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快訊

2022-05-18 | PChome書店

女性向遊戲世界對路人角色很不友好(06)限定版(拆封不退)

女性向遊戲世界對路人角色很不友好(06)限定版(拆封不退)
女性向遊戲世界對路人角色很不友好(06)限定版(拆封不退)
作者:三?与夢/孟達(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2-05-12 00:00:00

<內容簡介>

「──明明到剛才為止都還相當順利的,真的很遺憾。」

關於「要如何對待諾艾爾」一事,安潔與莉薇亞抱持對立意見。正因彼此都相當了解對方,會為對方著想,所以更難妥協。在這段期間內,在里昂身上看到死去弟弟影子的露易潔,遭到選為獻給聖樹的祭品。最棘手的是,露易潔本人也以「弟弟在呼喚我」為由而自願獻出生命。里昂認為肯定有人在暗中搞鬼,於是決定去救出露易潔……

★本書特色:

☆ 限定版隨書附作者加筆小冊子。
☆ 日本累計銷售突破10萬本!
☆ 日本確定動畫化。
☆ 轉生到女性向遊戲,在女尊男卑的世界出人頭地型奇幻作品!
☆ 同名漫畫1~6集正熱銷中。

<作者簡介>

三?与夢
終於到了第六集!而且也推出了有廣播劇!里昂、魯克西翁他們居然能獲得配音,這是之前完全沒想像過的事。身為作者的我也十分感激。

插畫:孟達
大家好,我是孟達。
第六集開賣了!更令人驚訝的是,日文限定版的特典還是廣播劇CD!
為角色配音的聲優也都非常優秀,聽著聽著搞不好就會流下淚水。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內文試閱:

