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5° )
氣象
快訊

2021-07-30 | PChome書店

變法

變法
變法
作者:上官鼎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7-21 00:00:00

<內容簡介>

承繼《阿飄》宇宙,
上官鼎超越政治、科幻小說格局,
宏觀生命、終極關懷的世紀之作。

寫完《阿飄》時,曾相信科技的進步會帶來宇宙若比鄰的一天,制度崩壞的地球人或許還有「禮失求諸野」的機會……兩年後,《變法》中的塞美奇晶星球遭遇大災疫來襲,敵對的兩大王朝會有怎樣的結局……我左右思考、反覆推敲……直到寫下最後一個字。
──上官鼎

塞美奇晶星球距離地球一‧五八光年。
塞美奇晶星球的一天,約相當地球上的一百天……
地球的「民主」傳到了塞星,引起一場驚天動地的變法……

二十多「塞星年」前,也就是二千多「地球年」前,塞美奇晶星球上的科技帝國曾派人造訪地球……
聰明美麗的塞星女子隨清娛,除了帶回漢朝的典章制度,也生下司馬遷之子──司馬永漢。

塞星上的札赫王朝面臨外敵威脅、族群對立、社會騷動的危機,決議變法圖強,
派司馬永漢再度考察地球,帶回美國、台灣的民主制度近十萬份實錄資料。
於是,一連串設計綿密、規劃嚴謹的變法草案陸續展開……

札赫王朝的太尉、丞相等人,趁著變法,爭權奪利;
連地球上的立法院長廖淳仁都能在塞星球上發揮「喬王」長才!
浪子烏沃、阿飄司馬永漢、智人阿里十三與奇奇哥合組的「四人幫」,參與變法並運用網路科技反應民意。

塞國與皮幽國統治者一心想靠科技武力取得「人口紅利」,但兩國生醫智人祕密聯手,期望發現生命起源並且達到「人類也能無性生殖」。
卻不知,共同的敵人其實是病毒,一個「分子」!

半動物半植物的精靈翠兒,半人半獸的獾族人,武功強大的機器人奴僕,飛行器與隱形衣……交織成驚奇炫目的科幻世界。
兩國頂尖生醫智人奇奇哥和朱橙,潛入深海火山與海怪格鬥,取得古生物體,
進行研究之後,終於找到生命起源的「X」分子……

到底,病毒造成生靈大滅絕之後,
人類還有重生的機會嗎?

★本書特色:

1金庸喜愛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的上官鼎,以位居政府高層多年,繼2018出版《阿飄》的科幻政治小說之後,在大疫之年,更書寫超越政治、科幻小說格局,宏觀生命、終極關懷之作《變法》,本書結合科幻武俠的場面,驚奇炫目。

2小說中探討地球上的民主制度移植另一星球所發生的種種爭權奪利之事,人類以為敵人是自己對立面的他者或他國,殊不知能毀滅人類的是:病毒。只有合作聯手才能終止入侵,值得此刻的我們省思。

3本書更探討人類生命的起源,與生命的意義,切合時代意義。上官鼎說:「生命的發生和滅亡是必然的……生命從一個分子經過數百萬年的演化終於有了今日的人類,然後同一個分子竟然成了滅絕人類的殺手,那數百萬年的選擇演進,其目的竟是讓同一個分子來終結,難道這是一個漫長的重新啟動的程序?」

★目錄:

一、塞美奇晶帝國
二、少年烏沃
三、札赫變法
四、琮璧雙寶
五、喬王出手
六、含苞送子
七、爾虞我詐
八、水深火熱
九、亦生亦死
十、物換星移
後記

<作者簡介>

上官鼎
六○年代新派武俠小說作家,為劉兆藜、劉兆玄、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之筆名,隱喻三足鼎立之義,著有多部武俠小說:《蘆野俠蹤》(1960)、《長干行》(1961)、《沉沙谷》(1961)、《鐵騎令》(1961)、《烽原豪俠傳》(1962)、《七步干戈》(1963)、《俠骨關》(1964)、《金刀亭》(1966)等,亦曾幫古龍接手代寫《劍毒梅香》(1960)。一九六八年宣告封筆,二○一四年以《王道劍》重出江湖,由劉兆玄獨立完成,後續更跳脫武俠小說的範疇,著有《雁城諜影》、《從台灣來》、《妖刀與天劍》(遠流出版)、《阿飄》、《變法》(時報文化出版)等小說。

