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4-04-16 | PChome書店

別減肥了,你需要的是「復瘦」:內分泌科醫師用逆思考帶你重回原廠設定

別減肥了,你需要的是「復瘦」:內分泌科醫師用逆思考帶你重回原廠設定別減肥了,你需要的是「復瘦」:內分泌科醫師用逆思考帶你重回原廠設定
作者:馬文雅 出版社:天下生活 出版日期:2023-12-27 00:00:00

<內容簡介>

瘦下來的關鍵不是少吃多動,
而是揭開我們最不願承認的事實,
看見埋藏心中變胖和想瘦的為什麼,
找到躲在脂肪背後那個原來的你。

假如你認為自己是個胖子,減肥以後又復胖,根本理所當然。
假如你認為自己是個瘦子,變胖以後該做的,不過就是「復瘦」而已。
不要說你從小就胖,每個人出生時都差不多3公斤吧?
你是如何在人體自然維持恆定的道路上出軌的?

※新陳代謝科專業 ※ 多年臨床觀察歸納的心理學觀點 ※ 從小被叫「馬肥」的過來人經驗

減肥不就是少吃多動嘛,為什麼說來容易做來難?
因為問題背後的問題才是真正的問題,連溫良恭儉讓都能叫人胖!
本書將對你進行毫不留情的靈魂拷問,揭露你心中最不願承認的事實,
拆穿你對自己說的那些謊,帶領你回到最適合自己的原廠設定。

☆保證變胖的4種行為
☆害人變胖的3種美德
☆嚷著要減肥卻心口不一的5種人
☆妨礙減重的10個矛盾
☆體重走勢的6種型態

{本書寫給}
◇胖就胖無所謂,但被家人逼減肥逼得快抓狂的你
◇一天到晚要別人減肥,卻老是失望的你
◇永遠在減肥,卻老是減肥失敗的你
◇真的想減肥,卻抗拒坊間所有減重建議的你

★專家推薦:

寬心推薦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胡展誥|諮商心理師
許書華|輔大醫院智慧科學體重管理中心主任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金句滿滿,超級實用,適合「打不醒」的人(就是我)。特別喜歡美德那章,整本書充滿矛盾意象法的味道,看起來在說反話,其實每一句話都很真實,刀刀見血!你這輩子最後一本減肥書。──海苔熊 諮商心理師、作家、Podcaster

了解吃背後的原因,正視自己內心的需求,才能真正瘦身成功!──孫語霙 營養師

看懂了邏輯,就能夠準確預測事物的發展傾向──當然也包括體重在內。──禇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

不要隨便相信網路分享、減肥食譜和捷徑,減肥成功靠的是正確心態和付諸行動。──劉燦宏 中華民國肥胖研究學會理事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院教授

假如你已經試過無數種減肥菜單、流行飲食法,仍舊瘦不下來,或許你需要的是馬醫師的這本書。──蔡明劼 內分泌新陳代謝專科醫師

如果你已經買過或看過很多減肥書籍,這將會是你減肥路上的最後一本書了。──蘇琮祺 諮商心理師

★目錄:

序1 體重管理,是一種哲學踐行褚士瑩
序2 不一樣的瘦身法 蔡明劼
序3 胖無法用愛解決,酸也許是解方蘇琮祺
自序 不願面對的減重真相
前言 別裝了,你根本不想減肥

第1章保證變胖的4帖藥方
第2章不是來減肥的5種人
第3章害你變胖的3種美德
第4章揪出妨礙減重的10個矛盾
第5章體重走勢的6種型態
第6章不談減重的男人們
第7章砍掉重練
第8章科學家不會放棄拯救胖子的

結語 如果讀書就會瘦,世界上就沒有胖子了
後記 感謝所有的勇氣與眼淚

<作者簡介>

馬文雅
台北醫學院醫學系畢業,國立體育大學運動與健康科學研究所碩士
內分泌新陳代謝科醫師,專長為糖尿病衛教、內分泌疾病、健康體適能
曾任台北榮總新陳代謝科特約主治醫師、新店耕莘醫院衛教諮詢中心主任、永越健康管理中心體適能中心主任、輔仁大學醫學系部定講師、美國有氧體適能協會台灣分會、AFAA-TW重量訓練指導員
著有《幸福瘦:不節食、不復胖,從心開始的23堂療癒減重對話》

