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4° / 21° )
氣象
2022-01-21 | PChome書店

青雨之絆前傳:往日餘生

青雨之絆前傳:往日餘生
青雨之絆前傳:往日餘生
作者:微混吃等死 出版社:三日月 出版日期:2021-12-29 00:00:00

<內容簡介>

☆ 暖心作者微混吃等死暢銷作《青雨之絆》前傳
☆ 再度搭檔超人氣繪師手刀葉,彈奏那段一起奏響青春的回憶樂章
☆ 曾一起回首昨日、身處今日、凝視明日——與妳的記憶,正是我們的青春……

高一的林天青走在路上時,
發現在街頭上駐唱的女孩唱著唱著,竟然流下了眼淚——
究竟是遇到了什麼,她才會哭出來呢?
林天青心懷著疑問,不經意地走上前。
這即是他與那個女孩——余生的初次見面。

在音樂的牽引下,林天青揮別了青梅竹馬夏澄,
與余生組成了樂團。
她就如同一道指標,帶領林天青走出了迷霧,
並帶領他重新回到音樂的世界裡……

★目錄:

0(微夏)
1(初夏)
2(三分夏)
3(半夏)
4(七分夏)
5(盛夏)
6(夏日後)
後記

<作者簡介>

晴耕雨讀,松花釀酒,春水煎茶。
平日何事?
微,混吃等死。

繪者:手刀葉
這次封面也努力畫出水彩的感覺,
跟青雨之絆的清新明亮比起來色調較憂鬱暗沉一些,
希望能把故事的氛圍稍微傳達出來。
請大家多多指教m(_ _)m

★內文試閱:

