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快訊

2022-01-28 | PChome書店

歡迎光臨161號:從萬華開始,那些夢想城鄉的故事

歡迎光臨161號:從萬華開始,那些夢想城鄉的故事
歡迎光臨161號:從萬華開始,那些夢想城鄉的故事
作者:徐敏雄、古明韻、陳亮君、陳秋欣、謝宜潔 出版社:開學文化 出版日期:2021-12-29 00:00:00

「請讓我們接住你的脆弱!」
那些失去生活鬥志的人,都請來吧

「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只知道一直試,但卻一直失敗。」
「他看我年輕,不知道我遇到什麼事,就說好手好腳應該要去找個工作,然後,發便當的時候就跳過我。」

你看過路上的那些無家者,你知道社會中有這些經濟弱勢者的存在,但你有想過他們內心面對挫折傷痛時,誰會願意接住他們嗎?你以為生活的不安定與自主權低落所帶來的無力感是讓人喪失生活動力的原因,但失去情感依歸、自我認同才是。
他們跟我們並沒有不一樣,在面對人生重大衝擊或失敗後,都需要療傷,也都需要一個可以展現脆弱的安身之處。

於是,夢想城鄉成立了。

長期駐點於萬華的夢想城鄉,透過告各種共學活動,在小小的空間裡,緩慢溫柔地扶持著彼此。城鄉夥伴們期望搭建的是,讓每個不慎掉落谷底的人,能卸下被排擠、輕視或嘲笑的恐懼的地方。在這裡,不需要隱藏脆弱,而是與「脆弱的力量」相遇。

此書不只記錄了協會成立至今七年的歷程,更如實呈現了每一段互相學習、成長的人生故事一路走來的故事。

歡迎光臨161號!!

★名人推薦:

專文推薦
「透過城鄉那些高亢低落的故事,原來我們永遠都有空間再往外冒險一點點。」
——《無家者》作者 / 李玟萱

「當交付了自己的脆弱,那股力量就會自然的幫助人彼此連結與自我修復。」
—— 人生百味 共同創辦人 / 巫彥德

「透過陪伴彼此,相信終能見證並看見每個人獨特、珍貴的那個自己。」
——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師資培育中心副教授 / 吳玉鈴

各方感動推薦(依照單位筆畫順序)
一碼村地下再生異托邦負責人 黃芳惠
大可居青年旅館創辦人 蔡寒筠、洪淳茹
中央廣播電臺「早安臺灣」節目主持人 夏治平
社團法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秘書長 楊志彬
社團法人臺灣芒草心慈善協會社工師 李佳庭
社團法人臺灣社區實踐協會社工員 沈曜逸(後山)
浪人食堂及慕哲人社理事長 王薇盈
教育廣播電臺「城市的光影」節目主持人 雅柏
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萬心蕊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與人文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 陳俊文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陳怡伃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教授 王永慈
國立聯合大學文化創意與數位行銷學系助理教授 陳君山
國際第四世界運動持久志願者 楊淑秀(華人世界協調人)
萬華社區小學創辦人 陳德君
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地理老師 蔡文芳
臺灣城鄉特色發展協會祕書長 吳盈慧
臨床心理師 麥志綱

★內文試閱:

把討厭的故事說出來

為了幫助人們活出具有意義的人生,Frankl 提出了下列三種策略:1、投入藝術創造的活動來證明自己擁有「創造性的價值」(creative values);2、透過承受苦難來展現自己的「態度性的價值」(attitudinal values);以及3、藉由自己、他人及自然界建立愛的關係,來營造相互認識與接納的「經驗性的價值」(experiential values)。

這三種意義創造活動中,「創造性地價值」與夢想城鄉協會長期在推動的藝術創作班和手作木工班的理念很相近,因為它們都是在引導經濟弱勢學員勇敢地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和感受,透過多元藝術媒材表達出來。所以在各種藝術或木工作品裡頭,都可以看到大哥大姐們的想法和故事。

