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6-12 | 中央社

法選民不滿經濟、移民政策 盼極右派年輕黨魁出線

法國極右派政黨國民聯盟在歐洲議會選舉獲得超過執政黨2倍的票數,拿下全國93%選區。調查指出,不滿執政黨經濟、移民政策,以及國民聯盟年輕黨魁巴德拉的高人氣,都是選民想「換人做做看」的原因。

歐洲議會選舉落幕,極右翼黨派在許多歐盟會員國都是贏家,在法國、義大利與奧地利皆拔得頭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所屬的復興黨(Renaissance),得票率僅國民聯盟(RN)的一半不到,全法國93%的選區都被國民聯盟拿下。

面對慘輸,馬克宏於9日開票當晚意外宣布解散國會,並將於6月30日與7月7日舉行國會兩輪選舉,盼選民用新的國會大挫國民聯盟的氣勢。然而,若國民聯盟人氣不墜,復興黨很可能就要讓出總理位置,形成總統、總理不同黨的左右共治。

一場政治豪賭引發政壇大地震。面對國會解散提前選舉,各政黨嚴陣以待,討論策略準備應戰。

10日晚間社會黨、不屈法國、生態黨與共產黨等左翼政黨表示規劃合作,在第一輪選舉中共同推舉1位候選人。然而生態黨歐洲議員格魯克斯曼(Raphael Glucksmann)不滿與不屈法國的合作協議,考慮退出聯盟。

而傳統右派共和黨(LR)今天則史無前例宣布將與國民聯盟在國會選舉中合作,但不少黨內同僚無法接受,揚言出走。一切仍充滿未知數,使法國政壇處於大亂鬥的混戰狀態。

選後法媒走訪選民,以調查極右派大勝的原因。南部沃克呂斯省(Vaucluse)貝登里德鎮(Bedarrides),極右翼政黨總得票率近70%,為極右大票倉。

化名露西(Lucie)的選民在昨天法國藍色電台(France Bleu)在報導中表示,「只有他們(極右)有膽量說出事情哪裡不對。法國人已經受夠了。」而她最在意的議題是移民,「我們已經不在法國了,有太多混合,太過掉以輕心。」

珍妮維葉(Genevieve)則說,國民聯盟才可以對付購買力問題。她埋怨,「我已退休,但有時月底仍捉襟見肘。接下來天然氣又要漲,根本活不下去了。」

西南邊的吉倫特省(Gironde)國民聯盟的得票率也創新高,比上屆歐洲選舉高了7%。

不少人像柏納(Bernard)一樣,都是這輩子首次票投極右。他告訴BFM電視台:「老是一堆承諾,卻什麼也沒變。所以我這次決定要第一次投給國民聯盟,對結果也很開心。」

74歲的吉賽兒(Gisele)對結果也不意外,「民眾不滿,一切都漲,天然氣、電力、汽油,有些人已入不敷出。」也有受訪者批評,當地因短租平台進駐房價大漲,有人租不起房,「票投極右就是對政府的懲罰。」

對政府不滿導致許多民眾想「換人做做看」。BFM電視台報導中就有選民對過去支持的執政黨和左翼非常失望,尚-馮索(Jean-Francois)說,「他們(極右)還沒執政過,我們無法評斷。讓他們做做看,我們就知道了。」

除了經濟、移民問題,以及想換人試試的論述外,國民聯盟主席、年僅28歲的政治新星巴德拉(Jordan Bardella)也成為政黨上位的原因。

2022年,巴德拉獲一面倒支持當選黨魁,成為領袖雷朋(Marine Le Pen)的接班人。長相斯文、身形健壯又充滿自信笑容的他,如今擄獲了一幫平常不太關注政治的年輕人的芳心。

根據世界報(Le Monde)4月底的民調顯示,18到24歲確定要投歐洲選舉的人中,有1/3表示傾向支持巴德拉。法國年輕選民一般都有反對極右的傳統,巴德拉大受年輕人歡迎的現象相當例外。

政治研究員米克塞爾(Anne Muxel)分析,民調是針對有意願去投票的選民,然而年輕人棄票率極高,10位年輕人中只有3人會去投票。「不是所有年輕一代都投給國民聯盟,但巴德拉成為名單首選的這個事實還是很具意義。」

巴德拉懂得經營社群媒體,論述冷靜清晰,很容易吸引觀眾注意。大打親和形象牌的他,所到之處都被民眾簇擁,許多年輕人甚至把「和他自拍」當作目標。

20歲的克拉拉(Clara)和亞歷山大(Alexandre)不滿所住地區資源匱乏,向法媒說道,「年輕的巴德拉讓我們安心,他是我們這個世代的代言人,讓年輕人也想參與。」他們並表示,班上大多都支持國民聯盟,少數支持左翼。

米克塞爾分析,雷朋過去幾年來都一直打青年牌,「在演說中也向郊區青年、中低收入族群、無業者喊話。國民聯盟也是最向年輕人開放的政黨,雷朋把他們放在所有政黨名單上。而巴德拉就是這個策略的代表。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