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3° / 27° )
氣象
2024-06-30 | 中央社

分析:喬治亞入歐盟之路崎嶇 背後也有中國因素

喬治亞國會5月初強行通過大量效法俄羅斯的「境外影響力法」,喬治亞政治的莫斯科因素再受關注。不過,有分析指出,中國在喬治亞日益擴張的經濟影響力,也不利喬治亞的歐盟之路。

英國智庫「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國際安全研究」計畫研究員佛萊澤(Callum Fraser),以及喬治亞智庫「區域安全研究所」(Regional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執行長、曾於喬治亞國安會和國防部任職的謝斯庫利亞(Natia Seskuria)近日在RUSI發表評論文章,分析西方與俄、中在喬治亞的影響力競爭,並觸及更廣泛的南高加索(喬治亞位於南高加索)和中亞地區。

喬治亞「境外影響力法」要求資金超過20%源自國外的非營利組織和媒體登記為「外國利益代理人」。

執政黨「喬治亞之夢」(Georgian Dream)堅稱,該法用意不在打擊批評政府的意見,而在確保資金來源透明。不過,長達一個多月的數以萬計抗議人潮及總統佐拉比契維利(Salome Zourabichvili)皆指出,執政黨恐將這部法律用於鎮壓異己。喬治亞今年10月將舉行國會大選。

在喬治亞政治體制下,總統實權有限,「喬治亞之夢」即利用國會多數優勢推翻佐拉比契維利對「境外影響力」法案動用的否決權。2012年成立的「喬治亞之夢」背後是莫斯科勢力:創黨人、前黨主席和前總理伊萬尼什維利(Bidzina Ivanishvili)是在俄羅斯致富的億萬富翁,至今持續透過該黨對喬治亞政治、經濟和社會發揮影響力。

RUSI文章指出,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喬治亞曾是區域內前段班,如今前景卻充滿不確定性。部分執政黨官員甚至散布陰謀論,宣稱有西方撐腰的跨國界全球戰爭聯盟正企圖在喬治亞複製烏克蘭劇本。

近20年來,支持進一步與歐盟整合的喬治亞民眾高達近9成;然而,自1991年脫離蘇聯重獲獨立以來,喬治亞從未經歷過如此劇烈的反西方論述激增。文章提到,值得玩味的是,相關現象正巧發生在喬治亞終於取得歐盟成員國候選資格、可望與布魯塞爾展開正式入盟談判之際。「境外影響力法」的通過已促使歐盟考慮與喬治亞外交降級、凍結援助。

同時,執政黨「喬治亞之夢」日益尋求與中國發展合作,包括強調引進中國投資的好處,以及去年7月與中國簽署戰略夥伴關係協定。其中一個特別值得關注的中資案是阿納克利亞(Anaklia)深水港建設計畫。

阿納克利亞港位於黑海東岸,是喬治亞第一個深水港。喬治亞政府今年3月底宣布,港口建案由總部分別位於北京和新加坡的「中國交通建設公司」與「中國港口投資公司」(China Harbour Investment)聯合標得,承包商則包括「中交路橋建設有限公司」及「青島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指出,喬治亞的情況顯示,當俄羅斯強力操作資訊戰、政治干預和「硬實力」脅迫,而中國多方投放經濟建設誘因,僅有「未來成為歐盟或西方世界一員」的前景已不足以激勵合作。

類似情況可見於許多前蘇聯國家,而隨著這些國家在對外關係日益往「多極化」發展,以歐盟為主的西方顯然影響力依然備受挑戰。作者認為,只有接受「多極化」這個現實、以及相關國家低機率願意與俄中停止往來,西方才有可能更有效地在區域內與俄中競爭。

南高加索和中亞位於歐亞之交,其戰略重要性隨著「中間走廊」(Middle Corridor)的價值日增,而備受關注。

「中間走廊」是連接中國與歐洲距離最短的貿易通道,途經喬治亞。相較於途經俄羅斯的「北方走廊」(North Corridor)以及途經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的海洋路徑,「中間走廊」的安全風險相對低,而在2022年俄羅斯全面侵略烏克蘭後,「中間走廊」的貿易量呈倍數增長。

不過,「中間走廊」面臨的挑戰包括基礎建設不足、缺乏一致的稅則和管理結構。沿途國家近年著手擴大港口、鐵路等基礎建設。喬治亞位於黑海東岸,其海港的容許吞吐量是「中間走廊」能否完全發揮潛能的關鍵。

有鑑於喬治亞在黑海沿岸的巴圖米(Batumi)及波堤(Poti)港口常出現接近滿載的情況,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近年曾示警,若沒有可允許較大船隻停泊的深水港,則不僅是喬治亞,「中間走廊」也將缺乏國際競爭力。

在這樣的背景下,喬治亞日益轉向中資,目前唯一深水港也由中資拿下,更值得關注。

經貿關係也可能影響政治選擇。一名前喬治亞部長級官員、曾在「境外影響力」法案審議期間透過言詞辯論與「肢體行動」力戰執政黨的現任國會議員曾告訴中央社,喬治亞主流民意依然「親歐」,但只要喬治亞政治仍高度受威權政權影響,則喬治亞的「入歐」之路就會少不了崎嶇,包括難以採取接近歐盟的對台政策。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