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7° )
氣象
2021-04-27 | PChome書店

當和尚遇到鑽石(4)愛的業力法則:西藏的古老智慧,讓愛情心想事成

當和尚遇到鑽石(4)愛的業力法則:西藏的古老智慧,讓愛情心想事成
當和尚遇到鑽石(4)愛的業力法則:西藏的古老智慧,讓愛情心想事成
作者:麥可.羅區格西 出版社:橡樹林 出版日期:2014-11-06 00:00:00

還在等真愛來敲門?
透過西藏的古老智慧,打造專屬於你的愛侶吧!

《當和尚遇到鑽石》作者麥可‧羅區格西最新力作
安全感、相處慣性、親密關係、控制欲、尊重、承諾……
每個人都想要解開的──100個戀愛、婚姻課題

Ann擁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只是工時有點長。忙碌的工作之餘,她還得孤伶伶的自己做飯、通勤,日復一日過著靜悄悄、沒有人問她「今天過得怎麼樣?」的生活。盼望有個人相伴廝守的Ann求助於格西:「我該到哪裡去找我的Mr. Right呢?」
格西回答說:「去養老院吧!」
去養老院探訪老太太,探訪某個老人,某個沒人想見的人,某個又皺又被遺忘了的人,某個會坐在那裡、天天重複一樣的話的人……給予他陪伴,聽他說他的人生故事,即使他已說過一百次;同時也和他分享你自己的故事。你會從他的人生學到很多,他也會給你的人生一些忠告。
當你種下一個關於陪伴的「善種子」,當這顆種子迸裂開來,你就會遇到你的人選。只要這顆善種子存在,到哪裡去找他就不重要了──在網路上,在熱舞社,或只是坐在自己家裡──他會出現,他勢必要出現!

◆ 100個疑惑,100個你我周遭正在發生的感情故事!
◆ 透過西藏的古老智慧──業力法則,你將能夠讓主導權回到自己身上,用自己的力量,讓真愛來到面前……

在《當和尚遇到鑽石》一書中,作者麥可‧羅區格西親身示範了如何透過種下善種子的「業力法則」,讓現實生活中的財務、職場、人際關係都獲得圓滿。這一次,作者集結了全球各地、弟子最常徵詢的戀愛與婚姻問題,給予最全面、最具體可行、有現實基礎的業力法則實踐方法。
在成為僧人之前,格西曾有過二十餘年與常人無異的生命經驗,另外,自幼年即親眼目睹相愛卻無法相處的雙親之間,那樣緊張且最終邁向分手的婚姻關係,格西頗能感應與憐憫一般人對於戀愛、婚姻的困擾。格西明白,如果要獲得渴望的幸福,「戀愛與婚姻」是一條不可迴避的路徑,因此,他開始聆聽弟子們的困擾,並引導弟子梳理所處、所遇的困擾情境,進而鼓勵他們運用業力法則、循著步驟清晰且可自我把握的辦法來改善戀愛與婚姻狀況。
本書收錄了43大類、100個關於戀愛和婚姻的疑惑。除了提問之外,更保留了當事人所處、所遇情境的具體描述,及作者循循善誘的殷切說明。
如果你從沒聽過「空性」、「持戒」之類的佛法詞彙,不要緊的,這些詞彙並不多見於此書。或者,格西會以最白話的方式說明它們,並解構它們以怎樣的面貌出現在生活中?我們又該如何運用「業力法則」?──源自於西藏的古老智慧,在本書中將有最現代、新穎的呈現!

◆ 別再為了與心目中的理想伴侶相遇而尋尋覓覓、心煩意亂……從這一刻起,種下好的種子,一切都能改變,答案盡在其中!

