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2° )
氣象
2021-12-15 | PChome書店

快樂女人不會老:國民奶奶譚艾珍的瀟灑人生

快樂女人不會老:國民奶奶譚艾珍的瀟灑人生快樂女人不會老:國民奶奶譚艾珍的瀟灑人生
作者:譚艾珍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21-12-04 00:00:00

<內容簡介>

「我們一直不斷在找尋自己的角色跟舞台,也經由演戲體驗了不同的人生,不過呢,老話說得好,人生總是比戲劇更精彩。」──譚艾珍

翻開譚艾珍的人生相本,細數她曾扮演過的人生角色──
她為了一圓母親的星夢而投身演藝圈,風華一時;
螢光幕前,她是《命中注定我愛你》的珍珠奶奶,她是大愛會客室的主持人;
謝了幕,她是爽朗、快樂、幽默的譚阿母,熱心社會關懷,出席各種公益場合。

她是活潑好動的少女,八零台北的潮流處所都有她的身影;
她追時尚、愛漂亮,為風塵女郎設計訂製服;
她談過一場改變命運的戀愛,婚姻生活歷經風雨卻也甜蜜無比;
她曾發誓不要再養動物,後來卻成為動保運動的重要推手。

她是個嬌小愛哭的小女孩,走過動盪不安的童年,輾轉多戶人家與學校;
也曾是個一肩扛起照顧糖尿病父的十七歲女生;
她因為收容流浪動物而耗盡金錢與心力,丈夫也驟然離世;
她陪伴女兒過了很長一段與憂鬱症相處的日子。

現在她是一個愛玩精靈寶可夢GO,快樂又自在的不老女子。

譚艾珍的生命旅程有過低谷,有過傷痛。這本書收錄的二十一篇故事,是譚艾珍個人厚實的生命歷程,是她那不願向大時代命運低頭的母親傳下來的人生智慧;是她與名跑者作家女兒歐陽靖的相處;也是她如何在命運不斷奔走之下,如何找到內在和諧與讓己心快樂的秘訣,瀟灑自在地走進人生下半場。

◎譚阿母的快樂不老秘訣:
‧在養生之前,先讓自己的心快樂。
‧面對傷痛很難,但請不要忽視傷痛,好好的道歉、道謝、道愛、道別。
‧不要被痛苦的過去綁住了,治癒自己的傷痛,什麼時候開始都不算晚。
‧進入老年期之前,每天抽出一點時間,跟自己相處片刻,將自己的情緒分類,再來面對、處理、放下。
‧長壽的關鍵就是愛漂亮、能享受獨處、常常開懷大笑。
‧隨心所欲的活著,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按照自己開心的步調,不要過度勉強自己。
‧提前預演與規劃自己的老年生活,讓最後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出自己。
‧敬老票發出的嗶嗶嗶三聲不是「三聲無奈」,而是為快樂老後祝福的「三聲福祿壽」!

★本書特色:

縱橫演藝圈四十年,國民奶奶譚艾珍
首次完整暢談自在瀟灑的精采人生

21篇娓娓道來的生命故事
隨書收錄16頁譚艾珍的人生相本
關於成長、關於愛情、關於老後、關於生死
關於三代母女的緊密羈絆

★名人推薦:

影響力學院創辦人 丁菱娟
春河劇團藝術總監 郎祖筠
量子轉念引導技術系列課程創始人 陳嘉堡
陶冶文藝基金會董事長 陶傳正
演員 郭子乾
演員、導演 顏正國
快樂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列)

跑者、作家 歐陽靖 專文推薦

★目錄:

推薦序──歐陽靖
前言──譚艾珍
1我媽的三段婚姻
2曇花開
3爸爸為什麼把我帶走?
4把媽媽找回來
5回憶的滋味
6少女時代
7放牛班的孩子
8青春臺北
9我的志願
10送別
11幸運女郎
12演藝圈
13改變命運的戀愛
14女兒
15 江湖故事
16 傷痛
17 慈悲與智慧
18黃金單身女郎
19分類回收大法
20老來更健康
21三聲福祿壽

