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2° )
氣象
快訊

2021-02-04 | PChome書店

最難的一堂課:充滿挑戰的教育現場,老師如何帶著愛和勇氣站在台上

最難的一堂課:充滿挑戰的教育現場,老師如何帶著愛和勇氣站在台上
最難的一堂課:充滿挑戰的教育現場,老師如何帶著愛和勇氣站在台上
作者:陳怡嘉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21-01-27 00:00:00

<內容簡介>

*你無法想像的台灣教育現場
*獻給所有老師、家長,以及想為自己創造更好未來的孩子們
*一本美編做稿時感動到哭的書

教育從來不簡單,願我們堅持初衷,勇敢發光!

身為老師,我很惶恐,但責任重大,也很有意義。

她曾抓到學生期中考作弊,學生不僅不認錯,還反咬一口:「是老師誣賴我!」
曾遇到天資聰穎的學生,對生活沒有任何目標,向她表示:「只要不餓死就好,剩下時間拿來打電動,這樣我幹嘛要上學?」
也曾在休業式的下午,被全心信賴的班長當面嗆聲:「你是一個很爛的老師!教書非常爛,帶班也非常爛,而且全班都這麼認為!」

這些令人灰心的事件,在當今的教育現場層出不窮,讓老師們每一次站上講台,彷彿自己也在上一堂戰戰兢兢的生存課。

然而,這些陰影的另一端,也有溫暖的陽光。

原本習慣用酸言酸語回應老師的班級,在開誠布公的溝通後,願意放下尖銳的態度,試著好好說話。
原本有著上學恐懼的復學生,努力堅持與她的約定,順利跟著同儕一起畢業。
原本動輒打架翹課、許多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最終找到學業動力,願意留校念書,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

怡嘉老師相信,這些挫折都是一次機會,讓身為老師的自己可以誠實且真摯地反省,面對問題。本書就是她重新回溯後的整理,其中有故事,有方法,但更多的是她站到學生角度後的發現。

她期待藉由這本書,讓老師們有參考,在前行的路上不覺得孤單無助;讓學生們可以藉他人故事思考自己的盲點,跳脫無意義的迴圈;也期待家長藉由這本書更了解孩子的真實面,用更好的教養拉近孩子的心。

教育從來不簡單,願我們堅持初衷,勇敢發光!

★名人推薦:

沈雅琪/神老師
胡展誥/諮商心理師
許峰源/律師作家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暢銷作家
歐陽立中/Super教師、暢銷作家
蔡淇華/台中市立惠文高中圖書館主任
──勇敢推薦(依姓名筆畫排序)

在家裡跟兩個高中孩子鬥法就已經太困難,我無法想像在高中教室裡,老師的心臟該有多強大?很謝謝怡嘉老師寫了這本書,讓我更了解家裡的兩個小大人,也更感謝上天讓我家孩子在高中遇到跟她一樣棒的老師,讓他願意重新拾起對未來的希望、對學習的意願。──沈雅琪/神老師

我時常閱讀怡嘉老師的臉書文章,總感動到淚流滿面。相信她的這本好書,能陪伴眾多教育工作者,甚至家長,度過每一個洩氣與挫折的時刻。──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暢銷作家

不管你是不是老師,我都希望你讀完這本書,才會知道:孩子們的歲月靜好,是因為有好老師負重前行。──歐陽立中/Super教師、暢銷作家

教學二十多年,我和怡嘉老師一樣,到現在仍會沮喪、憤怒、懷疑自己是否是個好老師。但謝謝她藉由自己的反思,出版這本好書,提醒所有的老師們──會哭、會生氣、會失落、會害怕,是因為你依然是一個好老師,教育需要你!──蔡淇華/台中市立惠文高中圖書館主任

★目錄:

