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2-08-03 | PChome書店

女性向遊戲世界對路人角色很不友好(07)限定版(拆封不退)

女性向遊戲世界對路人角色很不友好(07)限定版(拆封不退)
女性向遊戲世界對路人角色很不友好(07)限定版(拆封不退)
作者:三嶋与夢/孟達(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2-07-27 00:00:00

<內容簡介>

「我也愛妳,諾艾爾,跟我一起回王國吧。」

即使遭到魯克西翁、瑪麗耶批判為軟腳蝦,里昂依然無意釐清他與諾艾爾的曖昧關係。除此之外,不僅凱爾與尤梅莉亞的親子關係出現齟齬,魯克西翁跟里昂之間的氣氛也變得十分險惡。這些一觸即發的氣氛,全都被某個機械獨眼一覽無遺。於是,艾迪歐與發誓要向里昂報仇的賽吉聯手發動政變。

★本書特色:

☆ 限定版隨書附作者加筆附錄!
☆ 台灣動畫上映中!
☆ 日本累計銷售突破10萬本!
☆ 轉生到女性向遊戲,在女尊男卑的世界出人頭地型奇幻作品!
☆ 同名漫畫1~6集正熱銷中。

<作者簡介>

三嶋与夢
住在鹿兒島縣的作家。
原本使用的音樂播放程式停止服務,所以從不久前開始試用訂閱制服務。
嘗試後才發現相當好用,真的很不錯。問題是,一聽到喜歡的歌曲就會手滑按下購買。

插畫:孟達
大家好,我是孟達。
總算也推出繁體中文版了!
趕快去買,然後推薦給朋友吧。
呀呼──!

★內文試閱:

(內文節錄)