劉兆玄,一九四三年生,湖南衡陽人,臺灣大學化學系畢業,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化學博士,曾任清華大學校長、東吳大學校長、國科會主委、交通部長、行政院副院長、行政院長及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現任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自幼嗜讀武俠小說,就讀師大附中期間,為了掙零用錢,便與四哥兆藜、六弟兆凱合寫《蘆野俠蹤》,自此成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曾撰文論:「在十八歲少壯之年能寫出《沉沙谷》這樣的傑作,真是天下奇才!」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更盛譽:「台灣在全盛時代,前前後後有五百位作家在寫武俠小說,作品大概有四千部之多。而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內文試閱:

第一章:塞美奇晶帝國

塞美奇晶星球距離地球一・五八光年。
一・五八光年在浩瀚的宇宙中,算是很「近」的空間距離。然而塞星與地球之間的宇航路徑必須穿過一個蟲洞,兩個星球之間的時間維差就大了;粗略地說,塞美奇晶星球的一天約相當地球上一百天。
塞美奇晶星球上有大氣層、有水,適合發生生命。但是演化途徑則有異於地球,呈現出與地球不同的生物圈面貌。
塞星上絕大部分是水世界,陸地只佔星球表面的十分之一,而且主要是一個「洲」,另外一些島嶼在大洋中星羅棋布,其餘十分之九的表面積全是海洋。
陸洲上五顏十色的植被覆蓋率達到百分之七十。說「五顏十色」乃是因為塞星球上的植物行光合作用時,不像地球上植物主要都吸收紅色區段光子,它們各取所需吸收陽光中不同波長的光子,所以一年四季都有各種顏色的植物欣欣向榮,廣大森林看上去隨時都是紅橙黃綠,彩色繽紛。
塞星球的陸洲上動物的種類及數量皆遠遜於植物。星球上的人類先天生殖能力不高,後天又曾遭病毒侵害,以致塞星球的人口總數始終不超過一億。主要是兩個族群:塞美奇晶人和皮幽人。前者佔有優勢,所以他們就不客氣地以星球之名自稱。
即使岩石圈也有極大的差異,例如地球上鐵比碳量多出百倍,而在塞美奇晶星球上,碳量則是僅次於氧的元素,而鐵量則較稀少。
塞美奇晶人的理性思考能力極為發達,但很奇怪是他們在人文社會方面大多頭腦比較簡單,以致於塞國的科技發展遠勝地球,但政治社會制度方面則遠遠落後。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他們有比地球人更進步的網路科技,但是只有皇宮、高官府第、科技智人等特殊階級才能使用,一般平民百姓是不可及的。統治階級採用的是典型的愚民政策。
第二大族群皮幽人也有相同的情形。
二十多「塞星年」前,也就是二千多「地球年」前,塞美奇晶國是亞奇王朝,在地球上的中國時值西漢武帝年間,曾有塞美奇晶特遣探測隊造訪地球,從地球帶回了許多漢朝的典章制度;在塞星球上來說,確是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政治社會制度,塞國菁英們依此建立了空前強大的帝國,一舉佔領皮幽人的領地,兩大族群納入了塞星球上唯一的大國:塞美奇晶帝國。
在時間的維度中有百倍差異的情況下,二十多個「塞星球年」雖然難比地球上的「千古興亡多少事」,也自然會有盛衰起伏的變化。帝國一統十多年後,由於高科技僅供統治階層用於戰爭及控制人民,各種制度漸趨僵化,社會活力走弱,國力開始走下坡;此時族群問題漸趨嚴重,終於發生整批皮幽人出走的事,他們聯合一些少數民族建立了「皮幽國」,成為塞美奇晶帝國西北方的強敵。
帝國國內也開始了社會的異議和騷動,武力鎮壓的頻率及範圍有逐漸擴大的趨勢。換言之,帝國在衰落中。
正值此時,老帝君駕崩,結束了亞奇王朝;新帝君就位,開始了札赫朝代。
札赫在沒有成為儲君之前,曾在農村中待過,因此比他老爸對塞國基層的問題有較多的瞭解,他上任後就苦思一個問題,要如何改變才能讓塞美奇晶帝國再次強盛。
因為在底層待過,他感受到政治、社會制度需要改革的迫切性,正因為對塞國基層比較瞭解,他知道微調小修無濟於事。
塞國亟需變法革新。
但是要大刀闊斧地改革,他不知道從何下手。
朝廷中他的左右手,丞相金博和太尉尤古,都是菁英中的菁英,但一談到「變法改革」便不敢進言,乃是因為他們提不出有效的解決之策。
整個塞美奇晶族人,要找能解決科技問題的頂尖人才不難,但要尋求有創意能解決政治、社會問題的人,太困難了。