★內文試閱:

‧前言
◎麥可‧羅區格西

我在亞利桑那州長大,像其他美國孩子般度過尋常的年少歲月,也和異性交往。高中畢業後,我到西部去念普林斯頓大學。我的課業成績優異,甚至榮獲白宮頒給的學術成就總統獎章。我的人生似乎福星高照,我的將來肯定不同凡響。
然後,一切在一夜之間全都變調。
當時我人在學校的禮拜堂裡,參加一個協助解決世界飢餓問題的志工會議,牧師接了一通電話,走過來碰碰我的臂膀,請我隨他到他的辦公室去。在那裡,他告訴我,我的母親剛剛走了。
我那福星高照的世界瞬間瓦解。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又接到兩通電話。一通說我弟弟走了,另一通說我父親也走了。在悲慟的汪洋之中,繼續念書、繼續我原本預期的人生似乎顯得沒什麼意義了。我離開學校,到印度旅行,尋求解答。
我有幸結識了一些西藏喇嘛,而且自己也循序漸進地成為喇嘛。我在西藏的喇嘛寺一住就住超過了25年,還是六個世紀以來第一位從賽拉梅寺院拿到「格西」(Geshe)學位的西方人,相當於佛學博士。
為了完成學位,我必須通過許多考驗,例如一場為時三週的公開口試,全程以藏語進行,考官包括成千上百位僧侶。寺院裡主要負責指導我的喇嘛堪仁波切還額外提出一項考驗:我能否到紐約開辦一家鑽石公司,賺到一百萬,證明我已將寺院教給我的業力法則融會貫通?之後我們要把賺來的錢捐給西藏難民,協助他們解決飲食等各方面的需求。
重回俗世,尤其是紐約市的花花世界,而且還要投身鑽石事業這門有可能很骯髒的生意,是我最不願意做的一件事。所以,我排斥這項提議排斥了好幾個月。然而,到頭來,喇嘛的話還是占了上風,我無可迴避。
我確實協助創辦了一家叫做「安鼎國際鑽石」(Andin International Diamond)的公司,也協助讓它的年度業績爬到兩百萬的高額。世界首富之一的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近買下了這間公司。有了這些我在這家公司賺得的金錢,我也得以幫助難民及其他許多人。
我們公司是紐約歷史上發展最快的公司之一,自然而然地吸引了一些注意。達博德出版集團(Doubleday Publishers)主動與我接洽,請我寫一本談我們如何運用業力法則──助人法則──獲致成功的書。
於是我寫了一本叫做《當和尚遇到鑽石》的書,書名取自一部著名佛經,該佛經的內容是在闡述業力及其另一面,亦即佛家對於「空性」的觀點。這本書成為暢銷全球的商業書,被翻譯成25種語言,數百萬人讀之用之,中文版尤其受歡迎。它幫助了許多人達到財務上的獨立。
不可避免地,大家開始邀請我去演講,談這本書的內容。在本書寫成後,年復一年,我和金剛商業學院(the Diamond Cutter Institute)的同仁在許多國家為成千上萬的大眾帶領商業講座與禪修活動。在這些課程當中,我們常會讓學員分組進行我們稱之為「日常生活智慧」的小組討論,讓參與者有機會提出關於自家公司與自身職業生涯的問題。
