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6° )
氣象
2021-05-10 | PChome書店

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作者:陳浪 出版社:拓客 出版日期:2016-12-28 00:00:00

一個人,一只背包,行旅三年,百座城市。
那些我沒說過的,你沒聽過的,都在路上,都在遠行。

其實我從沒搞懂過青春,只感覺自己有種遠行世界的使命。
在大學時期,揹起背包,見證一段段相遇離別,也盡情地笑著哭著。
我的行囊裡,就是一顆不再稚嫩的靈魂,和那時片刻留下的種種回憶。
磕磕絆絆,卻又精彩非凡,但不管有再多情緒,我們最終都還是路過了青春。
而遠行,卻還在繼續。

★名人推薦:

電影演員 東明相
部落客 許傑
媒體人 劉傑中
藝人 劉道玄
新生代作家 潘雲貴
聯合推薦
(依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內文試閱:

我覺得我永遠也忘不了20 歲的那天。
隻身一人,站在登機口前,緩慢地跟著人群向前移動。手中緊握著寫有座位25B的全日空航空機票,雙肩揹著一只塞到不能再更滿的背包,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背包客」這個詞產生關聯。

當時的我,還是名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二年級的學生,在系上絕非呼來喚去的風雲人物,但也不知為何混到了個聽來響亮的系學會公關長職務。校園生活總是如此,讀書、戀愛、社團、打工,那些當時不覺得特別,甚至還有些厭惡的事情,在離開學校之後,頓時都變得如此珍貴難忘。儘管所謂的大學必修三學分,我並沒有全數修齊,但面對曾經走過的學生歲月,從來不覺得後悔。而我所選擇的旅行這條道路,並不是被社會公認的必修課程,充其量只能說是一門選修課,愛上不上,愛來不來都隨你的那種營養學分。
我常常開玩笑地跟朋友說:「我主修俄文,副修旅行」,每每這番話一出就會換來他們的幾陣白眼,反諷地回嘴:「你是主修旅行,副修俄文吧!」
的確,大半時光,我都行在路上。這樣的方式是對是錯,一直到現在,自己都還無法下定論。但我始終相信如果沒有這些年來毅然決然的每一次出發,我絕對不會喜歡現在的我。至少旅途中那些不可預知的情節,教會我太多學校沒有傳授的道理。
但這些風風雨雨也好,成果豐碩也好,都絕非自己一個人的功勞。即便旅行的確是件相當貼近自我的行為,可若沒有身旁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也沒有人能夠始終不畏艱難,面對質疑地步伐不停。

那麼,究竟是何時開始對背包客旅行產生興趣呢?
當時站在登機口前的我,肯定沒有太多心情思考這深奧的問題。
但當計畫了這麼久的旅行真的要開始,心裡雖然充斥著不安,卻也帶有幾許興奮。想到家中疊滿書桌的旅遊書籍,包括日本插畫家高木直子的《一個人去旅行》、《Traveler 雜誌》的一個人獨闖天涯專題,以及旅日作家張維中的《東京等等我》。它們給了我太多渴望,也給了太多力量,讓我能夠勇敢地實踐隻身旅行的想法。
看著登機口上頭的電子屏幕寫著:「Last Call 最後召集」,我告訴自己,這也該是Last Hesitation 了,不要再有任何猶豫或遲疑,就這樣出發吧。

登機後沒有多久,飛機便從松山機場的跑道起飛,幾十分鐘後抵達巡航高度,在天空平穩地飛行。順著窗戶向外望,那是台北101 聳立在霧靄籠罩的建築群之中,那正是我生活了多年的城市。
人生首輪的背包客旅行,當時覺得「出發」是一切的重點,因此還寫了許多關於踏出第一步需要多少勇氣的矯情文字;現在回想卻覺得「離開」才是那趟旅行的主軸,正因為我選擇了出發,所以我離開了沒有想過會離開的舒適圈。至於過程中的那些緊張擔憂,並不是因為懼怕旅途前方有多少未知,而是因為拋開自己熟悉多年的已知。
只是從來也沒想過,原本一趟單純的旅行,卻讓我從此拐進截然不同的道路。
正因為那時片刻鼓起勇氣地選擇離開,才造就了日後無數次的抵達。

我覺得我永遠也忘不了20 歲的那天。
不,是忘不了打從那天開始的,一種嶄新的人生狀態。
那是頭一回和「背包客」這個詞產生搭上線,從此就再也不願分開了。
因為我已找到,我的起點。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