<作者簡介>

譚艾珍
資深藝人,精靈寶可夢GO攝影家。

華視演員訓練班第二期畢業,同學有李立群、顧寶明等人。演藝生涯超過四十年,無論在綜藝節目的短劇、電視劇、廣告、電影、舞台劇都有精彩演出,近年因曾在多部偶像劇中飾演奶奶而為人熟知。參與過的知名作品如兒童社教短劇《婆婆媽媽》、電視劇《家有仙妻》、電影《好小子》系列、單元劇《我們一家都是人》、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等等,因參演公視人生劇展《阿弟仔,知道不知道》入圍第四十八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配角獎提名;以《剩女保鏢》的石錦琇一角獲華劇大賞最佳婆媽獎。

長期茹素,積極推廣素食文化,曾主持大愛電視節目《大愛會客室》、《現代心素派》,並持續到花蓮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當懿德媽媽。與丈夫曾收養近百隻流浪動物,積極推行動物保育觀念,曾參與組成「動物福利小組」,並促成動物保護法立法。

二○二○年跟隨女兒歐陽靖移居臺南市安平區,從國民奶奶變成新手阿嬤,一同照顧孫子「新醬」。並繼續活躍於螢光幕與舞台之上,與參與各公益團體的活動;享受快樂又自在的老年生活。

★內文試閱:

‧作者序

我希望在黃昏歲月的金色年代能過得自在快樂,其實這也是大家進入老年期的願望。首先我必須要做到『放手、放心、放下』,身為母親的我要做到這種境界並不容易,但這是我的目標。
對兒孫要放手,養兒不是用來防老的,生養孩子是讓他們有機會探索體驗這麼大的宇宙,能有機會利益世界。
我喜歡證嚴上人的這句話『以祝福代替擔心』。把心安住產生祝福的能量,不論孩子在世界哪一個角落都會感受到長輩穩定的祝福。
然而放下雜念是最困難的功課,面對負面情緒默默地產生有時候還真是無能為力啊!
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在生命旅程中一定會有創傷經驗,無關事件大小,而是在於當下心中的感受。隨著時間及不斷的生活考驗,使得許多的創傷印記被深藏在內心,幾乎忘了創傷感的存在。
當我們年老體衰身心抗體都變弱時,這些曾經令人感到痛苦的創傷印記會不自覺地冒了出來,默默地侵蝕著情緒,偏偏老年人的覺知力較弱,只能隨著情緒逐漸低落而影響著生活與健康。因此學習如何觀照內在意識及如何面對排解困擾的事件,是進入老年期的人很重要的功課。
譚艾珍

