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6° )
氣象
2021-07-22 | PChome書店

衝破封印的心靈魔物:奧姆真理教事件未解之謎

衝破封印的心靈魔物:奧姆真理教事件未解之謎
衝破封印的心靈魔物:奧姆真理教事件未解之謎
作者:nhk特別節目採訪組 出版社:凌宇 出版日期:2021-07-02 00:00:00

<內容簡介>

震撼世界的無差別毒氣攻擊,
奧姆真理教的暴走軌跡!

1995年,奧姆真理教的信徒於上班時段的地下鐵中散布沙林毒氣,
造成十三人死亡、超過六千三百人受傷。
時至今日,就算教主、犯案者都已伏法,
但究竟奧姆真理教是如何讓信徒相信到如此地步?
事件發生以前,日本警方分明就已在調查奧姆真理教,為何來不及阻止?
透過當年辦案警察的回憶,檢驗事件中的未解之謎!

☆撼動全日本的地下鐵毒氣事件背後
☆新興宗教操弄人心的極端手法
☆辦案警察與前教徒現身說法
☆揭露麻原彰晃思想的原聲錄音帶內容

那是上班時段的東京中樞地帶,原本應該有條不紊的地下鐵系統,卻充斥著人們的哀號,救護人員與警察四處奔走。儘管景象令人難以相信,但卻是慘痛的現實,這就是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

奧姆真理教透過暗中製造的化學武器,發動了這起史無前例的無差別攻擊,震驚全世界,也讓奧姆真理教從此成為「邪教」的代名詞。儘管教主麻原彰晃及犯案信徒都被逮捕到案,但事件背後仍存在許多未解之謎。

奧姆真理教能夠犯下如此犯行,絕非一日之寒。

其實早在地下鐵沙林事件以前,他們就接連犯下了多起案件,不僅殺害信徒以及?本堤律師一家,甚至曾在社區中施放沙林毒氣。遺憾的是,雖然日本警方早已密切追蹤奧姆真理教,卻沒能來得及行動……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日本警察面對如此扭曲的怪物卻踟躕不前呢?

日本放送協會NHK於2011年起推動「未解決事件」特別計畫,探究仍留有謎團的重大事件,希望能夠找出案件中的關鍵疏漏,繼首集的「固力果‧森永事件」後,記者們選擇深入奧姆真理教事件的背後。

NHK出動派駐各地的記者,找到當年在各地負責調查相關案件的警察,審視警察系統在事件中失靈的因素,更訪問前教徒,從他們的角度,檢視奧姆真理教是如何操控信徒、踏上破壞的道路!

★目錄:

導讀──我也學過頗瓦法
前言──《未解決事件》第二彈 為何是奧姆真理教?

第一章 教團為何失控
從訪問資深信徒的一百個小時中看到的事實

第二章 奧姆VS警察 不為人知的攻防
~地下鐵沙林事件倒數
[五年前] VS熊本警方 波野村強制搜查 武裝化開始
[兩年前] VS神奈川警方 ?本律師事件 掌握沙林路線
[九個月前] VS長野縣警方 松本沙林事件 理科小組的極機密搜查
[六個月前] VS宮崎縣警方 從別的管道得知奧姆製造沙林
[三個月前] VS山梨縣警方 面對眼前的奧姆,不出手的理由
[95.3.20] VS警察廳 為何強制搜查沒能來的及來得及

第三章 奧姆武裝化的真相
七百卷麻原原聲錄音帶推翻了「弟子失控說」
井上嘉浩死刑犯的手記點明「麻原的真意」
上祐史浩的初次告白「武裝化的原點」
沙林製造部隊述說「教團的權位之爭」
中川智正死刑犯的信「不要接近麻原氏」

