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2024-06-04 | 中央社

四度脫北遭遣返 崔民京盼國際重視強制北送問題

中國強制遣返脫北婦女,引起發國際關注。曾四度被強制遣返的脫北者崔民京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中國政府一直將我們稱為非法入境者,宣稱沒證據顯示脫北者被遣返後遭虐待,但我們都是活生生的證據」。她期盼國際更重視「強制北送」問題。

「我們家當時也屬於特權階級,父母只忠於領導人,但在『苦難的行軍』時期,配給斷絕,我的父母也先後染上肆虐全國的副傷寒」。1990年代因北韓經濟惡化引發的大規模饑荒,成為崔民京脫北的契機。

「當時配給連續3年都沒發放,到處都是餓死後被隨意棄置的屍體」。崔民京回憶,副傷寒開始肆虐後狀況更加惡化,「(北韓)體制幾乎崩潰」。

崔民京的父親沒能撐過那場病,她說,「這讓我很崩潰,我的爸爸那麼忠誠,卻落得這樣的下場」。這讓她下定決心跟著母親一起投奔住在中國的親戚。1997年,崔民京第一次脫北,來到延邊的大伯家。

南韓脫北者人權團體「統一媽聯合會」(RFNK)去年與「創造成功統一的人們」(PSCORE)共同向聯合國提出非政府組織(NGO)報告。報告指出,脫北女性9成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78.7%在中國生育,平均生育1.37名子女。但這些脫北女性在中國無法取得合法身分,難以獲得就醫、教育及就業機會,因此也更難尋求保障。

報告還提到,脫北女性生育中國丈夫的骨肉被平壤當局視為叛國,脫北女性若在懷孕期間被遣返北韓,將面臨強制墮胎的命運;也有脫北女性親眼目睹剛出生嬰孩遭溺死的慘痛案例。而中國政府明知北韓政策,卻選擇強制遣返孕婦,同樣也是嚴重侵犯人權的共犯。

幾乎算是第一批脫北者的崔民京說,一開始北韓政府並未嚴格抓捕脫北者,她透過說媒,嫁給當地的朝鮮族人,生了女兒後甚至能光明正大地向中國公安登記,「當時他們就叫我在這裡好好守法生活」。

沒想到在1998至1999年爆發大批脫北潮後,北韓政府開始要求中國協助遣返脫北者,利用高額獎金鼓勵舉報,崔民京因此在2000年首次被遣返北韓,「舉報我的是婆婆的姪子,甚至還來吃過我們的喜酒」,她至今想起這件事仍忿忿不平。

所幸在初期,北韓政府只是將被遣返的脫北者送回原本的居住地,崔民京同年再次脫北成功,之後反覆經歷被密告後遣返、再次脫北的過程,最後在2008年北京奧運前大舉抓捕脫北者時第四度遭遣返,2009年被送進了位於北韓會寧市的第12號女子教化所,感受到「真正的地獄」。

「一般人不可能想像得到教化所裡是什麼狀況」,崔民京強忍情緒回憶說,在教化所一開始只是要求搜身,之後開始要求全裸接受檢查,被發現懷孕就會直接被猛踹腹部直至流產,「如果小孩哭鬧也會被踩死,你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死掉」,還有各種殘忍虐打與性暴力。

崔民京說,她在教化所中一度在各種強制勞動與虐待下,失去意識被丟到暫置屍體的倉庫,沒想到最後奇蹟生還。

2010年,金正恩被指定為繼承人、大赦全國教化所囚犯,崔民京因而獲釋,當時她體重從57公斤掉到27公斤,「我們同村一起進去的34人,只有6人活下來」。

2012年第5次脫北的崔民京因為強制遣返的威脅無法回家與女兒團聚,只能到處打工漂泊,身上也總是帶著老鼠藥,「反正被抓回去都是死路一條,不如自己了斷」。她在同年底冒險來到南韓,決心為這些一直被中國與北韓政府否認的事實留下歷史。

「北韓利用強制北送徹底封鎖國境,對脫北者的懲罰強度也逐步提升」。崔民京提到,除了關押一般脫北者的教化所,曾到過南韓或信奉基督教的人會被分類為「政治犯」,北韓政府利用這些人做人體實驗;若政治犯被判死刑,還會叫來他們的家人,強迫家人對他們辱罵、丟石頭,親眼看著親人被處死,「這些做法現在只有更嚴重」。

「我們只是為了活下去才賭命出走,他們卻只是為了維持獨裁政權就將我們的性命踩在腳下」。崔民京痛批,中國與北韓的做法是反人道主義的犯罪行為,中國政府口口聲聲說沒有證據,「我們不就是證據嗎?我們的身體就是證據」。

她也批評,中國與北韓交好只是為了低價取得北韓豐富的地下資源,中國雖然加入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防止拷問協約」決議,卻仍不停止遣返脫北者的行為,甚至從開始抓捕脫北者最初期就會以電擊棒拷打脫北者。

崔民京說,「中國根本沒有資格擔任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希望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敦促中國對北韓人權問題明確表態,否則應認真考慮免除其理事國地位。

崔民京來到南韓後便致力為北韓人權問題及中國協助強制遣返脫北者的問題奔走,多次參與相關國際會議。由她擔任代表的「北韓監禁受害者家族會」成員,都是從政治犯收容所與教化所死裡逃生的當事人及其家屬,從100多人持續擴大,「許多人因受到生理、心理的迫害,至今都無法正常工作」,「這些都應該留下歷史紀錄」。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