初夏。
點點蟬鳴。
走在空無一人的學校裡,清晰地感受到過於熾熱的溫度。黏膩,揮之不去,空曠的教室、乾淨的黑板,彷彿能看見在陽光下無所遁形的塵埃。
我走在走廊上,無意識地眺望操場上幾隻懶洋洋躺著的貓。
現在是暑假啊,升上高一前的暑假。
「就是這裡了吧。」
穿越走廊,爬上了樓梯,我看見了熟悉的教室。
「……」
在寂靜至極的環境,甚至無需側耳傾聽。
鋼琴聲,隱約流轉。
我推開門——琴音入耳。
是她。
從窗外映入的飽滿陽光,渲染了我眼前的鋼琴教室,與輕閉著雙眼彈琴的她。
金黃色光芒,讓她暖橙色的短髮更加耀眼。她的雙手在鋼琴上靈巧舞動,洋溢色彩的音符令人陶醉。
一時恍神。
那是一首曲風輕快、時而悠哉,適合在午後聆聽的樂曲。
發現了我,她先是歪歪頭,隨後右手向鋼琴右方滑去,一時間連續敲動了無數音符。纖細的手腕吸引了我的視線,在半空嘎然而止。
我揉揉眼睛。剛才似乎一瞬間看到了無數色彩揮灑在半空中。
「嗨,林天青。」
「午安。」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剛好猜對了。」
「是嗎?那剛才你看到了什麼顏色?」
「……」我微微一愣,隨後正面走近她,無數言語在心中閃過,最後我篤定說道:「青春的顏色。」
「哦?」她也不作懷疑,只是露出彷若晴天般的燦笑,「那一定很美吧。」
何止很美,簡直美得令人摒息。
穿著一身駝黃色短版T恤,微微露出腰,搭配高腰牛仔短褲的女孩——夏橙,用手輕撩額前的短髮後,雙手再次擱在鋼琴上。
空曠的音樂教室、無人經過的廊道、乾燥的空氣,蟬鳴此起彼落。
還有空無一人的校園裡那永恆的靜謐。
「……」
在這裡三年了。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竟是這麼喜歡這所學校。我把特地為她而買的柳橙綠茶放到桌上,手上留著一杯冰咖啡。
「夏橙,妳最近好像很常練琴。」
「有嗎?最近就是特別想彈鋼琴而已。」
「說到這個,我看妳每天晚上直播,越來越多人聽了。而且妳還是戴面具或是把臉截掉,要是妳露臉的話……」
「啊哈,但我暫時不想。」
夏橙想也沒想,搖著頭、晃著短髮,很直率地坦露了情緒。
「你呢,林天青?」
她隨口一問。隱藏在活躍的眉毛之下,夏橙天真的眼瞳裡富含了更多言語上沒有表達出來的情緒。
我還有在彈琴嗎?
僵了一會兒。
我靜靜地搖頭,避開了這個問題。
說歸說,眼前這位看似平凡的準高一生——夏橙,其實是小有名氣的Youtuber。晚上她有空就會開直播,跟觀眾聊天、彈鋼琴,有數十萬的訂閱,無疑是一位小網紅。
但也正因如此,鮮少人知道直至今日,夏橙每天仍花費兩個小時練琴。雖然跟以前花費的時間比起來少了很多,但她還算是努力吧。
夏橙從椅子上站起身。
高腰的牛仔短褲讓她的一雙長腿展現出來。她用手輕揮開駝黃色的上衣下襬,若有所思地把手指放在下巴上。
「林天青,幫我拿一下柳橙綠。啊,謝謝你幫我買。」
「喔,好。」
「喔……」夏橙接過柳橙綠,喝了一大口,「啊——拯救世界了。」
冰涼的手搖杯大概讓她的腦袋降溫了吧。
她環視了一遍音樂教室與正隨風搖擺的白色窗簾,窗簾後方遮不住的是午後的金黃色光芒。
照耀了整間教室。
迎著些許光芒,夏橙對我眨了眨眼。
「啊,林天青。」
「嗯哼?」
「在這裡直接播彈鋼琴的直播,是不是還沒有人這樣做過啊?」
「妳想現在拍?」
「我想。」
「……」當夏橙說我想,就沒有人能阻止她了。
「你看,從你的角度照過來,背景帶上教室的窗戶還有窗簾,燈光來自夏天的太陽,光影很自然,整個感覺就很放鬆、自在吧。」
「是沒錯啦。」
夏橙是個說做就做的女孩,她見我沒有反對,立刻從書包裡掏出手機,開始幫手機裝上直播用腳架,動作俐落無比。
看著夏橙如橙子一般的可愛髮色,鮑伯頭呈現了她天然與單純的一面,是一個讓人很容易放下戒備,心生好感的女孩。
「我來幫妳看看效果。」
「行。是說,我現在很好看吧?」
「有人會問別人這個問題嗎?哈哈。」
「那就是好看了。」
夏橙燦爛一笑,點點櫻紅出現在她臉蛋上的小酒窩。她在覺得最適合的位置放下手機,不疾不徐地走回鋼琴前。
準備直播了。
我找了個靠窗的牆面依靠著牆面坐下,拿出手機滑出她的直播。
『夏天裡的貓。』
隨意一開的直播,在線人數已經突破兩千人了。
「啊哈,大家好,我本來在學校練琴——臨時起意來開直播啦。」