第四章 麻原,破壞願望的原點
盲校生「松本智津夫」的兩種面貌
七百卷極機密錄音帶曝光麻原的真相

第五章 事件還沒有結束
逃亡第十七年遭到逮捕──播出之後的立即衝擊
警察廳長官狙擊事件和村井幹部刺殺案──留下了深深的黑暗
美國反恐專家的警告:「看清失敗的本質」

終章──受害者和遺屬的現狀

參考文獻
奧姆真理教年表

<作者簡介>

NHK特別節目採訪組
日本放送協會NHK於2011年開始推動《未解決事件》特別計畫,由主編、資深記者等組成採訪小組,深入採訪事件相關人士,透過紀錄片、類戲劇等型式,製作成系列節目,並撰稿記錄、集結成書,以此探究仍留有謎團的重大事件。

譯者:劉冠宏
曾任出版社主編,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日英雙語譯者。翻譯作品《足球是圓的》(商周出版,合譯)。

★內文試閱:

‧導讀

我也學過頗瓦法
小說家、「疑案辦」網站主編/唐墨

為了上師可以赴死,為了上師連殺人都可以去做,這樣的人很適合昆達里尼瑜珈。若能完全遵照上師的命令去做,包括殺人在內,這樣做也會變成功德唷。以上師命令殺人為例,當某人死期已到時,上師命令弟子殺死那個人,這等同於為那人修持頗瓦法,因為那正是讓弟子殺死他的最佳時機。(一九八七年一月四日丹澤講座)

