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6° )
氣象
2022-07-01 | PChome書店

魔女之旅(16)限定版(拆封不退)

魔女之旅(16)限定版(拆封不退)
魔女之旅(16)限定版(拆封不退)
作者:白石定規/あずーる(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2-06-27 00:00:00

<內容簡介>

「妳想怎麼辦?」

某個地方有一名魔女,她的名字叫做伊蕾娜。
她為了看見世界,認識自己而旅行。
而她這次在旅途中將會邂逅……
不停追尋傳說的菜鳥冒險者、
義憤填膺的「炭之魔女」、
身穿騎士打扮的感情融洽的「姊妹」、
神出鬼沒的連環殺人魔、
為了遭到拋棄的雨傘東奔西走的「掃帚」、
以及守護國家,持續討伐亡者的魔女──
旅行魔女筆下的故事將會繼續下去。

★本書特色:

☆ 限定版隨書附作者草稿圖冊。
☆ 日本動畫化!
☆ 日本安利美特輕文藝單行本類別原創作品史上銷售No.1
☆ 日本亞馬遜Kindle商店暢銷榜首話題作再修飾!!
☆ 本作曾榮獲2017年《這本輕小說最厲害》20名!
☆ 魔女又展開了新的旅程,繼續旅行下去會遇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呢?

<作者簡介>

白石定規
每天貓咪都會陪我睡30分鐘。這種人生。好可愛。

插畫:あずーる
為日本插畫家。
喉嚨長了口內瘡(?),現在的我就連喝水都得用盡全力。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追夢弓箭手艾希莉

在某個鄉下的小國。
一名魔女突然敲門造訪,老爺爺露出充滿戒心的表情問:「妳是誰?」
我是旅行魔女伊蕾娜,令孫的朋友。我如此自我介紹,他的態度就彷彿聽見通關密語般一百八十度急轉彎,立即請我進門。
雖然感覺得出來他的戒心有點太淡,不過鄉下往往都是如此。
也有可能只是他在寬敞的宅邸中,獨自一人閒來沒事。
老爺爺請我在餐廳就坐,問我孫女現在在哪裡做什麼。我老老實實地說出毫無虛假的答案。老爺爺始終靜靜聆聽,最後深深嘆了口氣,嘀咕了聲:「這樣啊。」
然後老爺爺垂下頭來,一個字一個字,咬文嚼字似地娓娓道來。
「不論過了多久,唯有無可奈何的後悔跟劇毒一樣侵蝕身體。」
他眉間浮現深深的皺紋,用手肘撐著餐桌垂下頭雙手交握,擺出猶如懺悔的姿勢,接著慢慢對我說出往事。
那是個無可奈何,關於後悔的故事。
明明沒做什麼壞事,用盡全力努力,最後仍舊無能為力的悲傷故事。
「…………」
我聽完故事之後,頂多只能改變話題。
「其實令孫託我帶一樣東西給您。」
「是什麼?」
心情難過的時候,只要說出來就會輕鬆不少。老爺爺的表情和剛才相比,似乎恢復了少許朝氣。
我愧疚地把包裹放在桌上,慢慢打開。
包裹中裝了他的孫女──艾希莉託付給我的東西。
發出黯淡藍色光芒的寶石,是冒險者艾希莉時時刻刻小心翼翼地隨身攜帶的寶貝。
特別的珠寶稱為「女神之淚」。
「……這是……」
老爺爺瞪大雙眼,俯視包裹中的物品。
裡面裝著女神之淚──的殘骸。曾經的寶石如今變成無用的細小的碎片,早已失去了光輝,看起來只像是染色後的玻璃。
「我盡量收集起來了──」
曾是寶石的物品粉碎到不留原型,包裹中頂多只剩下原本大小的一半。這裡只有一部分碎片而已。
這並非我的錯,也不是艾希莉的錯,更不是老爺爺的錯。
這裡唯有無可奈何的後悔產生的結果。

