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4-07-07 | 中央社

美前官員:與台灣共同生產武器 安全規範須先到位

俄烏戰爭暴露民主國家軍工產能脆弱與不足,台、美都有意合作生產武器。前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柯林克說,民主國家須強化國防產能,台灣也應加入;但台灣必須有確保資訊、人員與環境設備安全的規範與政策,才會有實質的合作。

美國國防部年初發表「國防工業戰略」(National Defense Industry Strategy)報告,強調將與夥伴合作擴大軍工產能,並將台灣納入友好聯盟。台灣政府官員也多次表示有意加入美國的國防供應鏈,進行國防工業合作。

柯林克(Heino Klinck)是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內主管東亞事務的國防部副助理部長,任期為2019-2021年。他曾在2019年訪問台灣,當時是美國與中華民國1979年斷交後訪台的五角大廈最高層級官員。

台灣須自製彈藥 配合大量採購降低成本

柯林克日前接受中央社訪問指出,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的軍工業目前缺乏足夠產能,無法有效地提供烏克蘭武器,這個重大挑戰是從俄烏戰爭中學到的主要教訓。理念相近的國家須整合彼此優勢,「台灣也需要加入」,成為「民主的兵工廠」,共同設計、共同生產,同時要有大宗採購。

柯林克說,援助烏克蘭的武器多從波蘭運入,但台灣是島國,萬一有危機,很難從外應援。對台灣而言,「最關鍵的項目是彈藥(munitions)」,台灣需有能力自製。

他相信,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很樂意協助台灣,因為彈藥在和平時期也可供其軍隊使用。為了降低成本並確保生產線持續運作,這些計畫須配合「大量採購」,例如,如果美國和日本都使用同一種類型的彈藥,可同步向台灣採購。

美與多國共同生產武器經政府與政府協議

美國與其他國家共同開發、生產武器的例子很多。柯林克舉例,F-35匿蹤戰機的零件製造商來自許多國家;NASAMS(國家先進地對空防空飛彈系統)是美國與挪威公司共同生產;「神劍」(Excalibur)導引砲彈是美國與瑞典公司合作;「標準3型2A批次」(SM-3 Block IIA)防空飛彈是美國與日本研發的。這類合作通常需要「政府與政府」簽訂協議、兩國的廠商也需簽訂合約。

美國有多項與其他國家合作生產軍事設備的法律規範,預防釋出技術的風險。柯林克說,確保技術不外洩的問題必須以實際、合理的方式處理,「坦白說,在安全方面,我們不能妥協」,不論是敏感技術、或較低端的彈藥、無人系統、「甚至是步槍彈藥」,都有技術洩密的安全考量。

安全不容妥協防技術洩密規定須先到位

柯林克指出,美國在反情報工作中面對來自中國、俄羅斯、伊朗等國家的挑戰,特別是中國的情報系統已滲透到多個地方,也包括美國在內。台灣也曾發生「令人不安的事件」,顯示「中國在台灣的情報活動相對成功」,這無疑會引起美國及其他盟國關注。當美國與其他國家合作涉及技術釋出時,這些合作夥伴需要確保滿足美國保護技術的要求。

他說,一個安全的環境包括確保資訊不會被竊取,對從事特定計畫人員適度查核,以及硬體環境設備的檢查等等,必須有適宜的規範,讓政府能採取相關措施,這些都須先到位,才能有實質的國防產業合作。台灣一直處在中國情報、軍事威脅中,台灣很瞭解這方面的問題。

柯林克指出,如果美國與台灣共同研發、或共同生產軍事設備,將再次顯示美台關係的堅定,同時讓中國知道,台灣的自治、民主與自由,與美國利益息息相關;也向各國說明,與台灣在各個領域的合作符合他們的利益。台灣不只是兩岸或美中台間的議題,台灣發生的事情、台灣的未來、及台灣未來如何決定,對全球民主國家都有影響。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