‧推薦序

我阿母,快樂又自在,有時還會上電視/歐陽靖

從小就常有人問我:「對於媽媽是明星有什麼感覺?」
老實說,真的沒感覺,我認為她就是一個在電視台上班、工作內容是『演搞笑短劇』的人。她跟大家一樣天天搭公車、遛狗散步、去菜市場買菜,只是街頭巷尾都會主動跟她打招呼。她並沒有賺大錢,我們家境也不優渥……對,或許她的朋友都是些張小燕、巴戈、顧寶明之類的名人,但對我來說這些人就是普通的叔叔伯伯阿姨、就是父母的朋友,跟隔壁鄰居完全沒差別。
直到上小學時,因為媽媽是名人讓我被同學妒忌霸凌,我才意識到『媽媽是明星』這件事對大部分人來說並不正常……但後來更讓我覺得不正常的,是我媽媽的人生態度,她對於『明星光環』與物質生活的不在意跟豁達程度超乎凡人想像。她是個完全沒有物慾,因此也不願意冒險過日子的人,與其為了賺大錢去海外發展,或是為了得獎而投入在經典作品之中,她寧願拿少少薪水,輕鬆而節儉地過日子。
她曾學過服裝設計,也會專業的打版剪裁,但她對於購買名牌毫無興趣,甚至連LV的商標都不認識。她常跟身家百億的企業家、名人政要一同出席記者會,但總是搭公車回家,還因為敬老車票有優惠而開心不已。
能吃飽就很感恩,而有餘力就去幫助別人。但之所以會造就她這樣的人格特質並非由於出生平凡,卻是因為人生經歷了太多波折,才知道踏實平靜的重要性。舞台經歷從黑白片橫跨偶像劇,身為台灣大街小巷都熟識的『好媽媽、好太太、好婆婆』(出自於她的經典感冒藥廣告),大家對於譚艾珍自己的故事卻所知甚少。
身為女兒,我一直鼓勵她說出自己的故事,畢竟鮮少有年近70歲的單身『老女人』能活得如此心安自在,甚至樂於談論生死。
當然,她見過的大風大浪可不少,但影響她最深的當屬另一名『老女人』,就是她的母親,也是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跟當初許多從中國來到台灣的長輩一樣,經歷過國共戰爭大時代的悲歡離合,但外婆是個充滿韌性卻也很『任性』的女人,她不在意別人的想法或觀感,完全依照自己喜歡的方式過活,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叛逆』。她特別的人生觀對我媽媽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也是因此她在這本書中對於自己的母親有諸多著墨。
外婆的故事簡直如同電影劇本般精彩,說她辛苦嗎?當然辛苦,但懂得『轉念』卻使她以笑容填補了人生空缺……直到九十幾歲壽終正寢後,她的種種依然影響著我媽媽與其他兄弟姐妹。
身為一名出過好幾本書的作者,我一直都在鼓勵媽媽出書、說自己的故事,但她總是拒絕,因為她只想做對別人有幫助的事情,直到幾年前我們一起去學習了『量子轉念引導術』,才了解分享經歷其實可以帶給人啟發。
每個人都會老,而該怎樣化解過去的創傷印記讓自己快樂迎向老年?
無論是像我媽媽一樣的老女人、像我一樣的中年女人,或是年輕人、男人……我們都該好好研究這門功課。就像外婆影響了她一生,媽媽的生命故事勢必也將帶給我跟讀者永遠的、正面的啟示。