39歲那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腦炎開啟了中年斜槓人生,不再埋首於學術論文,開桌遊店,讀體育研究所,考健身教練。平常喜歡在臉書上寫文章,一開始只是為了幫桌遊店宣傳,後來越寫越多,談運動、談糖尿病衛教、談溝通、談親子、談情緒、談生活中的各種體悟,喜歡哲學思考,也熱衷研究認知行為。
小時候曾經因體型而自卑,加入排球校隊後成為運動健將,球場上領悟到的哲理,一直影響著她的人生觀。身為內分泌新陳代謝科醫師,樂於幫助病人建立健康行為,20幾年的行醫生涯,逐漸意識到有效的衛教並不是說教,而是透過理解和對話,從心開始改變,最大的夢想就是讓人人感覺幸福。

★內文試閱:

•推薦序

體重管理,是一種哲學踐行褚士瑩
當我在日本的書架上,看到一位工程師出身的日本作家小林一行,寫了一本叫做《なぜ一流の男の腹は出ていないのか?》(繁體中文版書名:《一流男人就該沒肚子》)的書時,我的第一直覺是:「這根本是胡說八道啊!」
但當我放下直覺不舒服的感覺,進一步思考,就回想起馬文雅醫師這些年來陸續和我分享的,她如何使用哲學諮商的技巧,與診間病人的對話,我頓時改變了看法。或許小林一行這本書的標題有些聳動,因為小腹跟男女性別、人的上流下流,不應該有邏輯關係,可是他和馬文雅醫師要說的事,確實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減肥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而是「思考」問題──甚至是「哲學」問題。
在馬文雅醫師這本新書的第三章,將「變胖」跟三種「美德」連結在一起,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切入點。很多人以為減肥失敗,是因為自己的意志力不夠,但是從醫生多年的臨床觀察,卻發現人之所以變胖,往往是因為美德太多──比如「禮貌」,就是這三種美德中的一種。
禮貌讓我們不願對人誠實說他們變胖的事實,甚至會用正面的「這樣有點肉比較好看」,或是負面的「瘦瘦的人沒福氣」這些莫名其妙的謊言,來包裝我們看見對方或是自己「變胖」的事實。更荒謬的實例是,我長年住在美國,注意到隨著美國的肥胖者變得越來越多,有些服裝廠商乾脆製作超大尺碼,並且把原本的L大號尺碼,直接換標籤改成S小號來販賣,以此類推,讓胖的人覺得自己其實體型嬌小。
我甚至注意到,「我在某某牌子穿的是小號呢!」成為某些品牌在美國變相吸引顧客的手法,直到美國人到歐洲或亞洲旅行的時候,才或許驚覺自己引以為傲的「標準身材」,在其他國家的人眼中早已經是過重的胖子──但有這種自我覺察的人,還是極少數。我知道的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問題在於歐洲、亞洲的「尺碼太小」,沒有思考他們在美國看到的尺碼,其實是經過灌水的謊言。
就像馬文雅醫師在新書中說的,「禮尚往來」的禮貌,也是減重的另外一個強敵。因為華人逢年過節的禮貌就是送禮,而最常見的禮物都是高油脂、高熱量的食物,從喜餅禮盒到生日蛋糕,從彌月油飯到端午節粽子,從中秋節月餅到情人節巧克力,不只在各種節日送,出國也要送,甚至去開個會也要送,在社會人際關係打滾得越深,熱量就越高。
從這兩種有「禮貌」的現象看來,如果所謂「一流」的人,就是能夠看清楚人際關係的真正本質,不會被隨時充斥生活中好聽的謊言、被缺乏實質意義的「送禮文化」和「宴客文化」綁架的人,那麼我同意,一流的人確實不應該用「沒辦法」為藉口,讓自己疲於趕場,吃到小腹突出。
一流的人應該要能夠對自己真實的想法、行為、外表,有高度的自我覺察,並且保持一致,而不是心裡明明有「不該再吃了」的理性想法,卻號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彷彿自己的想法跟行動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這不也是另一種常見的自欺嗎?
除非我們重新反思人際互動的本質,別再對別人說謊,也別再對自己說謊,否則我們永遠沒有機會誠實正視自己或是別人的體重問題,這都是太有「禮貌」的錯。類似的美德,還有「節儉」和「負責」,彷彿吃得過多,是一種實踐節省或是負責任美德的重要表現,當然,這些也都是謊言。
哲學的實踐,是要能夠如實地面對自己的缺陷,包括外表的缺陷。
哲學的實踐,是要誠實面對自己的欲望,包括口腹之欲。
而面對的方法,無非就是「接受」和「改變」兩種。說難很難,因為完美的「理型」,並不存在真實世界中,但是說簡單也很簡單,因為我們看懂了邏輯,就能夠準確預測事物的發展傾向──當然也包括體重在內。
所以,是否沒肚子就是一流男人,我無法斷言,但我贊成一流人就是願意把自己的體重,當作哲學問題來思考、面對的人!