某一天,在中國開的一堂課上,其中一位參與小組討論的女士問我能否回答非關事業的問題,她想徵詢她和老公的關係。金剛法則(the Diamond Cutter Principles)──業力法則(the principles of karmic seeds)──也適用於她的家庭生活嗎?我回答說當然適用,在我們心識裡的業力種子,要為我們身邊的所有人事物負責。
話匣子突然打開了,小組裡的每個人開始把藏在內心最私密的感情問題都掏出來求教,無論是關於配偶的,還是關於伴侶的。當下我體認到,照顧人們的精神需求,乃至於居住、金錢與食糧的需求還不夠,我們的親密關係說不定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來源,同時也可能是最大的痛苦來源。如果我們想要幸福,如果我們想要這個世界幸福,那麼我們就必須擺平感情這件事!
出人意料地,佛家傳統中有許多關於伴侶關係的古老智慧可以提供給我們。首先,成千上萬本無與倫比的知識典籍公開供大眾閱讀,這些書告訴我們人生中的一切從何而來,包括關於我們伴侶的一切。這些,是針對業力的教誨。
此外也流傳一個傳統密法,叫做「金剛法」(the Diamond Way),已有數千年那麼古老。它提供我們非同一般的與伴侶交流的新方法,讓愛昇華,讓我們能與伴侶達到不同凡響的美好境地。傳說中,就連佛陀自己都是透過提拉陀瑪(Tilottama)獲得了開悟──提拉陀瑪是一名女子,在宇宙最至高無上的神要求之下成為佛陀的伴侶。他們在新的一天曙光乍現時,在彼此的臂彎中達到完美的精神結合。有關這段故事的描述,是世界文學中最動人的篇章之一。
至於我本人有什麼資格寫一本關於愛的業力法則的書?我覺得我在所有同儕僧侶當中是特別幸運的一個,因為我在成為僧侶之前有過感情的經歷(多數西藏僧侶在7到12歲之間就出家了),我知道女人是怎麼一回事,我知道感情的喜悅,也知道它有哪些極其痛苦的問題。我自己的父母就走過一段令人心力交瘁的離婚過程,那是一種相愛卻無法相守的可怕糾結。
再者,我想最重要的是,我也曾經有過一段我認為很神聖的感情。在那段感情裡,我得以一窺佛陀和提拉陀瑪、但丁(Dante)和貝緹麗彩(Beatrice)、耶穌和抹大拉的馬利亞(Mary Magdalene)之間的奧妙──我得以一嚐伊甸園的箇中滋味。
在那之後的歲月裡,在西藏12位最偉大的上師數千小時的教誨之下,我強化了那段經歷,甚至獲得了更深刻的體會。我還獲准私下與一位夥伴開始共修這些密法,我也花了許多年翻譯、研讀成千上萬頁有關這些密法的古老文本。
我很誠摯地力圖追隨這些密法,但有時會引來媒體不必要的關注或挑起寺院高層的怒火,因為有些人認為這些知識不宜對大眾公開。但我絕對相信有完美世界的存在,我相信我們可以一起創造出那個世界,而且我相信那個世界始於也終於完美的親密關係──藉由認識愛的業力法則。
所以我很樂於與你分享我的所學,幫助你解決自身的感情問題。許多年來,全球各個角落有無以計數的人捧著他們的感情問題來請教我。我試著選出一百個最常見的問題,秉持一片佛心,從西藏的古老智慧中為大家提供解答,願能幫助你以及你人生中的完美伴侶。