‧摘文

我媽的三段婚姻
我媽媽在第一次婚姻裡有了我大哥,來臺灣再嫁我爸,生了我跟兩個弟弟,爸爸媽媽離婚後,媽媽跟我繼父生了我小妹。我是我媽的長女,卻不是我爸的第一個女兒,我爸在老家也有過一次婚姻,我原本還有兩個異母姐姐的,長大後兩岸開放有長輩回家鄉,我托長輩幫忙打聽,卻只找到我們的小姐姐,爸爸的原配把小姐姐留給長工撫養,自己帶著大姐逃回山西娘家,沒想到最後竟雙雙在路上餓死了。
我的身世在大時代裡並不算特別,但我媽媽卻是個很特別的女人,她從戰亂裡走過來,到了臺灣,一生結過三次婚,她強悍又幽默,喜歡開玩笑,晚年還曾偷偷跟我說:「我越嫁越差囉。」
我知道她這是在調侃自己,並非事實,因為我的繼父人品很好,除了包容、照顧我們這些孩子,跟我媽相處得也不錯。
我媽的三段婚姻, 還是跟我爸那段最慘烈, 我們幾個孩子都身受其害。起先只是因為爸爸工作調動的關係,光是幼稚園我就讀了兩三所,後來爸爸帶著弟弟到臺東工作,夫妻分隔兩地,此後就只有誤會,沒辦法溝通了。爸媽正式離婚後,沒過幾年安定的生活,爸爸又從媽媽身邊把我搶過去,我被迫離開母親,輾轉寄居在不認識的人家裡,從嘉義到宜蘭。也住過南機場人口稠密的低窪地區、住過羅斯福路汀州路口(和平東路附近)、廈門街、淡江中學、高雄、信義路東門、光復南路、菸廠宿舍好多地方。
小學念了三所、初中念了三所、高中沒有畢業……,這種不安定的成長過程,在我心裡埋下很多創傷印記。直到十六歲那年我才回到母親身邊,我的繼父慨然答應照顧我,後來父親重病,兩個弟弟也被繼父接來同住,繼父就像個安全網一樣,把我們幾個兜在一起。
我們手足五人,雖然不是同一對爸媽生的,但因為媽媽對我們一樣的好,所以我們五個特別親。不過我們也心知肚明,媽媽待我們的心一樣,但她對三任丈夫的愛大有不同,我弟弟就曾經當面對我哥開玩笑說:「我媽應該是比較愛你爸爸。」此話一出,兩兄弟哈哈大笑。當然啦,因為我大哥的生父,是個傳奇的國民黨軍團團長,英俊又有才華,連名字都比別人酷,叫做葉烈南。
從當年的照片上看來,兩人看起來是那麼年輕、快樂,兒子剛出生,正是鮮花盛開一樣的日子,只是身在大時代,沒人能逃過生離死別,當時葉團長對政治局勢已經有些覺悟,所以他讓我媽帶著我外婆、我阿姨,以及家裡貴重的財物,到臺灣安頓下來,葉團長的軍團卻在東北神秘地消失了,或者說是「人間蒸發」(我大哥一直拿著團長的撫卹金)。後來傳聞他是因胃潰瘍過世的,但我媽並不信服,她一直想著要回去親自看看,甚至異想天開、自告奮勇去上當時的情報訓練班,大概是認為變成情治人員以後,會有機會能回大陸。
我外婆當然極為反對,動之以情,畢竟我哥還那麼小,外婆與阿姨也都倚靠著我媽,因此我媽雖然上了情報班,但並不能如她想像的,以情治人員的身份潛回大陸。
兩岸斷航後,雙方人民也斷絕通信,我外婆開始力勸我媽嫁人,在當時,女人帶著孩子獨自生活一定會被人覺得是「孤兒寡母」,老一輩說是「沒腳蟹」,容易被人欺負,因此我媽也就在媒妁之言間決定嫁給我爸,最初,我媽或許也想跟著我爸過一輩子,雖不能如願,但也因此有了我們幾個孩子。
我爸跟我媽的婚姻起先受到外婆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媽媽歷經幾次流產後,懷上我,外婆跟我媽都特別特別小心,外婆用艾草水煮帶殼雞蛋,給媽媽補身子,小心翼翼地照顧肚子裡的我。因此,我雖然是個早產兒,但在爸媽、阿姨的疼愛下,仍然長成了一個愛哭愛漂亮的淘氣女生。