這一天早朝之後,丞相金博留下來有事要單獨陳議,札赫便命侍衛引丞相到御書房覲見。
札赫帝年約四十,雖下了朝殿,身上的帝服未換,只見他頭上金冠,上鑲三顆鴿蛋大小的海藍色鑽石,異光四射,顯得威嚴而高雅。一身大紅長袍是特製的衣料,表面塗了一層極薄的膠態奈米金粒子,金粒子的尺寸小於一百奈米時,便呈現鮮明的紅色,但長袍隨著行動而擺動時,便閃耀出原來黃金的光澤,紅金變化如夢幻迷離,令人望之不可方物。
丞相金博雖然頭髮俱白,仍然精神抖擻,絲毫不見老態,札赫帝對這位老臣很是敬重,見他上前行禮,連忙伸手止住道:
「此非廟堂之上,丞相不必多禮。快請坐下說話。」
金博謝坐,侍者奉茶,啜了一口,恭敬地道:
「謝陛下賜坐。皇上登基以來,念茲在茲要改革朝政,臣等雖然心感崇敬,卻不能有一言助聖上興邦,心中實在又急又愧。昨日在府中與幾位學者朋友談起此端,眾說紛紜,各種異想天開之策皆有人提出,雖有百家之言,實無可行之策。待眾散去,老臣思及當今我朝的主要法度典章乃仿地球大漢帝國之舊制,施行以來,匆匆已逾二十年,雖然對我國統一天下有所助益,然世事變化極快,吾國二十餘年治國之道一成不變,多處皆發生吃緊之趨勢。如今皇上欲作重大之改變,何不再遣人到地球考察⋯⋯」
聽到此處,札赫目光一亮,打斷金博,聲音帶些興奮之情。
「對啊!彼地球人對政治、社會之屬典章制度遠較我國先進,事隔二十多年,彼地在此方面之進展應該達到另一種進步境界,正好供我國改革時參考借鏡。」
金博丞相接下來說明他的想法:
「以地球之紀年計算,距上次先帝派遣『塞美奇晶一號』去大漢帝國考察已經兩千多年,地球上兩千多年來的政治、社會制度必有極大之改變,我等亟思變法之道不可得,與其在此坐困愁城,實不如遣適當之能人再次造訪地球,帶回有用之資料助我國設計更進步之制度,重振我塞美奇晶帝國之國力。」
札赫帝聞言喜道:
「丞相所言甚合朕意。此事之籌備即交丞相辦理,需要多少時間?」
金博起身道:
「根據上次『塞美奇晶一號』之經驗,派遣前之訓練及準備足足費時兩年半,但事成後智人院的檢討顯示,我方事前準備工作仍有若干不足之處。不過這一次重去地球,有了上次的經驗,準備時間或許可以縮短一些。」
札赫帝咦了一聲道:
「怎麼會需要如此之久?」
金博回道:
「此去地球,唯一的路線必須穿過一個極為危險的蟲洞,到了地球那邊一切生態環境與我塞星球迥異,因此我們派遣的人士必需事先作各種生理調整及必備技能之訓練,此外,對地球之語言、生活⋯⋯皆須學習。當然,有了上一次之經驗,這一回的準備時間可能可以縮短,不過事前生理狀態之調整,需時較多且不可便宜行事,否則只憑藥物難以克服地球的水土不服,這些細節都要請咱們的智人院詳加研究⋯⋯」
札赫微微點頭道:
「瞭解。此為一極具挑戰性的危險任務!定須生醫智人負責,確保派遣人員身體生理之安全,而科學智人則要為派遣人員量身訂製最先進的防身及資訊設備,還要負責宇宙航行之訓練工作⋯⋯這樣看來,確是需要相當時間,急不得也。」
金博丞相拱手道:
「陛下聞一知三,的確是如此。既然準備工作費時頗長,則派遣前往地球之人選最好馬上決定⋯⋯」
