我認為這些內容很重要,但印尼民眾有時也懶得去了解,只接受表面資訊,因此我希望提供另一個面向,無論觀眾選擇相信哪一個,都是你的自由。」

遇上文化大革命的印尼學生

蘿拉在短短3個月走訪了歐洲12個城市,採訪一群當年被蘇卡諾送出國留學、卻遇上清共大屠殺無法返國的印尼人。當年,這些人都是學生或學者,如今他們都已白髮蒼蒼,因此蘿拉希望能在最短時間內趕緊記錄下他們的故事。

蘿拉指出,蘇卡諾執政期間,自1960年開始,陸續派遣600至700人前往蘇聯、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和中國的學校進修。當時這些人因1965年爆發清共大屠殺而被困在海外,有些人是因為反對蘇哈托政權而不願回國。

紀錄片中,有幾名流亡人士在清共大屠殺期間正在中國唸書,當時的中國正爆發文化大革命,因此有許多印尼學生被困在中國境內,並被安置在一個戒備森嚴的避難中心。

蘿拉向中央社解釋,「當時這群印尼學生被關在一個有多堵城牆包圍的避難中心,他們既不能工作也不能上學,且被禁止參與任何活動。雖然中國政府有提供食物和水,他們得以睡覺休息,但就宛如身陷囹圄,非常痛苦」。

許多印尼留學生在那樣的環境待了5至6年後,最後受不了而選擇離開中國,部分前往蘇聯或瑞典等,許多人最後在荷蘭尋求庇護,後來成為荷蘭公民。

反共鎮壓夢魘難抹滅

蘿拉告訴中央社,許多印尼流亡人士私下和她侃侃而言,話題觸及共產主義、印尼共產黨及蘇卡諾如何送他們到國外求學的經過等,但每當蘿拉拿出攝影機時,這些人就感到害怕。

紀錄片中,有一名流亡人士面對鏡頭表示,他擔心回到印尼後會遭到清算。蘿拉解釋:「有些人或許只是不習慣面對鏡頭,但有些的確非常多疑,像是他們懷疑我可能是情報人員,問我拍攝資金來源,甚至質疑我對1965清共屠殺事件是否理解等。他們的恐懼和創傷是達到那樣的程度。」

印尼共產黨最初曾是建國功臣,1965年興盛時期擁有300萬名黨員,是僅次於中國共產黨和蘇聯共產黨的世界第3大共產黨;但同年9月30日,印尼左傾軍人結合左翼學生發動事變,時任陸軍少將蘇哈托於事變中倖存,繼而發動軍事政變,推翻首任總統蘇卡諾政權,被稱為「930事件」,徹底改變共產黨的勢力。

「930事件」後,共產黨在印尼社會成為禁忌,共產黨被列為非法組織,象徵共產主義的標誌鐮刀與槌子也被禁止。根據印尼憲法及國會職掌相關組織條例,明確禁止共產黨,使得共產黨在印尼沒有生存空間。

2022年底,印尼國會更通過刑法修正案(KUHP),明訂宣傳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及列寧主義可被判4年監禁;若宣傳共產主義的行為違背印尼「建國五原則」,最高可被判處7年監禁;若導致公眾騷亂造成死亡則可判15年監禁。

「建國五原則」為首任總統蘇卡諾於1945年6月所提出,即信奉真神、人道主義、國家統一、民主政治及社會正義。

不過,有學者向中央社分析,共產黨組織及黨員在印尼已近乎消失,因此刑法修正案懲處宣傳共產黨的法條,可能是為了迎合穆斯林組織,又或是以反共名義削弱勞工、環保等社會力量。

印尼政府對共產主義展現零容忍的態度,也讓拍攝「流亡」的蘿拉感到恐懼,因為紀錄片中的主角就是當年被視為共產黨員的流亡人士。

期盼國家道歉及社會正義

蘿拉向中央社說:「我害怕、當然害怕。從2013年到2018年,直到2022年,我都還感到害怕。但我們沒有貪污,我們不是殺人犯,我們這樣做是為了人民。」

她認為,這段歷史並非不能提,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自己也曾對這段清共屠殺歷史表達遺憾之意。

然而,蘿拉始終不解,為何印尼政府對共產主義有如此強烈的恐懼,不願面對歷史真相和轉型正義。

她所指的是佐科威雖曾在去年1月對印尼政府過去侵犯人權的迫害行動,包括1960年代清共大屠殺以及1990年代末期示威學生失蹤案表達遺憾,但未道歉也未處理這些迫害人權的問題。

蘿拉認為,共產主義只是一種意識形態或政治思想,不需要對它如此恐懼。

她向中央社說:「我更害怕的是人權罪犯會成為總統,而不是不存在的共產主義。」她意有所指的是曾鎮壓民運、具人權爭議的總統當選人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

蘿拉希望藉由紀錄片,讓觀眾看到國家對待這些流亡人士的方式並不人道;「因為他們並未做錯什麼,他們是聰明的人,被派至海外學習,並回來建設印尼」。

她說:「(這些人)被摧毀、被消滅、不被討論,並被剝奪基本權利,毫無正義可言。」

蘿拉期待印尼社會能對這段歷史有所討論,並檢討流亡人士的基本權利,同時也希望國家能對此公開道歉,或訴諸國際法庭為他們伸張正義。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