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26° )
氣象
2022-07-05 | PChome書店

反派NPC 求攻略(下)

反派NPC 求攻略(下)
反派NPC 求攻略(下)
作者:雷雷夥伴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2-07-04 00:00:00

<內容簡介>

2019POPO華文創作大賞 幻想小說組首獎
暢銷作家雷雷夥伴 x 人氣繪師高橋麵包

淡定霸氣大神玩家 + 偽反派真吃貨美人NPC = 更多基……激情四射的交流 (*´艸`*)

☆ 收錄全新三篇番外,共計四萬字

「我們結過婚?不可能!我有同意嗎?」
「你自願的。」

第一次遇見你,是命運,之後每一次遇見你,都是千方百計。

我是北北,一個虛擬實境遊戲裡的NPC,性別男,設定是冰山美人,
平日的工作就是負責一路色誘玩家,引他們進入最後一關挑戰大BOSS。

我以為今天又是枯燥乏味的一天,但我錯了,
從我起床睜眼的那一刻,今天就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主管威脅我,若我這次沒辦法帶玩家破關,就要把我從遊戲中刪除。
為了避免死亡,我前去尋找自己即將色誘的對象。
在看見這名叫作龍棠的目標玩家時,儘管他的眼神銳利得可怕,
我卻從中感覺到一股熟悉,甚至溫暖得讓我想哭。

「林北北,這是你最後一次甩開我。」
「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呀?你到底是誰?」

沒有理會我的疑惑,龍棠徑直開始了破關流程。
正當我們遇到卡關的窘境時,龍棠撥了通電話,找來了許多神祕幫手。
原來,就是他創造了這個遊戲世界。

此外,龍棠還告訴我,其實我是外面世界的人,根本不是遊戲中的NPC。
我曾經有過豐富的人生,有過珍視的人,
只不過那些美好的記憶,全都因為一場意外,遺失在了遊戲中的記憶體之海……

<作者簡介>

雷雷夥伴
不畏打雷暴雨陪伴左右的好夥伴。
名稱來自某部電影,一隻可愛的泰迪熊,一場溫馨的友情故事……儘管電影是限制級。
夢想是成為大家的雷雷夥伴。
很高興認識你/妳,請多多指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laypartner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laylaypartner
IG:laypartner

繪者:高橋麵包
修仙的路上把腸胃搞壞了,失去了成為義大利麵魔法學徒的資格,但是沒關係最近有了新歡,我愛吃酪梨。

Plurk:www.plurk.com/zaqxcsdwe133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zaqxcsdwe133

★內文試閱:

我是北北,一個虛擬實境遊戲裡的NPC。
我生活在遊戲裡,這裡和外面的現實世界無異,人們一樣吃喝拉撒,上網追劇,一個禮拜有七天不想面對星期一。
很無奈,今天就是星期一。
我以為今天又是枯燥乏味的一天,日復一日地上班、千篇一律的臺詞……但我錯了,從我起床睜眼的那一刻,今天就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一大早,我就被唐禿叫到辦公室,他語帶威脅地要求我這次務必要帶玩家破關,甚至還說如果做不到就要把我從遊戲中刪除!
身為一個為五斗米折腰的平凡上班族,我應該要很害怕,但奇怪的是我的反應很平淡,彷彿早就聽過千百回,儘管印象中這是唐禿第一次對我撂狠話。
進入遊戲前,照慣例由法克替我化妝。他得知唐禿如此威脅我之後,搖搖頭表示這老頭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對我這麼說,上個月他也揚言要殺死我,雖然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唐禿更年期到了?」
法克聳聳肩,對於我的失憶早已見怪不怪,畢竟只要帶領的玩家在遊戲死亡,我的記憶就會被重置。
在我準備好裝扮,登入遊戲前,手機傳來一則訊息,我看了一眼,是在無司底下工作的警察NPC傳來的。
對了,警察NPC跟我們反派NPC照理說是敵對關係,不過其實NPC之間有個俗語—表面是敵對,私下吃消夜。
所以事實上我們私交不錯,經常約出去吃飯。
我原以為只是平常的消夜邀約,但看到訊息的最後一句話時,我愣了愣,因為他寫的是:「北北,跨年夜快到啦!邀你上次帶來的玩家一起吃飯啊!」
什麼東西?
我立刻回覆:「你睡傻了呀?小心被查水表!我怎麼可能帶玩家一起吃飯,私下約玩家很危險的!」
遊戲系統雖然沒有規定NPC不能在下班後讓玩家留下來過夜,然而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禁忌。
曾經有個NPC和玩家處得很好,兩人時常私下來往,但因為走得太近,有一天起了口角,玩家氣得跟遊戲公司檢舉該NPC。
結果系統因而判定該NPC有暴力傾向,將他當場刪除,等同於魂飛魄散。
從此之後,NPC們再也不敢和玩家走得太近,大家公事公辦,楚河漢界劃清楚,彼此不互相干擾。
警察NPC可能在忙,隔了幾分鐘才回覆:「哈哈,沒事啦,開個玩笑,我自己就是負責查水表的啊!改天再一起吃飯啦!」
我收起手機,登入遊戲,時間是早上九點整。
注定天翻地覆的一天正式開始了。

