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8° )
氣象
快訊

2020-11-15 | 臺灣公論報

美國不愧是電影大國能拍出這種大選鉅片

美國不愧是電影大國能拍出這種大選鉅片

拜登(左二)在美國2020總統大選勝出,與副總統賀錦麗夫婦振臂歡呼。(圖:擷自拜登臉書)。

「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的說法,在二○二○年之後,將逐漸畫上休止符。啟動這一長串「美國帝國淪亡」休止符工程的第一個音符,乃是美國二○一六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第二個音符就是二○二○年的新冠病毒以及其後的美國總統大選。最糟糕的是新冠病毒以及以「川普主義」包裝的「川普病毒」同步發作,同時肆虐由盛而衰的美國,前者病毒在川普應對失當,導致美國防疫長城崩盤後,殘害美國人的生命與健康。後者病毒則由根本摧毀美國最引以為傲的民主基石,以及過去仰仗美國維持的國際秩序。相較之下,「川普病毒」危害的程度不亞於新冠病毒。

美國挾強勢軟實力輸出美式文化

過去幾世紀以來,美國之所以偉大,在於他透過強大的國力對全球「軟硬兼施」以及「軟硬通吃」。硬的方面,他以科技實力與美軍硬拳對全球的宰制,五角大廈的國防部,更精確的命名應該是「戰爭部」,甚至是「戰爭製造部」。

至於軟的部分,以美國經濟與美元為基礎,透過電影、音樂、體育以及學術、資訊產業對全球進行文化的巨額出超,而收到文化無形侵略的目的。其中以好萊塢電影的輸出文化所產生的取代效果最為顯著。試問,全球各地有哪一個國家沒有受到好萊塢電影的文化洗禮?

美國不愧是全球最偉大的電影大國,他的電影工業,不論是編、導、演、創意、特效、音樂以及周邊的服裝、行銷手法與偶像塑造包裝,無人能及,那幾乎是集人類最頂端智慧的集體創作。

然而,即使今天齊聚好萊塢最優秀的編、導、演鬼才,他們都無法拍出像「美國二○二○年的總統大選」這部令人嘆為觀止的真人實境超級大片。

換言之,好萊塢的編劇再厲害,都編不出美國二○二○年總統大選跌宕起伏、峰迴路轉、懸吊胃口,讓全世界的觀眾看得如醉如痴、如此鍥而不捨「追劇」的劇本;好萊塢的導演再厲害,也導不出「美國二○二○年的總統大選」這樣史詩級的大片;好萊塢不管得過幾屆奧斯卡金像獎的影帝影后,都演不出川普出神入化的妖魔化以及拜登老成持重不慍不火的角色詮釋,其他配角就不一一點名。

詮釋政客只是為了下一次選舉

最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影片的臨時演員,是全部不用支付「走路工」的美國人民與選民,這批涇渭分明、死忠追隨、如影隨形的鐵粉,任何一個單獨的鏡頭或群聚的大場面,都是動人心弦的畫面。將來這部影片上映,光是演員表可能就要跑幾個鐘頭。最後不得不提的是以外籍演員身份硬要「蹭川普」,而穩居最佳配角的台灣寶島的忘情演出。

以劇情而言,這部片是以世紀病毒的新冠肺炎開場,拍災難片是好萊塢的拿手絕活,難不倒好萊塢,尤其這是真人實境秀的演出,現成取景唾手可得,急診室的春天有訴說不盡的故事。進入大選主戲,從兩黨初選、提名、民調助陣、電視辯論到選舉制度、競選活動到投開票以及結果揭曉,乃至於進入延長賽的司法驗票與絕地大反攻的選舉訴訟,川普所要詮釋的角色只有一個重點,那就是「政治家是為了下一個世代努力,政客只是為了下一次選舉拚鬥」。

整部電影最神來之筆的就是,各州的選票陸續開出,其間經過兩度的拉鋸翻轉超車,最後讓選舉人票停格在跨越門檻二七○票前的二六四:二一三,剩下幾個州或停止開票計票,或等待郵寄選票的牛步計票,而且,這個胃口一吊就是三天,全球緊盯著美國的排行榜,相信最牛的好萊塢編劇都編不出如此矯揉做作的劇情。

當賓州的開票結果經媒體認證後,拜登一舉衝破門檻,宣佈當選,全球同步鬆了一口氣,一方面是從懸吊的磨人情境中解脫,另一方面是找到紓解「川普病毒」的解藥與疫苗,如此說,並不誇大。

CNN評論員聲淚俱下令人動容

最能夠說明這種解脫與如釋重負的經典一幕,當屬美國有線電視網CNN的時事評論員瓊斯(Van Jones)在得知拜登終於獲勝後,完全失去其專業應有的矜持莊重,竟然在直播的節目中毫不掩飾的聲淚俱下,他痛哭哽咽的說「作為一個父親,今天早上一切都要變得更容易一些了。可以更容易地告訴孩子,一個人的品德是重要的。可以更容易地告訴他們,真相是重要的。」這段長達十幾分鐘男兒有淚輕彈的現場直播,請問好萊塢的哪位影帝能如此到位的演出?而其精髓就是「為了下一個世代而努力」。

而拜登在勝選演說中宣告「美國妖魔化的時代,從此刻結束」。這是何其嚴重的指控,一個全球最先進的民主國家,在總統四年任期內所創造的竟然是「一個妖魔化的國家」,一方面讓人對於過去不寒而慄,一方面是對未來重建所面臨另一邊旗鼓相當又負隅頑抗分裂勢力的憂慮。

之後的選舉訴訟保證精彩可期,這更是美式電影最拿手脣槍舌劍的法庭攻防,至於傳說川普夫人已經準備在選後提出離婚,這又是美式電影最能發揮的八卦劇情。

台灣挺川普軋上最佳配角成輸家

最後回到台灣在這部史詩級大片所軋上「最佳配角」的影評。美國的電影不管是政治或愛情或戰爭片,都會突如其來插上一兩句沒頭沒腦「台灣如何如何」的橋段。這次,台灣政府不顧國際慣例,毫不掩飾的選邊站、大押寶,而台灣民眾更是逆反世界一般的傾向,一面倒的扮演川普的國際鐵粉,這段演出同樣會被納入影片,同時也逼得拜登不得不公開投書媒體訴說他與台灣的關係、支持,以爭取台灣回到中間。選後當台灣朝野擔心拜登會秋後算帳之際,其實,拜登選前這篇「立此存照」的投書,就是台灣的免死金牌,台灣藍綠一定要把這篇投書裱框處理,作為避邪的護國神符。

「川普病毒」對於台灣內部的另一層意義,就是它成了台灣藍綠陣營的快篩劑。台灣的政治人物、媒體與名嘴本來就楚河漢界、涇渭分明、立場鮮明,但是,終究還是有些人掩藏得很好,維持假性中立的面貌,發表假性中立的言論與分析,實則是包藏擁綠的意識形態,這些偽裝的假性中立言論可能會讓一些人卸下心防而接受其慢性洗腦。但是,在這次緊繃與忘情的情境中,這些人不經意的被快篩,露出隱藏許久的馬腳,如這次被提名公視董事的財信集團董事長謝金河,以及一直以「跨界思考家」具名的范疇。【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