她的聲音具有活力,能輕易勾起他人的興趣。那也是一種對什麼事都充滿好奇、願意嘗試,對這個世界本身非常感興趣、很有生命力的聲音。
跟我比起來天差地遠。
直播間的人數很快就多起來了,夏橙也開始試著彈奏。
從手機畫面裡看不到她的臉蛋,只看得到隱約出現在鋼琴前方的肩膀、鎖骨與纖瘦嬌小的身形,還有她正輕快、自信無比地彈奏著的雙手。
「……」
好聽得一如既往。
聽著夏橙不費吹灰之力染上青春色彩的琴聲,就知道她本人肯定正處在最美的玫瑰色青春生活之中。正因如此,才能彈奏出這樣的音樂。
看著她在午後投入地練琴,讓這個夏天裡的平凡一日變得更加美好。
「希望之後我們還能同班。」
我輕聲地許下願望。理所當然地,被琴聲吞沒。
我只想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之上,浪費在這一個下午,再適合不過。
如果說每個人都有代表色,看到那個顏色就能想到她的話,夏橙的代表色一定是橙色。
明亮而獨特,融於群體卻能在群體間大放光彩,吸引絕大多數的視線,卻又不出格。
橙色,最適合形容她了。
她所彈奏的音樂,也完全呈現出她的個性。
能帶給人歡笑、帶給人快樂,就像是為整個環境灑上糖霜、染上暖色系的色調,讓人宛若置身童話。
我想,這也是她的直播在短時間內紅起來的緣故吧。
「走吧,林天青!」
直播結束,在夕陽下山前,夏橙對坐在地上的我伸出手。
夕陽的暖橙色、暗紅色、橘色混合出一道複雜卻美麗無比的色調,映照在夏橙的臉蛋上,「回家嘍。」
「嗯,好。」我伸出手握住她的手,隨著她往後一拉,我站了起來。
我們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國三畢業的暑假,大人常跟我們說,這是人生中最後一個無憂無慮的長假。
還是准高一生的我,根本沒有花費一分一秒思考這個問題。對於正在享受無盡青春的我們而言,這個問題過於遙遠,也無從想起。
只要還在學校裡,只要還是學生,我們在人生裡或許都還放著長假吧。
從學校回家的路上,會先到夏橙家。
在夏橙家前方的路口,我們互相揮手道了別。
「到我家了。」
「……」
「林天青,那個,我最近彈的琴……聽起來怎麼樣呢?」
「聽得出來是妳在彈,琴音跟風格都很有活力。放心,品質還是很高的。」
「那就好,哈哈。」
「那我也走啦,下次見。」
「好喔!」
直到今天,夏橙有時還是會跟我確認她彈的琴好不好聽。
夏橙一蹦一跳地回家了。
我看著她的背影,一邊思忖為什麼她都不會感到疲倦,一邊繼續往前走。
雖然今天沒做什麼事,但到了夜幕降臨前夕,我還是有點累了。
下午那杯咖啡並沒有什麼效果。
「再喝一杯好了。」
車站前有間新開的獨立唱片行,也有賣著不俗的咖啡。都是單品咖啡豆,喝起來很享受。
高雅的咖啡清香很迷人。
那間獨立唱片行很有意思,常常有作家、獨立樂團的歌手、搞社運的媒體創作者、新創產業者聚集在那裡。門口有個小小的空白區域,常有人在那裡駐唱。
獨立唱片行離這裡很近,想想也沒事的我雙手插進口袋裡,往車站一路而去。
沒有走多久就到了,夜幕正好降臨。
最後一點的自然光也消失了,只剩下周圍商家與一盞盞路燈。
恰如其分的灰暗。
這座車站不是什麼三鐵共構的大型車站,就只是一個位於城市邊緣的小型捷運站。十年前,這裡還是個火車站。因社區發展需求,火車站也就改建成了捷運站。
有些商家聚集在捷運站周圍。
我走在夜色中,熟門熟路地找到那間獨立唱片行。
原木色、灰色、白色,淺淺的北歐色彩拼成門面的唱片行映入眼裡。傍晚,店內透出明亮的白色光芒。隔著半敞開的透明門,我遠遠地望見了老闆在櫃臺後方看著書,戴著黑灰色圓框眼鏡的他十分斯文。
「……」
等等。
因為太常來這裡了,我並未留意路邊景色。
透著咖啡香氣的空氣間,似乎還有一股淡淡的清冷香水氣息。過於低調,但在這裡依然被凸顯了出來。
先是一股氣息,而後是幾聲吉他的音符。
有人在彈吉他。
我回首一望,這些動作其實都很自然,我甚至並未思考,只是順從當下的意識行動而已,我從未想過這些平凡的舉動會讓我深深跌入一個坑中。
一團黑色坐在那裡。
仔細一看,是一個穿著黑色風衣、一頭散漫長髮的女孩,正坐在咖啡館前的空地。剛才我並沒有注意到,原來那裡一直有個人。
吉他聲流轉。
聲聲緩緩、隨性而奏,就像是刻意慢著幾拍,瀟灑而任性。
要彈不彈的隨意,正好勾住了我。
一身黑色的她坐在一張折疊椅上,翹著曲線漂亮、白晰光滑的雙腿,雙手漫不經心地抓著吉他。看似漫不經心,卻彈奏著迷人的樂聲,慵懶而散漫。
