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1°
( 21° / 20° )
氣象
2021-04-27 | PChome書店

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

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
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
作者:何敬堯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7-01-05 00:00:00

作家何敬堯+漫畫家張季雅聯合共同打造
第一本臺灣本土妖怪百科全書!

痴情的蛇郎君、可憐的椅仔姑、含冤而死的墓坑鳥、
遇人不淑的林投姐、呵呵笑的人面魚、愛打掃的金魅……
229個妖鬼神+42幅黑白插畫
盡在《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一覽無餘
本書特別收入全彩拉頁〈百妖出陣圖〉

‧獲獎無數的奇幻/歷史小說家何敬堯,花費3年構思、查找、編寫。
‧從臺灣的大航海時代、明鄭時代、清朝時代、到日本時代,橫跨321年。
‧囊括西方人、漢人、日本人的文字記載,甚至包含原住民奇譚故事。
‧分為「妖怪」、「鬼魅」、「神靈」三大類,共計229個形象鮮明、故事動人的臺灣特有妖鬼。
‧新銳漫畫家張季雅,投入一年心血,深入鑽研,並融合臺灣島人文歷史風貌,以唯美畫風呈現其中最知名的42個妖怪。

關於世界各地妖怪的記錄:歐洲有古斯塔夫‧斯威布的《古代最美的傳說》,這就是現今流傳古希臘神話妖怪傳說的通俗讀物《希臘神話故事》的蒐集者;日本有柳田國男《遠野物語》,桃山人的《繪本百物語》,小泉八雲的《怪談》,日本當今所有的妖怪故事可以說都源流於此;中國的《山海經》,筆記小說,聊齋故事,則成為現今中國文化裡的通俗怪譚。然而臺灣呢?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有人以全面性、系譜性地蒐集臺灣歷史典籍中出現過的妖怪、神魔與怪譚的紀錄。

作者何敬堯花費數年構思、查找資料、最終編寫成《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這本書。蒐羅臺灣從四百年前(1624年)到戰後(1945年),共計321年之間,從臺灣的大航海時代、明鄭時代、清朝時代、日本時代中,曾經有過西方人、漢人、日本人在文獻典籍上書寫過在臺灣的「妖怪」、「神魔」、「異譚」等相關的文字記載,成為一個臺灣妖怪與怪談目錄。

本書目標讀者:
1. 對於臺灣妖怪與怪譚具有興趣的一般民眾。
2. 有志創造出臺灣的奇幻世界觀的創作者可以當作參考書。
3. 適合十二歲以上的讀者閱讀。
4. 研究臺灣風俗與歷史的研究者作為參考書、目錄書。
5. 教育界可以拿來作為教材使用。

★名人推薦:

AKRU(漫畫家)
茂呂美耶(作家)
陳柔縉(作家)
曹銘宗(臺灣文史作家)
黃震南(活水來冊房主人)
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

一致推薦

★內文試閱:

‧簡介

一、臺灣有妖怪嗎?
臺灣,有妖怪、或鬼怪嗎?
記憶中,除了虎姑婆、魔神仔、林投姐、人面魚……這些妖鬼之外,你還知道臺灣有什麼妖魔鬼怪?
如果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其他,可能就會開始說,不要講臺灣啦,其他的妖怪還有很多種啊,像是狐狸精、《山海經》裡的鮫人族、或者是日本的雪女、河童、天狗,要不然就是歐洲的吸血鬼、噴火龍等等,而且這些妖怪還具有某種特殊能力,外貌還超酷……講起這些國外的妖怪,我們可能還比談論臺灣的妖魔傳說還要熟悉、還要充滿熱情。
其實一直以來,來自中國、日本、西方的妖怪們,都在「殖民」著我們腦海中對於「妖魔鬼怪」的幻想世界。
就算是家喻戶曉的臺灣傳說「虎姑婆」,現在又有幾人能完整地說出這則故事呢?甚至可能講一講,忘了故事內容,為了填補劇情,就開始說:「這個故事就像〈小紅帽〉,有恐怖的大野狼會吃掉小孩子。」
臺灣知名學者胡萬川先生,曾在一場研討會中感嘆:「如今在學的大中小學生,對臺灣的民間故事如〈虎姑婆〉一類,已較少或不再聽聞,則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實際上會把〈虎姑婆〉故事講得完整的學生已不多,聽過〈蛇郎君〉故事的更少,會講〈蛇郎君〉的人更是稀見。」
會不會有一天,我們都只記得〈小紅帽〉,而遺忘了〈虎姑婆〉?有誰還能將「林投姐」、「蛇郎君」的故事倒背如流?
是否,未來有一天,臺灣島上的妖魔鬼怪,將被來自外國的「強勢種」排擠,併吞了生存空間,最終走投無路,百年之後再也沒有屬於我們島嶼的妖魔傳說?
其實,「進口」這些外國的妖魔鬼怪與童話傳說,並非一件糟糕的事情。我們耳熟能詳的各種日本妖怪,真的完全產自日本嗎?
事實上,有70%的日本妖怪源自於中國,20%的妖怪來自於印度,只有最後的10%才是土生土長於日本。而這些「進口」的妖怪,經過日本的「在地化」之後,才慢慢蛻變出具備日式色彩的妖怪;例如「天狗」,原先只是《山海經》書中彷如狐狸、山貓的生物,但經過日本人的「加工」,混合佛教的要素,才成為「長鼻子,有翅膀,穿和服,腳踏木屐,會抓小孩的奇異怪物」。
或者是日本男鹿半島名聞遐邇的「生剝祭典」,年輕人會頭戴紅鬼面具、身披棕色蓑衣,巡遊各處家戶來祈願消災。在他們的傳說中,朱面獠牙的「生剝鬼」,就是中國的漢武帝與西王母乘坐飛天馬車來到此地,同行帶來的五隻蝙蝠化身而成的鬼怪。
可能有人會提議,既然臺灣妖怪那麼稀少,我們也將外國的妖怪進行「改造」,如同〈虎姑婆〉、〈蛇郎君〉來自中國閩南,將這些外來文化的妖魔鬼怪「加工」之後,成為臺灣的故事吧!
可是,如果只是如此,總讓人有些氣餒,垂頭喪氣。原來臺灣島上,並沒有什麼可以自傲的妖怪傳說?
不過,請等一等,不要太快下結論,你確定這個「前提」是正確的概念?
臺灣的妖怪,真的很稀少?誰能斬釘截鐵肯定?
只因為不曾聽聞,就斷定不存在,只因為不曾見識,就結論「沒有」?這是否太過武斷?
但是,為了要見證臺灣千百年以來的妖怪蹤跡,我們也無法請「哆啦A夢」拿出「時光機」,跳入過往的歷史裡,像「魔物獵人」般,追蹤著妖精們留下的足印。可是,依然有些辦法,能夠帶領我們回到過去,尋覓那些早已被我們遺忘的「X檔案」。
臺灣島的「X檔案」,就夾藏在這幾百年以來的古書、文獻的扉頁之間。
例如,《熱蘭遮城日誌》、《巴達維亞城日記》、「臺灣四庫全書」之美稱的「臺灣文獻叢刊」、日本時代的民俗學與人類學書冊、《蕃族調查報告書》、《臺灣日日新報》、《三六九小報》……等等各式各樣的歷史文獻,都遺留著屬於臺灣島上「妖魔鬼怪」的蛛絲馬跡。
例如,臺灣島的怪譚故事,可以回顧到三百多年前清代的「地方志」書寫。
自從西元一六八三年(康熙二十二年),清廷政府為了統治臺灣,歷任地方官員都要派人訪查海島上的民情風俗,許多官吏與文人也相繼以地方志、日誌、遊記的形式,詳實描述臺灣島的疆域、氣候、歷史。
在志書中的「災祥篇」,便紀錄了非常豐富的鯤島怪譚,例如魔鱷上岸、黑海妖蛇、天星詭變、三陽同出、島嶼深山藏匿各種恐怖魔神,每一篇皆是不可思議的驚悚奇事。
當時,清廷官員秉持著「采風」的精神,才將這些怪事收錄進志書中,並且也只將這些奇談,視為清政府「風化善教」、「民變天災」的佐證。譬如,魔鱷橫死,便象徵鄭氏王朝的覆滅,而婆娑鳥現身,正是代表林爽文事變的預兆。
這些奇譚異事,雖然是在清廷的意識形態下被採錄,但每種故事,都有重新去詮釋、欣賞的空間,不應該只被視為無稽之談。
不過,非歷史科系出身的我,所能掌握、理解的資料也僅僅是九牛一毛。若添加上一九四五年~現今的妖怪奇譚、都市傳說,數量可能還會更加龐大――還有更寬廣的奇幻世界,等待著探勘。
回到剛才的提問:「臺灣的妖怪真的很稀少?」
我們不能因為不曾聽聞、不曾見識,就將這些曾經流傳臺灣島上的怪物故事一筆勾銷。
臺灣有沒有妖怪?
臺灣的妖怪文化,是否也能成為大眾文化、流行風潮呢?
如果講到妖怪,我們總會被問到:「你相不相信妖魔鬼怪的存在?」但對於我,則更想詢問:「你相不相信臺灣土地上,也有我們自己的妖魔鬼怪?」