我在市場左顧右盼尋找玩家,這個市場是玩家登入遊戲的第一站。沒多久,我感覺背後傳來一陣騷動,風呼嘯而過,我下意識回頭一看—
一名男子氣勢非凡地走來,沿路把攤販吹得東倒西歪,手裡還拿著……那什麼東西?
「讓開、讓開!我乃火靈山大王!看到老子手裡拿著無敵風火輪,還不識相速速退下?」男子跋扈地說。
那是風火輪喔?我還以為是起火的電風扇。
火靈山大王又是什麼中二的名字?現在的玩家哦,以為在遊戲裡沒人看見,什麼羞恥的暱稱、囂張的行為都做得出來,完全不把NPC當人看,殊不知NPC們表面上裝作毫無反應,轉頭都拚命偷笑。
有的玩家更慘,隔天直接登上NPC日報的娛樂版頭條,被封上「XX哥」的名號,例如這個到處掃街的玩家,明天可能就會變成「電扇哥」。
無奈我們NPC身為服務業,遇到再難搞的顧客還是要為他服務。
我靠近電扇哥,剛準備說出第一句臺詞……
電扇哥看見我,忽然全身一震,表情稱得上花容失色,立刻卑躬屈膝,慌張地說道:「北北哥!許久不見,失敬、失敬!小弟不知道這裡是你的地盤,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
「北北哥」是什麼難聽的稱呼?
我愣了愣,接著反應過來這個電扇哥好像認識我,我抬頭看他的頭頂—沒有顯示任何暱稱,原來他不是玩家!
名字那麼中二,我還以為他是玩家呢。
話說回來,我不記得亞虎伺服器大陸有這號NPC,不過整個伺服器的NPC人數眾多,我不可能每個都認識,更何況我不定期失憶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
我想,應該是當初帶哪個玩家的時候遇見的吧。
電扇哥不知為何對我相當殷勤,拿著手裡的電風扇一邊替我吹風,一邊向我介紹他那兩臺電風扇……我是說風火輪。
他滿臉堆笑:「我這兩臺吼,不只可以吹暖風暖身體,夏天加個冰塊還可以吹涼風喔!」
這根本就是電風扇了吧!
雖然對我示好的NPC很多,但火靈山大王的舉止看起來有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比起追求者更像是……小弟?
「北北哥,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加熱的嗎?」
說到加熱……對了!
「可以幫我加熱肉包嗎?我之前拿到的都還沒吃呢!」
「可以、可以,當然沒問題!」
我喜孜孜地摸了摸小糖,準備把肉包拿出來,摸了老半天,卻沒有摸到肉包。
等等……奇怪,我什麼時候有肉包了?那是人類世界才有的稀有產物,我怎麼可能會有呀?
在我恍神之際,原本畢恭畢敬的火靈山大王突然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尖叫,撒腿就跑,邊跑還邊說:「阿彌陀佛、耶穌基督,救命啊!」
我感覺身後傳來一股涼意,緩緩回頭,瞧見的是一身漆黑的衣著、寬闊的胸膛、線條俐落的下巴……我終於明白火靈山大王為何會嚇得屁滾尿流,在這個男人面前,火靈山大王的氣勢根本算不上什麼,簡直是一隻可愛的吉娃娃。
更嚇人的是,我看見男人頭頂上亮著一排金色的稱號外加名字—林北龍總。
他是玩家。
靠,這麼恐怖的大BOSS居然是玩家!
這時,龍姓玩家忽然動手抓住我,我本能地僵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但身為一名敬業的NPC,被玩家觸碰之後必須說出臺詞,於是我忍著恐懼,勉強撐起高傲的姿態,「哼,龍姓玩家,居然敢一來就抓住本公子,快放手,你這是在玩火!」
龍姓玩家看著我,側了下頭,像是在端詳獵物的黑豹,考慮該從何下嘴。
