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5° )
氣象
2021-11-20 | PChome書店

恐懼先生(增訂版)

恐懼先生(增訂版)
恐懼先生(增訂版)
作者:潘柏霖 出版社:潘柏霖 出版日期:2021-11-19 00:00:00

<內容簡介>

你絕非一無所有你還擁有你的恐懼
潘柏霖的第七本詩集
增訂版金銀雙色手寫/精裝裸背線裝

你常常在該出門的時候,發現自己不想從床上起床嗎?是不是凌晨躺在床上發誓明天會努力成為更好的人,醒來之後還是變回那個更垃圾的人?

為什麼在人群中,明明就站在中間,卻好像沒人看見自己?站在家門口,鑰匙怎樣都轉不進去。明明已經被很多人喜歡了,為什麼還是沒有辦法開心?

你常常看一部電影,大家都笑了,你卻哭了嗎?

如果有以上症狀,很抱歉,看這本詩集也救不了你。

這本詩集收錄了五十一首詩,加上班尼偷看潘柏霖日記後寫下的詩集筆記,依然無法回答你接下來應該怎麼生活,沒辦法替你解決人生問題——因為痛苦是不會消失的,傷害只會繼續存在,你櫃子裡的怪物,不會自己離開那裡,你的愛人還是隨時都可能被外星人綁架。

這本詩集頂多,就真的是個證據。

證明就算爛事一堆,人生超難,做任何決定都非常擔心會因此導致自己的絕種——但你不用一個人面對這些事情。

也有人,和你一樣,在面對這些事情。

★目錄:

〈童話I〉
〈不要急,總會有辦法的〉
〈車禍的現場〉
〈真相只有一個〉
〈人工擁抱〉
〈不會有好事發生在我身上〉
〈不要抱我,我會怕〉
〈我到底哪裡有問題〉
〈我不知道你在不在〉
〈我又夢到訓詁學被當掉〉
〈童話II〉
〈我不是你的填充布偶〉
〈我警告過你了不是嗎〉
〈我想我應該值得恨你〉
〈看看他幹的好事〉
〈就算世界末日了也還是要吃飽啊〉
〈你是被愛的〉
〈二十四自述〉
〈總是在你睡著後才想起答應過你要記得笑〉
〈相愛的現場〉
〈每次有人說「你是個大人了」我都想變成異性戀〉
〈沒有說不要不代表就是要〉
〈我現在比較可愛了〉
〈每次有人說「你要快樂」我都只想揍他〉
〈我也只能這樣〉
〈世界末日了我想給你抱抱〉
〈你記得,怪物很稀少的世界〉
〈裸〉
〈好想被人擁抱〉
〈厭世〉
〈消極男子〉
〈我們一起看了那部電影〉
〈每次有人問「你是誰」我都忘記自己是誰〉
〈不愛的現場〉
〈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人〉
〈今天做了好多事情〉
〈現在,我可以想起你了〉
〈童話III〉
〈極限〉
〈我有很多朋友〉
〈日子有天會比今天還要適合的〉
〈我們沒有關係了〉
〈我害怕我自己〉
〈我可以告訴你的那些小事〉
〈每次有人要我自我介紹我都想尖叫〉
〈我喜歡穩定的事情〉
〈一分鐘教會你如何拜訪恐懼先生〉
〈恐懼先生〉
〈我恐懼所有令我著迷之物〉
〈真正喜歡的東西是不會告訴別人的〉
〈好希望你看看我那時候的樣子〉
一版後記
增訂版後記

<作者簡介>

潘柏霖
寫詩寫小說,和其他東西。
曾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恐懼先生》、《1993》三版、《人工擁抱》。
啟明出版詩集《我討厭我自己》。
尖端出版小說《少年粉紅》、《藍色是骨頭的顏色》、《不穿紅裙的男孩》。

★內文試閱:

‧作者序

一版後記

維持一個年度出版一本詩集的速度,至今已是第四本,照例收錄五十一首詩,有一首詩,將會收錄於我的第五本詩集裡頭。我喜歡在作品作品之間藏匿許多小徑,讓人自行尋找並且自行交配繁殖生下無數奇怪的小孩。 我可以隨意列舉我害怕之物——我害怕動物園。害怕油漆掉漆。害怕我不會改變。我害怕老。我害怕蓮藕芋頭海鮮。害怕我愛過的人。我害怕我深信之人對我說謊。害怕人群。我害怕冷水(喜歡游泳但在游泳池中閉上眼睛就會覺得自己要被吸進深海搞不好我就住在鯨魚的胃底)——很多時候寶特瓶並不是寶特瓶而是監獄,有時候監獄是游泳池,大象是長頸鹿,恐懼什麼其形何狀並非關鍵,關鍵在於恐懼背後的東西,那些沒有人能幫你回答的「為什麼」。對於沒有看見怪物的人而言,怪物可能只是隱喻,對親眼看見怪物的人而言則否。 想弄清楚自己究竟為何恐懼,並不見得安全,就像是只要你身穿鎧甲手握寶劍,即便你從來沒打倒過任何魔物,你也能夠說服別人你是勇者,或許可以和某個人就這樣相守到老。但可惜的是我畢竟是個容易厭煩見異思遷先行動才開始思考的傢伙,雖然很想真的就逃到天涯海角,卻連逃避都會倦怠,最後就莫名其妙發現自己已經爬進深淵,看著那麼多的怪物,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幹嘛。 關於恐懼,我想說的是,雖然面對真相,不見得能夠藉此擁有什麼美好的未來,畢竟世界末日早就來過了,在某一次你沒有得到某個真正想要的東西,或你得到而失去了之後。我們都是活在世界末日之後的人,街道怪物橫行,偽裝成泰迪熊小熊維尼小王子或其他任何可愛的東西想趁機吃掉你的未來,身為末日倖存者,我們當然是惶惶度日,人生好難。 很多事情都是困難的,遇到討厭鬼不生氣好難。說話好難。認同好難。溝通好難。好好被愛超難。睡覺好難。吃飽好難。節制超難。作為一個人類,活成一個恰當的人,超難,難到我每天都好害怕——那不代表我們要轉頭離開。 假設有無數個平行宇宙,那代表可能有無數的潘柏霖,或許會有幾個夠聰明,逃到雲深不知處。或許會有那麼一個時空,我和我的小王子還能好好說話。又或許其實我是複製人,正版潘柏霖已經躲到阿里不達列絲星球,躺在沙灘上享受陽光紅茶麻辣鍋冰淇淋和無限薯條——不論是平行時空、複製人、平行時空的複製人、阿里不達人,這些都代表了,至少有一個可能的自己,過著更好,更相對正常的生活。如果你可以相信這個前提,那麼,既然已經至少有某個版本的自己,過著那麼讓人羨慕的正常生活。 我想我們可以不用也那樣過活。
2018/01/29

‧摘文

〈童話I〉

很久很久以前
你愛過一個人
之後遇見的每一個人
都變成盜版的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