‧摘文

28. 人面怪魚:開口嘻笑
人面魚,又名「淵魚」、「海童」,身軀為大魚,但卻擁有人面雙眼口鼻的臉龐,型態詭異萬分。
若人面魚浮立於水面,只要見到人,就會開口呵呵嘻笑,甚至以魚鰭做合掌的模樣。
在臺灣中部外港,曾有老漁夫在出海捕魚時,意外捕獲人面魚,心生恐懼,便燃燒紙錢去除腥穢厄運。沒想到還不到十天之後,老漁夫的釣船在海上翻覆,幸好被同伴所救。因此,老漁夫更加篤信人面魚會帶來災禍。

典文:
《臺灣紀事‧卷一‧紀臺中物產》――清‧吳子光

有老漁者為余言:
曩結網海濱,獲得一怪物,面目口鼻具體人形,見人則合掌嘻笑,如金裝彌勒佛狀。
按此,即木華海賦所言海童塞路者是也。
時伊心怯甚,因捏金 紙替身並楮帛等厭勝之。
不浹旬,釣舟覆,溺於水瀕殆,遇有同伴船相救,吐腥涎升許,良久始獲甦云。
昔人言察見淵魚不祥,信矣。

107. 蛇郎君
蛇郎君,自古以來,流傳於臺灣島上的奇異妖精故事。
據說,某莊中老叟,育有三名女兒,某日途經花園看見花朵艷麗,摘取而下想送給女兒,豈料花園主人乃是變換成美男子的蛇精蛇郎君。
蛇郎君對老叟說,必須要將他的女兒嫁給他,否則他會毀滅老叟之家。老叟懼怕,最後逼不得已,只好將小女兒嫁給蛇郎君。
沒想到蛇郎君雖然是妖精化變,但卻對新妻疼愛有加,贈以巨室珠寶。
但之後,小女兒的大姊因為不滿小妹獲得美滿幸福,設謀殺害其妹,想用相似小妹容顏的自己來替換小妹。
沒想到小妹冤魂化為青鳥,向蛇郎君啼音報信,大姊將青鳥殺掉之後,埋著鳥屍的地方又長出青竹。大姊將青竹砍掉做成竹椅,可是當大姊坐上去的時候都會跌倒,大姊又將竹椅拿去燒掉。灶灰的魂魄又附上了紅龜粿,被鄰居阿婆拿回家,蓋在被子裡,紅龜粿竟然化身為小女兒的真身。
最後,透過鄰居阿婆,蛇郎君才知道了真相,並且咬死了大姊,與小女兒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蛇郎君的故事在臺灣各地皆有流傳,並且也有各種不同的版本。在日本時代,除了連橫紀錄蛇郎君的故事,在《臺灣話》、《七娘媽生》、《臺灣教育》也有記載,故事情節略有不同。

典文:
《雅堂文集》――日‧連橫
臺灣童謠有蛇郎君一節,事頗奇異,為載其略。
某處有蛇,久而成怪,化為美男子,往來村中,村人稱之為蛇郎君。
聞某翁有三女,均未字,遣媒議婚,願以千金為聘,否則將滅其家。
翁固貪利,又畏暴,命長女,不從,次女亦不從。少女年十七,見父急,慨然請行。
既嫁,蛇郎君愛之,居以巨室,衣以文繡,食以珍羞,金玉奇寶恣其所好,而翁以締婚異類,遂不複作貧兒相矣。