序章

我在假日一大早就來到了市場。
位於廣場的早市有著許多攤位,洋溢著足以讓人忘記大清早刺骨寒氣的活力。
廣場四周都是建築物,從樓房縫隙間照入的朝陽,為眼前景象增添了幾分奇幻感。
老闆們高聲宣傳自己的商品。
顧客也不屈不撓地討價還價,為了在吵雜的環境中順利溝通而加大了音量。
「大家一大早就這麼有精神吶。」
睡眼惺忪的我剛低聲說出這句話,飛在身旁的搭檔魯克西翁就開始嘮叨了。
『船主則是一大早便似乎昏昏欲睡,全是因為熬夜之故。應當注意維持規律作息。』
「我是夜行性的人啦。」
我以一如往常缺乏幹勁的藉口回應。
其實我不是夜行性,就只是單純想要反駁它那種帶著嘲諷的說教而已。
魯克西翁似乎也看出了這一點。
『辯駁之詞流於浮濫。』
「我現在很想睡,不要計較這麼多啦。我可是在難得的假日被挖起來了啊。被人叫去買東西,情緒當然不可能高到哪裡去吧。」
我之所以會來早市買東西,其實是因為被瑪麗耶吵醒的關係。
她大清早就搬出「我很忙,所以老哥你得去幫忙拿東西!」這種理由。
想到竟然得聽上輩子的妹妹使喚就覺得自己很沒用。雖然我本來大可強硬拒絕,不過──
「里昂,對不起喔。要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東西實在太多了。」
──這次負責採購的人是諾艾爾。
她把帶點微捲的長髮在頭部右側綁成側馬尾。髮根處是金色,不過越接近髮尾就越偏向粉紅色的漸層髮色,即使在人群之中也相當醒目。
穿著便服的諾艾爾,一大早就把頭髮弄得漂漂亮亮,還化上了淡妝。
一方面也是因為時間還早,不太在意服裝的人其實相當多,這也使得她多少有點格格不入。男性們更是特別注意她。
雖然諾艾爾相當用心打扮,不過卻面露憂色。
看到諾艾爾像是感到過意不去,我急忙為自己的抱怨道歉。
「對不起,我剛才不是在責怪妳啦。都是瑪麗耶的錯。」
「可是,讓里昂你來幫忙的人是我啊。」
我的工作是幫諾艾爾拿東西。
或許是以為給我添了麻煩吧,她似乎有點沮喪。
當我們兩人之間開始冒出尷尬氣氛時,魯克西翁以感到失望的態度譴責我。
『船主依然如此遲鈍。』
「少囉嗦,給我閉嘴。」
『喔呀,因為想法遭到看穿而惱怒嗎?一旦吐苦水,自然會影響諾艾爾的愉快心情──都是未能考慮周詳的船主不好。』
魯克西翁的發言讓我很火大。
「你這傢伙應該要更體貼主人一點吧?難道以為我真的不會因為你說的話而受到傷害嗎?」
『要求我體貼傷害他人的船主?即使是笑話也令人無法發笑。』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還有,我什麼時候傷害過別人啦!
「我可是奉『不論對自己或是對他人都要寬宏大量』為圭臬,愛好和平的人喔。」
『可否改為嚴格要求自己?此外,奉善待他人為圭臬者卻在共和國大肆鬧事,兩者有所矛盾。』
「因為我自己不認為有矛盾,所以算是安全上壘啦。」
『船主對自身要求之基準過於寬鬆。前來艾爾澤共和國留學即將屆滿一年,莫非已然忘記
這段期間內惹出多少風波?』
的確,我在共和國鬧出好幾次事件。
第一次鬧事是對付費維爾家的皮耶魯。
面對防衛戰未嘗敗績的共和國,由魯克西翁操縱的愛因霍恩大肆破壞,結束了他們的不敗神話。
接著是跟巴列艾爾家的羅克交手。
對於那個既是諾艾爾的跟蹤狂又是病嬌的羅克,我闖入婚禮,搶走了新娘。
那時開著亞洛岡茲大鬧了一場,順便打垮了共和國的自尊心。
第三次則是與企圖把露易潔拿去獻祭的賽吉戰鬥。
賽吉也同樣被我好好修理了一頓。
──咦?這樣說來,短短一年時間,我就已經打了三場?
「三場啊。看吧,我記得很清楚。」
『船主記得實屬萬幸。那麼,既然記得,是否認為與方才宣稱自己是和平主義者之言論有所矛盾?』
「我可沒有主動出手,都是別人來找我麻煩。」
『不是一再挑釁,請君入甕嗎?倘若要說共和國有任何判斷錯誤,當屬接受船主前來留學之事。』
「你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吧!說得好像都是我的責任一樣,不過你也有罪啦!」
『十分遺憾,我並非人類。何況,擁有命令權者是船主,所以應當由船主負責。』
因為是我自己下的命令,所以我也無話可說,只能咬牙忍下內心的悔恨。
這時,在旁聽著我們這段稀鬆平常談話的諾艾爾──露出了笑容。她似乎覺得我們的對話相當有趣。
「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聽到諾艾爾這麼說,我跟魯克西翁同時回應。
「啊?哪裡好啦?」
『諾艾爾,對狀況應當懷有正確認知。』
因為我們說話的時機撞在一起,話聲一落,諾艾爾就露出滿臉笑意。
沐浴在朝陽之中的她,看來相當耀眼。
「雖然嘴上那麼說,不過你們的感情還是很棒喔。」
「咦~」
我發出帶著「無法接受」含意的聲音時,魯克西翁則是放出了刺人的電流。宛如電療機般有點痛卻也相當舒服的刺激,讓我忍不住叫了聲痛。
諾艾爾從口袋裡拿出便條紙,確認要在早市採購的食物等。
「因為里昂你看來還很想睡,所以我們快點把東西買一買吧。」
諾艾爾說完之後,魯克西翁接著就以只會讓我聽到的音量開口。
『──船主,依然無意回應諾艾爾的心意?』
要是我有辦法這樣變通,現在也不至於陷入這種處境了啊。
何況……
「安潔跟莉薇亞之前不是交待你監視我,不讓我花心嗎?你這傢伙現在竟然自己叫我對諾艾爾出手?」
聽到我低聲回答,魯克西翁的語氣比剛才更加認真了幾分。
『關於諾艾爾,我不會視為出軌。倘若船主作出決定,諾艾爾便會隨赴荷爾法特王國。如此豈不甚好?』
問題是完全沒有考慮到我的心情啊。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