我小時候家中有大院子, 也有現代的衛浴設備, 可以說生活得很寬裕,當時臺北市內有抽水馬桶的家庭並不多。我阿姨特地北上來照顧我,我跟我爸長得很像,聽說他一下班就抱著我不放,親手幫我洗澡,我媽雖然又生了兩個弟弟,仍保有自己的生意(買賣舶來品)。家裡也有請煮飯、幫忙的佣人,客觀條件上,這段婚姻好像沒有什麼問題。
然而我爸跟我媽的生活中卻依然有很難跨越的齟齬,我爸的湖南老家在湖南酃縣(今炎陵縣),畢業於黃埔軍校,隨著戰亂,輾轉來到臺灣後,他把所有湖南人都視為老鄉,很多湖南鄉親出入我家,他也不介意,然而我媽是湖北人,三代篤信基督教,想法很新派,已有過一次婚姻,又是個從商的女人,保守的湖南同鄉看我媽並不順眼,有時外人的幾句話,就能讓感情生變,兩人的爭吵也多了。
夫妻吵架時,我媽口舌靈便,時常講話激怒爸爸,因為我媽媽是個獨立的女人,又有經濟能力,不肯示弱。爸爸嘴笨,哪是她的對手,一旦氣不過,就會動手打人,還揚言要「同歸於盡」,就這樣,連我外婆都覺得看錯我爸了,雖然當初很支持他們結婚,但有次撞見我爸爸動手打媽媽後,外婆對父親已經不再信任,當場怒斥他:「你憑什麼動手打她!」
所以當爸爸調職臺東時,他決定只帶兩個年幼的弟弟去。而我媽則帶我回和平西路的房子住,臨走,我爸還特地請同鄉們照顧我們母女倆。
那時,媽媽在臺北有房收租,有生意,有我,還有她精心整頓的大房子,我爸雖是脾氣暴躁,但他對小孩親力親為,媽媽沒什麼好操心,畢竟我們小時候的尿布都是爸爸洗的。我大哥空軍幼校畢業,正在讀空校,放假時會帶他的朋友們回家住,學過英語的媽媽很愛看電影、聽音樂,她會在客廳放西洋唱片,開舞會,我一個孩子夾在裡面,像過節一樣地高興。
這時我爸的同鄉們依然常來,我媽照樣會招待他們,對於常年只住小宿舍或眷村的軍警公務員來說,賴在我家自然比較舒服,而其中有個南京警官學校畢業的單身漢,成了我們家的常客。
對我來說,他是個溫和的叔叔,可以陪我跟媽媽好久,週末的時候我們就去看電影,去中正橋下吃露天烤肉、聽現場演唱,好愜意喔。這兩年的時間,我過得很快樂,然而我爸聽到風言風語,認定自己被背叛了,竟向法院控告我媽媽出軌,訴請離婚。
我當時不明白大人世界的問題,聽說父母要離婚,我居然拍手叫好,因為當時的我只認識那個回到家就對媽媽、對我們大發脾氣、會動手打人的爸爸,我幼時爸爸疼愛我的種種往事,只是阿姨、媽媽口頭上告訴我而已,當時的我,根本無法把喜怒無常的爸爸跟那個疼愛我的人連在一起。然而我媽是非常傷心的,我印象很深,她並不是一個輕易哭泣的人,但我知道她當時心情很壞。後來我父母就由法院判決離婚了,我歸給我媽,弟弟們歸給我爸。在那時離婚很不名譽,特別傷害女方,但我媽帶著我抬頭挺胸地嫁給了總是溫和陪伴的叔叔,也就是我的繼父,不但生下小妹,兩人也一直相親相愛,出門時總是手牽著手。
我媽媽晚年住在東莞,因為我弟弟跑到中國做生意,把故鄉裡的親戚都接到東莞住,工廠裡有很多人,住起來熱鬧,也更適合我媽的個性,我們就商量著,要讓媽媽去東莞養老。可是我媽提出,要她搬到東莞的條件有兩項,第一是要能夠收看大愛電視台,這樣她每天都能收看我主持的素食節目。