130. 魔神仔
臺灣島嶼,有魔神仔妖怪出沒,經常以詭計誘惑人們,甚至拐騙他們進入深山中,是一種山中妖魔,也有「毛神」、「亡神」、「芒神」、「魅神仔」、「山」等異稱,客家人則多稱為「魍神」。
被拐騙的人,茫然若失,就算魔神仔餵他們吃蛙腿、草根、死蟲,他們也會吃得津津有味。甚至,魔神仔也會以暴力對待被拐騙者,以藤條毒打他們。
苗栗地區的客家族人,遇到「魍神」來抓人的時候,家屬會求救「伯公」,來指點迷津,尋人消災。
也有傳說,如果被「魔神仔」牽走,如果七日內沒有被發現,就會死亡,遇害者的特徵是眼睛呈現青綠色。
在臺灣北部的汐止、平溪山間,菁桐古道,有一座「魔神仔洞」。曩昔過往,翻山越嶺的人偶爾會在夜晚借宿洞中,或者是採筍人家上山時會路過此洞,洞穴附近雲霧繚繞,常有魔神仔此類山妖出沒,故有其名。
據說魔神仔外貌,猶如猿猴,雙眼血紅,四肢有蹼,全身的皮膚猶如蛙類般濕滑,鳴叫聲猶如猴子般吱吱嘈雜,以山野昆蟲如蚱蜢、蚯蚓、或者青蛙、樹葉為食。
若在野外,望見有樹葉被折捏成團狀,即是魔神仔的地盤。
若進入山林之間,被呼叫本名,也會被魔神仔纏上。
魔神仔的故事,可參考林美容、李家愷撰寫的《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五南出版社,2014年),這本書是對於魔神仔研究最透徹的專書。

典文:
《臺灣日日新報‧1908年2月29日‧山魔》
途遇一人,說伊家有上茶,邀余往買。
余諾,隨其後,導入室中,茫然若失。
他屢來供食,無非豬肉雞片小腸諸物,故不至於飢。
懷中諒有存者,探而出之,皆殘餘蛙脯、螳臂、坵蚓之類。

《臺灣日日新報‧1909年5月11日‧倀倀何之》
新起街一丁目,佐竹佐太郎家有店員廣瀨兵藏者。因外出不返,曾請官搜索。
及去七夜,忽於同街市場後發見之。
則茫茫然而立於田圃焉,乃報請官將搜索解除。
或云是殆遭狐魅者,然臺灣不聞有狐,其即俗所謂草澤中之魔神耶?

《臺灣日日新報‧1914年9月9日‧姑妄言之》
見一怒目蓬虬髯人,搖手作招己狀。
雖畏忌不敢前,然恐不隨之去,必觸其怒,故勉強從之。
去後,羊腸鳥道,備歷辛苦,始至南勢角山巔。
至是以兩足疲倦,欲進不前。
彼虬髯者,立折荊棘,遍身痛打,現一身瘡痕,歷歷猶在。
不得已,作蛇行以隨之往,然寸步難進,彼又怒目聲嘶,將余衣脫盡,毒打者再。
痛難忍,放聲大哭,冀吾父之往救也。
未幾喧聲漸近,忽而某隣人至矣,彼怪而逃。