這種「創造性的價值」之所以重要,在Fromm 思想中說得更清楚。因為Fromm 不贊成人們為了奪取資源或逃避孤獨感,而去強迫別人或自己從事一些「非自願性的勞動」,因為這樣的生產活動以及做出來的成品,對所有當事人來說不僅無法彰顯他們的創造力或獨特性,還會不
斷複製違反自主意志的社會結構關係。所以從Fromm 的角度來看,如果期待街友克服「惰性」或是「無法為自己負責」的問題,最好的方法不是用強制勞動,而是讓每個人都更有勇氣地認識真實的自己,並且有機會參與各種勞動內容的規劃,使他們將對自己的期待和獨特能力運用到勞動中。唯有當他們不再只是聽命行事的機器,而是明白並認同所要投入工作的意義,他與工作及同事間的關係才不會是疏離或壓迫,也才可能從「被動怠惰」轉向「主動參與」。相信這個道理不單是對街友有效,對於每一個人都一體適用才是。

其次是Frankl 所說的「態度性的價值」,這種生命意義特別展現在夢想城鄉協會的真人圖書館方案裡。記得每次在幫經濟弱勢學員整理故事時,都會不斷被問到:「這些失敗的經驗有什麼好說的?」有個學員也曾經說:「你們來這裡,是不是應該要幫忙我們的未來找到更好的出路,但是為什麼一直都在說我們過去的故事?這些失敗的經驗都是不良示範,對我們和年輕人有幫助嗎?」之前甚至有位記者質問:「協會讓大哥大姐說自己的生命故事,是不是是在消費弱勢的悲情?」

面對這類的提問,我都會回覆說:「每個人一輩子中都一定會遭受某些失敗經驗,這都是已
經發生,而且無法改變的事實。這時候,只有透過重新敘說自己的故事,從過程中再次釐清自己與身旁他人在每個重要關卡的內心掙扎與感受,並且找到可能的個人和社會文化成因,這樣才可能原諒他人、甚至放過自己,讓傷痛獲得療癒。

另外,我覺得人類是用『說故事』的方式來賦予自己生命意義的,以當我們在陳述自己過往的經驗時,不只是闡述一個客觀事實,更是透過回顧,重新賦予舊經驗『新意義』,對未來的人生提出新的行動目標。

第三,既然每個人都有跌倒的經驗,那麼透過真誠的生命故事交流,我們不僅可能發現自己不是孤單一人在面對這些苦難,讓看似個人的挫敗或傷痛得到同理、寬恕或撫慰。

最後,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讓大哥大姐們感受到,每個人的故事與感受都那樣地獨特、有價值,絕對都應該被用心聆聽與關切。」

當然,也會有青年志工問我:「老師,如果有些大哥就是覺得自己破產或流浪的故事一文不值,我們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他們,這時候該怎麼辦呢?」

面對學員們高度負面的情緒,除了承認它們存在的合理性,我也會嘗試從聽眾的角度回饋說:「他們能撐過破產、流浪的那段日子, 還活了下來, 你們不覺得他們很厲害嗎?」

就像一個經歷失戀傷痛的人,雖然會感到萬分沮喪和自我價值的低落,但是很奇妙的是,他們通常不願銷毀這段戀愛記憶。為什麼呢?因為即使是傷痛,也是一種人生際遇與存在感受;人最可怕的不是感覺到痛,而是『無感地活著』。正如生理層面上,疼痛扮演著避免我們過度受傷的警衛功能;在心靈層面上,痛苦也能讓我們不致流於冷漠,而能常保活力和敏感性。因為當我們處在逆境之中,如果能感受到不滿意,也就等於我們對當下和未來依舊持續懷抱更好的理想。

這時候,若有人能跟他們一起整理故事,並透過交流的過程讓他們聆聽各種新觀點,甚至學習寬恕曾傷害自己的人(包括自己),這樣不僅能讓他們感受到「自己能熬過來真不容易」的自信,更可能產生觀點轉化的「態度性的價值」。相較之下,如果一個人一旦無法感知自己真實的生活處境,或是對這些處境毫無情緒反應,就等於進入內在生命的死亡狀態,再也沒有什麼比這種麻痺和無奈更令人絕望了。

這個道理在另外一位人文主義哲學家A. Adler 的書裡也提到過,他認為,人們只有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時候才會鼓起勇氣;會讓自己覺得有價值的只有一種情況,就是自己的行動是對社會福祉是有益的時候。即使有些人實際上真的沒有辦法對社會做出巨大的貢獻,但我們還是要努力幫助他們從言行中找出善良的意圖,也就是「貢獻感」。例如接下來會提到的真人圖書館和導覽體驗方案,就是在為大哥大姐們搭建參與社區營造的新角色。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