第二個條件是,要我未婚的妹妹陪她一起過去,她捨不得放我妹妹一個人在臺北。這兩個條件都不是問題,當時東莞那邊已經可以接有線電視,能收看臺灣的節目。而我妹妹一直做的是服裝生意,我弟弟在東莞開工廠,也很需要妹妹過去幫他管理原物料,看來是個皆大歡喜的決定。
當時我們幫她整理了一個多月,打包的海運紙箱,有滿滿三十幾箱,我還費盡唇舌,要她放棄她寫了三十多年的「賬本」,這賬本不是記錄收支的賬本,而是記錄所有瑣事的賬本,這是她情報員訓練下的成果,記錄都是些誰幾點出門,天氣如何的雞毛蒜皮,一個月記上一本,累積了三、四十年,又厚又重,帶過去幹嘛呢?所以我一直勸她不要帶這些東西,她也好不容易答應了,即使如此,海運紙箱仍是驚人的巨量。
這三十幾箱家私全部寄到東莞以後,親戚朋友們幫她空出一個屋子堆放,她就一一開箱,結果吵著說,她替我大哥留著的廣東的房地契不見了。我聽了傻眼,什麼房地契呀?解放前的房地契現在根本沒用了呀!但她總是打電話來臺北遙控我找東西。我媽媽是個有才幹的人,從年輕時就能扛起家計,絕不是個小里小氣的人,沒想到會為了N年前的地契不斷找我,我被她吵得頭痛,心想,媽媽怎麼老來才開始變得愛計較啦?
後來我就乖乖地翻她的「賬本」,找著她說的「地契」,這麼一本一本翻著,哎!竟然找到一塊絲質手帕,上面繡著花朵跟雋雅的毛筆字,看起來好像是情詩,我見到這塊絲帕才恍然大悟,因為這條手帕背後的故事,我媽常常跟我說,這是以前葉將軍親筆寫給她的詩,我媽媽將字跡描起來,又精心配上花朵圖案,一針一線地繡成的。
我故意不跟她說已經找到了,親自跑到東莞,把這條手帕交給媽媽,她看了眼睛一亮,馬上把手帕摟進懷裡,原來她找個不停的,不是廣東的房地契,而是當年葉團長親筆寫的字跡啦!她只是不好意思說她在找的是這件愛情的信物罷了。
當天晚上,老媽就抱著手帕睡去,我們隔天就找人把手帕裱框掛在她牆上,媽媽開心極了,像個心滿意足的小女孩。
愛情到底是什麼呢?我已經快七十歲了,我們這一代人講愛情這種羅曼蒂克的題目好像多少有點那個,但如果說起我媽的三段婚姻,我得說,我媽是個深深明白愛情、義氣與人生三昧的女人。
改變命運的戀愛
我談了一場改變命運的戀愛。
跟歐陽傑相識時,我已經在做演藝工作,算是公眾人物,當時的男朋友是飛官轉民航的機師。雖然我有男朋友,但歐陽傑跟我才剛認識,他就表明,他是喜歡我的,歐陽就是這麼直來直往,是個不拐彎的人,奇怪的是,我也不覺得唐突,反倒想好好整理自己的感情。
當時的男友比我年長很多,條件很優越,在交往中,他也帶我回去見過他的家人長輩,大家都很支持我們在一起,但他卻沒有想結婚的意思,表現得不太在乎我。如今碰上歐陽傑這樣單刀直入的追求者,我乾脆就跟那個男朋友說了,我說,現在有人喜歡我,你怎麼看?
沒想到對方竟說,那妳跟他交往看看啊,等我想結婚的時候,妳再跟他分手好了。我不知道他這些話是出自試探還是真心,可是這個說法真的一下子踩到我的地雷,到底把別人的感情當什麼了?怎麼可以這樣!
我當下就跟對方分手了,而歐陽剛好穩穩地接住剛剪斷舊情的我。我們交往後,也認識了彼此的家人,等到我們準備要結婚時,前男友聽說了此事,竟然還打電話給我、想挽回我,叫人好氣又好笑。
繼父因為曾做過警察工作,他用警隊的「八號分機」查過歐陽傑,知道他是竹聯幫成員,還坐過牢、有幫派份子的身份,繼父大為反對。
