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1° )
氣象
2021-02-25 | PChome書店

從生命的車窗眺望

從生命的車窗眺望
從生命的車窗眺望
作者:星野源/???(繪) 出版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17-07-06 00:00:00

<內容簡介>

★身兼歌手、演員、作家等多重身分的星野源,首部授權海外出版的著作。從中窺見星野源眼中交織的景色,與觸動內心的情感。
★在日本,未上市便緊急再版6萬冊,上市一週熱銷24萬冊,榮登Oricon書籍類週排行榜、紀伊國屋與TSUTAYA等大型連鎖書店排行榜No.1。
★首刷限定,贈台灣獨家特典──星野源複製簽名感謝函。

濃縮兩年間見到的景色,與心中所感,
集結為誠意十足的散文集。
從中窺見星野源的魅力,以及關於他的一切。

日劇《月薪嬌妻》、《真田丸》,暢銷單曲〈戀〉、〈SUN〉,登上一年一度《紅白歌合戰》舞台……在如此忙碌的生活中,星野源仍細細描繪了周遭人群、日常景色與某日的小插曲。
‧日劇《真田丸》的拍攝祕話。
‧於《月薪嬌妻》裡見到的新垣結衣。
‧暢銷單曲〈戀〉、〈SUN〉的製作經緯。
‧得知登上《紅白歌合戰》舞台的瞬間心情。
‧宛如兄長般的大泉洋。
‧日常生活中在意的人、事、物。
每一篇文字都像一面鏡子,照映出星野源的哲學與真心。

透過不同的「車窗」,每天看見的風景,色彩將更鮮明──
「有人說,人生是一場旅行,確實有這種感覺。若將自己的身體比喻為火車,透過這列車的車窗,或許可以看到意外有趣的風景。」__節自〈從生命的車窗眺望〉
「有時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工作是為了做自己喜歡的事,還是為了在賭注中獲勝。其實兩者都很重要,但一定要隨時提醒自己,絕不能忘記前者。看過太多一心執著於求勝,回過神來才發現工作都沒了,就這樣消失的前輩。這份賭上人生的工作,使人中毒的成分很強大。」__節自〈多摩川夕陽〉

<作者簡介>

星野源
HOSHINO GEN
一九八一年生於埼玉縣。音樂人、演員、作家。音樂專輯《YELLOW DANCER》(2015年)及單曲《SUN》(2015年)、《戀》(2016年)皆創下驚人的銷售紀錄,連續兩年登上第66屆、67屆《NHK紅白歌合戰》舞台。身為演員,包括首部主演的電影《箱入?息子??》(2013年)在內,參與多部戲劇演出,曾獲第37屆日本電影金像獎新進演員獎等多項電影獎座。2016年演出電視劇《月薪嬌妻》、《真田丸》等。著作有《???生活????》、《??男》、《蘇???態》、《星野源?談集1》等。目前,散文專欄「從生命的車窗眺望」仍於《達文西》雜誌連載中。

譯者:邱香凝
曾任職唱片公司、出版社、電玩產業,目前為專職譯者。喜愛閱讀與書寫,用翻譯看世界。

★內文試閱:

從生命的車窗眺望
除了工作時,我平常多半戴眼鏡,隔著一層鏡片看世界。
裸視的視力大概是零點零三。最後一次接受視力檢查約是十年前,在那之後視力一年比一年差。之所以不再繼續檢查,是因為只要戴上比現在的度數更深的眼鏡,強烈的視力矯正就會令我像暈車般嘔心不適。因此,直到現在我還戴著度數較輕的眼鏡,遠方的景色總是模糊失焦。
或許出於這個緣故,無論周遭發生什麼事,我常有種自己身在窗內的感覺。身在窗內,只是看著窗外,就是這種感覺。就像電影《環太平洋》中,機器人頭部裡的那種駕駛艙,我坐在裡面操縱機器,置身事外地看著自己舞動手腳與雙腿之間,像個旁觀者。
二○一三年夏天動過開顱手術之後,這種心情越發強烈。
橫過額頭髮際線上三公分處的傷痕,從左邊太陽穴連到右邊太陽穴,正好像是戴了一個髮箍。
為了方便我康復後繼續從事演員和音樂人的工作,醫生特地避開引人注目的額頭,從可以用頭髮遮住的頭皮部位下刀。現在,那道傷痕上方五公釐左右的區域長不出頭髮,如果我哪天必須剃五分平頭或把頭髮剪得極短,就會形成只有那裡禿了一條線的有趣髮型。看來只好多剃幾條線,自我介紹時開玩笑地說:「大家好,我是放浪兄弟的ATSUSHI。」
具體來說,手術就是沿著那圈髮箍切開頭皮,拉起額頭的皮膚,像取下面膜那樣朝下方掀開。露出頭蓋骨後,再像鑿開湖冰釣公魚那樣,在額骨上打出一個洞,手術刀等器具就從那裡伸入腦中,夾住腦動脈再動手術。當時打穿的洞已經癒合,不過現在用手去摸,還是摸得到一個直徑七公分左右的圓形凹痕。
這是無上的巨大機器人體驗。想像圓形凹痕裡的駕駛艙,打開艙門,彷彿就能看到小小的我坐在裡面,操縱宛如巨大機器人的身體,真有趣。我也是個大人了,不會一天到晚幻想這種事,只是冷靜想想,「星野源」的精神操縱著身體這個載具,這種奇蹟似的感覺確實在手術後變得更鮮明、更具體。
回到工作崗位後第一次參與的舞台公演,最近即將迎向最後一場演出。
這是「大人計劃」和「劇團☆新感線」初次攜手合作,以「大人的新感線」為名舉行的聯合公演,劇目是《LAST FLOWERS》。一場演出為時三小時半,包括排練與東京、大阪兩地的公演在內,前後投入大約三個月,共計演出六十三場,行程非常緊湊。
「演出時間拉得這麼長,卻能演到最後一場還不嫌膩,反而想主動追求更有趣的演出效果,這種劇目可是很難遇見的喔,阿源。」
主演的古田新太先生這麼說。即使是擁有三十年舞台劇經驗的他,似乎也難得遇到演得這麼開心的作品。
我喜歡古田先生。別看他長得那麼凶,平常竟然提著貝蒂娃娃的包包走來走去。我一指著包包稱讚可愛,古田先生就會笑咪咪地說:「俺最喜歡貝蒂娃娃了。」被八卦雜誌拍到他和女生在路邊接吻的照片時,古田先生的反應是暴怒:「在路邊親親不是很普通的事嗎!」一點也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事實上,我們兩人去喝酒時也是。從位在巢鴨的第一間居酒屋,到去三軒茶屋串燒店續攤的電車上,只要周遭認出古田先生的人一說「請跟我握手!」或「我是你的影迷」,無論對方是男是女,他一定會大聲回應,並上前擁抱或試圖親人家。我真的很佩服這樣貫徹始終的他。
古田先生只要一喝醉就會親身邊的人,無關性別一視同仁。雖說他性好女色是眾人公認也自認不諱的事,但就我看來,總之古田先生就是很喜歡「人」。正因如此,他並不認為在路邊接吻有什麼好心虛的,我也覺得拿這件事當八卦一點意義都沒有。
不只古田先生,演員中害羞怕生的人很多,往往只有一起喝兩杯時,才能聽到平常聽不到的真心話。我自己雖然也算內向,但因為職業的關係,向來有很多聚餐喝酒的機會,由於體質不太能喝酒的我,看到對方喝醉敞開心房了,自己卻還保持清醒,總覺得過意不去。我心想不能再這麼內向下去,結果養成沒喝酒也能侃侃而談的習慣,從玩笑話講到黃色笑話,也談工作上的嚴肅話題或真心話,從不設限,即使和醉鬼說話亦不以為苦。我非常喜歡和人喝酒聊天。
「阿源,那一幕多留一點空白比較好喔。」
平常不怎麼聊演技話題的古田先生,難得給予我修正上的建議。「好的。」我在理解之後,隔天正式演出時,稍微改變了那一幕的停頓時間,結果獲得比平常多三成的笑聲。
在舞台邊等待下一次上場時,比我先上台的古田先生總是對著即將打開的門,動也不動地站在我前方。這天,他第一次回過頭,對我比了一個大拇指。
下一瞬間,門打開了,古田先生拉開嗓門踏上舞台,我也跟上前去。
意識飛進窗內。宛如巨大機器人的我啊,好好動起你的手腳吧。任由窗外身為演員的我逕自說出台詞、做出動作,窗內的我環顧四周。真是難以置信,不久前還躺在醫院裡盯著天花板,現在卻站在一千三百位觀眾面前大聲演出。
有人說,人生是一場旅行,確實有這種感覺。若將自己的身體比喻為火車,透過這列車的車窗,或許可以看到意外有趣的風景。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