‧摘文

【問題5】
要找到願意和我約會的男人沒什麼困難的,但他們從來不想進行到下一步,和我保持長久的關係。我要種下什麼業力種子才能換來一點承諾?

有許多我給人們的建議, 似乎都是在一場會談過後, 一邊穿越人群一邊扭過頭去, 對著緊跟我身後的求教者喊出來的。這次是在巴黎, 我剛結束一頓晚餐餐敘, 參加者是一群商界人士, 他們來自四面八方──香港、中東、德國。凱西邁著果斷堅定的步伐朝我走來, 彷彿一個正在執行任務的人。我還記得前一年在美國的一場談話中見過她, 但不知什麼事急迫到讓她飛過大半個地球, 前來尋求後續幫助。之前在美國時, 她已經徹底單身一段時間了, 迫切想要一個男朋友, 任何一個都好,於是我跟她講了小安去養老院的事, 我知道她會去試試, 她是個很有決心的人。
「好的, 格西拉, 所以……嗯, 您的辦法真的有用, 但也太有用了! 我不但吸引到異性, 還吸引到一大票! 有可愛的男孩, 也有性感的猛男!」說到這裡, 她臉都紅了。
她的抱怨讓我有點錯愕, 我挑眉問道:「凱西, 我不懂, 那所以問題在哪裡?」
「一大票異性, 沒有一個要給我承諾。」她哀號:「我是說, 我們出去約會幾次, 當我開始表達出一點要長久交往的意思, 他們就變得很緊張, 然後就開始退縮。我要種下什麼業力種子,才能找到一個聽到要定下來會很高興的男人?」
一如往常, 我們需要想想你要的東西本質是什麼。我們需要想想「承諾」這個概念。承諾的本質是什麼? 我們來問問彌勒菩薩。
我們都知道很久很久以前佛陀生在印度──確切說來, 是兩千五百年前──但有很多人不知道, 這位佛陀只是許多位應該要降生到世上的佛陀之一。西藏人說下一位轉世佛陀會是個名叫彌勒的人, 而且他已經預先發送了一些訊息。在比十六個世紀還更久之前, 這些訊息就以經文的形式向一位聖哲顯現了。
這些經文當中的一則教法, 說的是某種西藏人稱之為「哈拉克什喃答喀」(hlaksam namdak)的精神。它意味著為事物負起完全的責任, 有點類似「責無旁貸」的態度, 但格局又更宏大許多。它意味著無論我們置於何種處境之中, 從早到晚、時時刻刻, 都要負起責任讓周遭的人得到他們想要的, 並且不要遭逢不想要的。它意味著即使是在知道沒人會幫助我們的時候, 也要為他人負起責任。
「凱西, 聽著。」我們漫步經過河邊幾間美麗老宅, 煤氣燈在一片黑暗中閃閃爍爍。我解釋道:「你必須抱持這種想法, 你必須將他人的需要當成自己的責任,有點類似『我會是那個讓事情實現的人』,為你身邊許許多多的人們。這就會種下業力種子,讓你遇見一個願意承諾長久關係的好青年。」
我說啊, 抱持照顧他人需求的想法是很好, 但在這裡我們需要一點協助。首先, 要長久信守這種承諾並不容易。我們都知道助人是美事、是善行, 但正如同許多人都曾向我提出來的一樣,多數人根本無暇他顧, 大家都要付帳單、打掃家裡、在上班前把衣服洗好……如果我不為身邊人們的需求負起責任, 或許就真的找不到一個願意給我承諾的男人。但我如果光是照顧自己的需求就已經疲於奔命, 哪還顧得了別人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非常之美妙。有一個地方是照顧自身需求和照顧他人需求能夠合而為一的地方, 有一個地方是這兩件事會成為同一件事的地方。