我媽媽對有草莽氣息的男生並不討厭, 因為葉將軍其實也是地方幫派出身,是洪門的人,我媽還常說,民國初期官員都是洪門出身的,如果沒有洪門的成員,革命怎麼會成功?所以我媽一點也不排斥歐陽的黑道背景,但媽媽畢竟還是媽媽,別的事她都開明得幾乎沒神經似的,但每當兒女要結婚,她就意見多,渾身不對勁,這下輪到我,她也一樣,跟我鬧了一陣。
雖然全家吵吵鬧鬧拖了一陣子,最後我們還是依照我媽的主意,婚禮在聯勤信義俱樂部辦了舞會,不是傳統的宴客,反而採用自助餐式的宴席,當晚老媽開心地跳了一整晚的舞,從第一首歌跳到最後一首歌。
當演藝人員,嫁給黑道大哥,這種經歷說來滿特別的,但我回想起來卻很踏實,可能是因為歐陽傑這個人實在吧。他非常愛老婆,嘴邊常掛著一句話,就是老婆大過天,對我來說,無論是走紅了,還是跟歐陽傑談戀愛,都沒有腳踏不著地的感覺,反而覺得自己在錄影工作上就像一般人上班一樣,走進婚姻也是滿自然的,就是平平實實地結了婚,我身邊的藝人朋友都很喜歡跟豪爽的歐陽相處,巴戈、葛小寶、顧寶明、陸一龍他們,都很愛跟歐陽一起出去玩。
歐陽傑當時在中山區經營夜總會,身邊也有很多幫忙辦事的小弟,他們有些都比我年紀大了,還叫我大嫂,我阻止不了他們這樣稱呼我,後來也只好大方接受,拿出「大嫂」應有的風範,凡是聽到有人喊我大嫂,我就眯眼微笑,就當做是家裡多了很多遠親弟弟。
對我來說,跟歐陽傑在一起是很輕鬆的,我並不覺得他的身份有多特別,我喜歡的是他的幽默跟思路,雖然他有時會把我氣得頭頂冒煙,可是這個世界上,要找到三言兩語就讓你笑出來或是火上來的人,可不容易啊。歐陽也很了解我,或者該說吃定我吧?他知道我心軟好說話,他剛開始收養狗的時候,他就歪理一堆,說一個狗碗跟三個狗碗也沒什麼不一樣,就這樣收養的流浪動物越養越多。
我曾經很怕老鼠,連迪士尼(我們當年說是迪斯耐)的米奇老鼠也無法忍受,他竟然說他知道怎麼「治療」我的怕鼠恐懼症,治療方法是把我綁在椅子上,然後讓老鼠靠近我的臉,讓我跟老鼠面對面,知己知彼,不再害怕。
我光是聽到這段形容就已經全身起雞皮疙瘩了,氣到猛跳起來,對他狂罵髒話,他還笑到不行,這可能就是我們特殊的相處方式吧。最後他扯謊說,有對天竺鼠被主人遺棄,我們非收養不可,逼得心軟的我接下養育大任,果真讓我不再害怕鼠類。
為了不讓懷胎五個月的我太過勞動,他曾經狠下心把當時撿到的癩皮狗丟了,我發現後,傷心大哭,他也後悔了,卻又找不回癩皮狗,我想到帶著身上不斷化膿、需要我親手照顧的癩皮狗,就很心疼,歐陽也跟著懊悔,我很少看他有什麼做了卻後悔的事,這是其中一件,但似乎也是因此,開啟了我們兩夫婦同心愛護動物的長路。
另一件他做了又後悔的事,是刺青,為了金盆洗手,他曾經去診所諮詢怎麼把刺青洗掉,但以前的手工刺青跟現在用機器刺青是不一樣的,以前都是把染料刺進皮膚深處,而且手輕手重沒辦法一致,鐳射洗刺青很難受,洗了也未必洗得掉。
關於這件事,我反而勸他,沒什麼好洗的,這是你的一部份呀!又有什麼不好呢?他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打從一開始,我喜歡的就是歐陽直率、至情至性的性格,在我們交往、結婚這段時間,他又因為養狗、照顧女兒,變得更為細心、體貼,愛犬、愛貓過世時,他會放聲大哭,為了家小,他也學到要忍氣吞聲,不再用江湖法則衝動行事。
最重要的是,我們都在彼此身上找到家的溫暖,人生雖短,但相伴永遠。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