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6°
( 37° / 33° )
氣象
2022-01-12 | PChome書店

媳婦好粥到(5)完

媳婦好粥到(5)完媳婦好粥到(5)完
作者:踏枝 出版社:狗屋 出版日期:2022-01-06 00:00:00

<內容簡介>

中元時節,她那據說早已戰死的夫君竟出現在墓碑前!
都說人鬼殊途,他不速速去投胎,還流連人世做啥?
莫非是聽聞婆婆要她改嫁,特地趕來阻止的?但他看著像活人啊……

雖說眼下這個朝代民風較開放,女子不用裹小腳,甚至和離、改嫁也很普遍,
但像她家婆婆這樣心疼她年紀輕輕就守寡、一心盼著她改嫁的可也不多,
況且婆婆不僅幫忙相看、撮合,連嫁妝都替她存上了,根本超前部署啊!
顧茵是真心把婆婆和小叔子當成家人的,就沒想過要改嫁,
上輩子她大學開始就準備著畢業要繼承家中的粥鋪,壓根兒沒談過戀愛,
這輩子更別說了,來到這兒後只想著怎麼吃飽穿暖了,哪有心思想別的?
正當她一個頭兩個大地返鄉掃墓時,她男人武大郎回來啦!
原來當年被朝廷徵召時,父子倆陰差陽錯,最後加入的竟然是義軍,
因為是反抗朝廷的「叛軍」,所以多年來他們都不敢往家裡遞消息,
如今新朝建立,公爹成了英國公,而他竟是傳聞中能生撕活人的惡鬼將軍?!
唔……要不,她還是乖乖聽婆婆的話,帶著收養的小崽子改嫁吧?

★目錄: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作者簡介>

踏枝
一個創作速度不快但筆耕不輟的90後佛系作者,喜歡美食和貓咪,喜歡一切美好的事物,享受安靜和獨處。

★內文試閱:

第四十一章
顧野這日比平時還早了半個時辰入宮。
入宮後他沒如往常一樣去文華殿,而是去了養心殿。
正元帝這日不用早朝,但起得比顧野還早些,已經辦了好一會的公務了。
顧野規規矩矩地到了殿前,請錢三思代為通傳。
後頭正元帝喚他進去,眼睛雖沒離開奏章,說話的時候卻滿含笑意。「你這小子今兒個倒是難得!前頭聽小文大人他們說,你最近可都是掐著點進文華殿的,今日倒是起得早。」
顧野搔著頭笑了笑。「最近貪睡得厲害,個子也長得厲害,你看我是不是又長高了?」
正元帝擱下朱筆,招手讓他上前,把他從頭到腳一打量,眼睛裡的笑意越發濃厚了。
「還真長高了不少,總算是有些七歲大孩子的模樣了。」
說來這件事也是正元帝的心結,他共有三個兒子,陸照是娘胎裡帶出來的不足,加上被周皇后溺愛,所以形如襁褓嬰兒。陸烈和陸煦雖都活蹦亂跳的,但一個因為早年在外頭吃過苦,一個是早產的孩子,身形都比同齡人瘦小一些。
現在的顧野又長高了一些,穿一身淺藍色的小蟒袍,腰繫一條黑色腰帶,腰帶上垂著一塊羊脂珮,冬日裡常戴的小帽子也摘下了,露出個軟軟的、紮小揪揪的髮頂。而且因為最近都是天剛亮的時候入宮,天黑後才出宮,他的膚色白皙了很多,越發顯得他一雙大眼睛烏灼灼的,真是怎麼看怎麼討喜!
顧野大大方方地給他看,然後還笑著問:「怎麼樣?我今日這麼穿好看嗎?」
他身上的東西都是正元帝賞的,正元帝自然點頭說不錯。
顧野又站到龍案邊上,把袖子一捲,露出兩截渾圓的胳膊,踮著腳抬手幫正元帝磨墨。
正元帝見了忍不住笑道:「原來你不只是長高,也胖了不少。」
顧野依舊笑呵呵地回答道:「這叫有福相嘛!」
正元帝伸手把他手裡的墨條接過,好笑道:「說吧,什麼事?」
「哪有什麼事?這不是給你表表孝心嘛!」
正元帝伸手點了他的鼻子,朗聲笑道:「知子莫若父,你平時可不是這麼乖巧的模樣!到底有啥事?」
顧野這才摸了摸鼻子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聽宮人提起你讓人收拾擷芳殿,準備讓陸煦和我都搬過去住?」
正元帝點點頭,這消息如今宮裡還沒旁人知道,顧野能知道那是錢三思提醒了他。前頭錢三思說顧野雖然封王開府了,但年紀不大,也該在宮裡有個落腳的地方,所以正元帝讓錢三思可以給他透露消息,畢竟是要時不時留宿的,總歸得讓他提提要求。
正元帝點頭。「是這麼個意思。」
顧野就接著道:「你看擷芳殿那麼大,光我和陸煦兩個住肯定有些冷清。且我也不是日日在宮裡的,小陸煦看著皮猴似的,但到底還不到四歲呢,我就是怕他會害怕……你看,是不是也給馮鈺準備一間屋子?他們倆到底是表兄弟,有他照看著,小陸煦就不會害怕了。」
「原來是這樣啊!」正元帝忍著笑意點點頭。「我們烈王真的是越發長進了,還知道幫著弟弟思量呢!」
顧野白淨的小臉蛋微微泛紅,還是補充道:「當然我不瞞你,主要還是存著我的私心呢,兒子是真心喜歡馮鈺,想和他多相處。」
馮鈺雖然是外人,但年紀尚小,身為皇子伴讀留宿宮中也不算什麼大事,正元帝便點頭允了。
顧野行禮致謝,卻還沒急著走。再藏著掖著要惹人煩,所以顧野自己開口道:「還有件事,因為恩科考試,小文大人他們這幾日兩頭奔忙,兒子見了實在於心不忍。」
前朝最後那幾年,科舉雖然照常舉行,但不少如許青川那樣的學子,或看出前朝氣數將盡,或不願為之所用,都暫緩了科考之路。
新朝建立後,朝廷風氣和百姓生活都比從前不知好了多少,因此第一屆恩科,天下學子都卯足勁地想大展拳腳,赴考人數實在眾多,正元帝點了二十位翰林為同考官。
由於文家的文琅本次也下場了,所以文老太爺和文大老爺沒參與進去。
翰林院裡抽掉了那麼多人,剩下的人便要頂替他們原本的工作,於是文大老爺等人一邊頂班,一邊還要入宮上課,每日都只能歇息兩、三個時辰。
正元帝稍微一想,就知道顧野所言非虛。不過這次他沒一口應承,反而凝眉沈吟,半晌後才道:「人手確實有些不夠……這樣吧,左右你現在身上還沒有差事,回頭四月殿試時,你也跟著搭把手。」
顧野被正元帝這話嚇了一跳,忙道:「啊?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才讀了幾天書,怎麼夠資格在這種事情上插手?況且我年齡這般小……」
「只是讓你幫忙監督而已,又不是讓你當天下舉子的考官,成為他們的座師。」殿內沒有其他人,正元帝就直接道:「咱家根基淺,朝中官員多是前朝的,除了文老太爺那幾個,其餘人朕都不是很信得過。而這一屆恩科選上來的,才是咱家真正能用的人,所以得慎之又慎。為了防止前朝官員徇私舞弊,我朝重蹈覆轍,本就該設一個皇家人在裡頭協理監督。咱家總共就那麼幾口人,你不去誰去?」陸家人口簡單,女子又不得干政,就只剩下正元帝和三個皇子了。
顧野雖然當皇子的時間短,但自從跟在正元帝身邊,遇到一些他不怎麼明白的事,正元帝都會掰開了、揉碎了和他說,所以他越發信服這個皇帝爹的同時,也漸漸對朝中的一些事務開了竅。「那我就代表咱家去?」顧野搔搔頭。「你說的我都懂了,就是怪不好意思的。要是我再大幾歲就好了,人家也就不會笑話我了。」
正元帝笑了笑,沒說話。顧野若是再大幾歲,正元帝讓他插手科舉,那就等於是昭告天下,自己準備把儲君之位傳給他了。雖然現在三個兒子裡,正元帝確實是最屬意顧野,但他下個月才七歲,自家這江山也才打下一年,且不到那個時候呢。