想一想我們探討過的那枝讓我們對事物改觀的筆。如果我想在我的世界看到一枝筆(而不是一個磨牙玩具), 那麼我就需要先提供筆給其他人。如果我自己想要有人陪, 那麼我就必須先提供他人陪伴。
凱西和我在左岸邊上一個景色宜人的地點停步, 這裡俯瞰塞納河以及對岸沿河散步的人們。
我說明道:「假設, 我想要的無非就是得到一個甜甜圈, 一個我最愛的口味, 一個塗滿楓糖的甜甜圈。表面上看來, 好像我是走進甜甜圈店、結帳付錢, 得到了甜甜圈。表面上看來, 甜甜圈是在店裡後頭烤出來的, 是用麵粉、鮮奶和糖做成的。但現在我們知道以上這一切都不是甜甜圈真正的來處。你或許有錢, 你或許走進了一家甜甜圈店, 但他們說不定賣光了。然而, 某個朋友卻可能在這時送你一個免費的甜甜圈。
「如同那枝筆讓我們看到的, 甜甜圈真正的來處在於過去我曾經給了某人像甜甜圈這樣的東西。換言之, 如果我想吃甜甜圈, 那麼我就需要先幫助別人吃到甜甜圈。意思是說, 在看見甜甜圈從我的嘴巴吃進去之前, 我必須先讓甜甜圈從另一個人的嘴巴被吃進去。如果我不去讓甜甜圈進入你口中, 我嘴裡就也得不到甜甜圈。
「我們所有人都很習慣將『我的』嘴巴和『你的』嘴巴看成是不一樣的, 因為當你吃進甜甜圈時, 並不意味著我也吃進了甜甜圈。但現在我們都明白甜甜圈真正的來處是:讓某人得到一個甜甜圈是讓另一個人也得到甜甜圈的方法。視覺上, 你的嘴巴看起來和我的嘴巴不同。但就作用而言, 這兩者沒有差別。所以區分這兩者不再有意義, 你的嘴巴就是我的嘴巴, 因為除非你的嘴巴得到一個甜甜圈, 否則我的嘴巴得不到。
◎你的嘴巴就是我的嘴巴
「針對從男人那裡得到承諾這一點而言,如果你明白承諾真正的來處,要種下對的業力種子就變得容易許多。從伴侶那裡得到承諾的業力種子, 在於從早到晚、時時刻刻都將周遭人們視為你個人的責任。某人在趕時間, 他需要這個車位, 你就確保他得到他要的。餐桌邊有個人的披薩上沒有他要的橄欖, 你就是那個起身去找一些橄欖回來的人。高速公路上, 某輛卡車掉了一大箱貨品, 你就拿出手機打給警察, 通報說路上有障礙物。
「如果你想要男人給出一點承諾,你就必須以他人為己任。而現在要這麼做可是易如反掌,因為你已經明白了業力種子是怎麼回事:你知道照顧他人實際上就是在照顧自己。你無法不顧他人而只顧自己,也無法只顧自己而不顧他人。
「因為你就是他人。」凱西停頓了好一會兒來消化這一切。我知道這需要一點時間, 所以我保持安靜(有時這對我而言是個挑戰)。然後我從她眼裡看到她反應過來了, 我知道她懂了。我知道她準備要問那個最重要的問題了;我已經看到它出現了。
「好吧, 格西拉, 我懂, 但是……就實際層面而言, 您究竟建議我怎麼做呢?」好的, 我們就實際一點吧。如果事情不夠具體, 你也沒辦法著手去做。所以, 接下來一到兩週, 要為每個與你一起用餐的人的快樂負起責任, 確保所有人確實得到自己想要的, 如果有什麼不合意, 就幫他們解決。你要為每個人負起責任,並且讓自己習慣「為他人負責,其實也是在為自己負責」的想法。
讓這種餐桌邊的承諾變成習慣,然後等著看男人給你承諾。
沒錯,結果凱西現在擁有一份我所見過最美好的感情。他們已經在一起好幾年了,這位男士穩定而專一, 默默為她付出, 每天持續不斷關懷備至、體貼入微地照顧著她的需求與渴望。她也繼續種下相同的業力種子, 好讓他對她忠貞不渝、始終如一。

