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5° / 32° )
氣象
2024-06-11 | 中央社

蓬佩奧:美國有能力同時應對歐洲與印太安全挑戰

烏克蘭戰火未歇,中國對印太區域的安全威脅不斷,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天說,美國有足夠資源能力同時應對兩個區域的挑戰,他不接受某些人說法,亦即美國不得不在兩者間權衡取捨。

蓬佩奧(Mike Pompeo)今天於英國智庫「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與副所長查默斯(Malcolm Chalmers)對談,並回應受邀出席的聽眾和媒體提問,主題為「與烏克蘭同在」。

蓬佩奧曾在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內擔任國務卿。他近期曾數次公開表達,若川普今年11月重返白宮,他願意再次進入政府服務。他目前是烏克蘭最大電信商「基輔之星」(Kyivstar)的獨立非執行董事。

蓬佩奧對現任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政府處理烏克蘭戰爭及其他區域和跨區域安全挑戰的方式多所批評。

他提到,不斷談論對「局勢升高」風險的擔憂,並闡述己方不會採取什麼行動,事實上就是在公開表達對敵方的畏懼,而這完全無助嚇阻。

此外,一旦已無法對敵方產生嚇阻效果,試圖恢復它將很困難:嚇阻效果永遠只會是暫時的,必須把握時機善加利用。

蓬佩奧認為,比起中國和伊朗對俄羅斯的強力支持,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顯然有所保留。

他說,有太多人害怕激怒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害怕引發他敵意,但問題是蒲亭永遠都有理由感到被激怒、與其他人為敵。

至於川普將如何做到他曾宣稱的,一旦勝選,將於24小時內結束在烏克蘭的戰爭,蓬佩奧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川普的意思應該是他會在上任24小時內著手處理這個問題。

蓬佩奧另曾提到,在川普的共和黨政府任內,美國首次向烏克蘭供應防衛性武器,而在川普之前、與拜登同為民主黨籍的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則拒絕提供。蓬佩奧並指出,若蒲亭不認為繼續侵略烏克蘭的代價將高於好處,則他當然不會縮手,那麼各界揣測俄烏和談可能結果就缺乏意義。

蓬佩奧今天說,要蒲亭知難而退,首先要讓他清楚認知到,為延續戰爭而必須付出的代價將遠高於任何潛在利益,川普勢必會這麼做。

另一方面,在川普領導下,美方將持續敦促歐洲投入資源於自我防衛,而能源政策必須是安全防衛一部分。

蓬佩奧說,他其實不太在乎俄羅斯怎麼看「戰爭將如何結束」,但他很在意中國及其他國家怎麼看。

他強調,世界必須看到「侵略戰爭不會獲得回報」,且俄羅斯民眾及領導層必須承受的代價遠遠超過好處。

同時,各界必須理解,戰火平息往往只是暫時的現象,從來不會有永遠的止戰,因為「邪惡」不會消失。俄羅斯對其他國家構成的安全風險也是長期的,除非俄羅斯國內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7月將於華府舉行峰會。蓬佩奧指出,北約各國必須以建立新的安全架構為目標:這架構必須足以嚇阻蒲亭及其繼任者,且與2021年9月當時的安全架構有很大不同。

蓬佩奧說,2021年9月,美國情報機關已研判俄羅斯有很高機率將對烏克蘭發動侵略,但直到2022年2月,全世界「幾乎什麼都沒做」,這相當於對侵略行動開綠燈。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