不一樣的瘦身法 蔡明劼
我很喜歡馬文雅醫師的風格,儘管我們兩人是如此的不同。
同樣是內分泌新陳代謝專科醫師,我特別喜歡從生理的角度著手,強調減重的原理、哈佛健康餐盤、三大營養素,最好能把食物的熱量也算出來。馬醫師則剛好相反,我從沒看過她教別人算熱量(或許有,但不是優先順位)。
馬醫師擅長從心理層面切入,透過說故事而不是說教的方式,讓我們對瘦身的各種困境非常有代入感。讀者就會跟著故事的主角開始思考:為什麼別人越嫌我胖,就越不想減?為什麼明明不餓,卻會嘴饞?為什麼越努力,就越瘦不下來?
上一本書《幸福瘦》就是很典型的示範,而這本《別減肥了,你需要的是復瘦》,更兼具了幽默與感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假如你已經試過無數種減肥菜單、流行飲食法,仍舊瘦不下來,或許你需要的是馬醫師的這本書,你只是需要學會更愛自己而已。

胖無法用愛解決,酸也許是解方蘇琮祺
「你確定你要減肥嗎?別來亂了好不好?」
「要減肥?先看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再問問你嘴裡吃的是什麼,好不好?!」
有時候,遇到那些嘴裡嚷著要減肥,做的卻都是讓自己變肥的事情的人,我真的好想對他們說上面這些話。
沒想到,馬醫師居然把這些我在診間說不出口的話,寫成了一本書,而且還直擊靈魂地告訴你:「別裝了,你根本不想減肥!」
有時候,胖是無法用愛來解決的,「酸」也許反而是一種解方。
馬醫師寫了一本很酸的書,酸得你一翻開就捨不得放下,還沒準備好的人請別輕易閱讀。這種酸很爽,就像酸梅湯的酸,入口之後眉頭一皺,卻又冰涼順暢通往全身的酸,酸得爽快無比,酸得心涼脾胃開!
馬醫師有豐富的臨床實務經驗,因此能整理出患者經常在門診出現的各種「言行不一」,並透過對人性的深入理解與解析,幫助我們看見在這些不一致底下的真正需求。
如果你已經買過或看過很多減肥書籍,這將會是你減肥路上的最後一本書了,因為馬醫師告訴我們:「如果讀書就會瘦,世界上就沒有胖子了!」
夠酸吧!