【問題12】
當我和伴侶搬去住在一起時,他(事先毫無預警地)帶著一隻貓出現。我喜歡寵物,但我自己不養,因為我覺得養寵物就沒法抽身去任何地方了。一切正如所料,現在當我家那位必須回老家拜訪家人時,我為了餵貓哪兒也去不了,而且我還發現我對貓毛過敏。我該怎麼辦?

創辦安鼎國際鑽石時, 其中一家給予我們啟發的公司是新力集團(Sony Corporation), 以及它的創辦人之一盛田昭夫。我們鑽研他的暢銷書《日本製造》(Made in Japan), 亦即新力的成功故事。這本書裡最重要的一個想法可以用來解決你的貓咪困境, 乃至於其他任何你和同住者之間可能會有的問題。
盛田先生說, 新力創社的其中一個理念, 就是要提供顧客他們真正想要但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產品或功能。觀察大眾, 細心留意他們的需求, 如此一來, 你才能提供對他們真正有幫助的東西, 即使他們連想都還沒想到過。我稱此為「強巴之道」。
許多年來, 跟在我最主要的西藏老師堪仁波切洛桑達欽格西身邊, 我的角色包括廚子、洗碗工、司機、洗衣工、傭人和園丁。協助創立鑽石公司之後, 我天天出門在外, 只得找個人來代替我做這些差事。很幸運地, 我找到強巴‧ 隆日。
強巴是個開朗、安靜又相當虔誠的年輕西藏僧侶, 扮演起這些角色來是遊刃有餘、適得其所。我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安排好那些上門請求面見上師的人潮,確保每個想見他的人都見得到,同時又不能讓他負擔過重。廟裡的廚房就充當等候室, 那裡往往擠滿了想見上師的信徒。我們必須泡茶給他們喝, 在有時會很漫長的等待時間裡讓他們不要太無聊。
就是在這樣的時間裡, 強巴教我僧院裡的僧侶被訓練出來的殷勤待客之道──這在西藏被認為是很重要的一項技巧。雪域裡, 客人真的就是上賓, 我家真的就是你家。
強巴說:「客人到來前, 就要在廚房餐桌上放滿一盤盤的點心。那裡放餅乾, 這裡放水果,桌子那頭或許再放一堆糌粑。
「這裡一壺水, 那裡一壺果汁, 這裡一壺茶, 那裡一壺咖啡;到處都要有很多的杯子。
「門上響起敲門聲時是關鍵時刻。打開門, 迎接客人, 然後後退一步, 請他們進來廚房。當他們走進來時, 用心看著他們的眼睛。
「當你迎接客人時, 對方會和你有一些眼神接觸。但接著他們的目光會環顧房間, 並且落在餐桌上, 這才是你真正必須注意的時候。
「我們將點心擺在餐桌上各個不同地方, 這樣就能看出客人的目光落在何處。當客人看到自己愛吃的東西時──或許是糌粑──目光就會停在那裡, 流連個一下下。
◎看著人們的眼睛, 觀察他們需要什麼。
「這時你要做的是請對方坐下, 然後你直接就去拿糌粑, 端起盤子送到他面前──『趁還在等的時候, 您要來一點嗎?』接著看對方的目光落在哪一種飲料上, 就倒一杯給他。
「看看他的糌粑, 看看他的杯子, 一邊持續觀察他的眼睛, 一邊透過交談多認識他一點, 了解他為什麼要來見仁波切。杯裡的飲料只剩三分之一時, 趕緊再多倒一點。
「持續觀察他的眼睛,預先料中他的需求,這就是殷勤待客之道的精髓。」對待伴侶之道也是如此。你和他之間的問題, 本質在於他對你的需求不夠敏感。或許他讓你和一隻掉毛的貓困在一起, 或許他在三更半夜邀了吵鬧不休的朋友來家裡, 或許他留了一堆髒碗盤在洗碗槽裡。重點在於, 如果你希望他察覺到你的需求, 那麼你就得喚醒你自己的敏感神經, 敏銳地察覺到身邊人們的需求。
就從「看眼色」開始, 猜猜看人們可能想要什麼或需要什麼。熟練這件事, 並且如同前面所說, 挑一塊肥沃的土地來種下這些業力種子。選擇像是你的父母或某個在你的人生中真正幫助過你的人, 每天花一點點時間想想他們的需求, 想想你能為他們做什麼。不需要是什麼大事, 只要是某件用心想出來的事情即可, 因為這樣會創造更多的業力種子。選擇一天當中你通常能靜靜獨處的時間來思考這件事,像我就喜歡在吃早餐時為他人計畫安排。在一天終了的咖啡禪修中,「已有具體計畫」是另一件能讓業力種子長得超快的事情。
相較於和同住者把話說開,相較於討論、爭吵或提醒, 我們這才是針對一開始創造了真正的業力種子在努力──那個讓我們看見一枝筆或一堆髒碗盤的業力種子。一旦學會觀察、照顧他人的微小需求(而這對你自己和他們來說都已經是人生一大樂事),你將發現和你住在一起的人突然變得體貼多了。
也許那隻貓有一天就被送給某個家中小孩很愛寵物的表親,而你連開口請求都不用。

【問題41】
我花了很多工夫讓公婆滿意我和我們的關係,但我先生從來不懂回報。尤其是對我媽,他從來不會表現一點尊重和關心。我需要什麼業力才能讓他看見我們雙方都有自己在乎的家人?