札赫打斷道:
「丞相是否記得上次派遣人員是如何組成的?」
金博道:
「上次先帝派出『塞美奇晶一號』太空船,共載四人出發,二男二女。到地球上主要工作交給一聰明絕頂之女子,名叫隨清娛,其餘三人,一為宇航駕駛員,留在中繼站上,另二人各具其他專業⋯⋯這一次嘛,據老臣瞭解,各種科技設備有大幅進步:儀器設備全面自動化,能力更強大、操作更簡單,是以老臣猜測,派遣隊可能不需要四人之多⋯⋯」
札赫帝頷首道:
「至少也不能少於兩個人吧。我們派誰去呢?」
金博丞相顯然有備而來,他毫無猶豫:
「太空船的駕駛便還派前次『塞美奇晶一號』原來的駕駛員吧⋯⋯」
「他叫什麼名字?」
「阿里十三,科學智人。一則他有上次經驗駕輕就熟,無須花太多時間於基本訓練,再則當年留在太空中繼站上的許多資訊及控制設備必須更新,阿里十三近幾年研發新資訊電子產品的成績十分亮眼,依老臣看,派遣此人不僅因為他是有經驗的宇航駕駛員,同時可兼任科技資源管理者,實不作第二人想。」
札赫稱善。隨即問道:
「朕知道阿里十三之名,他是吾國頂尖的科學智人。問題是送去地球上考察的主角該怎麼挑選?」
「啟稟皇上,當年去地球的女子隨清娛已經病故,她在地球上意外的成了大漢帝國太史令司馬遷的紅粉知己,她懷了司馬遷的種回到我國後生下一子,是以此子血脈基因中有一半為地球人,如果派此子去地球,對融入彼地生活⋯⋯更重要是瞭解彼地文化、政治、社會制度方面,當能發揮我國其他人都不具有之優勢⋯⋯」
札赫帝喜道:
「妙極!我倒忘了這一點!但不知道此人現在何處?」
「此子名叫司馬永漢,現在京師城防部隊中為奴。」
「為奴?軍奴?」
「是!此乃因為當年隨清娛私與地球人發生關係,又懷著地球人的種返回我國,犯了欺國大罪,不過她所帶回的資訊助我國施政立有大功,功過相抵纔未加重罰於她,但其子則被視為地球野種,發配軍中為奴⋯⋯先帝駕崩後,司刑人知悉司馬永漢實為無辜,遂准其『以役代刑』,命其成為基層軍士協助城防。」
金博停了一下,又補了一句:
「此案當年由先帝親自拍板定案。記得當時朝野頗有不同的議論,時間久了,也就不再有人關注。」
札赫皺眉道:
「如今國之大政需要派遣此人赴地球,一切都得從權。朕命丞相你去處理,讓這個司馬永漢儘快接受必須之訓練及生理準備諸事宜⋯⋯」
他停了片刻,想起一事,對金博道:
「對了,等一切準備工作就緒,朕要見見這個司馬永漢,煩請丞相你記得安排。」
「遵命,老臣告退。」
就在此時黃門令伍勃入報:
「啟稟聖上,尤古太尉請見。」
札赫帝一面回答「宣」,一面伸手止住正要辭離的丞相。
「丞相稍待,太尉所密奏定是與北方軍情有關,你留下一起聽聽。」
尤古太尉踏著大步入進御書房,所過之處,長廊兩邊侍衛們俯首敬禮格外殷勤,此乃因為按照西漢制度,太尉乃是國中軍事最高主管,而尤古本人英武高大,軍裝上寶石勳章閃爍發光,益發引人尊崇。
尤古正要行禮,札赫帝揮手止住:
「太尉看坐不必多禮。」
尤古對金博丞相行禮,顯示他對這位兩朝老臣的禮數一絲不茍。接著便直接奏道:
「啟稟皇上,北方有緊急情報傳來⋯⋯」