我瑟瑟發抖,仍然為了年底的年終獎金強打起精神,對上了他那雙金色的眼眸—他的眼神如預期般銳利得可怕,我卻忽然一陣恍惚,隱隱感到一絲熟悉,這個記憶中的金色調,溫暖得讓我茫然,甚至不明所以地想哭。
龍姓玩家終於開口,嗓音很沉:「林北北,這是你最後一次甩開我,否則,我一定玩你。」
我被罵得一縮,「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呀?你到底是誰,怎麼這麼凶……」
龍姓玩家冷冷地說:「你老公。」
「你、你是不是想仙人跳?先說好,我這個月的薪水都拿去買和牛了!我沒有錢!」
語畢,我彷彿看見龍姓玩家的太陽穴直冒青筋。
龍姓玩家咬著牙擠出一行字:「……婚姻綁定。」
我一頓,霎時懂了,「你是……有過婚姻綁定的回鍋玩家?」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為何認識我,因為一般而言玩家只要重新開始遊戲,遇到同一個NPC的機率只有千億分之一。除非兩人之間有過婚姻綁定,才能確保由同一個NPC終身服務。
龍姓玩家不置可否,「叫我龍棠。」
我驚嘆,這輩子從來沒見過成功婚姻綁定的玩家,畢竟婚姻綁定要價上百萬,所以這位是VVVIP等級的大課長啊!
在我驚嘆的同時,冷不防發現不對勁。
不對,我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怎麼想我都不可能同意跟玩家結婚啊!
「我們結過婚?不可能!我有同意嗎?」
「你自願的。」
「那就更不可能了!」
龍棠挑眉,看了看我們的腳邊,我讀懂他眼神的意思—既然我們兩個都站在這裡了,代表婚姻綁定是真的。
「好吧,看來只有一種可能了。」我皺眉,「所以你真的是仙人跳?」
「……我沒有設陷阱,林北北,是你自己同意,又擅自忘記。」龍棠按住我的肩膀。
他捏得很緊,即使我喊痛也沒放手。
怎樣?他是死掉重玩所以火氣大嗎?
周圍的攤販早就被嚇得逃之夭夭,我看著龍棠陰鷙的表情,竟意外地不會感到害怕,反而思考著該怎麼讓他消氣,不想看到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因為我總覺得,他的表情裡,除了憤怒,還有更多難以言喻的情緒。
我嘆了口氣,這個玩家是不是太入戲了?
「你說你叫什麼?龍糖?」
龍棠注視著我,「海棠的棠。」
「咦?糖果的糖明明聽起來比較好吃……」
龍棠聽見我的喃喃自語,不知為何表情稍霽,沉默地凝視著我。
怎麼最近的人都這麼情緒化呀,難道他現在也更年期嗎?
「咳咳,龍棠,你聽好了,雖然你可能已經知道我們第一個關卡要去哪裡,你還是得照我說的做……」
我維持著冰山美人的人設,擺高姿態,雙手交疊,斜眼看向龍棠—才發現他已經不見人影。
我慌張地左顧右盼,發現他朝第一關的反方向走去,我趕緊追上,「喂、喂,你要去哪裡?」
「第三關。」
我一聽臉色都變了,沒有這種玩法!就算前兩關都已經玩過了,但只要玩家死亡就得重頭再來。即使直接前往第三關的地點,關卡也不會被觸發,甚至還會出現數以萬計的怪物阻止玩家繼續前進。
我喊著龍棠,他卻充耳不聞,礙於腿長差距,我一時追不上他,只能在後面小跑著。
沿路經過一座橋,我漸漸停下腳步,看著龍棠的背影,莫名有些恍惚。當我回過神時,手裡已經拿著手機,對著他的背影「喀嚓」一聲。
龍棠走得飛快,看似根本沒注意我這邊,然而當我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他幾乎是立刻回頭,彷彿一直暗中留意著我。
我嚇了一跳,我是怎麼了?怎麼會無緣無故偷拍玩家?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