Chapter 1 讓我們重新找回教育的光:為什麼我們在這裡?
因為一件事,我站在這裡
常常,我想起那位老師
大人的一個決定,是小孩的天堂或地獄

Chapter 2 使帶著愛站在學生面前,也是千瘡百孔:那些學生教會我的事
他是我最肯定的班長,他卻說我是最爛的老師
可不可以,好好說話?
在社會教你之前,我想先努力把你教好
人性本墮!所以要「慎始」與「慎獨」
為什麼一定要「勉強」學生參加班級活動?
從請假到休學,需要多少時間?
你不用變弱,我就會注意到你了!
這世界不缺聰明的腦袋,但缺善良的心
離開前途似錦的資訊科,轉往美術系
我願意代替大人向你道歉!
特殊生是這世界的肉身菩薩
為什麼我要原諒你?
只要我「不喜歡」,沒什麼不可以?
你只罵他「怎麼那麼壞?」卻沒問他「怎麼變壞的?」
我無欲無求,每天只要打電動就好了,又有什麼問題?
前三名的作弊生只能放生?

Chapter 3 老師的自我修復力
不嚴格的老師就不是好老師嗎?
會等到那一天的!
身為老師,我很惶恐
最難的一堂課:我是一個爛老師嗎?

跋 如果教育可以是(B),我們何必需要「王」?
附錄 教書近二十年,我體會關於「教」的智慧

<作者簡介>

陳怡嘉
學生稱國文女王、嘉嘉老師,也被稱為是「最有正能量」、「具有改變人心的能力」的老師,受邀上百場演講,擅長學習策略、行為改變學、自律與效率的鍛鍊提升。除了是教師、作家、講師,也是兩個兒子的母親,參與拍攝的廣告作品《最難的一堂課》造成百萬點閱與迴響,並獲得遠見雜誌專訪。
從北一女補校到臺大中文系、政大國文教學碩士,獨特的求學經歷,使她決心站在需要的學生面前,以高職作為奉獻一生的志業,努力將更好的學習與思考法傳授給學生。
經營粉絲頁「女王的教室 陳怡嘉老師」,著有《女王的教室一:國文老師一定要告訴你的終極秘密》、《女王的教室二:行動圖書館女孩逆轉勝》、《搶救國文:統測複習25週》等。

★內文試閱:

‧作者序

教育是學生的學習之路,也是老師的成長之路
這年頭,當老師,當一名好老師,真的是越來越不容易了。
回想我滿懷熱情來到教育現場時,實習時的我,不知怎麼拿捏跟學生相處的分際,心累、身也累。
學生打球贏了,因為另一個班「輸得臉色難看」,就要跟別人打架;打球輸了,也說「裁判不公平、對方手腳不乾淨」,也要跟別人打架。那時,我橫亙在走廊上,兩手推著兩班的學生緊張不已,終於等到教官趕到,平息了一場紛爭,真是大大鬆一口氣。
那時,我忙著鼓勵學生讀書,緊盯他們放學後的生活,跑去學校附近的撞球店找人,深夜還跟學生在熱炒店搏感情,到最後學生送我的實習禮物,就是把我丟進學校的荷花池,全校注目,歡聲雷動,我還以為那代表我們很親,我終於贏得他們的心。
事後,我在每一年來來往往的實習老師中,看到當年那個「既沒有分寸,又缺乏威嚴,徒有熱情,最後不像老師也不像學生」的我,決心一改風格,成為一名嚴師。
「嚴師」就是不苟言笑,像法官嚴格執行命令;「嚴師」就是立場鮮明,不容學生質疑。第一個班是我正式老師的實驗,也是我形象的大翻轉,我成天穿著黑色套裝,頭髮故意弄成老派捲髮,做了數十種表格,每天緊盯學生各項表現。
遲到,記。周記遲交,記。上課睡覺,記。掃地不認真,記。升旗講話,記。態度不禮貌,記。所有行為化為表格,我從法官變典獄長,我的學生就是我的囚犯,我的愛就是不讓你鬆懈,我的記過就是督促你改過向上。我這麼辛苦努力,都是為了你!
那一年,第一個學期我就記出了一百四十七支警告。誰還敢說我「沒有威嚴」?誰還敢質疑我「年輕老師不會帶班」?我的班各項競賽都得名,我的班整齊畫一,我的班和我都一絲不苟。
可是,我的學生乖了一個學期後就越來越不聽話,我每天越來越忙,過單越送越多,也頭腦越來越不清楚。
「這個過記出去了沒?通知家長了嗎?怎麼又有他?」我從老師變成一個文書小姐,整天糾纏在一堆表格跟通知中,同樣問題一再出現,和家長已經談到無話可說,跟學生更是只有「恨鐵不成鋼、你怎麼那麼沒有羞恥心」的無奈感。
直到班上一再爆出大事,我才終於覺醒「不是學生有問題,而是我有問題」,思考「嚴師」的真諦。
在這之後,我又開始另一波實驗。
我決定當一個原則清晰但不隨便記學生過,把學生視為「白紙」的「嚴師」。
學生犯錯時,我依然凶狠變臉,教導做人道理,但過單幾乎沒送出去,試圖以「高中生的自覺」喚起他們的良知良能,重新考驗我對「人性本善」的信仰。
不知道是這個方法奏效,還是我比較幸運,這個班既貼心又懂事,還品學兼優,我終於好像比較知道怎麼當老師,也知道怎麼當一個又嚴又溫暖的老師了。
那一屆,我很滿意學生,也很滿意自己。
但,教育這條路不僅是學生的學習之路,也是老師的成長之路。
來到下一個班,當我以同樣方法運用在這群孩子身上時,我的確看到類似的成果,正當我充滿信心之際,卻在一個休業式的下午,迎來「你是一個很爛的老師!你教書非常爛,帶班也非常爛,而且我們全班都這麼認為!」的批評。
那一天,是我教書的第十三年,我已經閱人無數,經驗豐富;那一天,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但我從未因為有孩子就不認真教書,依然把學生排在孩子之前;那一天,我已經開始到處演講,被稱讚啟發很多學生,也充滿教育熱忱,全台走透透;那一天,我已經開始在網路上發表文章,那些教學故事與理念也深獲認同。
那一天,在那個走廊上,我感到錯愕與挫折。第一次完全否定自己,覺得自己太噁心、太丟臉、太爛,也太可悲了。我自以為帶著愛站在學生面前,學生就會感受到我的用心,但事實上並沒有,他們依然討厭你。教書這麼久,我以為自己已經明白怎麼教書了,但原來我的教育理念一點都不成功,原來這些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原來我們班都覺得我是很爛很爛的老師,原來我這麼可笑、這麼白癡,還以為跟學生是好朋友。
「如果有一張『好老師畢業證書』,那我在退休的那一天,有可能領到嗎?」「我是一個爛老師嗎?」「怎樣才算是一個好老師?」「在每個事件發生的當下,我到底做得對不對?又該怎麼去看待呢?」「我的學生為什麼這樣對我?他們是怎麼想?我又該怎麼做?」「我該怎麼重新站上講台?我該相信誰?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在遭受學生無情攻擊後,這些問題反覆迴繞在我的心中,也逼迫我放下老師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誠實且真摯地反省自己,面對問題。
這本書就是我重新回溯後的整理,其中有故事,有方法,但更多的是我站到學生角度後的發現。
教育不容易,尤其在現在這樣一個標榜勇於做自己的環境下,身為老師既要兼顧課業,又要兼顧品行,更是萬分不易。因此,我也期待藉由這本書,把教學現場的故事寫下,讓老師們有參考,在前行的路上不覺得孤單無助;讓學生們可以藉他人故事思考自己的盲點,跳脫無意義的迴圈;也期待家長藉由這本書更了解孩子的真實面,用更好的教養拉近孩子的心。
身為老師,我很惶恐,但責任重大,也很有意義。
不論這世界如何紛亂,我都相信所有的安排都是為了成就更好的我們,如同我所遭遇的一切一樣;我也相信沒有真正的壞人或冥頑不靈的孩子或家長,每個人需要的只是愛和自尊而已。
我不願說學生越來越難教,不願隨便給孩子貼標籤,我覺得這只是不同時代本來就有不同的考驗而已,身為師長,不是拿著過去的標準丈量孩子還差幾分幾吋,而是謙虛接納上天的安排,接受時代的趨勢,努力盡自己的使命,把每個星球都點亮!
憂鬱的孩子變多了、情緒障礙的孩子變多了、辛苦的大人也變多了,如果我們有力量,就去解開這些困住他們的枷鎖,把掉進黑洞的他們拉上來,這就是成為老師的意義,這也是每個人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最後,衷心感謝您們購買我的書,謝謝我們的緣分,謝謝您們給我無限的支持與鼓勵,我經常想:
我只是勇敢寫下故事的人,只是眾多教師中的一個縮影,只是希望藉由書寫幫助更多迷惘的孩子,鼓舞更多受傷的老師與大人。我將繼續在摸索試錯中前進,更不敢說每個狀況都正確處理了,但我會繼續努力學習。
大家給予我的一切我都收到了,身為老師,我很幸福。
* * *
每個成功學生背後,都有一個人生導師。
我是嘉嘉,我陪你更強!
(本書融合多人事例,不指涉特定人物,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摘文