媒體記者可以查案嗎?NHK製播的《未解決事件》特別節目,以類戲劇的方式,重新演繹重大懸疑案件,嘗試整理出新的可能的事證,不同於仰賴他人報告成果來探討懸疑案件的節目,NHK動員大量的記者,組織專案採訪團隊,和當時承辦的警方、特搜本部、受害者或目擊證人展開大規模且深度的專訪,甚至想盡辦法找到與加害者相關的人物,希望能揭開未解決事件背後的黑幕,將四面八方蒐集到的意見,並陳在觀眾眼前,企盼真相得以浮現。
《未解決事件》目前累積採訪過八件懸案,出版兩本專書,這本是其中一本。關於奧姆真理教地下鐵沙林毒氣恐怖攻擊事件,由於犯案動機明確,手法張揚,主謀和共犯也已經伏法,嚴格說來應該算是已解決事件。但如果仔細觀察日本目前的社會時局,有很多跡象顯示奧姆真理教所帶來的影響,絕不僅止於一九九五年那一場無差別地鐵屠殺。事隔三十年,有很多細節或許都已經被遺忘,甚至因為創傷症候群而將之隱藏在內心深處不願提起,採訪團隊所使用的不僅僅是職業記者所學到的採訪技巧,還必須參考心理諮商的意見,傾聽與談話雙管齊下,才有可能獲得可信的證據。
對於還記得奧姆真理教的日本人來說,「新興宗教」一詞幾乎只有貶意,任何型態的「新興宗教」都是可疑的不審者,如果聽說隔壁搬來的新鄰居是「新興宗教信者」,或是新進員工透露出他正信仰某種「新興宗教」,難免都會下意識地保持安全距離。
也可以這麼說,無論是傳統宗教或「新興宗教」,在奧姆真理教發動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之後,日本的宗教信仰受到絕大的質疑與挑戰,盲目的個人崇拜和特立獨行的教義,加上偏激教團的恐怖攻擊,顛覆了宗教信仰的觀念,間接造成了一部分的日本人對宗教信仰日漸採取疏遠旁觀的態度。宗教信仰的熱衷程度逐年遞減,傳統宗教的廢寺廢社問題日趨嚴峻,遭受泡沫經濟與金融海嘯沖刷後的日本,草食佛系繭居世代崛起,只在乎有沒有跟上SNS最新的流行話題,旁觀經濟環境與政治現況的沉淪,甚至對世紀瘟疫武漢肺炎都漠不關心如置身事外。
什麼都不值得相信,漸漸拒絕承認傳統宗教神靈具備主宰一切的能力,更遑論是現代人透過科技修圖或傳直銷大會編造出來的新神祇。
宗教人士認為這是日本當前的信仰危機,但許多具備規模的「新興宗教」依然能在這樣的環境下持續招募新信徒,維持運作,且隨著改元令和,彷彿洗去了平成時代對「新興宗教」這個詞的暗晦印象,各種用「光」、「愛」、「和平」、「科學」等口號,試圖取代傳統宗教的「新興宗教」源源不絕而生,吸引許多不認識奧姆真理教的新世代加入。
打從泡沫經濟崩塌前,「新興宗教」就懂得跟風社會議題拋出觀點,不管是否真心想填補工商社會帶來的心靈空虛,或僅僅是為了抓攫現代人的目光,覬覦口袋裡的鈔票,「新興宗教」往往能提供傳統宗教無法支援的多對一、甚至一對一的關懷模式,現在的「新興宗教」更以較為謙和中性的體質,淡化宗教色彩,開設許多如分靈般的外圍組織,深入大專院校、公司行號,發展出跨國體系,吸引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入教。
現今還願意繼續追隨奧姆真理教衍生的教團,如「阿雷夫」或「光之輪」的信徒,他們的內心深處,究竟對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懷抱著什麼樣的看法?事件後的信徒又該如何應對後續的社會反響?不管是要防範類似的悲劇再度重演;研究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關係;或是探討政府對宗教信仰管控程度等法治與人權等問題,作為信仰危機的分水嶺,奧姆真理教都是一個非常值得深入的議題。
我在日本高野山真言宗出家,這是一個傳自印度,從大唐輾轉到日本,在日本扎根超過一千兩百年以上的佛教宗派,有時候也簡稱為密教。因為受過宗教知識及文史研究的訓練,所以對奧姆真理教揭示的教義有一定的了解,例如「奧姆」一詞其實就是梵文的「Om」音,即是一般人常聽到的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咩吽」的第一個字音。看過相關資料之後,其實也能確定奧姆真理教的教師、幹部與信徒,顯然都是被麻原彰晃超譯、誤譯的梵文藏文誆騙,才會產生他們的所作所為是符合宇宙法則或佛陀教義的錯覺。他們誤以為自己秉持的是純然至上的超道德,甚至試圖超越一切法律,孰不知麻原彰晃只是用了密教表象的文字、圖像,其所宣揚的教義卻完全偏離密教所要表達的真實意義。