•作者序

不願面對的減重真相
自從兩年前寫了《幸福瘦:不節食、不復胖,從心開始的23堂療癒減重對話》(有夠長的書名),我的門診增加了不少前來諮詢減重的初診,其中不乏體重已達所謂病態肥胖的患者,有些患者甚至已經因為肥胖而出現代謝症候群或第二型糖尿病。
當然,其中也有不少人跟書裡描述的女孩小芙一樣,需要先好好愛自己,才能幸福瘦。但也有不少朋友,我不想稱他們為病人,因為嚴格說起來,這些來看體重問題的個案並未達到定義上的疾病,某種程度來說,他們未必需要減重,只需要釐清自己是否真的想減重、為什麼想減重,以及該如何進行體重管理。
另外,也有已經明顯過重,卻沒有意願減重,而被家人硬逼來的重量級朋友,這些家人之中,有為了子女肥胖而煩惱不已的家長,也有為了另一半過重不知如何是好的配偶。
以上種種前來諮詢減重的個案,問題真可以說形形色色,千奇百怪,讓我不禁興起寫第二本書的念頭。
現今談到減重,最令人鼓舞的是,由於醫學對肥胖致病機轉已有所了解,加上各種藥物突破性的研發成果,我們已經可以透過多元方式,幫助有心想減重的病人達成目標,活得更健康、更有自信。但我同時也觀察到,面對減肥,許多人有各式各樣令人費解的矛盾行為,不管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這些矛盾行為屢見不鮮,不僅有礙減重成功達標,也可能造成患者復胖,將好不容易得來的成果付諸流水,就像推石頭的薛西弗斯一樣徒勞無功。
當我繼續往下探問,竟意外發現,減重失敗的背後往往隱藏著一個事實,很多人根本不像表面上的渴望改變。這個發現引起我的好奇,我想嘗試以比較尖銳的方式,挖出那些我們不願意面對的真相。
「不一致」,是我觀察到的一個有趣現象,比方說,有些人表面宣稱很想減肥,卻正在做各種變胖的行為;有些人則是真心想減肥,卻抗拒任何有助減重的建議;有些人減肥的目的是為了愛美,卻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健康;有些人一方面希望小孩瘦一點,另一方面卻又買一堆零食給小孩吃;這些匪夷所思、自欺欺人的行為層出不窮,看似荒謬可笑,卻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無奈。
這段期間,我從每天臨床所觀察的故事歸納整理,用不同角度探索減重的議題。期望透過這本書,抽絲剝繭,顛覆你對減重的想像,撼動你原本的認知,找出體重卡關的盲點,就算沒有讓你從此擺脫肥胖的陰影,至少能夠會心一笑,知道你並不孤單,幫助你在減重的道路上稍作歇息,再接再厲。最後,不管你想減肥或不想減肥,都希望你能坦然面對自己、接納自己,成為一個表裡如一的人,為自己的每一個選擇負起全責。

•摘文

生活裡的那一點甜
有一次,我在門診問來看減重的女病人:「請問你會不會喝含糖飲料?」她說會。
我問她:「那可以不要嗎?」
她回答:「可是……難道一點也不行嗎?我每天都需要那一點甜的。」(請注意,我只是問她可不可以,她沒有說可以還是不可以,就以為我說一點都不行,有發現嗎?)
於是我問她:「你的生活很苦嗎?」
她愣了一下,彷彿被這句話重擊了。
如果生活沒有很苦,為什麼需要甜的?如果生活已經夠甜,又何必需要甜的?
我曾經問過我兒子,他為什麼可以在一年內瘦下來,減掉將近10 公斤體重(天地良心,我兒子瘦下來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可沒有逼他幹嘛)。他的回答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就自然瘦下來了。
我仔細想了他的回答,覺得很有道理。對照我門診的病人後發現,需要減重的人往往是先虧待自己,再用食物補償,因為苦了自己在先,所以才需要「回甘」。而為了減重節食,感覺自己再度被剝奪生活中的那一點甜,就更苦了。如果不喜歡運動,還逼自己去運動,豈不苦上加苦?瘦不下來或是復胖,也是很合理的結果,不是嗎?
防衛心強一點的人,甚至臉上就寫著,減什麼肥?不管誰都休想剝奪我吃的權利!!
因為吃 = 快樂
因為心很苦,舌才需要甘。
甜 = 舌甘
如果是心甘,大概就會情願了