序章

所謂的背叛,總是來得非常突然。
能夠事先料到的背叛,不但毫不可怕,而且也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問題是,背叛者隨時隨地都在尋找目標最不希望出狀況的時機。
那個時機就是現在,此時此刻!
「里昂同學,要是你不願意好好說明清楚的話──那可『不行』喔。」
可愛地微微歪著頭的「奧莉薇亞」,眼睛瞇成了一條細縫。
雙眼流露出一股絕對不允許任何謊言的壓力。
那個眼神,讓我「里昂‧馮‧巴魯特法爾特」渾身發抖。
即使想開口辯解,但就是覺得喉嚨很乾,沒辦法好好說話。
我似乎非常緊張。
「妳、妳們兩個冷靜點,讓我們好好談談吧。只要能恢復冷靜,再多誤會都能化解。還有,這是魯克西翁的陷阱!它陷害我!」
我拚命辯解,但是沒有任何效果,「安潔莉卡‧拉法‧雷德古列夫」看著房內的嬰兒床。
她伸手撫摸那張床,臉上帶著微笑。
不過,她的微笑讓我感到背脊發冷。
她絕對在生氣。
處於靜謐的暴怒之中。
安潔現在的感情,大概可以比喻成即將爆發的火山吧?
一旦答錯就會馬上爆發──為什麼我會陷入這種狀況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希望你這人可以給出一個能讓我們接受的說法吶──不但把女人帶進留學地的共和國住處,甚至連嬰兒床都準備好的理由。」
──先來說明我現在的狀況吧。
因為一直住在瑪麗耶的宅邸也說不過去,於是決定回到王國為我準備的住處。
在這段期間,「諾艾爾‧貝爾崔」被聖樹樹苗選中,成為了樹苗的巫女。
──她的本名,其實是「諾艾爾‧吉爾‧萊斯皮納斯」。
為了保護巫女,所以我將她帶回了住處。
絕對沒有其他目的,這是真的!
我之所以帶諾艾爾回住處,全是為了避免共和國的蠢蛋們奪走諾艾爾。
對共和國來說,獲得聖樹樹苗選為巫女的諾艾爾是他們無論如何都想搶到手的重要人物。
我認為,想要保護諾艾爾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待在自己身邊。
因為她本人也希望這樣,所以應該沒有任何問題才是。
諾艾爾垂著頭。
她把一頭金髮綁成在右側的側馬尾,越接近髮尾,顏色就越偏向粉紅色。
面對莉薇亞跟安潔,諾艾爾看來像是感到過意不去。
「對、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得意忘形了。」
諾艾爾越是愧疚,莉薇亞跟安潔的眼神就越是嚴峻。
嘴唇不停發抖的我,設法讓諾艾爾先不要說話。
「大、大家先冷靜一點。諾艾爾,由我、我我我、我來說吧,我會解開誤會!」
可惡!害怕到連話都說不好的地步了。
明明就沒有花心卻遭到懷疑的狀況,真的很恐怖。
而且,現在又是很難說我真的沒有花心的情況。
她們兩個出現在我家的時機也惡劣到極點。
她們看到了我跟諾艾爾互相開著有點過火玩笑的場面,只看那一幕的話,怎麼看都是花心。
再加上房間裡還擺著嬰兒床。
不久之前,我在共和國交到了一個名叫約翰的朋友,幫忙照顧了他的愛犬一段時間。
因為那是條已經需要照護的老狗,所以我讓牠躺在嬰兒床上。
問題是──約翰的愛犬,名字就叫「諾艾爾」。
兩者同名這件事,讓狀況變得更加複雜。
在莉薇亞、安潔看來,肯定會認為我不但把女生帶進自己在共和國的住處,而且還連嬰兒床都準備好了吧。
萬一,萬一喔。
換成其他人聽到這種狀況,十個裡面有十個都會懷疑是花心吧。
即使是我自己,如果聽到別人發生這種事,鐵定也會覺得是花心。
但是,我保證自己絕對沒有花心。
明明沒有花心卻變成現在這種狀況──都是因為魯克西翁背叛的關係。
照理來說,她們兩個根本不可能剛好撞見會引發這種誤會的狀況。
那麼,為什麼我還是陷入了這種狀況?
全都是魯克西翁不好。
為了找出最理想的答案,我盡全力思考。
沒問題。
雖然我不太會說話,但是,只要真心傾訴,相信一定能讓她們兩個理解才是。
「兩位──拜託先好好想想。假設,這是假設喔?雖然真的不是這樣,不過,假設我真的花心──我是說假設喔!雖然其實不是這樣,但是,如果以我已經花心為前提的話,是不是有哪裡怪怪的?」
當我提出「已經花心」這個假設的瞬間,莉薇亞跟安潔的眼神好像都變得非常冰冷。
我覺得背上冷到不行,開始發抖了啊。
「怪怪的?別在那拐彎抹角,有話直說。」
安潔的語氣無比冷淡。
我暗中發誓,今後絕對不會花心。
不可以惹這兩個人生氣。
這次的事讓我理解到了這一點,不是用大腦而是用心靈──不對,應該說是用靈魂。
莉薇亞轉開了原本盯著我的視線,以手抿著嘴。
「的確有點奇怪呢。」
「莉薇亞?」
安潔的視線也離開了我。看樣子,莉薇亞似乎猜到我想表達什麼了。
「我們明明之前就說過要來艾爾澤共和國,可是里昂同學卻沒來港口接我們。雖然上次也一樣沒聯絡,不過里昂同學還是在事前就得到情報了吧?因為那時有來港口接風。」
「那是魯克西翁事先通知了吧?──這樣啊,原來如此。」