札赫帝見他面色凝重,心中耽憂駐守邊境之囤田軍隊遭敵襲擊。
「哪個屯堡出了事?」
尤古抬眼道:
「情報不是來自屯堡,而是出自皮幽國的智人院!」
「皮幽智人院?出了什麼緊急大事?」
尤古解釋道:
「皮幽國的智人院始於他們獨立建國後,一批從我國叛逃的皮幽智人,他們盜取了我國智人院中的重要資料及先進設備,所以很快就具備規模,而後又用綁架手段,前後從我智人院中擄走了三位高手,迫使他們為皮幽國效力,彼智人院的研究能力因而如虎添翼。而他們卻不知老臣也利用這時機,在三人中埋伏了一位我方臥底的,此人表面上參與對方的研究計畫,暗地裡不斷以最機密之通訊方式直接向臣本人匯報皮幽國的科技機密⋯⋯」
札赫帝咦了一聲,打斷道:
「這事有多久了,朕怎不知道?」
尤古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此事屬操作手段之細務,臣以為暫無稟報聖聽之必要,事實上因實際操作困難,必須保持單線領導及絕對保密,知曉之人最好就只臣一人。待預定任務達成後,臣自會一五一十詳細向皇上呈報。」
丞相金博這時插入道:
「既屬絕對機密,臣告退。」
札赫望了金博一眼,暗忖:「這個金博確實老練厲害。」
尤古也望了丞相一眼道:
「丞相不須迴避了,事情有變,我派去臥底的智人身分曝光了。」
札赫與金博幾乎同時驚呼道:「身分曝光?怎麼回事?」
尤古道:「昨日他向我報告,皮幽國帝君撥鉅款獎助其智人院,是因為他們最近突破了基因工程上一個難搞的瓶頸,他們的標的是無性生殖⋯⋯」
他停了下來,丞相金博暗自點頭忖道:
「生殖力低是塞美奇晶星球上人類的弱點,皮幽國佔了北方肥沃的土地,最需要的便是增加人口,他們如果真能突破無性生殖的瓶頸,人口數迅速追上來,確是我國未來心腹大患。」
果然札赫帝也皺眉插問:
「無性生殖,要想迅速增加人口?」
尤古太尉點了點頭,卻又搖頭道:
「啟稟皇上,臣得到的情報是,他們的計畫之一是人工複製『赤目人』,而且已有了一些重要的突破⋯⋯不過,更糟的消息是⋯⋯」
丞相驚呼:「赤目人?如果皮幽國那一支半人半獸的赤目軍得以擴大,確是我國之大患⋯⋯」
太尉嘆道:「丞相所言不錯,但更糟的消息是⋯⋯」
札赫見他說到一半開始吞吞吐吐,便直問道:
「還有更糟的消息?是什麼?」
「就在剛才,那臥底的智人和我之間的量子通訊斷了,被自動切斷了⋯⋯」
太尉見札赫面露困擾之色,便補充說明道:
「我們通訊用二代量子糾纏的技術,訊息即傳即到,中間沒有任何耽擱,就如心電感應一般,敵人也就沒有方法可以截取或竊聽,亦無任何中斷訊息之可能,除非⋯⋯除非其中一方自行主動切斷⋯⋯依我們的約定,自動切斷就表示身分已曝光,或是遭受到致命威脅,必須破釜沉舟,毀去訊號源以保護通訊內容!」
丞相緊張地問:
「太尉您是說,這位智人有可能已經遇害,或落入皮幽人手中,是不是這樣?」
尤古太尉輕嘆一口氣,沒有直接回答,只搖了搖頭道:
「願護國神靈保佑他!」
札赫面現憂色,輕聲問道:
「尤古,你現在不需要保密了,告訴朕,那臥底的智人是誰?」
「阿里十三!」