美麗無比的滿月高掛夜空。
儘管美麗,卻感覺不到光亮。
冷風無情地吹拂,雲朵在今晚的天空中慢慢飄泊。雲層只要遮蔽月光,世界就被黑暗壟罩。環視周遭,這裡宛如海底一般,充滿更寒冷、深沉的黑暗。
給人猶如被黑暗團團包圍的印象。
魔女將樹枝拋進搖曳的弱小營火中。自從露宿野外就開始不停燃燒的營火如同獲得新的食糧般開心地迸出火花,令魔女的影子隨之晃動。火堆旁,兩隻在河裡抓的魚被樹枝插在土裡,應該就快烤好了。
「好冷……」
在旅行途中,偶爾難免會遭逢意料之外的狀況。
比如說,某個正在旅行的魔女一如往常地隨便看著地圖說「這點距離騎掃帚半天差不多就會到了吧~」帶著漫不經心的態度離開國家,結果迷了路,不知不覺中就在陌生的森林裡過夜了。
結果她無可奈何只好露宿野外,現在正在營火旁烘手。
現在季節是晚冬,或是初春。
她深深嘆了口氣。
「居然會在這種地方迷路,太丟臉了。我真白癡。」
話說回來。
這名嘲諷自己的失態內心空虛不已的魔女,究竟是誰?
沒錯,就是我。
煩躁的怨言虛無地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之中。夜晚的森林只有我的聲音,以及火堆的燃燒聲。安靜的夜晚雖然十分夢幻,但是老實說也有點毛骨悚然。
旅行中難免發生意外狀況,而意外狀況又會吸引更意外的狀況到來。只要發生一次壞事,意外就會互相吸引似地接踵而來。
「希望能就這樣順利度過這晚──」
我說完才發現,說出這種話的時候大多都會出事呢。
沙沙沙,簌簌簌……聲響從我背後傳來。
聽起來像是想悄悄地從我背後靠近,但是在安靜的森林裡,就連樹葉晃動的聲音都格外清晰。我集中意識聆聽。
「哈啊……哈啊……」
哇啊有變態。
雖然不曉得他是不是色慾薰心,企圖從背後偷襲的人氣息相當紊亂。一明白對方不是野生動物,我就悄悄掏出魔杖。
沙沙沙,簌簌簌,哈啊、哈啊。對方喘著氣,慢慢地一步又一步從樹叢中逼近。
對付這種人,等對方靠近再賞他一發魔法就好,沒有必要取他性命。只要好好教訓一頓,讓他再也不敢靠近營火就夠了。
我將魔力注入魔杖,緊接著──
就在對方離開樹叢,站到我正後方的下一刻。
「不要過來,變態!」
我回頭,同時發射魔力。啪咻一聲,蒼藍色的光芒擊中對方的心窩,陷了進去。
「呃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變態發出淒慘的叫聲被我打敗。
「呵呵呵,因為我是女生就太小看我了呢。沒辦法保護自己的話,怎麼可能在這種荒郊野外露營呢?」
魔女也就是我一臉得意洋洋地吹了一下魔杖前端。沉浸在勝利滋味的同時,我探頭看了一眼被我打飛,趴倒在樹叢上的變態的臉。
「…………?」
是一個女生。
金黃色的頭髮在背後綁成兩個辮子,年齡不到二十歲,長相看起來非常可愛。她身上穿著薄薄的皮甲,從胸口處吃下一擊就直接倒地可以得知防禦力很弱。
她背著一張巨大的弓,乍看之下是隨處可見的冒險者。
而她癱軟無力的手中,好像握著錢。
這時我想,這是怎麼回事?
假設她是企圖襲擊我的變態,為什麼不把武器拿在手中?只要用那張大弓威脅我,我若是天真無邪的少女,可能會乖乖舉起雙手投降。
為什麼她手裡不是拿著武器,而是錢呢?
「烤……魚……」
她擠出最後一句話,隨後身體一癱失去了意識。
喔喔,原來如此。她是想出錢跟我買營火旁邊的烤魚。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既然如此,便不難理解她喘氣的理由。她恐怕是在旅行途中耐不住飢餓,體力瀕臨耗盡了吧。此時上腹又挨了一發沉重的攻擊。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慘了。」
真傷腦筋。
意料之外的事情真的會接踵而來呢。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