例如,麻原彰晃曲解「頗瓦」為殺人法,以此為自己和信眾造下的謀殺案件開脫。
出家之前,我曾向賈敦仁波切學過「頗瓦」。那是二一六年的事情,當時領受的教法至今未忘,「頗瓦」在藏語指的是「意識遷移」,修行者透過念誦與觀想的方式,清淨自己全身上下多處門穴,最後從頭頂的頂門梵穴沖氣而出,意識瞬間躍升至西方極樂世界,徹底斷除輪迴的苦因。藏文儀軌上有云,若閉關修持「頗瓦」的行者,努力不懈而有成,一至七日內必定往生。雖然是佛教密宗的教法,但根據卻是來自於佛教顯宗的《阿彌陀經》:「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從生死輪迴的角度來看,「頗瓦」就是求取往生,以修行的方式終結自己的生命,絕非持武器去終結他人的生命。即使是替不懂「頗瓦」的人修法,工具也應該是手印咒音及修法的鈴杵,絕非科學化成的沙林毒氣。麻原彰晃利用人們對名詞的無知,扭曲「頗瓦」的意義,並將早期婆羅門教以殺人獲得證悟的錯誤方式,導入他的教學之中:「欲速成者宜執利劍,晨於四衢躬殺百人,人取一指以為傅飾,至于日中使百指滿,設勤奉遵,則道德備矣。」 當第一位犧牲者出現,麻原彰晃就開始用這種錯誤的教義引導教團,乃至到最後開啟了香巴拉計畫,策動大規模的屠殺……對比前期奧姆神仙會那種瑜珈團體,我不免懷疑,最後的麻原彰晃,是不是把自己也騙了進去?
聽起來毫無根據又違背道德法治的教法,為何能深植人心?即使事隔多年,依然追隨者眾,甚至有人不惜為教主開脫其罪?主因還是麻原彰晃利用「上師」或「尊師」一詞來哄抬自己的身分所致,奧姆真理教的「上師」是取自梵文發音的「古魯」,麻原彰晃引經據典,要信眾無條件信奉「上師」,以獲致福報,否則就會被降下天譴。即便是傳統宗教的領域,也有很多導師或信眾誤解「上師」一詞,誤以為「上師」所說的如同佛旨,不僅要如實貫徹,甚至擔心業報懲罰而不敢違背。孰不知在密宗行者必讀的〈事師法五十頌〉中,就有明言:「拜人作自己的上師,或是上師收一名徒弟之前,雙方都必須互相觀察對方的資格、心性、器量,是否堪任為上師,或是否為可造之材。如果沒有這樣的過程,那雙方都違犯了破壞密宗誓言的越法罪過,是不可能有任何成就的。」
麻原彰晃的成功,在於他讀的書典比信眾廣博,所以他可以只擷取對自己有利的說法來迷惑信眾,他向物質充實但心靈匱乏的人提供頭銜,讓他們可以往上晉升成為正教師,並將所有人的苦難都解釋成「沒有尋得賢達上師導引解脫開悟之路的緣故」,不管是在物質或心靈上遭受苦難的人,便會選擇拋下所有的物質生活,在奧姆真理教的體系底下「出家」。如此一來,一個巨大的循環就誕生了:失去一切物質便無法回到正常的現實世界,人生目標變成追求正教師頭銜,反覆躲進想像出來的心靈世界,屆時也不得不相信麻原彰晃的確擁有讓他們快樂的秘訣,因為物質的滿足已經變成一件相對容易的事情,相對應的心靈世界貌似得到一種容易滿足的均衡。
可怕的是,這種操作方式不僅存在於奧姆真理教,舉凡世間一切宗教,都很習慣否定物質世界的意義,宣揚錢財乃身外之物,奉勸信眾多多奉獻捐款以換取心靈世界的富足等,根據我走訪許多宗教團體的經驗,強調捐錢的強度與次數之不同,也能提供我們檢視該宗教團體的可信度。我並不反對捐錢,但我也不排斥累積個人財富,用以追求物質提供的快樂。真正的開悟解脫與否,不在乎金錢的多寡,乃是跟「快樂」的程度有關,我並非奧姆真理教的信徒,我可能永遠無法知道他們究竟快不快樂,但我可以確信,自宇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日那個上午之後,這些信眾的內心深處都被麻原彰晃狠狠地刨挖出一大片傷疤,閉口不談、不願現身、不肯承認,就是最好的證據。利用宗教信仰發動的恐怖攻擊事件,無辜受害者面臨的是身體髮膚不可抹滅的傷害,終生都要和各種後遺症奮鬥;與加害者站在同一側的信眾,則是永遠被困鎖在深暗的心牢,既不能再向他們的上師追問人生意義,又無法面對社會對他們的謾罵唾棄。