塞美奇晶帝國的京城城牆巍峨,是用一種塞國特有的黑色奇石所砌,高達百尺,以塞國先進的科技水平而言,它絕不是不可攻破的城堡,而只是代表一種歷史的遺產。
朝南的主城門,就是仿漢長安城而名為「安門」。城門內一條南北向長達十里的大道貫穿全城精華地區,便是有名的章台街。
位於西北的城門叫「橫門」,城門口兩個武裝軍士在盤查出進城門者的身分,一個胖大的富商乘著一輛白色豪華的自動駕駛轎車被攔下,富商一臉的不高興,指著車頭上一個有翅膀的怪獸標誌,對正在盤查的軍士搖了搖頭,不耐煩地道:
「啥事也沒有,幹麼要盤查出城的車輛?你們沒有看見我『金獾號』的標誌?這是朝廷賜的特別通行證件,你們憑什麼阻攔?」
盤查的軍士是個蓄了一部紅鬍子的大漢,聞言回道:
「咱們要查你車上載了什麼東西!別說你出城,進城也要查,你快把車廂打開讓我檢查!」
那胖大富商不悅,很勉強地按了一個按鈕,車廂門啟開,那軍士看了一眼,車廂裡全是一包包的小鑽石,包在透明袋中,陽光照射下,閃爍有如一簇簇天上的明星。
大鬍子軍士伸手翻了翻貨袋,喃喃道:
「這些小鑽石不值幾個錢,你靠賣這個還自以為是權貴?笑死人了。」
原來塞美奇晶星球的地殼中,儲量最多的元素之一就是碳,天然形成各種結構的碳晶體,像這種半個小拇指甲大小的鑽石產量很大,一般庶民家裡都擁有幾顆,算不得是珍品。
那富商一身打扮十分豪華,聞言動了火氣:
「你這吃糧的好生無理,大爺我買賣啥管你屁事,快讓開不要耽擱我寶貴的時間⋯⋯」
那軍士正要放行,卻聽到身後有個人結結巴巴地低聲道:
「軍爺,你⋯⋯你沒瞧見左邊⋯⋯左邊廂底還有一個夾層。」
大鬍子軍士回頭一看,見是一個衣衫襤褸的邋遢少年,指著車廂對自己提醒。
那少年一頭亂髮,穿得像個小乞丐,雖然因為一臉污泥看不清真實面貌,但他卻有一雙靈活的眼睛,嘴型也長得有趣,隨時看上去總有點像是在冷笑。軍士隨著他手指看去,果然發現廂底左邊有一些凸起,似乎是個大箱中藏著的小箱,便指著那裡道:
「那是啥?你打開讓我看!」
那富商大怒:
「啥也不是,不信你自己來摸摸看!」
大鬍子軍士俯身在車廂內摸了一陣,卻找不到任何可開口之處,正有點尷尬時,他身後那邋遢少年忽然拿一支碳精棍往廂底左側一點,只聽到咔嚓一聲,那凸起的地方忽然張開,果然是一個隔開的密箱。大鬍子軍士對少年豎起大拇指讚好,那少年衝著他傻笑。
富商大喝一聲:「混帳小鬼,你要作死嗎?」
富商一拳打向少年,那少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並不閃躲,富商重重一拳打在少年臉上,少年竟似毫不在意,站在一旁的另一個軍士卻看不過去了,他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富商,喝道:「你怎麼動手就傷人?⋯⋯」
這軍士年紀甚輕,長得一副斯文相,有一頭柔而捲的長髮,隨著行動而上下彈跳,有如波浪。年輕軍士見到這情形,疑心大起,仔細盤查密箱後指著富商大叫:
「你,你走私精靈翠兒⋯⋯是要走私去敵國?」
只見那小箱中擠著三隻嫩綠色的小動物,長毛碧綠發亮,一雙眼睛卻是淺紅色,看上去似兔非兔,似鼠非鼠,十分可愛。這小動物是塞國國寶;牠們是塞美奇晶星球上古遺留下來瀕臨絕跡的珍貴物種,據調查全國不超過二十隻,皮幽國的智人對這些國寶一向垂涎。
這種珍奇動物長得極為可愛,大家更給牠起了一個親暱的名字:「精靈翠兒」。牠的價值在於有錢無處可買,尤其在生命智人院裡更被認為是無上珍寶。其原因除了物以稀為貴,主要是這種從上古遺留下來的生物在演化過程中走了一條不可思議的途徑;竟然一身具有動物、植物兩界的特徵,又與某些特種細菌共生,能夠自身製造生命必需的養分。
就是這些特性,使得精靈翠兒成為塞美奇晶國生命智人的鎮院之寶。這時卻被發現有人偷盜,想要私運出境,守城的兩個軍士大感驚怒。
大鬍子軍士用塞國語粗口罵道:
「我操,你膽敢盜取國家寶物、走私敵國,跟我去見長官!」
說著雙手抖出一條碳精鍊條,巧妙地套落在那富商的頸上,伸手一扯,立刻將富商咽喉鎖住,手法極為熟練,是個捉拿人犯的老手,他一面收鍊一面對身旁年輕的伙伴道:
「你快把那三隻精靈翠兒連箱子起出來,咱們人贓俱獲,捉這廝到司裡說話⋯⋯小哥,你也跟咱們去作個證人。」