178. 椅仔姑
中秋之夜,年輕女子喜愛實行祕法,與「椅仔姑」(紫姑神)通靈,祈求天機。
只要兩人扶住一隻竹椅,椅子上面放置女衣、鏡子、妝奩、脂粉等等婦女用物,再請一名女子焚燒紙錢,持香虔誠祭拜,便可迎來椅仔姑。
這時,椅仔姑能回答任何問題,有問必答,但若聽見姑嫂呼喊之聲,便會離神。
傳說,椅仔姑乃是古代被姑嫂虐待之女,虐殺於豬欄之後,化身為神。
另外,也有「籃仔姑」的習俗,不是使用竹椅來降靈,而是使用一個「新婦仔籃」來降靈。首先,要用一件女孩衣服披在竹籃的提手上,當作籃仔姑的身體,然後用手帕綁在提手上,作為頭,並且在手帕上畫出女子五官。竹籃裡也要放入胭脂、花粉、水果等等供品。之後,兩名眼罩黑部的少女,雙手共同扶著提籃,其他少女則圍坐四周,口念咒語:「籃仔姑,籃仔姨,牽花枝,少年時,現時也未嫁,今年姑仔才三歲。」
當扶拿籃仔的少女開始精神恍惚,雙手晃動,甚至大聲哭泣時,就代表籃仔姑降臨,可以向祂詢問各種問題,籃仔姑則會藉由籃子晃動次數來告知答案。
除了這種占卜方法之外,臺灣還流傳「掃帚神」、「扁擔神」、「蛙古神」的降神儀式,都是以特殊的儀式招來四方神靈,藉此詢問神靈。

典文:
《民俗臺灣‧椅仔姑》――日‧池田敏雄
此種占卜遊戲只限於未婚女性,已婚者和未成年小孩均不可參加。
其中有些由父母陪伴前來參加的女孩,在行儀時他們的父母還會口中唸唸有辭地說著「來附身啊!」
此項遊戲只在一月十五日上元節和八月十五日中秋節才舉行,而南部又比北部盛行,方式也依地方之不同而有差異。
這是由一位約五十年前,從鹿港嫁到萬華的老婦人口述得知,而記錄下來。
首先看到一張草蓆,擺在一張古老的四角形竹椅土,上面擺著飯匙(飯杓子),這就是椅子姑的臉,因此飯匙的表面畫有眼睛、鼻子、嘴巴,上面還插著花簪,另外椅弓左右披上紅顏色的袖子,裡面裝上竹板做成的二個大小相合的桶子,再插上紅花,看起來有點像姑娘們的模樣。
等椅子姑一出來就將前面的水桶放倒,蓋上鍋蓋,上面放著胭脂、凸粉、花、三種果菜、剪刀、米管等供品。
一切整理就緒後,由二位姑娘各握椅子腳的一邊,於是大夥兒唱著歌以招來椅仔姑的神靈。
──椅仔姑,椅仔姊,請汝姑姑來坐椅。
──坐椅定,問椅聖,若有聖,水桶頭,扣三下,來作聖。
不久椅仔姑的靈就來了,這時聽說椅子曾感到很重。
接著姑娘們就可問各種問題,椅仔姑會以飯匙的頭前後擺動,並敲水桶底部來回答問題,例如問明天天氣如何呢?如果是好天氣請敲三下,這時候椅仔姑如果說明天是好天氣就會敲三下水桶發出「叩叩叩」三聲。
聽說如果問他你的歲數,他就會把你的年紀說出來,如果拿一把筷子問他有幾只,他也會將數字以敲水桶顯示。
關於椅仔姑也有著以下不幸的傳說。
從前有位從小失母的女捩,卻有一位非常狠心的嫂嫂,將年僅三歲的女孩當做奴隸般看待。從前家庭煮飯的薪柴都是以粗殼或蘗為燃料,為了不便火熄滅必須不斷地補充燃料,普通家庭都是由姑姑在下面升火,嫂嫂在鍋上煮飯。而這位冷酷的嫂嫂每天命令女孩坐在竹椅上升火,而且晚上只准她睡在茅草堆上,連食物也不給她吃,女孩已經瘦得不成人形了。
有一天早上,嫂嫂起床後,發現女孩冷冰冰地坐在竹椅土,這位嫂嫂一點也不傷心,竟連像樣的祭弔儀式也沒辦。
之後二嫂買菜回來發現女孩子好像死了一般坐在竹椅上,不禁大驚失色。
這是椅仔姑的起源。
為了祭弔這位不幸的三歲女孩的靈魂,當時的姑娘們都會向椅仔膜拜。
關於只有未婚女性才能參加椅仔姑的理由,大概是因為這位三歲女孩是被嫂嫂虐待而死,因此只要結過婚的人都不被椅仔姑所歡迎,故不准結過婚的女子參加。
如果有人想捉弄椅子姑,請來結過婚的女子的話,椅仔姑就會立刻停止搖動,完全靜止下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