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6-30 | 中央社

港區國安法實施4年 移民或留下前路艱難

港區國安法實施4年,最少10餘萬港人已移民;離開或留下,都面對不同困局。離開了不代表有絕對的自由,不少人顧慮要回港,在海外遊行集會會蒙面,家園變得面目全非的創傷難以磨滅。留下來的人對外呼喚,希望不要被遺忘。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呂青湖自2017、2018年開始進行有關港人移民的研究。她也是2021年從香港移民來台灣,同年9月開始在台大任教。近年她進行了有關港人移民到台灣及英國的研究。

她告訴中央社記者,相關研究訪談了最少數十名港人,移民來台灣的港人面對最大的不確定性,是能否獲得身分證定居。有些人對台灣的移民政策感失望,認為當局沒有按條文批准其定居,或提出無理的要求,如延長觀察期,令他們很不安。有些人決定二次移民。

不過,她直言,移民就會容易帶來不安,移民到英國的港人也出現不安,只是原因有所不同。

她說,移英港人一般相信最終可以在當地落地生根,他們的焦慮出現在生活或找工作方面。

如港人希望在當地人眼中做一個模範公民,在日常生活小節也有很多考慮,「他們想買便利店快要到期的特價食物,都會考慮,會覺得不太好,會想是否應該留給有需要的人。」

又例如以往港人習慣遊行時大聲喊口號,但他們在英國遊行卻不會喊口號,因為這是當地的文化。

一名曾住在英國曼徹斯特,後來二次移民到另一國家的港人表示,曾在英國遭到種族歧視,被當地人指著罵「go back to China」(滾回中國)。他們惟有盡量減少被歧視的機會,如在一些場合只說英語不說粵語。

呂青湖說,不論移民到台灣或英國的港人,都努力融入當地社會,也有很強的香港人身分認同,「希望不要失禮香港人(不讓香港人丟臉)。」

展開新生活的同時,5年前「反送中」運動帶來的創傷,仍留在很多離散港人心裡。

「他們的感情都投入在這場運動中,希望運動成功,希望政府接受市民的意見,但最後他們所愛的地方被破壞了」,呂青湖說。

離開了香港,不等於有絕對的自由。

呂青湖說,很多港人在英國參加遊行或在台灣參加集會,都會蒙面,或不想被拍攝到樣貌,不敢接受媒體訪問,這與以往港人在香港遊行集會時,勇於表達立場的心態,截然不同。

「因為他們可能仍需要回香港,或有家人仍然在香港,如果父母有事,他們要立即回去,又或是有些人真的很想回香港,對香港仍然有一份留戀,有一份感情,想再回去看看自己成長的地方」,呂青湖說。

很多移民港人時常提醒自己,要小心言行,「我們為何會這麼害怕鏡頭?以往我們在香港遊行,有鏡頭拍到我們,我們都不怕,還會對鏡頭say Hi。現在我們不想被人拍攝到,其實已經是一個創傷。」

呂青湖直言,她來台後多次接受媒體訪問,也有參與出版有關反送中的書籍。曾有朋友對她說,「你這樣說話會回不了香港」,經常有人提醒她會有風險。

她說,不同人有不同考量,而她自己認為,「我離開了香港,還要畏首畏尾嗎?」

離開的人仍像被人捏著脖子,留下來的人又如何面對?在呂青湖的訪談中,一名有子女的受訪者因為很愛香港,堅持留下。

當呂青湖問那位受訪者有什麼說話對海外港人說,受訪者說:「很替你們高興,真心祝福你們,希望你們不要忘記我們」,就像在城裡的人,呼喚城外的人。

英國於2021年1月推出BNO「5+1」移民簽證計畫,近年港人主要透過這簽證計畫移民英國。據英國內政部公布,迄今錄得約17萬宗申請,有14萬4400人抵達英國。

根據陸委會統計,2019至2024年4月獲批在台居留的港人有4萬4829人,獲批定居港人有8077人。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