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5° / 25° )
氣象
2024-05-13 | 中央社

中國留美學生挺巴勒斯坦 顧慮重重不敢站出來

美國鬧學潮反以挺巴,許多中國留學生雖同情加薩無辜百姓喪命且不滿以色列攻擊,但不敢站出來,因他們顧忌簽證的核發、在學期間的學業和畢業後的就業,更擔憂會被永久貼上特定標籤。

香港南華早報12日報導,愛麗莎.陳(Alisa Chen)正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對於近來校園內爆發的數波挺巴學潮,她覺得並非無理取鬧,而當同儕紛紛響應呼籲校方切斷對以色列的援助,她卻選擇不沾鍋。

這位2023年才入學的中國留學生表示,交戰的以巴雙方都理虧,而且還得考慮(站出來的)後果,像是被校方休學或退學的風險。

並非僅愛麗莎.陳懂得明哲保身,南早訪問10個同樣在美國大學院校攻讀學位的中國留學生,提起巴勒斯坦無辜百姓喪命雖然義憤填膺,但投身反以抗爭卻多所保留,主要是礙於人際關係,或因了解以巴各持的觀點。

若干學生坦承,即使不滿校方處理抗爭方式,但是更擔憂若留下參與其中的紀錄,恐將危及日後學成的就業。

另個同樣在哥大就讀的陳姓中國留學生也說,自紐約警方多次突襲校園後,包括她在內若干來自中國的親友相繼捐錢和物資挺學運,每當行經抗議學生在校園紮營的草坪後,他們便紛紛登入社群網站,並介紹學運最新情況。

但是一切都僅止於隔岸觀火,要說到踏進草坪卻屢屢迴避,深怕被鏡頭捕捉,而永遠也撕不掉抗爭參與者的標籤。不願具名的陳同學說:「與其說是抗爭的主題,不如說是抗爭本身的形式」。

固然投身挺巴陣營符合中國當局的立場,但陳同學指出,她很怕回到中國被發現曾參與其間的風險,而且周遭好友也是如此,因為大家都想獲得在國營企業穩定就業的機會。

始於哥倫比亞大學的反以學潮蔓延至全美各大學院校,包括波士頓的東北大學,在此攻讀財經學位的何亞倫(Aaron He)說,沒看到中國同儕涉入反以學潮。

他表示,抗爭學潮無法改變這場戰爭,並說蠻擔憂全美反以抗議潮加劇,因為老師被捕可能影響他的課業,以及攻讀碩士學位的進度。

來到美國西岸,在南加大讀博士的塔蜜雅.周(Tamia Zhou)表示,她個人比較關注上傳至社群網站的抗爭最新進展,而非涉足於抗爭的紮營地,因為若被目擊或逮捕,她的學生簽證將岌岌可危,而且可能被遣返中國。

她說,對於校園裡的抗議潮沒特別留意,凡此都是發生在數千英里外的戰事所衍生的後果,但戰爭本身更值得探究,不過當中的訊息量太大需消化吸收。以自己汲取的有限資訊,實在沒資格採取特定立場評判誰是誰非。

不過延燒至全美大學院校的反以學潮,卻使得若干香港留學生想起2019年的反送中抗爭,並且或多或少也影響他們對於這次學運的看法。

人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攻讀碩士的傑克.江(Jack Jiang)說,總體而論,相較於香港反送中抗爭的後期,延燒全美的挺巴學運還算平和,不過美國警方太早介入其中。

2019年江傑克當時人還在香港暑修,當情勢演變為暴亂,他親眼目睹鎮暴警察鎮壓,「但是在美國這裡,只因抗議者喊口號而已,警察就開始抓人了」。

目前反以抗爭學潮已漸漸平息,參與抗議的全美學生起初共同訴求,就是籲請校方撤銷與以色列往來企業的投資,位於華盛頓州的長青州立大學(The Evergreen State College)是唯一回應學生訴求的院校。

其他的學校僅表示,考慮撤資或揭露校方的投資對象名單而已。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