從內而外相信你的飽足
告訴全世界的人,包括你自己,其實你吃得很多、吃得很飽,做得到嗎?
不管你吃多吃少,都告訴自己,我已經吃得很多、很夠,做得到嗎?
這是我跟一位體重從114 公斤上升到128 公斤的病人提出的要求,很奇怪吧?
很多體重過重的病人都會陷入一種困境,就是拚命想要向人證明自己已經吃很少,卻還是瘦不下來。老實說,這樣做只會徒勞無功,而且往往有不好的後果。比方說,對方根本不相信,更糟的是,自己居然相信了。
很多事情是這樣,越需要證明,就表示越匱乏(不相信?看看那些用力放閃的伴侶,通常越放閃私下吵得越凶)。另一方面,如果真想有人說句公道話,證明你真的吃得不多,最好的方式就是一直說自己吃很多,對方反而會說,這哪有多啊?
人都喜歡證明自己是對的,這總比你一直說自己吃很少,一吃東西就被對方打臉好多了吧?你看那些瘦子不都是說自己吃超多,然後享受別人羨慕自己吃很多又不會胖的目光,而實際上吃多吃少,又有誰在乎呢?
說自己吃很多有許多好處:
1. 你會記起來,真的已經吃了不少,把飽足的感受帶進記憶裡。
2. 飽足的感覺,不論是睡飽、賺飽還是吃飽,反正就是比較爽(如果這輩子注定要當胖子,當然爽點好)。
3. 實際上吃多吃少,跟感覺上吃多吃少,往往不一樣,實際上花比較少的錢,卻在感覺上得到比較大的滿足,這不是很賺嗎?

對每一位來就診看體重的病人,我都會問以下幾個問題:
1.20 歲時體重多少?(年紀小於20 歲就往前問5 年)
2.人生最重的時候體重多少?那時候幾歲?
3.人生最輕的時候多少?那時候幾歲?(除了一位可愛的朋友回答出生時3 公斤之外,一般人都會回答成年以後的體重)
4.現在體重多少?
5.如果一切沒改變,之後的體重可能是多少?
6.體重下降和上升期間,生活上有哪些不一樣?
我在診間詢問體重的時候,發現有一種人無法分辨事實與觀點,回答每個階段的體重數字時,都會同時給出一個解釋體重的原因。在這裡要強調,體重數字是中性的,體重的增減也是中性的,不需要刻意賦予對錯,有些行為會讓體重增加,有些行為會讓體重下降,據實以告,沒人會說你做錯了什麼,純粹是要了解事實,如此而已。
正常情況下,體重會自帶剎車,畢竟身體作為一個精密不過的儀器,如果動不動就有大幅度變化,例如體重增加一倍,相對應的器官也會承受許多負擔。(同一顆心臟,同樣的膝蓋,要承擔兩倍重量是不是很不合理?)因此,5%以內的體重波動或許頻繁,過個年大吃幾頓會胖一點,但稍微少吃一點就瘦回來,正常情況下真的不太需要刻意做什麼,體重就會維持在一個穩定狀態。
從這個角度來看,那些體重節節上升的人,或是短期內大幅增加的人,往往是剎車失靈。事實上,體重急速下降,也是一種剎車失靈。
剎車可以是感覺(飽或餓),也可以是行動(吃或運動),或是代謝狀態(消耗或合成)。行為可以來自認知,來自環境,也可以來自生理訊號。要控制體重,必然先修理故障失靈的剎車,否則,復胖也只是剛好而已。
舉個真實案例,某日診間來了一位初診病人,20 歲男性,媽媽帶來的。身高174 公分,體重148 公斤,問體重史的回答如下,我把數字寫在紙上:
15 歲60 公斤
17 歲80 公斤
19 歲100 公斤
20 歲148 公斤
我問他知不知道如果不做出改變,21 歲體重會變多少?他看著紙條倒抽一口氣,一週後回診,就自動降了2公斤,我什麼都還沒做呢!改變果然從覺察開始。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