安潔似乎也想通了。
她替我說出了我原本想說的話。
「要是打從一開始就有意隱藏,在我們抵達前就應該已經湮滅證據了才是。之所以沒這麼做,都是因為魯克西翁沒有告知的關係。」
平時總是大大小小報告個沒完的魯克西翁,唯獨這次沒有在事前通知我。
這明顯是背叛!
莉薇亞點頭,認為我會這麼簡單就陷入走投無路的狀況,未免不太合理。
「還有,小耶的態度也有點奇怪呢。要是里昂同學真的想隱瞞的話,她應該會幫忙爭取時間吧?證據也是這樣,我不認為還會留下任何證據。」
對啊,就是這樣!換成平時,那兩個傢伙一定會在事前讓我知道。
畢竟那兩個傢伙都優秀過頭了。
不過就是花心的證據而已,輕輕鬆鬆就能搞定!──不對,我可沒花心喔。
我當然沒有花心囉!
「對吧!都是那兩個傢伙背叛我啦!」
幸好她們兩個自己想出了答案,看來誤會應該已經順利化解了。
這就是愛的力量。
當我感到放心的時候,一個戴著眼鏡,始終在旁觀看房內狀況的女性小聲說了一句話。
「──然而,里昂大人先前在這個房間裡和諾艾爾小姐親密嬉鬧,這也是事實。」
這、這傢伙──「寇蒂俐雅‧馮‧伊斯頓」──是安潔派來幫我打點生活雜事的女僕。
本來還以為她跟我一樣是個冷靜而有常識的人,現在看來似乎也是背叛者。
咦?難道我身邊就只有背叛者而已嗎?
安潔讓視線回到我身上。
剛才稍微變得柔和一點的眼光,又恢復成了先前的冰冷。
「這樣說來,或許魯克西翁也是為了過於放縱的主人著想?」
莉薇亞也快要認同安潔的見解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也說得通呢。因為里昂同學玩得太過火,所以想讓他受到一點教訓。」
「魯克西翁也堪稱忠臣吶。身邊有個懂得進諫的人,里昂也算相當有福了。」
「我、我覺得它其實沒有那麼好啦。」
這樣的發展不太妙。
我努力思考扭轉局勢的方法,但是,只憑自己一張嘴的話,難度太高了。
為了尋求協助而讓視線四處徘徊的我,決定把最後一絲希望託付給位於視野一角的「尤梅莉亞」阿姨。
或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想法吧?
在這個沉重到難以言喻的氛圍中,尤梅莉亞阿姨鼓足勇氣開口說話了。
我會牢牢記住妳的勇氣!
「這、這個,里昂大人畢、畢竟也是個男生!我想就只是一時衝動而已!」
──有句話叫做「火上加油」。
不過,如果要說明現在的狀況,應該比較像是把炸彈扔進火裡吧。
剛才這句話,聽來簡直就像是我真的做出了對不起她們兩個的事。
尤梅莉亞阿姨露出像是恍然大悟的表情,開始慌張地更正自己剛才的發言。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啦。這個,應該說是玩笑開得有點過火了嗎?我想想──這個、那個……總、總之,里昂大人對兩位十分專情!咦、咦?心裡有兩個人的時候就已經不算專情了吧?」
的確,有兩個未婚妻的時點就不能說專情了。
我現在才發覺,自己的處境真的惡劣到極點。
而且還是孤軍奮戰。
不管諾艾爾怎麼說,莉薇亞跟安潔肯定都不會相信吧。
然後,寇蒂俐雅看來不打算站在我這邊,更可悲的是,尤梅莉亞阿姨也完全幫不上忙。
本來應該會來救我的人工智慧──「魯克西翁」跟「克莉耶爾」──到這時都還沒趕到,所以背叛的可能性相當高。
不對,現在就已經背叛了。
這兩個差勁的人工智慧。
「人工智慧果然就是會背叛人類。」
許多創作中都出現過人工智慧背叛人類的劇情。
魯克西翁也不例外,就是這麼回事吧。
開什麼玩笑!我絕對不會原諒那個──那兩個傢伙。
「魯克西翁,你聽得到吧?好好記住──最後獲勝的還是我們人類!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我朝著應該正在某處觀察這個狀況的魯克西翁高聲宣言,然後開始大笑。
現在也只能笑了,如果不笑的話,可能就會哭出來。
看到我突然大笑,諾艾爾吃了一驚,寇蒂俐雅則是露出想敬而遠之的表情。
最讓我痛心的,還是尤梅莉亞阿姨認真為我擔心的模樣。
「里昂大人,請您振作一點。請放心,一定不會有事的!」
這話有什麼根據嗎?不過,還是謝謝妳為我擔憂。
我最喜歡溫柔體貼的妳了。
在我乾笑的時候,莉薇亞跟安潔分別抓住我的手臂,抱了上來。
雖然是左擁右抱的狀態,不過,不管怎麼看都只像是為了避免我逃跑,所以才這樣鎖著我。
她們兩個都露出陰暗的笑容。
我聽到自己雙手傳來骨頭遭到壓擠的聲音。
「里昂同學,請你把事情全都說清楚。──不這樣就不行喔。」
「麻煩你這人一五一十從實招來囉。時間很充裕,別以為今晚有辦法入睡。」
要是平時聽到安潔說出「別想入睡」之類的話,我想自己肯定會滿臉通紅吧。
前提是「平時」!
行動受到兩人控制的我,就這樣被拖往房間。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