你或許已經注意到這些問題有很多是在餐廳裡提出來的, 但我不希望你對我有錯誤的印象──我可不是成天都在吃。我只是覺得當有人需要談自己的感情問題時, 配上一杯熱可可或一碗好沙拉往往會比較放鬆。而且在外面可以接觸到人群,我們可以欣賞並感謝一下生命中有他們的存在。
無論如何,我是在烏克蘭的基輔一家很棒的戶外陽台咖啡廳,被米娜問了這個問題。我們到基輔去舉辦金剛商業學院的課程。我把兩位助理趕到另一桌, 好讓我們可以坦白地聊一聊。米娜的先生羅柏則和地面工作人員外出, 去找那晚講座上的音響系統需要的一種怪電線。我的視線越過米娜, 享受著戶外風光。
「那麼,米娜, 聽著。關於業力種子, 寫得最好的書是哪一本?」她露出笑容。米娜有個特質,就是她知道自己的專業──她真的下苦功自學,把事情學好、做對。
她迅速答道:「世親菩薩的《俱舍論》。而我們談的主要是第四章的內容。」我點點頭, 說:「那麼, 在心識裡種下種子有哪兩種最明顯的方式──一個讓我們看見羅柏對令堂多尊重一點的種子?」
「我們所說的任何話或所做的任何事, 這是種下種子最明顯的兩種方式。」她倒背如流地一口氣說出來。
我說:「是。而在這裡, 我們想種下的種子是……」
「讓他表現出一點尊重的種子。當然, 這就意味著, 我自己要先表現出一點尊重。」
「對誰呢?」
「唔, 可以是對任何人。不一定是對某人的父母, 或特別是對羅柏的父母。舉例而言, 如果我在工作上注意對主管表現出尊重,那就會種下讓我看見羅柏對我媽尊重一點的種子。」我點點頭。基本概念她都懂了。但我們還能更進一步。
「是,所以你想一些對他人表示尊重的話來說,或者想一些對他人表示尊重的事來做。但是什麼讓你會去這麼想呢?」
米娜眼珠子往上轉,盯著罩住我們和桌子的戶外大陽傘。她說:「這個嘛,我猜就像世親菩薩書裡說的。我們所說的話、所做的事, 都會在心識裡種下種子, 讓我們之後看到一樣的事物在身邊發生。
「但在做某件事或說某些話之前,總是先有某種思維狀態:我們『想』怎麼說,或者我們『想』怎麼做。有點像是一個意圖, 或者一個動機。」
「而這個『想』的動作種下的種子……」我提示她。
「……是最強大的。」她把話接完。她看著我, 眼裡帶有疑問。「所以您是什麼意思? 您要我怎麼……『想』?」
我望向外面街上,看著基輔市中心的建築──蘇維埃政權冷戰時期不成樣的建築,混雜著現今新冒出來的一些酷地方,和那些真的很老的古典建築完美融合在一起。
我說:「你說對了。做某些事、說某些話,種下的都是次要的業力種子,但它們很容易執行。我們可以立定目標, 每天至少一次, 當主管要求我們做事時給予熱情的回應。我們也可以打包票說在接下來兩週,每天上班都早到十五分鐘,並且主動詢問主管當天有沒有特別需要我們做什麼。
「這些都是我們看得見的事或聽得到的話, 很容易就能注意自己有沒有做到。而且, 確實,如果你說那些話、做那些事, 你漸漸就會看到羅柏對待令堂的態度不一樣。」
米娜歪著頭,問道:「那有沒有……任何方式……可以比『漸漸』快一點?」我點點頭,說:「你剛剛說的沒錯。認真想一下就會發現, 任何時候, 當我們做任何事、說任何話, 都會種下兩個層面的業力種子。因為首先我們要『決定』做什麼或說什麼, 而這個決定的動作本身就種下了強大的種子,即使我們甚至沒有機會真的按照自己的決定去做、去說。