他回頭看,方才指點車廂中另有藏物密箱的邋遢少年,正一臉神祕兮兮地凝視著車廂內那三隻精靈翠兒,大鬍子軍士叫道:
「喂,小哥,跟你說話呢,聽到沒有?」
那少年卻搖了搖頭道:
「我不跟你去,尤古太尉在找我,我要去太尉府。」
太尉是國內掌管軍事最大的官,怎麼會要找這個邋遢少年?大鬍子軍士聽了喝道:
「胡說什麼!你且跟咱們一起到司裡去⋯⋯」
那少年道:
「大鬍子你們管好自己的事比較重要,我的事就不勞操心了。」
他一面說一面走近那富商,那富商怒目相瞪,恨不得一口吞了他,少年端詳富商,然後傻笑著說道:
「胖子你別⋯⋯別發狠,這下可好,犯了走私⋯⋯走私那個國寶的罪,就算不砍頭,恐怕四肢總要去掉一兩肢⋯⋯」
那富商突然鼓起全身力氣,一舉掙脫鎖鍊撲向少年,那少年似乎被嚇呆了,竟然不閃躲,被富商雙手掐住脖子。富商怒吼道:
「老子先要了你這小鬼的命!」
兩個軍士大驚,連忙過來援救,說時遲那時快,那輛轎車的排氣管中忽然冒出一股粉紅色的煙幕,兩個軍士首當其衝,吸入一口,只覺極為辛辣令人窒息,才叫了一聲:
「毒氣!」
那富商忽然放開小叫花,飛快地跳入了車廂,那無人駕駛轎車自行發動向前滑行,兩個軍士屏息衝出粉紅色的毒氣圈,奮力追車,卻只見那輛白色豪華轎車冉冉升起,在空中劃了半個圓弧,向西北飛去。
大鬍子軍士大喝道:「用槍!」
兩人從腰間拔出三尺長的碳精短槍,對著飛離的轎車發射強烈激光,只見兩道紅色的雷射光直射空中的轎車,可惜並未射中,那轎車瞬間消失在天空。
兩個軍士面面相覷,大鬍子搖了搖頭,年輕的軍士低聲驚呼:
「好快的無人駕駛飛車⋯⋯咦,他去哪裡了?⋯⋯」
原來他發現那個邋遢的少年人不知何時竟也失去了蹤影。年輕的軍士呵了一聲道:
「這少年趁亂開遛了,他來得古怪,去得也古怪,不知是什麼路數⋯⋯」
大鬍子軍士面色嚴肅地對年輕的軍士道:
「司馬永漢,今日這事十分麻煩,牽涉了國寶精靈翠兒的走私案,還讓嫌犯跑了,回去的報告書就由你負責寫好上呈,我先去準備口頭報告。」
年輕的司馬永漢沒有回答,大鬍子顯得不滿:
「司馬,要你寫書面報告,你不情願?」
司馬永漢道:
「紅鬚兒,我倆階級一樣是一等軍士,為什麼凡事總是你在發號司令?」
紅鬚兒扳下面孔,冷笑道:
「司馬永漢你一個罪籍的小子,讓你從勞動營放出來幹上一等軍士,這是天大的恩惠,但你罪籍未除,不乖乖地聽從我吩咐辦事還想要怎地?別他媽不識相!」
司馬永漢抗聲道:
「我幹這一等軍士,就算是天大的恩惠,也是上級長官給的,干你什麼事?紅鬚兒,我警告你不要欺侮人,我身上雖有罪籍,上頭已經瞭解我的冤屈,才明白批示要我以役代刑,你少看不起人⋯⋯」
紅鬚兒被反駁,便用力想如何反唇相譏。
這兩人搭檔守城門,日子過得無聊,鬥嘴是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司馬永漢顯然腦子遠比大鬍子管用,見他漲紅了臉一時無語,便趁勝追擊:
「再說,你處處爭著當領導,好,就算您是領導,可這回讓走私精靈翠兒的奸商逃脫了,您這當領導的該當何罪?小弟我最多被打回勞動營去做軍奴,您紅鬚兒大好的軍旅仕途就葬送了。」
紅鬚兒鬍子雖長年紀卻輕,聽了這一番話倒是有些耽憂起來,瞪著對面嘴帶冷笑的司馬永漢說不出話來。就在這時,城內一個碟狀的小型飛行器無聲無息地從天而降,上坐一人身著黑衣頭頂黑帽,帽尖處有一條銀色的飾帶閃閃發亮,面色嚴肅地對著兩個城防軍士下達命令:
「吾乃丞相府侍衛長,奉丞相口諭,你們仔細聽著:第一,通令全國搜尋少年烏沃,據悉他出現在橫門附近,守城軍士務須日夜警戒,一有發現,直接帶到太尉府,不得有誤!」
紅鬚兒面色緊張,悄聲道:
「司馬,我們麻煩已經夠大了,現在又是⋯⋯是丞相府親自下命令欸!這差事可一分也馬虎不得,否則你我都要倒楣。」
司馬永漢倒還顯得從容,他仰望來人,躬身道:
「領命!我等絲毫不敢怠慢!」
紅鬚兒低聲道:
「司馬,你說說看⋯⋯」他欲言又止,一雙怪眼瞪住司馬永漢。
司馬永漢點頭低聲道:
「剛才那個邋遢少年⋯⋯我猜⋯⋯會不會就是他們要找的烏沃!」
侍衛長開口繼續傳令:「丞相第二個口諭,司馬永漢在嗎?」
司馬永漢嚇了一跳,答道:「小人便是司馬永漢。」
「你立即隨我進丞相府聽命!」