不嚴格的老師就不是好老師嗎?

我知道很多老師教得很痛苦,我知道很多老師被學生或家長霸凌,我知道很多老師並不是不認真,只是他們被要求「標準化」,他們矛盾又心酸,他們在教育現場度日如年!

這篇文章,是寫給那些老師的,我不知道自己能表達多少,但我很誠摯期待一個更良善的教育環境。

期待把信任還給每個應該被尊重的老師。

* * *

那天,你哭著跟我說:「我在一所注重升學的學校,班級間的成績競爭很厲害,對學生的要求也很高。這裡每個老師都非常嚴格,鉅細靡遺緊盯一切,學生考不好或態度不好,就會用惡毒的言語『酸』學生,學生因為愛面子、怕丟臉,所以都不敢使壞。」

我聽完很詫異,問道:「這種侮辱人格的教育方式不對吧?每句話都有影響力,學生又在青春期,不會反抗嗎?家長沒意見嗎?」

「家長重視成績,老師也資深,加上這樣的管教方式,的確學生的狀況少很多,所以家長也很配合甚至讚揚,於是成了學校的生態。」

「那你有辦法跟著這麼做嗎?」我的好友溫柔善良,是我心靈最好的依靠,我知道他可以忍住別人對他的各種惡意批評,但要他說一句殘忍傷人的話是絕不可能。

「那些很酸的話我真的罵不出來,我從小也不是被逼著念書的小孩,要逼學生、罵學生,對我來說真的很痛苦。我一直在思考『我是不是不適合當老師』?班上還有學生跟我說:『老師,都是你不嚴格,班上才這麼亂,老師,你應該處罰他們、很凶地罵他們。』我聽了也很難過。」

「可是明明也有很多學生喜歡你,我記得你之前畢業的學生常回來看你,跟你說你影響他們很大,很謝謝你陪伴他們度過最混亂的青春期。」我試圖鼓勵好友。

「雖然是這樣,但家長不會明白,也看不到這種深遠的影響,他們覺得成績好才是最重要的事。孩子的心情或自尊,對有些家長來說是不成熟的幼稚,根本不值得一提。」

* * *

那天,更殘忍的是另一個親師會會場,家長指著老師罵道:「你就是哪裡哪裡做不好,全班才這麼亂!」其他家長不僅沒人幫老師說話,還應聲附和。

老師努力說明帶班理念,但家長句句反駁,並下指導棋。老師被一連串砲轟攻擊得啞口無言,接著還要面對家長的強硬介入,他們私下不斷施壓,逼迫學校換老師。

老師很痛苦也很憂鬱,他不是擺爛的老師,教學認真,努力精進,也很用心對待學生,他,只是不嚴格的老師。

他想學其他老師一樣嚴格又直接,但個性就是無法做到,偏偏有些學生還藉此欺負老師,故意使壞又對老師的勸導處分置之不理,也讓他深感挫折。

可當導師是辛苦的,沒人願意扛這辛苦的擔,也不是你說「不願意、沒辦法」就能卸下輪替的債。站在班導的位置上,他隨時都想退場,但卻無路可退。

* * *

這些不嚴格的老師,難道就不是好老師嗎?

