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4-03-30 | 中央社

台製硝化纖維素流入俄羅斯 攸關台灣安全

台灣製硝化纖維素流入俄羅斯,且占俄羅斯進口量近2成、排名僅次於中國,引發關注。烏克蘭一位前情報顧問告訴中央社,中國「盡其所能」協助俄羅斯,而台製產品事實上發揮了釋放中國自用產能的功效,相關議題攸關台灣安全,不宜輕忽。

硝化纖維素是無煙火藥關鍵成分,包括歐盟、美國、英國均實施出口管制。中央社2月下旬率先取得國際相關進出口資料及智庫分析研究報導,台灣自2022年起成為俄羅斯前3大外來硝化纖維素來源,「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今天也刊登相關「獨家報導」。

根據俄羅斯在內的各國海關資料以及聯合國商品貿易統計數據庫(UN Comtrade),2019年初至2021年底總計3年期間,台製硝化纖維素占俄羅斯進口額僅0.94%,但自2022年3月至2023年底,台製產品的占比躍升至18.94%,僅次於中國的37%。

數據顯示,目前俄羅斯前3大外來硝化纖維素來源依序為中國、台灣、德國。

德國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曾是排名第1的俄羅斯外來硝化纖維素來源。中國在2022年以前幾乎未向俄羅斯出口硝化纖維素,台灣則是在2022年以前有直接向俄羅斯出口硝化纖維素的紀錄。俄羅斯2022年2月下旬全面侵略烏克蘭。

丹尼柳克(Oleksandr V. Danylyuk)曾任烏克蘭國防部及對外情報局首長首席顧問,領導與北約國家密切合作的烏克蘭智庫「國防改革中心」(Centre for Defence Reforms, CDR)。

他接受中央社採訪表示,目前國際間對硝化纖維素的出口限制標準是含氮量超過12.5%,但事實上,「含氮量低於12.5%的硝化纖維素也可以、且已實際用在生產火藥」,反對侵略戰爭的國家有必要對俄羅斯實施全面禁運。

丹尼柳克指出,進入俄羅斯的硝化纖維素若不是直接流向軍工業,就是用於填補民用硝化纖維素的供應缺口,無論如何都是為俄羅斯的戰爭機器添力。

在俄烏戰爭爆發前,「軍民融合」即為俄羅斯硝化纖維素供應鏈一大特色。這意味在和平時期,俄羅斯絕大部分「民用」硝化纖維素是由軍工業者供應;在戰爭期間,軍工業生產的硝化纖維素全面用於滿足軍需,民用需求則透過進口彌補。

此外,戰爭期間,「民間」業者可用於掩護「軍用」,扮演檯面上看似「無害」的進口商。

至於為何以往幾乎沒有出口紀錄的中國在2022年後對俄出口硝化纖維素「逆勢暴增」,丹尼柳克指出,利用「軍民兩用」的模糊地帶,中國「盡其所能」協助俄羅斯,但中國本身也需要硝化纖維素生產軍火,而台製品流入俄羅斯正好有助中國保留自用產能、有更多的硝化纖維素可用於自身需求。

CDR指出,實務上,含氮量超過12.2%的硝化纖維素即被視為「適合用於生產爆裂物」。

美國德州理工大學(Texas Tech University)機械工程學教授潘托亞(Michelle Pantoya)說,即便是民用硝化纖維素,其氮含量也可被提升至「武器」等級,因此無論是何種等級,硝化纖維素都是「絕佳的火砲系統成分」。

根據中央社取得的貿易資料,流入俄羅斯、源自台灣的硝化纖維素均由「台硝股份有限公司」生產。分析2019年至2023年12月60餘筆最終目的地為俄羅斯的國際報關資料,台硝在產品敘述大多未註明含氮量,但在少數幾筆註記產品硝化纖維素的含氮量是12.2%。

以金額計,俄羅斯進口的台製硝化纖維素有80%是透過一家名為Noy Ic Ve Dis Ticaret Ltd. Sti.(簡稱Noy)的土耳其公司。貿易資料顯示,2022年以前,俄羅斯外來硝化纖維素僅有0.9%來自土耳其,但自2022年3月至2023年底,占比已上升至7.97%。

超過9成來自德國和泰國並流向俄羅斯的硝化纖維素也是透過Noy。Noy本身也是生產商。

CDR指出,Noy幾乎僅供應俄羅斯市場。「華爾街日報」報導,至2023年中,Noy已掌握俄羅斯近半硝化纖維素進口量,且Noy的客戶大多是俄羅斯政府承包商。俄羅斯全面侵略烏克蘭後,Noy才開始對俄出口硝化纖維素。

根據貿易資料,Noy自2023年開始向俄羅斯供應台硝產品。

一名歐洲情報界消息人士告訴中央社,至少在2023年,北約國家即注意到俄羅斯試圖透過大量進口硝化纖維素,在短期內大幅提升彈藥產量。隨著歐美各國強化出口管制、進而實質限制任何含量的硝化纖維素直接或間接出口俄羅斯,俄羅斯也將目光轉向過往較少利用的供應管道。

「華爾街日報」援引國際貿易資料指出,2022年,俄羅斯的硝化纖維素進口量年增70%;至2023年中,進口量已達2021年的將近兩倍。

烏克蘭的歐洲盟友夥伴近期力圖提升彈藥等軍備生產,以強化自身庫存、支援烏克蘭,但一大挑戰即為硝化纖維素等原料供應短缺。

歐洲已多年未投資相關產能,國際市場則呈現生產商有限、幾乎供不應求的局面,這對歐洲軍工業及援烏計畫構成的嚴峻挑戰,一如「第三地轉運」等制裁規避手段,已獲多家國際媒體關注。

在各項市場分析報告,台硝往往名列國際主要供應商之一。軍工業需求激增也推升硝化纖維素市場價格上漲。總部位於倫敦的產業分析顧問公司Technavio指出,全球硝化纖維素市場規模預計在2023至2027年可增長逾4億2100萬美元,年均複合成長率(CAGR)達7.56%。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本月初曾表示,「火藥才是真正短缺的東西」。法國政府持有的大型軍工企業Eurenco去年5月開始逐步重啟硝化纖維素產能。波蘭、羅馬尼亞等國也透過擴大投資、跨國合作,試圖重振硝化纖維素產業或建立亟需的火藥產能。

「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商務部主管出口事務的助理部長肯德勒(Thea Rozman Kendler)報導,工業暨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正採取措施,限制俄羅斯取得硝化纖維素等有助戰爭延續的材料,這些措施包括「指認尋求提供(俄方)協助的實體,無論它們位於何處」。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