(本文作者唐墨為高野山真言宗學僧,法名言德。目前任教於世新大學中文系,同時也是懸疑、犯罪主題網路媒體「疑案辦」主編,著有散文《違憲紀念日》、推理小說《清藏住持時代推理系列》、《酒保神探系列》)

‧摘文

前言──《未解決事件》第二彈 為何是奧姆真理教?
松岡烈
(製作統籌/社會部主編)

對奧姆真理教一無所知的世代
「在NHK播出奧姆真理教特別節目之後,逃亡十七年之久的菊地直子與高橋克也隨即遭到逮捕 。你有預料到嗎?」
在節目播出後,很多人這樣問我。我當然料想不到。不過,若因本節目的關係而讓逐漸被淡忘的奧姆事件得到多一點關注,進而驅使警察追捕重大通緝犯,那麼這或許是本節目存在的意義。
二○一一年秋天,NHK特別節目《未解決事件》第二彈的主題我們打算做奧姆真理教,便開始了採訪。那時人們對奧姆真理教事件的記憶早已風化了好一陣子。那年十一月,最高法院判處牽涉數起案件的奧姆真理教幹部中川智正與遠藤誠一死刑,長達十六年的審判終於結束。之後,其他在逃的重大通緝犯是否能陸續追捕到案,就不得而知了。奧姆真理教事件的受害者認為,事件將會隨著審判終結而被遺忘,這更加深了他們的危機感。
「奧姆真理教家屬協會」代表,本人也遭受過VX毒氣攻擊的受害者永岡弘行嚴正表示:「我們都還不明白當時那群年輕人為何犯下如此惡行,就要『用死刑終結一切』,這樣好嗎?為了不重蹈覆轍,他們有應當盡的義務,我們不想就這麼輕易讓他們服死刑。」
這麼說來,我們採訪小組也是「對奧姆真理教一無所知的世代」。除了我們這些新聞主編以外,跑現場的導播與記者,在奧姆真理教事件發生當時都還未進入NHK工作。就算我們對他們說「那一年,整個日本都在想『接下來究竟又會發生什麼事?』對於奧姆的動向與警察的搜查結果,也都揪著心密切關注」,他們也沒有什麼反應。沒辦法。這些導播和記者當時都還只是幼稚園生或小學生而已。
十八年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讓時針倒轉,回到過去吧。

不得了的一年,一九九五年的開局
那一年,一九九五年,陸陸續續發生了一些很不得了、能在歷史上留一筆的大事。我前一年從初任職的地方放送局調職到東京的社會部,隸屬於警視廳記者俱樂部 之下。
一月五日,新年剛過不久就爆出「埼玉縣愛犬家連續殺人事件」。一對犬隻飼養員夫婦因為屢次毒殺愛犬家客戶而遭到逮捕,社會部記者大舉進入現場,而我被分配到大雪深埋的群馬山區採訪遺體的搜索工作。那是一樁罪大惡極的殺人事件,被害者不知有好幾人,說不定是那一年最大條的新聞。
不過社會部的人馬十多天後撤退了。一月十七日一早發生「阪神淡路大地震」,記者從全國各地前往支援,我也在翌日進入現場。還記得我坐上計程車輾轉抵達神戶市的三宮,在大樓倒塌、悄然無聲的街區呆立良久。
我在受災地的採訪持續了一個月多才結束。二月二十八日,一名公證處的事務長在東京品川被擄走,警方強烈懷疑奧姆真理教教徒涉案。隸屬於警視廳記者俱樂部之下的記者全被召回東京。從這樁事件起,在各地肇事的宗教團體「奧姆真理教」開始露出真面目,警視廳也組織起來,大舉出動。
警察與奧姆真理教全面開戰。