每個人的個性都源於他們的經歷,溫柔有耐心,給予學生包容的老師,小時候表現優異、自動自發,他們不需別人嚴格逼迫,就能完成功課。他們溫和良善,也因這樣的歷程不會遇到什麼惡劣傷害,所以對於那些冥頑不靈、心機狡詐和惡意攻擊,完全不懂應付。

這樣的老師乍看之下好像不夠嚴格,不符合家長期待;但事實上,他們是最願意撥出時間給學生,最會私下寫紙條鼓勵學生,也最能夠真正帶領學生自主學習,陪伴孩子走過迷惘階段的老師。

溫柔不好嗎?一定要嚴格加上罵學生,才叫會帶班的老師嗎?

在學校這麼多年,有時候很無奈也悲傷地發現:嚴格帶班三年,學生也不見得就會學得好。有些學生好不容易考上好學校,眼裡卻只剩勢利和自大,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勞,也不曾回來看老師;另一群學生則是被逼到好學校後,後繼無力,休學、退學、延畢所在多有。

相反的,放手讓學生自主管理的班級,有些學生或許因此沉淪,但懂得在這樣環境下自律的學生,往往出社會後的表現都讓人放心,也更有人情味(而這樣的孩子不就是我們最終期待的樣子嗎)。

就學生狀況來說,有些學生聰明有想法,用強硬方式罵他們,只會反效果。這群學生如果遇到嚴師,可能就此反抗,故意找碴;但當他們遇到溫和有耐心的老師就會超級幸福,因為他們會在老師給予的空間和關心中,獲得理解和尊重。

* * *

我們要求老師接受各種不同類型的學生,並且因材施教;可是教育現場卻常常有雙無形的手,企圖扭轉老師成為單一模樣,用「嚴格與否」判斷這個老師會不會帶班;用「班級成績」評論老師的付出成果。

家長教不動的,自己不敢說的,就把管教的責任交給老師,希望藉著上學的這幾個小時,能夠扭轉孩子的脾性和態度;孩子管不動又不願意順從家長,家長就會歸咎環境、同學,甚至把這股期待(怒氣)全怪到老師身上。

家長當孩子的面不尊重老師,質疑老師的作法,要求老師必須符合標準。

但家長自己的責任以及反省,又在哪裡呢?而這樣的身教又讓孩子學到些什麼呢?

如果教育是嚴格與溫和的平衡,那當老師不夠嚴格時,家長是否能扮演嚴格的角色,把自己的孩子先約束好呢?相信每個受教有禮的孩子聚在一起,老師根本不需要嚴格,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如果教育只是一種老師和家長間的角力對抗,那就像孩子在家裡看到爸爸和媽媽的對抗一樣,最終,他們只會學到「偏向強勢的那一方,把過錯推給別人,或靠勢力逼迫對方服從」,孩子永遠學不會「不管在任何環境都是一種學習,都要為自己負責,都要努力從中找到優點並戰勝弱點」的這個生存功課。

* * *

沒有最好的爸媽,沒有最好的小孩,沒有最好的老師,也沒有最好的環境!

環境的好壞不僅取決於老師,還有學生是否配合,家長能否支持?只要三方各自調整並同心努力,不論怎樣的孩子都能成為天才。

教育一定要嚴格才是對的嗎?或者教育一定是溫和才是對的嗎?

