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2024-02-28 | 台灣醒報

《卸任立委看得清系列1》直面執政黨多數暴力 曾銘宗:要靠好政見

「靠好的政見、好的論述,才能據理力爭,進行朝野攻防!」前國民黨黨團總召曾銘宗28日接受專訪說,過去朝大野小的局面,只能靠好政見對抗執政黨的多數暴力,不過現今三黨不過半的新國會,恐怕朝野攻防只會愈發激烈,但相信國民黨團能夠團結,據理力爭。

曾銘宗是本次卸任的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過去曾擔任兩任立委與黨內總召、書記長的位置。具有財經專業的他過去更是合庫銀行總經理、台灣銀行董事長、財政部次長與金管會主委,位居財金要津。擔任立委期間,他曾推動《銀行法》修法、《財政紀律法》等法案。

以下是採訪問答:

在行政、立法奔波

問:首先想問,你過去比較長的時間在金融界服務,而且也做過政務官這些工作,如財政部次長、金管會主委等公職;後來從事兩屆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也擔任書記長、總召等黨職,你覺得這兩類工作性質的不同在哪裡?

曾銘宗答(下稱「答:」):完全不一樣,在政府機關做事,因為政府機關握有行政權,所以假如有一個好政策,想要執行就可以很快,像是我當金管會主委時,聽到業界或消費者好的建議,很多甚至可以當天就執行。行政部門有行政權,所以遇到確實可行的事情,馬上就可以付諸執行。

問:那麼做立委呢?

答:立委有質詢、法律提案等權力,立法委員作為我最高民意機構的成員,最重要的事情除了提出好的法案以外,就是監督行政機關。所以立法權跟行政權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行政經驗成監督力

問:你過去在政府機關,包括你自己也做過合庫啊,做過財政部的常次、政次,還有財政部、金管會等經驗,如今主客易位,這些經驗,對你進到立法院來監督政府的時候會比較內行吧?

答:第一個就是說,我有行政機關的行政經驗跟相關的專業,那角色易位轉到立法院來,在進行監督的話,不僅能讓我的監督更到位,更精準,提出的法案更可行,更符合民意。

朝大野小難展拳腳

問:但是你會不會覺得很遺憾,就是因為當時國會「朝大野小」,所以很多時候監督變成像是狗吠火車?

答:沒有錯,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其實蔡政府知道國內低薪的問題,尤其是年輕人的低薪已經變成國安問題,但我們也沒有看到財政部拿出具體可行的辦法。

問:但是蔡政府不是曾誇耀,任內進行多次基本工資調整?

答:基本工資其實是最低標準,萬一將近一千萬勞工都是領用最低工資的話,那還得了。所以基本上,那只改革枝微末節的一部分。

比如說我看待低薪的國安問題,那我就提出《公司法》的修正草案、《中華企業發展條例》,還有提出《證交法》草案,都是希望能夠提出配套改革措施。這些都是非常具體可行的法案,但是民進黨就是不願意通過啊。

民意想下架民進黨

問:這樣民進黨也很鈍,不會順水推舟嗎,這樣不是功勞不就在自己身上?

答:不會,基本上,民進黨政府或是民進黨立委認為「有提出(法案)」的功勞才算是功勞,他不可能把這個credit(功勞)做給在野黨的立委,且民進黨都會有一定立場,國民黨提出再好的法案,他也不會支持。

問:這樣對老百姓不是好事啊,老百姓會討厭民進黨吧?

答:沒有錯,所以這次總統大選前,有超過60%的民眾希望能下架民進黨,後來已經證實民進黨得票率也只有40%,但只是因為這次三個候選人,變成很低的支持度也能當選。

攻防要靠據理力爭

問:想請教你過去在立法院當過國民黨團書記長與跟總召,你覺得在朝大野小的情況下,還有沒有什麼牌可以應用來監督政府,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弱勢、有很多無力感?

答:沒有錯,因為基本上是在朝野攻防上,最後進入表決的話,仍打不過,變成過去八年民進黨在立法院有絕對多數的狀況下,都是用多數在欺壓少數,沒有做到民主該有的真諦:「服從多數、尊重少數」。

問:可是以前阿扁在的立法院時,他雖然是少數,可是他就會跳到桌子上、撕預算書,用強烈的手法吸引輿論的注意。那你做國民黨總召、書記長,好像無法跟他們一樣豁得開?

答:因為時代已經不一樣,當時的政治環境也許允許這樣;但現在政治環境來說,如果還跳到桌上、打架啊,民眾慢慢不接受了。所以也沒有辦法複製那套朝野攻防的舊模式,現在盡量是以好的政見、好的論述,據理力爭進行朝野攻防。

金融法案建樹多

問:你在擔任立委八年來也提了很多的立法的績效,如維持金融秩序、保護消費者的權益,修正銀行法、金控法罰鍰金額,產生嚇阻作用等,還有為了金融創新、實現普惠金融,推動《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第三,就是維持國家財政,推動《財政紀律法》。

答:主要就是這些!如果未來有機會的話,我們會繼續努力。

問:我想跟你請教一下,現在新的國會已經組織好,新的國會現在屬於三黨不過半,那你覺得在新的國會下,會不會比你當時好做一點?

答:其實未必,新國會雖然國民黨是最大的黨,但朝野不過半,預計朝野攻防會愈來愈激烈。

朝野攻防愈發激烈

問:這樣你有沒有什麼建議,你覺得要怎麼做才好?

答:我覺得現在國民黨團能夠團結一致,提出好的法案,在朝野攻防時能夠據理力爭,為全民爭取最大的權益。

問:那你覺得團結黨內難不難啊?你以前團結國民黨的大家時,好像每個立委也有自己的看法?

答:沒有問題的,因為大家都是為了國家、為了社會和諧進步一起努力。

問:你對新的國民黨團總召或書記長,有沒有什麼建議?

答:我覺得他們都很優秀,一定可以為國民黨或為國會立出最好的法律,為國家做出更多的貢獻。

把持己心抗拒誘惑

問:八年的國會的生涯,你有沒有什麼感慨?

答:我的心得就是在什麼職位,都要盡己之力,做最大的努力,要把角色扮演好,立法院是中華民國最高的民意機構,可以傾聽各界的民意,那這八年對我真的獲得了很多的經驗,因為作為一個政務官員或者立法委員都必須傾聽社會意見,凝聚共識,大家協力合作國家更進步、社會更和諧。

問:可是你過去從事的金融,跟後來的立委,其實都有很大的誘惑,因為這種工作就會有很多的利益的問題,你自己怎麼樣來擺脫利益的糾纏或引誘?

答:這沒問題,保持依法行政,希望訂定有利的法律,大概就不會這方面問題,反正你要把自己把持得住,遵守依法行政的中心信仰,想著為國家設更好法律,就沒問題。

先休息一段時間

問:展望國內外,我們的國家未來在金融秩序或改革上,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答:第一個,整個國內的金融太過零碎,太過虛胖,希望能進行合併;二、金融創新,包括數位化、產品創新、通路創新都要進行;三、保護消費者權益,則應督導金融業者,並在販賣金融商品,把風險講清楚。

問:那你個人離開立法院以後,現在的生活是怎樣,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嗎?

答:我可能暫時先休息一段時間,有機會再出來服務社會或國家。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