一瞬間,整個環境的節奏都慢了下來。
她放縱了浪漫與頹廢。
「……」
何方神聖?
我有些傻眼。
下午才沉浸在夏橙閃耀光彩的青春音符之中,晚上又聽到了另外一個風格截然不同,存在感同樣強烈的音樂。甚至眼前這個一身黑的女孩彈奏的吉他……
更加具有衝擊感。
獨一無二。
我走近正在演奏的她,認真地看著,專注地聽了起來。
是一個年紀跟我相仿的女孩。
她長度及肩的霧灰色髮絲,髮尾部分稍稍濡濕了。垂落額頭、長度及眼的內彎瀏海倒是沒有沾上雨水,依然輕盈。
她唱著歌。
起初,慵懶的聲線聽起來很舒服。後來,女孩的眼眶漸漸泛紅,近乎是強忍著淚水、鼻音與抽泣,勉強地唱著。
唔,為什麼?
究竟是遭遇了什麼,才會讓她這樣一位看起來颯爽無比的女吉他手,在駐唱時忍不住哭出來呢?
非常好奇。我心有疑問,卻不敢多問,到底要不要問?
在猶豫間搖擺,最後我一咬牙,勇敢地走向前。
「妳彈得好好聽。」
「……」
「刻意慢了一拍,確實很吸引人,就是別做得太過分了。」
她聽到這句話後,終於抬起頭。
我第一次看到她隱藏在灰暗與黑暗之下的臉蛋。月光映襯了她的肌膚,讓她的臉蛋更顯蒼白。
她以極富有磁性的聲音問道:
「你也在彈吉他嗎?」
「嗯,我會。」
理所當然地回應,光是說出口的瞬間,我就想對自己翻白眼,但已經太遲了。
天啊,誰知道我上一次彈吉他是多久以前了。又有多久,我早已不再演奏任何樂器了。
我正想改口,女孩卻從椅子上站起來。
幾乎跟我一樣高了,是個高挑的女孩子。
她單手輕揮開霧灰色的長髮,一邊作勢把吉他遞給我。
那是不容抗拒的氣勢。
「你也彈彈。」
「……」
「怎麼了?只是說說說而已嗎?」
「……」
「不想彈嗎?那別彈了。」女孩也不等我拒絕,在半空中就準備把吉他收回懷裡。既沒有多勸,也無意降低姿態。
「……」
我仰頭望了眼灰暗的天空,再隔著半敞開的門,看了一眼正在煮咖啡的老闆。
屋內明亮而溫馨的光芒吸引著我,微微流洩而出的輕柔音樂也再再呼喚著我。
前進。
後退。
還是就地迷茫?
我再次選擇了順從內心的答案。
「不好意思,我不彈吉他很久了。」
「哦?」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聽音樂、看別人演奏音樂,或是聽人唱歌,我都很喜歡。」我實話實說。
像是在空無一人的學校裡聆聽夏橙熱情洋溢、閃耀光輝的琴聲,再久都不會膩。
霧灰色長髮的女孩僅是斜傾著頸子,任憑一側較長的髮絲傾洩。她似乎在想什麼,在過於深邃、如若深空的雙眼,並不是我所能探究的地方。
太過迷人。
太過神祕。
我往台階上走上一步,「妳彈的吉他很有特色,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就算只是隨意唱歌也具有磁性,很抓耳。怎麼樣,要一起喝杯咖啡嗎?」
「嗯哼。」
她輕哼了一聲,不明所以,但看來不是拒絕的意思。
「在這裡喝吧。」
她自若地舉起拿著吉他的手,往遠方一伸——指向不遠處的空地,那裡是捷運站外的空曠青草地。深夜時分,這裡只有偶爾出站的路人,還有零星的商家。
「好啊,妳想喝什麼?」
「一杯冰卡布奇諾。」
「OK。」
從獨立唱片行的老闆手中,我買到了今天第二杯冰拿鐵與一杯冰卡布奇諾。對我來說,卡布奇諾的味道比拿鐵更加複雜,我很少喝。
我帶著兩杯咖啡走出來時,女孩已坐在不遠處的青草地,對我揮了揮手。
霧灰色的她坐在一張小石椅上,一雙修長的腿從寬大的風衣下透了出來,任性地往前延展,輕易奪走了我的視線。
她穿著一雙短靴,正好將腳踝隱藏起來,很符合她給人的那股強勢、凌人氣勢的感覺。
我把卡布奇諾遞給她。
「謝謝。」她簡扼地說,並把頸後的黑色風衣往下褪去,一頭霧灰色的長髮頓時散了出來。
「我有個問題想問。」
「什麼問題?」
「妳為什麼剛剛彈吉他的時候好像快哭了呢?」
女孩白了我一眼。
「你這麼想知道嗎?」
「也不是。」
「不是的話就不要問了。」
「……」
「我……只是剛好想起以前在這裡聽到的一場演奏而已。」霧灰色的她,深邃的雙眸望向遠方。
她輕抿嘴唇,在無盡的黑夜之中,彷若深思著什麼。
「喂,你叫什麼?」
「我叫林天青,妳呢?」
「我叫余生。」
——這即是我與余生第一次的相遇。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