我覺得都不是,過於嚴格會教出乖巧但害怕犯錯,或愛說謊的小孩;過於溫和一旦失去分寸,孩子也會變得予取予求,有錯不改。

真正的嚴格不是酸言酸語或大聲斥責,我對嚴格的定義是「溫和但堅定」──原則清楚,確實執行,遇錯追根究柢,要求孩子確實反省到每個起心動念,每個行為當下,不輕易得過且過。

這樣的嚴格才能在不傷及孩子自尊下,帶他們成長。

這世界有很多好老師,他們有很多教育愛,他們積極努力且溫和良善,他們自有魅力與智慧帶領孩子成長,他們是孩子的擺渡人,也是脆弱需要鼓勵的大人。

這世界也有很多需要鼓勵的爸媽與孩子。不嚴格的爸爸,就不是好爸爸嗎?不嚴格的媽媽,就不是好媽媽嗎?或許當我們同理,就能夠多點信任與耐心。

在紛紛擾擾的世界裡,我們應該用愛、信任和鼓勵,讓每個緣分都是助緣與善緣,讓我們的環境變成更好的樣子。

---

我願意代替大人向你道歉!

好幾年前,帶過一個復學生,他因為與老師發生很大的衝突,最後選擇離開學校。在外面繞了一年,再次回來,他的性格還是很剛烈,外表看來也讓人畏懼三分。

來到我班上之前,聽說了他打老師、混幫派、嗆同學、蹺課等等事蹟,其他老師也都勸我小心,但我不在乎,因為他是與我有緣的孩子,他是我未來要保護的人。

第一次見面,他有著很大的防備,我問他:「過去一年都做了些什麼?接下來有什麼想法嗎?」這個孩子表情冷酷,完全不吭聲。

我要他既然回來了,就盡可能脫離休學時的朋友圈,也要改一下脾氣:「雖然發生事情時我並不認識你,但一時衝動造成這樣的結果,真的很可惜。接下來,我們一起重新開始吧!」

之後,我加了他的LINE,周末常問他在做什麼,也陪著他和其他同學留校讀書,帶著他找到課業的動力,而他有時也會分享有趣的影片給我,過程中,我常感受到他看似狂放卻可愛真摯的一面,以及想變好的心。

一開始要全面調整作息、讀書態度跟朋友圈,對青春期的他而言,真的不容易,但漸漸地,他能夠開始讀書,下課問問題,甚至放學固定留校,這些轉變總讓我感到安慰。

只是開學沒多久,有一天在課堂上,他與老師又起了衝突。

我接到消息,匆匆趕到教室外,詢問事情發生經過,他說:「同學都犯一樣的錯,但老師每次只糾正我一個人,很不公平也很針對,老師就是對我有偏見,真的太過分了,我實在很想揍他。」

我拉著憤怒不已的學生,試著安撫:「老師如果特別糾正你,不要想成是『針對』而是『關心』,身為老師,如果真的放棄一個學生,是連糾正都覺得浪費力氣,他如果特別盯你,你可以轉念想成是期許,或是特別希望你變好。」

看他不置可否的表情,擔心舊事重演,讓他又回到原點,我拉著他的手急著說:「上次就是類似衝突讓你離開學校,現在我們好不容易重新開始,一定要學著控制情緒,你可以不同意他、不理他,但不需要跟他爭,這種爭沒有意義,跟老師爭都是兩敗俱傷,更大的可能是你得付出代價,況且老師的出發點或許不是你想的這樣。」

我苦口婆心,又急又擔心,而學生仍在氣憤的大風暴裡;我好說歹說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同意不跟老師爭,讓我稍稍放了心。

只是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他請假的訊息:「我還是覺得老師很過分,明明就是不公平,你都只幫自己人說話。今天我不想去學校了,而且之後那老師的課我都要請假,不然我一定會再跟他起衝突。」

「我知道你有委屈,可是逃避跟憤怒沒辦法解決問題,你可以選擇把自己的行為做好,然後不理他就好,這樣他就沒機會針對你,也不必犧牲你的受教權,你越不來就越代表跟老師的心結很深,最後只會更尷尬。」我趕忙回道。