「意思是, 如果我們先有個意圖, 然後按照那份心意來行動, 這樣的種子當然強大得多──就某方面而言可以說是加倍的。但當我們修正行動的意圖時, 這個動作本身就是一個發生在心識深處的行動。
所謂的『心識深處』是一個很接近意念核心的地方,種子本身都存放在那裡。」米娜指指她的頭,但我指指我的心。「西藏人說種子的倉庫、意念的核心, 在這裡, 在心裡, 就在脊椎前面、沿著脊椎而行的一條通道裡。在那地方的深處有一個小小的宇宙, 一個不比針頭大的小圓點, 佛家稱之為『不壞明點』, 裡面存放著所有我們已經種下但還沒開花結果的種子。
「每一年,你大概會在那個迷你空間裡創造出二十億個種子。而在有機會開花結果之前,每一個你所創造的種子每二十四小時力量都會加倍。所以, 在那裡有成千上百億的種子, 就存放在核心裡。當你『決定』要說某些話或做某些事時, 在採取行動之前的瞬間, 無數新的種子就會直接注入那個迷你倉庫當中。
「所以,你何以採取某種行動的『理由』實際上比你的行動更強而有力。」米娜點點頭,說:「有道理, 而且這也解釋了其他許多事情。表面上看來, 人們做了正確的事, 但我們不知道他們內心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他們會做自己正在做的事, 即使他們做的是正確的事。」我點點頭,等著她繼續推敲下去。她開口道:「所以我……我必須想清楚, 每當我表現出尊重的時候, 是什麼『引發』了我的尊敬, 這才是讓我在身邊看到尊重的根本種子。」
我補充道:「至於比『漸漸』快一點,現在讓我們回到這個特定的種子,這個能讓我們看到羅柏對令堂多一點尊重的種子。你對他的父母表現出尊重會是一個好的種子嗎?」
米娜點頭, 但她已經體會到更深一層了。她的眼神亮起來,我知道她明白了。
「對他們表現出尊重是很好, 比方說, 在他們生日時送個很不錯的禮物。在跟他們說話時表現出尊重也很好, 比方每次見面都很親暱地以『爸』、『媽』來稱呼他們。但我怎麼『想』他們……」她張口結舌地停在那裡。
「可是我不尊敬他們啊。」她脫口而出道:「我想要表現得很尊重他們, 我想要看起來像是尊重他們的樣子,但內心深處我並不真的尊敬他們。」
她出神地望向陽台後方的一排樹, 輕聲下結論道:「而這是羅柏不尊重我媽真正的原因。」
我說, 認清真相是好事, 但如果我們不加以運用, 真相的意義就不大。
我問:「為什麼你不尊敬他們?」
「呃……我猜……我猜我沒認真想過。」米娜招認道:「我是說,如果我認真想一想,他們其實有很多值得尊敬的地方。但我想最主要的一件事是他們有多慈愛──我很讚賞他們對每一個人的慈愛。」
這就是了, 我們終於找到了。尊敬的根源就在於愛。「所以, 米娜, 你有什麼行動計畫?」
她微笑道:「什麼計畫呢? 嗯……我猜我要繼續去想他們令我尊敬的原因──真正由衷的尊敬, 出於對他們的愛而產生的尊敬。我必須『愛』我公婆, 真心的愛, 不只是口頭上或行動上的愛, 而是在我最私密的念頭裡, 在種子的針頭型迷你倉庫裡。「我必須像愛我媽一樣地愛他們……然後羅柏就也會愛她,而我就會看到他尊重她。」
我們把拿鐵喝完。我把助理集合起來, 大夥兒一起朝基輔的市中心廣場走去。我要買點特別的小東西, 回家後獻給那位讓我種下種子的老太太。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