地下鐵沙林事件的衝擊
「那個早上的衝擊我到現在都忘不了。」這是萩原聖人在NHK特別節目的類戲劇中飾演記者,當他第一時間目擊地下鐵沙林事件時,口中喃喃自語的台詞。這種感受,就跟我們三月二十日聽到快報:「地下鐵遭人釋放毒氣」當下的念頭一模一樣。
那是警視廳打算地毯式搜索奧姆真理教據點的「強制搜查X Day」的前兩天。「糟了。被人搶先一步。」我一確認是奧姆真理教幹的,馬上奔向霞關地鐵站。倒臥在走道兩旁植栽裡的乘客與車站人員,一個一個被救護車載走,消防隊員戴著防毒面具跑下車站。那裡是東京的中樞地帶,道路封鎖,一片騷動。「奧姆真理教到底是什麼鬼。」我滿懷憤怒與哀慟地仰望天空。
這一天我在霞關站前等了一整天,直到半夜才獲准入內採訪。到了地下層,陰涼無人的車站中傳來一股熏眼睛的刺激性臭氣。負責招呼我的車站人員解釋:「那是沙林毒氣 的中和劑,請勿擔心。」我印象非常深刻,那位工作人員眼睛紅通通的,充滿血絲。
這就是地下鐵沙林事件。有五條地鐵線被人散播沙林劇毒。五名信徒攜帶裝有沙林毒劑的袋子,混進通勤乘客之中,然後在駛往霞關的電車上用傘尖刺破袋子,讓沙林毒劑汽化。這起史無前例的恐怖事件利用化學武器無差別攻擊,造成十三人死亡,超過六千三百人受傷,震驚全世界。

奧姆真理教見不得光的一面
兩天後,警視廳在(當時的)山梨縣上九一色村各據點進行同步搜查。那個基地離富士山很近,仰頭一望就可以看到富士山。在廣大的基地裡有幾棟沒有窗戶、既獨特又怪異的建築物並排著,這些建築被稱作薩諦安 。我就在製造沙林的工廠第七薩諦安大樓前方。為防範毒氣,搜查員帶金絲雀進入建築物內部,將一群小孩一個一個護送出來。他們是信徒的小孩,頭上戴的頭罩據說可以重現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死刑定讞)的腦波。但是設施裡並沒有沙林毒劑,人們眼中的武鬥派幹部與信徒半個影子都沒有。
之後,接連發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把警察與媒體玩弄於掌心。
搜查八天後,警察廳長官 被狙擊,疑似跟奧姆真理教有關。隔年四月二十三日,麻原的心腹,也是最高幹部村井秀夫在眾多媒體記者眼前被刺殺,地點就在東京南青山的東京總部。有傳聞說「五月的大型連假,新宿將被散布沙林毒氣」,造成騷動不安,百貨暫停營業;真實情況是,新宿車站地下的廁所被人發現遭奧姆真理教放置氰化氫觸發裝置。如果毒氣被觸發散出,恐怕將有一萬人受害。麻原被捕的五月十六日也出事了。在東京都廳,一件指定寄給青島都知事的包裹發生爆炸,造成東京都廳的職員嚴重受傷。
在警察搜查和媒體採訪之下,奧姆真理教深不見底的黑暗面讓整個社會為之戰慄。像是:將殺人視為正當行為的教義、使用LSD迷幻藥修行、在儀式中利用麻醉藥物與電擊消除記憶、開發化學武器和細菌武器、私造自動步槍。
想要脫離教會的信徒與批評教團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遭到殺害,這類事態也益加明顯,像是為了讓信徒回歸家庭而四處奔走的?本堤律師遭到滅門殺害,也是奧姆真理教幹的。
即便現在我們回顧以往,也難以置信,過去曾存在這麼一個團體,如此窮凶惡極,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詭異罪行,而且就在我們身旁活動。