顧野說自己太小了,其實他的年紀恰到好處,都知道他是去充當個吉祥物鎮場子的,雖也會讓群臣猜想,但不至於惹出多餘的風波來。
笑完後正元帝頓了頓,問他。「你剛不是那個意思,那你提文大人他們做什麼?」
「我是想讓你給文大人他們放半日假,正好我也散散……」
正元帝無言。「……」合著這小子不是來要權的,純粹想偷懶!
宮中皇子讀書比外頭刻苦多了,天剛亮學到天擦黑,中間就一個時辰午歇。
文大老爺等人每日都會奏報幾個孩子的表現,陸煦就別提了,每天能在課上清醒的時間少,昏睡的時間多。顧野和馮鈺卻都是學得極認真,但馮鈺是自小就被這般悉心培養的,早就養成習慣了;而顧野等於是散養著長大的,卻還能憑著意志力堅持下來,更顯難能可貴。
「那就把下一旬的休沐,挪半日到今日來。」正元帝看了他一眼。「不過也就這半日散散了,月底之前擷芳殿就能收拾出來,你往後時不時要住的,到時候自己讓人安置一番。三月你要過生辰,四月忙殿試,功課也不能落下,且有得忙呢!」
顧野笑著連連道謝,說自己保證不懈怠。
等他準備告辭的時候,正元帝又道:「把阿煦也帶上。」雖顧野沒說今日要出去做什麼,但正元帝現在對他也有些瞭解了,想著肯定是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才會讓這小子天沒亮就過來告假。
顧野點頭道:「我曉得的,你不說我也得帶著他。」他說「也得」,不說「也會」。
自從那日去過一次城外後,小哭包陸煦就纏上了顧野這個哥哥。倒也不是一味的歪纏,就像養成了什麼習慣似的,遇到事就愛問他哥。
課上陸煦時常睡過去,午歇的時候他就會找顧野補課;遇到有先生講的他不明白的,他也找他哥問;下午肚子餓的時候,他也不找奶娘,很自動地就去掏顧野小荷包裡的小點心、小肉脯。
顧野被先生們一直誇獎的「意志力」,其實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陸煦逼出來的。他一口一個「哥」的,若顧野表現得不如他,或者答不出他的問題,那多丟面子啊!
從養心殿出來後,顧野就把消息帶回了文華殿,說午後可以出宮去玩。
此時上午的課程還沒開始,陸煦就已經打起瞌睡,聽到這消息他立刻不睏了,連忙問道:「這次去幹啥?騎馬?放紙鳶?還是玩別的?」
他連珠炮似的一通問,顧野反而不敢說了,說了怕是要被他問到中午。「反正是有好玩的,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顧野安撫住他,轉頭看向馮鈺,又壓低聲音道:「正好你再見見珠兒姨母。」
馮鈺這幾天心情很不好,因為這幾日他聽府裡下人偶然提起,秦氏正在給他爹張羅續娶的事。雖然是他娘提和離的,可這才過去多久?還不到一個月呢!續娶實在太快了些。
他心裡有些彆扭,但作為晚輩,他卻不好置喙,便想著私下裡和他爹談談。
和離那日,馮源表現得那般黯然神傷,這半個多月裡也很消沈,下值回家後就是借酒消愁,然後醉得人事不省,連馮鈺成了皇長子伴讀這樣的大事都沒有表現出太激烈的反應。
那日馮源難得清醒,卻只道「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當年爹和你娘沒有那些,最後落到這個局面,所以這次就聽你祖母的。不論怎麼樣,你是咱家的嫡長子,不管我日後再娶誰進門,都不會影響你的地位」。
馮鈺雖然是葛珠兒一手帶大的,和她最親近,但在魯國公府開府之前,他們一家三口還是十分和睦的。做兒子的對父親多少是有些孺慕之情的,然而聽到馮源把他和葛珠兒的不幸歸結於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還把續娶的事說得如同吃飯、喝水那麼平常,彷彿和他沒什麼關係似的──不只是對自己不負責,也是對未來續娶的女子不負責任。馮鈺心中最後的那點孺慕也消失殆盡了。那個家,他真是恨不得不再回去了。
聽到今日能見到親娘,馮鈺緊繃的神情才鬆下一些。
顧野接著又把他求正元帝,讓正元帝在宮裡也給馮鈺設個落腳處的事情說了。
能住在宮裡的話,日後也就只有旬假的時候,馮鈺才需要回去魯國公府,其他時候他住在皇宮裡,就是秦氏都不敢說什麼!馮鈺心頭一熱,看著顧野,久久無法言語。
家裡的煩心事他沒有對顧野說,沒必要讓顧野一道跟著煩擾。顧野這幾日看他總是悶悶不樂的,問起來,他也只是說家裡有點事,他覺得不自在。沒想到就那麼一句話,顧野就聽進去了,還特地求到御前去。馮鈺心中既溫暖又感激,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想到若他有個一母同胞的親兄弟,怕也不過如此了!
顧野同他娘一樣,不喜歡謝來謝去的,所以不等馮鈺再說話,他就伸手拍了下馮鈺的肩膀。「咱們兄弟倆不說客套話!」
馮鈺笑起來,重重地點了點頭。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4上市的【文創風】1024《媳婦好粥到》5(完)。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