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2024-06-03 | 中央社

分析:首度未過半 非洲民族議會南非獨大時代告終

南非大選今天結束計票,非洲民族議會(ANC)得票跌至僅40%,執政30年來首次未能過半。分析指出總統拉瑪佛沙面臨艱難抉擇,非洲民族議會一黨獨尊的時代恐告終。

自已故南非解放運動領袖暨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1994年帶領國家擺脫白人少數統治走向民主後,他曾領導的非洲民族議會便執政至今。

然而南非5月29日國會大選,最終計票顯示非洲民族議會得票創史上新低,是1992年廢止種族隔離、1994年舉行不分種族的平等大選以來首度無法在國會過半。2019年前次大選時,非洲民族議會得票率仍有57.5%,而2004年巔峰時更斬獲近7成選票。

華爾街日報指出,非洲民族議會毀於各級政府屢傳貪腐醜聞、未能讓人口占多數的黑人群體受惠於經濟發展果實等因素。一些評估認為非洲最發達經濟體的南非在結束種族隔離30年後,貧富差距甚至比1994年更大;當前42%的勞動人口無業,近2/3的黑人仍生活貧困,反之生活貧困的白人僅1%。

現任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於曼德拉1990年自獄中獲釋時為他拿麥克風,一直以來都被視作曼德拉屬意的接班人,然而今日卻得面臨如何組建首次聯合內閣的艱難抉擇。

組閣談判將讓民主尚屬年輕的南非陷入渾沌。南非法律僅賦予各政黨在開票結束後2週時間組閣,屆時必須選出議長,然後選出總統。若國會議員屆時未能在第一天選出總統會如何,連法律專家的看法都莫衷一是。

仍保住第一大黨的非洲民族議會可選擇與左翼新政黨「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MK)組閣。民族之矛由醜聞纏身的前總統朱瑪(Jacob Zuma)領導,這次得票躍升至15%。然若與民族之矛組閣,拉瑪佛沙推動的黨內改革恐破功,甚至可能總統都當不成。

另一選擇是與第2大黨、得票22%的中間偏右「民主聯盟」(Democratic Alliance)組閣。然而非洲民族議會基本盤裡大多數人,都把民主聯盟視為昔日白人統治的餘孽;非洲民族議會也可以嘗試與包含左派的經濟自由陣線(EFF)等小黨組閣。

然而在野勢力計票前已然有所盤算。朱瑪的女兒5月31日告訴媒體,民族之矛無法想像與非洲民族議會組閣,除非把2018年將父親趕下台、這次又逼父親退出非洲民族議會的拉瑪佛沙弄走,「只要拉瑪佛沙還在黨內,一切免談」。

非洲民族議會秘書長穆巴魯拉(Fikile Mbalula)今天表示,他們對與各政黨洽商持開放態度,但不能提趕走拉瑪佛沙這種要求。

南非憲法法院以朱瑪2021年藐視法庭遭定罪為由,禁止他代表去年12月才成立的民族之矛參選國會議員,但民族之矛在82歲的朱瑪加持下,一舉成為第3大黨,在朱瑪故鄉的瓜祖魯那他(KwaZulu-Natal)省,更是得票45%的第一大黨。為爭取廢除種族隔離而與曼德拉一同坐過10年牢的朱瑪,政治實力依然雄厚。

有些分析師認為按目前情勢看,不能排除非洲民族議會找上民主聯盟的可能,因為這樣拉瑪佛沙至少可保住總統位置。

但民主聯盟領導層大多是白人,一些人的談話被許多黑人族群認為是種族主義者,很難令非洲民族議會黨內左派接受,而民主聯盟要與長年抨擊的對象攜手執政,也要冒支持選民反彈的風險。白人在南非人口僅約7%,不過在商界影響力巨大,在國家財富也有很大佔比。

此外民主聯盟的立場親西方,在與俄國關係乃至以色列對待巴勒斯坦人問題上都與非洲民族議會格格不入。非洲民族議會雖也看重與西方維持關係,但也推動與俄、中、伊朗建立堅實夥伴關係。

分析家們認為,無論最終組閣結果如何,都代表非洲民族議會獨霸南非政壇的時代告終。

南非首屈一指的資產管理集團Old Mutual Investment Group投資組合經理史瓦茲(Jason Swartz)說:「這對南非來說絕對是一個分水嶺,非洲民族議會在曼德拉時代備受景仰的那種日子,我認為已一去不復返。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