為什麼警察無法阻止事件發生
十六年後,我們有個構想,想在《未解決事件》系列節目中針對奧姆真理教事件進行採訪。《未解決事件》是NHK的一個特別系列節目,節目探討如何從重大失敗中找到給未來的教訓。第一集是昭和史上有名的「固力果‧森永事件」,而第二集,何不做平成時代的代表事件「奧姆真理教事件」?
《未解決事件》系列的製作緣由,原本打算針對警察廳長官狙擊事件的時效議題進行。這起事件發生在奧姆真理教與警察全面對決的時期,當初被懷疑是奧姆真理教所為。但是,隨著與教團相關的連串事件得到解決,這起事件仍未有結果。究竟搜查出了什麼問題?在多方查證的採訪過程中,我們愈加覺得奧姆真理教事件本身有重新查證之必要。
早在一九九五年前,各地就發生疑似跟奧姆真理教有關的事件,警察也動員起來,但為何無法阻止奧姆真理教的失控?如果警察能在早期就帶著危機意識、出面搜查,之後我們就能更深入採訪,那麼也許就能阻止奧姆真理教行凶。這一點與「聚焦於未解決事件,並試著採訪以深入挖掘箇中背景與真相」的想法產生了鏈結。
霞關站的副站長在地下鐵沙林事件中去世,他的遺孀高橋靜江在採訪中說了一段令人難忘的話。
「警察在搞什麼?我一直很憤怒。如果能好好地搜查初期的事件,就不會讓奧姆真理教坐大到那種程度,我一這麼想就覺得好悔恨。」
那段時間超級大案件接二連三發生,我們為了追蹤來龍去脈就費去許多心力,對於警察的搜查過程,我們沒有餘力、也沒有想要去採訪與查證。現在只能從反省中學習教訓。
其實未解決事件系列節目要做這主題是有爭議的。因為奧姆真理教的一連串事件,在司法上是「已解決的事件」;另一方面,也有人強烈認為「奧姆真理教事件還留下很多『未解開的真相』,用大型節目的規格重新採訪,意義重大。」
討論到最後,我們得到結論:「主謀麻原在審判中什麼都沒透漏,而整起事件的背景與動機,我們稱不上百分之百都搞清楚了。『奧姆真理教究竟是什麼?』『麻原的目的是什麼?』就透過歷時十七年的採訪來探討吧。」
那時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剛過半年。我們忙著採訪受災地與核電廠事故,要在同一時間提案、做奧姆真理教這個「過去的事件」,並且找好負責採訪的人員,十分困難。好不容易,我們成立了採訪小組。採訪小組是一支混合部隊,有具有奧姆真理教採訪經驗、有志於此的主編,以及「對奧姆真理教一無所知的世代」的導播和記者。老實說我們在開始採訪時,奧姆真理教事件早已被從各種視角挖掘素材,能否得到新情報,我們並沒有什麼把握。
但隨著採訪工作的進行,接連有了新發現。那就是教團內部的機密錄音帶。多達七百卷錄音帶錄下麻原本人的聲音。這批錄音帶原本收押在警方手上,裡頭透露的事實將推翻先前跟教團失控有關的定論。
我們採訪曾經偵辦過奧姆真理教的搜查員,從採訪內容以及未公開的警察內部資料之中,發現了一個十七年前誰都料想不到的事實。
這個衝擊力十足的事實就是,偵辦?本律師一家殺害事件的神奈川縣警方,在初期就注意到奧姆真理教跟沙林毒氣有關聯。偵辦松本沙林事件的長野縣警方,也對第一通報者河野義行可能是奧姆幹部的「河野義行犯人說」鍥而不捨,高層還暗中偵查奧姆真理教。
這次採訪的搜查員超過一百五十人。我們看得出來,在現場執行任務的偵查員大多在初期就察覺到奧姆真理教的黑暗面,危機感愈來愈強烈。如果全國的警察組織都有這樣的危機感,一定可以阻止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紀錄片的中心主題正是奧姆真理教與警察在沙林毒劑上的攻防。
二○一一年的最後一天,採訪工作漸入佳境。逃亡十七年的奧姆真理教重大通緝犯平田信現身警視廳。各媒體紛紛播放以前的影像,被遺忘許久的奧姆真理教事件在今日重現。
在節目播出之後,剩下的兩名重大通緝犯,菊地直子與高橋克也相繼被捕。
奧姆真理教吸引了許多年輕人,驅使他們犯下重大罪行,而讓這些年輕人持續過著快十七年逃亡生活的男人,麻原教祖,究竟內心有多黑暗?
節目追查的就是這樣的謎團。節目播出時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證言無法收錄,本書就是由這些證言的採訪紀錄集結而成。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