後記
二一八年,《阿飄》出版後,常遇到讀者問一個問題:《阿飄》有沒有續集?
看過《阿飄》的讀者都知道,《阿飄》是一本科幻+政治的小說;也許因為「政治」的部分牽涉到了一些台灣的政壇現象,所以這一部份被放大,相對而言,「科幻」部分就多少有些邊緣化了。
讀者關心續集,我想主要原因是讀完全書,意猶未盡。
阿飄司馬永漢乘坐太空飛船「塞美奇晶二號」,帶著十萬份地球民主政治的寶貴資料回到了塞美奇晶國,仍在施行漢朝典章制度的塞國朝廷,是否會依此改弦易轍實行民主制度?以地球上歷經二千年演化的政治制度,不談過程而驟然行之於科技先進、人文社會落後的塞國,其揠苗助長式的變法能成功嗎?
司馬遷的兒子司馬永漢回到塞國後遭遇了什麼樣的命運?
還有,那個在台灣政壇呼風喚雨的廖院長,意外地搭上了太空飛船,到了塞美奇晶國,他的命運又如何?
故事好像還沒有完,這些引人遐思的問題,不少讀者希望知道答案。
這些問題也縈繞於作者的心中。
於是我開始構思寫《變法》。
《變法》雖說是《阿飄》的續集,其實第一主角換了人,故事也另起爐灶,是一部獨立發展的小說,只維持了藕斷絲連的關係,在前述的諸問題上給了一些後續的交代。
從二一八年到現在三年之間,人類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病毒疫情,全球的政治、經濟、環境都受到極大的衝擊,包括美國和台灣──司馬永漢民主制度的取經對象。
民主國家在這一次的防、抗疫中,在無疫苗、無特效藥的上半場靠的是人民的自律,疫苗問世後的下半場靠的是政府的效能。台灣在上半場得高分,美國不及格;到了下半場,美國得高分而台灣淪為不及格。
然而在塞美奇晶星球上,當大災疫來襲時,雷厲風行推動變法的塞國王朝,和處心積慮要消滅塞國的皮幽王朝,他們如何應對,又落得怎樣的結局,這些情節一直在我腦海中左右思考,反覆推敲……直到我寫下最後一個字。
兩年多前寫完《阿飄》時,我以為隨著科技的進步,相信有宇宙若比鄰的一天,那時制度崩壞的地球人也許還有「禮失求諸野」的機會;寫完《變法》,我竟無語問蒼天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