「你不用勸我了啦!聽這些真的很煩。」他的語氣已經開始不耐。

「快來吧,不管多晚都要來學校。我們已經走那麼遠了,你現在這樣就是在走回頭路,你快來,不管多晚,我都等你。」我知道只要一直跟學生說「不管多晚,我都等你」就會有效,因為這是在乎,也是堅持,我知道這可以帶來壓力和驅動力。

於是,我又重複傳了一次「不管多晚,我都等你。」

但得到的是已讀不回。

過了不久,我又再傳訊息給他,我不是愛疲勞轟炸的人,我只是怕學生做了錯誤選擇後,又重回原點。

好不容易,他終於要出門了。我跟他說:「等等快到學校時,先不要進校門,我會在校門口等你。」

「你要幹嘛?」

「總之,快到時跟我說就對了。」

對一個害怕學生又走回原路的老師來說,在辦公室等待的每一分鐘都無比漫長,過了不知多久,終於收到訊息,他出捷運站了。我趕緊拿著錢包狂奔到校門口,帶他來到星巴克。

他困惑不已:「你要幹嘛?幹嘛來星巴克?」

「不要問,點一杯最貴的飲料就對了。」我抬頭看著選單這麼說。

學生尷尬推辭,但熬不過我的堅持,最後我幫他點了一杯最貴的咖啡,當我把咖啡拿給他時,跟他說:

「老師可以體會你的感覺,這件事或許那個老師也有處理不好的地方,他或許知道,但不好意思承認,更難認錯,但也或許他根本不知道。

「我了解現在要你轉念很難,或許有一天你會明白大人的心意,也會慶幸自己沒有再做出錯誤決定。

「但不論你明不明白都沒關係,這杯咖啡就算是我幫那個老師請你的,我代替大人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諒這些事,放下這些恩怨,包容大人也有自己的侷限,不要因為這樣影響了自己。我們好不容易走了這麼遠,我們要去更好的地方。」

「哎唷,這不關你的事,你幹嘛這樣……」學生看著我幾近哽咽地說著這些話,很意外也很尷尬。在孩子的世界,幾乎沒有大人會反省道歉。

「沒關係,答應我不要生氣了,不要再有這樣的情況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其實我的心裡很難過,站在大人與孩子的中間,我深刻知道大人的期待、權威,也理解孩子的悲傷、無助,但我的角色不是裁判,而是橋梁。

如果可以讓事情圓滿,就算不是我的錯,我也願意幫其他人道歉!

如果一杯咖啡、一個真誠的心意可以拉回孩子的心,那失去面子和尊嚴,即使是默默幫別人道歉,又有什麼關係?

之後,我帶他回到學校,又陪著他去跟老師道歉;私下,又另外找機會請那位老師喝咖啡,並將學生委屈的心情告訴對方:「學生有不懂事的地方,請老師多多包容,其實這個學生回來後改變很多,個性、人際或課業上都有很大進步;這次事件,他並不是故意要跟老師生氣,他只是覺得『老師都針對他』,我告訴他『那是因為老師特別在乎你,希望你變好』,或者『老師也有提醒其他人,只是你沒注意到』,但學生不太領情。我想這件事,一方面是他不太成熟,還不懂老師的用心,另一方面,還請老師幫我多鼓勵他好的表現,讓他感覺到大家的善意。不好意思,辛苦老師了,也感謝老師對班上的用心教導。」

「好的,謝謝陳老師居中協調,辛苦了。這樣我下次會多鼓勵他的,其實他回來後,我也很常鼓勵他,只是,他可能只記得我對他的糾正。」老師無奈地說。

「是啊,學生有時候會這樣,我知道老師對孩子們都很盡心盡力,辛苦您了。」

令人感到安慰的是在那之後,他再也沒有跟任何老師起衝突,個性也改變許多。

偶爾我會想起那些畢旅時,他與同學開心玩在一起的畫面,高三時,留校讀書、狂問問題的身影,以及他媽媽在對話時總是不斷為他道歉的心情,至今都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底。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